加载中…

加载中...

荐

麻辣鴨脖.

2016-10-19 01:34:59

譬如厨子做菜,有人品评他坏,他固不应该将厨刀铁釜交给批评者,说道你试来做一碗好的看:但他却可以有几条希望,就是望吃菜的没有“嗜痂之癖”,没有喝醉了酒,没有害着热病,舌苔厚到二三分。

——鲁迅《对于批评家的希望》

那么我们先来唠叨一回“嗜痂之癖”的故事。

呃,这个故事的起因,要追溯到距今大约两千三百年左右的很久很久以前。

话说那时候,徐州地界儿有个小城叫沛县,沛县有个管事儿的县令,县令有个好旁友,名叫吕文,大家亲切地称他为“吕公”,就是我们现在俗称的吕大爷。

吕大爷不知道为什么跟人结了仇,于是拖家带口地投奔好旁友。家眷里除了自己的老婆吕媪,也就是我们现在俗称的吕大妈,若干个儿子,还有一枚精致的小女儿,闺名一个雉字。

到了沛县,发现这嘎哒东望微山湖,西邻丰县,南靠铜山,北接鱼台,地理位置甚为优越。精通相面掌纹周易八卦龟甲占卜的吕大爷掐指一算,归归不得了,此地帝王故里啊。不走啦不走啦,买房,定居!

就酱,沛令的好旁友吕大爷一家子在当地置办房产的消息不胫而走,迅速引来一干不相关人士登门拜访,冀望通过巴结吕大爷,跟沛令扯上关系。在这些套近乎的人里,有个吊儿郎当看热闹的小官儿,单名一个邦字。

可是沛令的好旁友吕大爷岂是凡人说见就见的么!沛令的行政秘书兼咨客司仪萧何,利用职务之便,把吕府圈了起来,收门票:千钱以下勿扰!

邦哥于是不高兴了:切,看不起人!传话儿的,去,告诉你家卖票的,爷预备一万钱来瞻仰吕老头儿尊容!

卖票的萧司仪究竟听到这话没有,不得而知,不过吕大爷反正是听见了,立马屁颠屁颠跑出去亲迎。

两人一见面,横空一声雷。

吕大爷当场被劈中:归归不得了,此人帝王之相啊!快请进快请进,请上座请上座,沏好茶沏好茶。

酒足饭饱,宾客渐散,吕大爷终于逮到机会,满面红光热情洋溢地对邦哥说:

小哥儿,俺实在是稀饭你得厉害,不如你娶了俺家姑娘吧。

嘎?

蹭顿饭还送一老婆?

用大神的土话讲,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这老婆绝对要得。

就酱,吕刘两家正式结亲。

当然,我们知道,刘邦后来果然如吕大爷所掐,哦不,所算,当了开国皇帝,而吕大爷的女儿吕雉,就当了开国皇后,以及皇太后,以及继芈八子之后又一位临朝称制的太后。

嗯,这位吕后就是太宰曾在☞双酪菌蔬焗火鸡肉肠文中详细介绍过的那位吕后,伊最擅长的女红,是制作“人彘”。

好的故事往往不止一条可八卦的线索。这回也不例外。

所以邦哥在答应做吕家女婿之前,已然风流倜傥了一枚小情人儿曹菇凉。曹菇凉并且很争气,已然捷足先登给邦哥贡献了一枚大胖小子——为啥太宰说他是个大胖小子呢?因为他单名一个胖,哦不,肥字。

这个刘大胖,虽然是邦哥的第一个儿子,可惜曹菇凉没有个像吕大爷那么会掐的爹,没能登堂入室,结果吕后一嫁到,刘大胖瞬间从长子跌成了庶长子。关于庶出的种种不幸,请参见《甄嬛传》之“皇后凉凉的苦逼自白”。总之这个打击,绝不少于三十万点。

虽然皇帝是做不成了,好歹也是个王子,分封建国还是可以有的。不仅如此,刘大胖的封地还不少,据说有城邑七十多座,几乎十倍于吕后的亲生女儿鲁元公主。

邦哥崩了之后,吕后所生的刘盈即位,就是汉惠帝。次年,刘大胖入京朝见新皇帝。惠帝很嗨森,决定办家宴。安排座位的时候,因为刘大胖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惠帝就让他坐在上首。

可是吕后不嗨森了:臣上君下,成何体统!这叫啥?这叫僭越!僭越咋办?杀无赦!

问题是,肿么杀?

杀胖纸当然要用吃货的法子。

来人呐,给大胖斟一杯毒酒!

惠帝嘴馋,一边儿跟着喊,朕也要朕也要!

于是不知哪个该死的下人,给他也满了一杯……

归归不得了,这法子要真成了,可不是弑君么……吕后吓出一身冷汗,此招作罢。

据说宫里所有的墙都透风,所以刘大胖就受了风寒,哦不,他如此这般就得知了吕后的计划,虽然被杀未遂,也吓出一身冷汗。

肿么办?

