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荐

豌豆黃.

2015-07-10 10:06:51

“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即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一定要有这种人,世界才不寂寞。——鲁迅《反“漫谈”》

寂寞的反面,有快乐的,也有喧噪的;但是寂寞这一面,大约就只有伤感的。时闻宫崎骏的退隐,令太宰并净坛深深感觉,世界寂寞了。

周日的上午,净坛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里面讲的是宫崎骏的决定离去。太宰一个人闷在书房,不愿去看,却挡不住耳朵听声音。午饭时候,净坛说,看看吧。太宰暗自里眼泪涌了好多次,终于忍住,心情被压抑着平复了好多次,终于回答,不看,看了难过。净坛说,哦,我还以为只有我自己觉得难过。

不寂寞和寂寞,如影随形。这也是太宰常常感觉的。因为净坛和太宰是这样的两个人,所以不寂寞;但是越来越只剩净坛和太宰这样的两个人,所以寂寞。

无论被迫还是自愿,他的离去,都让太宰沉重地看到,一个“活着的遗产”的诞生,一种拼尽全力最终换来的肩扛不动的无奈。文艺不可否认是有力量的,但这力量也究竟有限得很。大多数时候,文艺的抗争,不会导致社会变革,只会因趁社会变革,本身发生改变,或被改变,或消亡,或被消亡,被做成标本,挂在墙上供人评头论足。

以文艺为武器的人——这话说起来也就有些可笑,因为文艺其实是不具备成为武器的要质的——所以这些柔弱的人,拿着柔弱的想象中的武器,呼喊着各种听来充满力量的口号,宣传着自己矢志不渝的理念,冀望着有一天,世界从此改变。太宰不是文人,但自认是个容易对文学和文艺产生情愫的人,常常可以体会到他们的激情,坚持,可以理解他们的不易,挣扎,偶尔也可以料得到失败。

这也是太宰此生不能成为文人的缘由。理性尚存,且多数情况下可以管制激情。创作是需要激情的,但是理性在,头脑偏不会太发热,于是创作能力太有限。

反观,也因此不致有朝一日清醒了,被现实撞个头破血流。太宰从不怀疑现实的力量,在它和梦想之间,被毁灭的永远是后者。但是太宰尊敬勇于造梦的人,因为至少当他们在自己的梦想里的时候,是为自己活着的。

一个编织得美好而华丽的梦想,最好永不破灭,否则,世界会寂寞的。

今天搭配的小食,也是安静的一味,豌豆黄。

材料:

步骤:

传说正宗的豌豆黄,要以上好的白豌豆,选饱满大个儿的,过水洗净,焖煮软烂,滤去粗皮,研成细泥,再加糖桂调味,冷却而成。太宰虽只寻了现有的绿豌豆仁,工序却是不敢怠慢的,所以得出的豌豆黄或许色泽并不鲜艳,口味丝毫不输。​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缈斿お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8,983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