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性癌变:小小两垄地

(2007-03-01 23:53:28)

 本文导读:两垄地挑起祸端,使一个性格内向但心胸狭窄,一向被村民视为老实本分的郭忠民癌变成杀人恶魔,他平均6分多钟杀一个人,在短短的一个半小时之内,连夺13条人命,令人感到悲哀和惊震的是:身单力薄的郭忠民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村民的惶恐的目光里大开杀戒的,人们顶上自己的院门,拿着镐头守在自家门口,居然没有一个人挺身而出敢于制止,眼睁睁地目睹人世间最珍贵的生命受到杀戮,而人世间同样最崇高的精神却受到亵渎,一桩本来就不该发生的惨案,留给人们的思考太多、太沉重了……

人性癌变:小小两垄地
酿成连杀13条人命惨案
“撰文/丁生
辽宁省葫芦岛市连山区杨郊乡高和尚沟村是傍山近海的小山村,全村只有100多户人家,人口不足500人。村子的面积不大,被一条横贯东西的公路分为南北两处,北村的房屋和人口占全村的四分之三,村民以种大田为主。南村的人口虽少,却是以种菜的居多。因为南村地理位置的优越,多年建大棚种时令鲜菜到城里去卖使他们的腰包早早就鼓起来了。所以生活十分富裕。
2003年2月18日早晨,性格内向,平时就不爱说话的,外号叫郭老蔫的南村菜农郭忠民将老婆和两个孩子打发到城里的大姐家后,一反常态地没有去自家的大棚里收拾蔬菜,而是阴沉着脸磨起刀具来,他先把一把过去用来杀猪的半尺多长的尖刀磨得寒光闪闪,又找出一根碗口粗的木棒,剁成三棱状,还把一端削成尖尖的,他正在悄然准备着一场弥漫着血腥的屠戮,此刻,他阴沉的脸色像雕像一样冷酷,狭窄的心房里就装着一个念头“复仇”!人性的良知在狭隘复仇的意念之下,癌变成恶魔的残忍和暴戾,一场屠戮13条人命的血案顷刻之间就发生了,究其根源,竟是因为区区两垄几十米的耕地,人们惊愕震诧之际,对人性的麻木和良知癌变的思考更是沉甸甸的……
两垄地起祸端,好邻居成了死对头
现年36岁的郭忠民本来是一个勤劳朴实的农民,他的性格内向,平时不爱说话,见人时只是浅浅地一笑就擦肩而过,在村子里他的口碑还不错,他平时不沾烟酒,也不斗殴赌博,但脑子里致富的点子很多。他种出来的时令蔬菜总是比别人家早几天上市,都能卖个好价钱。他的妻子也贤惠厚道,平时在家操持家务,农忙时帮丈夫到大棚里干点杂活,一双儿女活泼可爱,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他家是村子里数一数二的富裕户,一直是村民们十分羡慕的和美家庭。
然而,就是这个家庭,却在近几年因为几垄地的事与邻里之间纠纷不断。郭忠民家共有四个大棚,大棚的占地面积是由几年之前的村委会圈定的。郭忠民家的大棚与刘长瑞、张宝华和郭忠仁三家的大棚接邻。几年间,邻里之间因大棚的外沿遮盖了别家,经常发生争吵,两家大棚的中间地段就像楚河汉界一样不可侵犯。几家乡邻时常因为你占了我的一垄地,他掘了我的几锹土争辩不休,这几年,高和尚村委会为解决占地纠纷,几乎每年都要多次对大棚地进行重新测量,但郭忠民家与、张宝华和郭忠仁三家的土地纠纷矛盾却始终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危机就这样潜伏下来。其实争执的地段也就不过是两垄地的大小,围绕着这区区的两垄地,郭忠民家与刘长瑞、张宝华和郭忠仁三家多次你告我,我告你,官司打到了法庭,几家的积怨越来越深,几乎到了有你没我的不可调和的地步。
2002年初,刘长瑞又把郭忠民告到村委会,指责郭忠民在修整自家的大棚时占了他家的地,经过村委会的测量,认定郭忠民的大棚外沿确实是占了点刘长瑞的地方,但大棚已修整好,不宜再拆掉重建,就给予调解,叫郭忠民赔偿刘长瑞一笔钱,具体数额要两家协商解决。但郭忠民始终不服测量结果,这笔钱就始终没赔。事后,刘长瑞多次在村民前表示:“如果郭忠民不赔我钱,我就上法庭告他。”这话传到郭忠民的耳朵里,让郭忠民对刘长瑞的怨恨又加深几分。