根据历史记载,此时应该有谋臣跳出来献计说,大胖啊,你的封地辣么多,随便让出一块,献给鲁元公主,哄吕后嗨森,保不齐她就不跟你计较了呢~

好好好,就这么办。

刘大胖于是申请把自己的封地城阳郡献给鲁阳公主,作为她的私房钱来源,吕后听了果然大喜,恩准他返回封国。四年后,刘大胖就见邦哥去了。他的封地齐国,继续历经两代齐王之后,因为末代齐王无子,终于被除了国,封地回归于汉。

此后天下合而分,分而合,飘飘摇摇过了五百余载。五百余载什么概念?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也就……一只猴子从妖修成佛、一条大蛇修成半个白素贞的时间罢了。

东晋末年。

当年刘大胖的那一支,突然冒出一个有名的后人,名叫刘穆之。此人是南朝宋开国皇帝刘裕起事期间的心腹,总掌内外事务,死后获追为南昌县侯,南朝宋建国之后,又被追封为南康郡公,足见其地位轻重。

不过我们要讲的不是他本人,是他的长孙,单名一个邕字。

这个刘邕,不卖关子了,就是今儿的故事“嗜痂之癖”的男猪。

PIAPIA鼓掌,终于讲到正主儿了……-_-|||……

为什么太宰突然变厚道,不卖关子了呢?

因为此人这辈子似乎就没什么值得弄玄虚的大事件,除了世袭爵位,再就是作为一枚口味独特的吃货而长眠于史书里,-_-|||,所以,朕也很无奈啊。

话说这个刘邕,嗯,不是那个驼背的刘墉,也不是那个长发飘飘的刘墉,他生平最大的爱好,就是吃——痂。

痂,古义,疥也,创也。今义,伤口血液或淋巴液等凝结而成的东西。也就是说,从古至今这个字儿就没有第二个意思。

那么毫无疑问,刘邕爱的就是这口儿了。

所以根据《南史·刘穆之传》(嗯没错,刘邕的事迹记载在他爷爷的章节里,算是个side story吧)的记载:

邕性嗜食疮痂,以为味似鳆鱼。尝诣孟灵休,灵休先患灸疮,痂落在床,邕取食之。灵休大惊,痂未落者,悉褫取饴邕。邕去,灵休与何勖书曰:“刘邕向顾见噉,遂举体流血。”南康国吏二百许人,不问有罪无罪,递与鞭,疮痂常以给膳。

用朕的大白话来说,就是这么一回事情:

邕君天生爱吃痂疤,赶脚这玩儿意质地细腻,口感韧滑,味道鲜美,营养丰富,高蛋白,低脂肪,啧啧,就好像鲍鱼一样。

有辣么一回,邕君去拜访好旁友孟灵休。

好巧不巧,灵休君前些日子找了个郎中来瞧病。郎中上下左右打量一番,说矮油恁这是寒盛湿重经络壅滞之症,木关系,俺给恁烤一烤就好!

于是从行李箱里翻出一块生姜,仔细削了皮,切开几片;又找出一根十年陈的老艾条,一把生锈手术刀,仔细割下几段;然后吩咐灵休君趴在床板上,预备行烤肉大法。

只见郎中系上围裙,正襟危坐在床沿,先把姜片均匀铺在灵休君背部,又小心翼翼把点燃的艾条每片姜上各摆一段。一边鼓捣,一边向灵休君解说:

这个生姜啊,主要作用是去肉腥,这个艾条啊,一个呢增香,一个呢小火慢烤,肉质更嫩,烤完以后呢,还得用俺家祖传秘制的橄榄油刷一刷涂一涂,表面光泽就出来啦……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艾条烧毕,烤肉结束。

郎中从床沿出溜下地,到行李箱里翻找橄榄油。

没找到。

呃,病君啊,这个,俺的橄榄油貌似被俺老婆拿去拌凉菜了,那就不涂了吧,木光泽就木光泽吧,反正恁也瞅不见,并且啊,对口感和味道完全木影响啊!俺走啦,恁歇着!

正经厨子都知道,偷工减料总会带来不堪入目的后果。

次日,灵休君开始赶脚后背又痒又痛,忍不了就靠着床柱子磨蹭磨蹭,谁知不磨还好,越磨越痒,越痒越痛,扒下上衣抻着脖子从镜子里一瞧,归归不得了,满片的水泡,几乎都被磨破了皮!

好桑心,为神马郎中不带橄榄油,/(ㄒoㄒ)/~~

灵休君于是不敢再磨蹭啦,乖乖趴在床上,等伤口慢慢结痂。

所以邕君来到的这天,正是灵休君乖乖趴在床上,伤口刚刚结了新痂的那天。

啥?乃说疮的位置错了?

灸疮啊童鞋,不是炙疮,也不是同音的另一个疮好不啦!

