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蒜香辣味雞米花.

2016-03-31 05:27:18

翠翠第二天第二次在白塔下菜园地里,被祖父询问到自己主张时,仍然心儿憧憧的跳着,把头低下不作理会,只顾用手去掐葱。祖父笑着,心想:“还是等等看,再说下去,这一坪葱会全掐掉了。”——沈从文《边城》

自从登陆加国开始烧第一顿饭的那一日起,太宰就无时无刻不在为各种配菜烦扰。眼下现成的例子,比如韭黄,天价的,——这货貌似在天朝都出了名,网上疯传的不知道是哪个省,据说要售到2张红毛爷爷一磅。翔氏所在的温市想来算厚道的,最近一回在超市留意价牌,标着12.99刀/磅。Anyway,太宰在加国住了多久,就有多久不曾买韭黄,连味道都几乎忘光了,所以即便眼瞅着售价在四年里飙升了50%,也只得照旧耸耸肩,随它去吧。

闹心的其实又何止韭黄。

京葱,生姜,大蒜,所谓国民炝锅三巨头,个个儿都身价不菲。为此,太宰早几年还在租房的时候,就向房东请了愿,获准使用后院的小菜地,随便种些喜欢的什么,番茄,黄瓜,生菜,草莓,金瓜,还有向日葵……随手也插过葱头,超市买了来的小青葱或者大京葱,把带须根的一端切下1厘米,摁到土里去,不用管它,自己就会窜着长,个头最壮硕的,头顶还长了圆圆的花苞,开了花,结了好多黑色小颗粒种子,后来又散落到地里,冒出新一批的葱娃娃……所以一度,翔氏多少竟也省了些买葱的钱。

馒头大神头一回来加的那个冬天,太宰念叨着买不到新鲜蒜头,没法子腌好吃的咸蒜。于是大神不辞辛苦,撅着屁股在地里给埋了一平米见方的蒜瓣。来年春密密地冒出细叶,抽了苔,太宰于是先得了一小把嫩嫩的蒜薹,又得了不小的一捆新蒜。剥皮洗净,泡了一整罐糖醋蒜头。

生姜向来被太宰嫌弃,虽然从小就被大神软磨硬泡,至今仍然矢志不渝,不肯吃。但是同意它在炖肉时候的作用无可取代,所以会用又不常用,所以一旦买了,往往大部分落个放到烂被扔掉的下场。专为它想的法子,是将新鲜生姜切了片,放在风干机里烘干,制成干姜,然后可以装到小桶里,室温阴凉干燥处摆着,香味既得以留存,时间久了也完全不会变质。烧肉的时候取两片,与其它香料一并做了料包,去腥提味不逊鲜姜。若是炒菜需要水灵的,则先以净水泡胀,即可恢复鲜嫩如初,并浸泡干姜的水也成了味道浓郁的姜水,用起来方便得很。

香菜也试着种过。在小花盆里育了苗,长出像模像样的小叶子,之后挪到地里,之后一夜之间,被鼻涕虫啃个干净……-_-|||……之后的重点,从种香菜转到灭虫,研究和试验了很多法子,什么生姜大蒜辣椒水,辣么贵的配菜都拿来做生物农药,惹得太宰一阵一阵肉疼。最终最有效的,只能是太宰和净坛两个每夜睡前人手一把钢夹,跑到后院地里手动捉虫……-_-|||……

此处必得歪楼一两层。

为了发泄对那起子不劳而获的黏糊糊的肉身的由衷憎恨,太宰决定给它们上极刑:盐渍。讲真,美帝的食盐当真便宜,几年前约摸三四刀买了2KG一大包,吃到现在还有小半袋,所以,这刑罚几乎可算是零成本高回报——将盐撒在它们体表薄薄一层,不消几秒钟,这些玩儿意就忍不住开始胡乱扭动肥硕的身躯,同时开始出水,缩小,直到最后体内的水分被悉数排了出来,枯竭而死。嗯。《鹿鼎记》里的化尸水各位还记得吧?“盐渍蛞蝓”这一场,讲的就是现实干货版。