郭忠民是个性格内向,平时不言不语,有事都憋在心里的那种老蔫,这种人是认准了一个死理,就固执己见死活都不开窍的。他家和这几家邻居有积怨,他就将邻居看成是死对头,连平时在街头村口碰面,也是连声招呼都不打的。不仅仅他本人如此,他对老婆孩子的管教也是这样。有一次,他的妻子在村口遇见了刘长瑞家已外嫁多年的大闺女,打了一声招呼,回到家后,郭忠民就对妻子大发雷霆,就像是妻子做了一件很可耻的事似的。
在一个村里相邻而居,郭忠民和刘长瑞等三家就像有宿怨的仇家一样,鸡犬之声相闻,却老死不相往来。
2002年秋天,另一家大棚与郭忠民家相邻的张宝华家又和郭家闹起了土地纠纷,这次张宝华决心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争端,他直接到法庭起诉,状告郭忠民侵占他的土地使用权,其实争执的也就是两家中间的一垄多地,法庭授课此案之后,在庭外调查时,郭忠民认为刘长瑞和郭忠仁也替张宝华说话,他们三家是一个鼻孔出气,一起和他作对,这场官司,就是这场血案的直接导火索。
2003年,2月17日,郭忠民收到了法庭的传票,要他在2月19日出庭。一直以为自己有理的郭忠民收到传票之后,觉得自己是被逼上了绝路。他辗转反侧,一夜也没有合眼,第二天一早,他先打发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回城里的大姐家去住几日,这时,一个残忍的邪恶杀戮念头在他的脑海里已经形成了。
血腥的杀戮触目惊心,癌变的人性暴戾残忍
2003年2月18日早晨,郭忠民亲自将妻子和两个孩子送上了去城里的汽车,善良的妻子临别前,怎么也想象不到这次竟然是他们夫妻的生死抉别,她临上车前,还嘱咐丈夫说:“我昨天包的饺子就放在冰箱里,你吃时自己热一热” 郭忠民还把年仅5岁的小儿子抱在怀里亲了一口说:“到了城里你要听妈妈的话,别到处乱跑,过几天爸爸就去接你们。”
一切都不露端倪,但血腥的杀人邪念却像个魔鬼的影子在他的脑海里越来越鲜明。郭忠民送走妻儿,回到家,就将很长时间闲置不用的一把半尺多长的尖刀找出来,这把尖刀是他特地买来杀猪用的。几年不用,刀已经钝了,郭忠民拿着刀来到磨刀石前,他先用手指试试刀锋,就一言不发疯狂地磨起刀来,磨一会儿,他用手试试刀锋,那唰唰的磨刀声像催化剂助长着邪恶的念头滋生,他牙关紧咬,整个脸庞像雕塑一样地冷酷无情。用了整整一个上午,他把一把钝刀磨的寒光闪闪,直到他感到刀已经很锋利了,才又找来了一根一米来长碗口粗的木棒,用家里的菜刀削起来,他先把木棒剁成了三棱状,又削尖了一端,一切准备就绪他才点火作饭,吃饭时,平素滴酒不沾的他倒了满满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下午15点刚过,预谋好了的郭忠民将尖刀和木棒隐藏在身上的衣服里,开始了他的杀人计划,他先来到离他家最近的刘长瑞家,在门外他正好遇见了欲出门去的刘长瑞。这次,郭忠民一反常态,他郑重其事地对刘长瑞说:“老刘,你到我家去一趟,我给你钱,咱们的事就不要闹到法庭上了。”
年过60的刘长瑞老汉根本就不知道这是郭忠民诳骗他的借口,他兴冲冲地跟在郭忠民的身后就往郭家去了。当来到郭忠民家的厕所旁,郭忠民不声不响地突然出手,粹不及防的刘老汉被郭忠民一刀割断了咽喉,血溅了郭忠民一身,刘老汉连一声救命都没喊出来就倒在了血泊之中。随后,郭忠民左手执刀,右手拎着木棒,疾步闯入刘长瑞家里和蔬菜大棚中,他不由分说,见人就砍杀,先后遇到刘长瑞59岁的老伴、36岁的长女、24岁的次女,来大棚里帮忙的侄子、侄媳妇,杀红了眼的郭忠民是见人就杀,用尖刀捅,用木棒打,连刘家年仅12岁的小孙子和刚刚5岁的外孙女都不放过。眼见大人们被郭忠民砍杀得血肉飞溅,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吓得哇哇大哭,残忍的郭忠民一木棒就将12岁的小孙子打得脑浆拼裂,而后又一刀捅进心脏,5岁的外孙女被郭忠民一木棒没有打死,毫无人性,丧心病狂的郭忠民竟用手拎起幼儿,扔到刘家的水井里,然后又拿石头活活地砸死。不大一会儿,刘家的8条人命就全都丧生在郭忠民的屠刀之下,无一幸免,恶魔郭忠民杀人不眨眼的行径令人发指,真是触目惊心!