……朕以为刘邕的口味已经很重了,没想到乃们……╮(╯▽╰)╭……

别捣乱,继续讲故事。

邕君听说好旁友生病啦,老实不见外地直闯进人家卧室,一进门,就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

一张镂雕大案,上陈白嫩美男一枚,背上摆着密密麻麻的全是鲍鱼啊……(⊙o⊙)……

说句不好听的,邕君当时就没忍住口水,上赶子往下吞,还差点儿呛着!

啊邕君你来啦,俺玉体微恙不便行礼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不妨碍不妨碍,你躺着,俺自己来自己来。

邕君话音未落,大跨步走到床边,坐在床沿,探手就去抚摸好旁友的背……

啊……新鲜鲍鱼的手感多么美妙……欸……扯一只来尝尝……啧啧……新鲜鲍鱼的味道多么美妙……欸……再扯一只来尝尝……啧啧……

嗯!疼!啊!疼疼!嗷!疼疼疼!

美味当前,哪管得了桌子乱晃!邕君对灵休君的呻吟转呐喊充耳不闻,双手如游鱼般在他后背忙碌,嘴里不停地发出BIAJIBIAJI的满足声响……直到鲍鱼全部吃光,桌子上一片触目惊心的红色的狼藉。

矮油!灵休君!你看你伤得酱重,得好好休息啊!俺过几天再来吃,哦不,再来看你,你歇着!

走了。

过几天,再来吃?再,来,吃……?

灵休君深感命运多舛,强忍背痛,从床上爬起来,挪到书桌旁,摊开纸,捏起笔,给好旁友何勛写信诉衷肠:

邕君今儿来看我……他……他……他今儿来啃我……我现在浑身是血……宾狗比我惨啊~~~/(ㄒoㄒ)/~~

花开并蒂,各表一枝。

话说邕君在灵休君家里这一顿,非但没吃饱肚子,反而勾起了肚里的馋虫大游行。回到府里,抓耳挠腮,坐立难安,满心满脑子都是鲍鱼鲍鱼鲍鱼……

可是灵休君生鲍鱼需要时间的呀。这几日里青黄不接,俺可怎么活?

咦。

对呀。

俺是堂堂南康郡公啊。

这意味着俺有封国啊。

国里头得有公务员啊。

公务员都得听俺的啊。

来人!把全国的公务员都给俺抓来!蛇皮鞭子抽他们丫的!要见血!必须的!结了痂俺去看他们!

……

好吧。

日后就有高人站出来辟谣,说这故事其实不是讲吃货和重口味的,是讲施政者暴虐无道的,所谓嗜痂,其实是个很无赖(nài)的比喻,blahblahblah……

唉。

多么好的一个故事,就酱生生被植入了广告。太宰表示不嗨森。

╭(╯^╰)╮

不过。

把它专门放在这里巨细无遗地绘声绘色地讲,太宰确实也是别有用意的。

想说就着辣么血腥恶劣的画面,恐怕也没谁还有胃口跟朕抢鸭脖子啃了吧。

HIA~HIA~

好多天之前,太宰刚刚试制出够麻够辣够香够韧的鸭脖子的时候,就在自个儿的票圈里放声:再不用馋绝味久久和周小黑了!然后,引发一众吃货的求方潮。然后,太宰很欠揍地捂着方子关门歇业。

事实没有说的酱简单。

在关门歇业的这段时间里,太宰又拉着净坛去买了几十根鸭脖子,在首次试制的基础上,调整香料的种类和用量,简化步骤,目标是味道和口感不输于天朝市售品牌,并且操作必须简便易行,如此才能随想随做随时有的吃,满足朕的嗜鸭之癖。——呃,酱说是不准确的,其实作为一个后天南京伦,朕没有辣么喜欢吃鸭子,唯二钟爱的不过麻辣鸭脖子和鸭血粉丝汤。

所以经过了两轮试做和试吃之后,太宰和净坛一致决定,啧啧,就是这个味儿!

材料:

步骤:

实操过程里,有几点需要提醒:香料的选择,太宰给出的清单,不是样样必须有,不过倘若种类和数量有变,味道也会与翔氏吃到的不同罢了;焖煮的时候,若要鸭脖子充分入味,可以先斩段再酱卤,味道会深入骨髓;口感方面,喜欢硬一些韧一些的,焖煮时用较大火,减少酱卤时间,喜欢软一些嫩一些的,用较小火,更入味并且煮得透。

当然了,有想法的吃货最喜欢举一反三,最佳是用一锅卤料,卤尽天下可卤之物。所以这个方子,太宰可以很负责地说,除了鸭脖,还可用来制作麻辣千张、麻辣海带、麻辣香干、麻辣鸭翅、麻辣鸭舌……等等等等,总之乃们口水什么,就麻辣什么,百试不爽。

步骤中最后一步,太宰并且很多嘴地加了一句,按需拌辣油。这里的辣油,可以是市售的老干妈,自制的油泼辣子,或者太宰秘制的——

香味奇特馥郁醇厚的复合辣油。

什么鬼?

嗯。卖个关子先。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缈斿お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5,281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