化尸现场太宰确也拍了照存了档,为免招惹得看官喷得满屏满键盘,就不在此张贴了;实在好奇,请关注太宰公众号,坐等(可能)解密的那一天(恐粘液、恐虫、恐粘液虫、恐不明物体者,勿试)。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光阴似箭,白驹过隙,blahblah,翔氏如今可以在自家地里埋东西了。这不,去年年底,趁Costco的各种郁金香和风信子特价清仓,太宰咬牙发狠搬了近百刀的种球回家,叨叨净坛帮忙,在后院一侧的长形花坛里,种了几百个球。

然后哩。

本想老老实实等着到开春儿,坐在后院儿一边烤肉,一边看美美的郁金香,被院子里满飘着的风信子的甜甜的香气熏得头昏,……,可是,一切都止于有一天,净坛眼尖地发现,有那么一个,两个,三个(!)种球,怎么,被,挖出来了?

许是兔子?太宰琢磨。曾经在前院见过灰野兔。虽然体型瘦瘦小小的,嘴巴鼓扭鼓扭动得可叫一个快。

净坛把种球重新埋到地里。

过了几天。

又,挖出来了?!

并且,还啃开了?!!

!¥%!¥……%!#&*……

噩梦从那时开始,到这时还没有结束。就在今儿上午,太宰又亲手将几个被从深深的土里翻出来、已经长了根须、发了芽的风信子种球,重新安葬。——这还算贼子口下留情,因为已经数不得有多少郁金香种球,都被啃咬得面目全非,完全无法再重新或者继续生长了……/(ㄒoㄒ)/~~

自然,大概可能不排除或许是浣熊。前几年,太宰在租房后院地里埋的初长成的番茄和辣椒小苗,就被那些毛茸茸的干脆面翻腾了个乱七八糟,想的法子,也是个看似无比逗乐实际异常有效的:在地面之上支一片网,那些货据说虽然胆子比肚子肥,却独不敢在网状物之下作恶。传说不知真假,反正净坛在菜地上方搭了架子张了网以后,地里的菜再没被荼毒。

所以目下,天网是不是要考虑搭起来呢?喵桑,你怎么看?

呃……(⊙o⊙)……

确实,这话问喵桑,十之八九得不出靠谱的回答。除了地瓜干和煮玉米,她老人家不吃其它素食,包括种球,所以,兔纸浣熊神马的,跟伊没有仇。更何况,伊大门都不敢出,纵使偶尔壮起喵胆越雷池一步,一只随便什么鸟儿扑腾一下翅膀就能把伊原路吓返,遑论体型辣么巨——大——的,兔纸和浣熊?!

所以喵桑觉得还是平心静气做一只室内喵,不操心不闹心,成日里抱团睡大觉,睡醒了找猫粮,每天晚饭时分唱曲儿讨鸡肉来得更实在。嗯嗯,对哒。且要白水煮熟,连肉带汤疯狂打成泥,口感最是勾魂。

人类的喜好又与喵不同。比如,油炸食品,其中比如,炸鸡,进一步比如,鸡米花。话说自打开封菜首次推出这款高大上的边角料产品,太宰就义无反顾地抛弃了麦乐鸡块。之后的几年里,它一直是太宰最喜欢的炸鸡产品,没有之一。

直到突然有一天,上校爷爷把方盒子换成了尖盒子,整粒边角料换成了肉泥边角料,从里到外把一款最最成功的小食灭了个永不超生,太宰最爱的炸鸡也就烟消云散了。直到突然又有一天,加国那个名头超大的韩国超市炸粉打特价,碰巧太宰的囤货癖犯了,搬了好多回府,为了试验炸粉的品质,决定来一锅鸡米花!

材料:

步骤:

喏。结果就是酱。没成想,这炸粉当真好用又好吃,不用一粉二蛋三面包,也不用加水搅面糊,只需要花点时间,多裹几层干炸粉,然后入热油炸到金黄,外酥里嫩,得!

要想味道丰富些的,可以提前一天把鸡肉腌制入味,腌料么,全随自家口味就好。此外,关于鸡胸肉和鸡腿肉之争:做炸鸡神马的,太宰是鸡腿派,这道鸡米花也不例外,无他,就因为腿肉够嫩。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缈斿お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5,281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