就在郭忠民在刘家大开杀戒之时,村民郭忠仁恰巧来刘家办事,他刚进屋们,就撞见了血腥的场面,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郭忠仁惊愕的魂飞胆丧,他啊!地惊叫一声转身就逃,可是血冲脑门的郭忠民岂能容他逃遁。论亲情,郭忠仁还是郭忠民的堂兄,丧心病狂的郭忠民那里还能顾念亲情,他提刀拎棒在后面就一路追杀撵去,郭忠仁是一路飞跑往自家逃遁,可是疯狂了的郭忠民比他更快,追到郭忠仁家的院子里将郭忠仁捅死,这时郭忠仁的妻子和长子在家,他们见满身是血的郭忠民像恶魔一样持刀抡棒将郭忠仁杀死,虽然惊恐得手脚无措,还是做了一番抵抗,郭忠仁的妻子是又撕又咬,但手无应急的武器,还是敌不过手执尖刀的恶魔,,顷刻之间两人又双双毙命。这时,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狂杀乱砍的郭忠民已经杀死了11个人,砍杀声和喊叫声已惊动了附近的村民,已经有人发现郭忠民在行凶杀人,但惊恐的村民却无人敢来制止,得到凶讯的村民纷纷缩避,有的人赶紧跑回到自己家,把院子的大们用木杠顶住,手持镐头守在自家门里,生怕郭忠民这个恶魔闯到自家的院子里。但是却没有见义勇为的人挺身而出来制服恶魔。
16点30分左右,浑身带血的郭忠民又拎着滴血的尖刀和木棒,悄然走进了张宝华的蔬菜大棚,那天张宝华中午吃过饭就一直在蔬菜大棚里干活,所以外面发生的事他浑然不知。郭忠民进了大棚之后也没做声,他凑近张宝华时,正弯腰干活的张宝华一点知觉都没有,郭忠民从身后一刀就捅进了张宝华的心脏,张宝华也是连声都没叫出来就成了郭忠民的刀下鬼。当时,张宝华先天就智商不足的妻弟也正在大棚里,这个傻子正在蒙头大睡,杀人杀疯了的郭忠民连睡梦中的傻子也不放过,可怜那连自己的性名都不知道的傻子还在梦里就被郭忠民的一顿乱棒活活地打死。一场弥漫着血雨腥风的惨案就这样发生了。在不到一个半小时内,13条鲜活的生命就在恶魔的屠刀之下,匆匆地离开了这个喧嚣的人世,这13条人命里,有的根本就和郭忠民没有任何过节,而且这其间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癌变的人性啊!你竟何如此令人发指!
郭忠民在连杀了13人之后,还从容地回到自己的家里换掉了杀人时穿的衣服,他换完衣服,又无所顾忌地闯进了邻家的屋里,当时,住在这家的一位中年妇女,就是被郭忠民杀死的一名被害人的的亲婶子,这为妇女见郭忠民闯进来。早就吓得魂不附体,但没想到此刻的恶魔竟有了点良知。他对战战兢兢地板中年妇女说:“你别怕。我不会杀你,我找你是让你帮我包扎一下伤口的。”原来郭忠民在杀人时,他自己的左手虎口也受了伤,现在正淌着血,他是特地来找人包扎的。那妇女不敢不替他包扎,她哆哆嗦嗦地找来绷带给郭忠民包扎伤口。一边包扎,郭忠民一边对那妇女说:“你人不错,我就不绝你家的根了。”包扎完毕,天色渐晚,,郭忠民在暮色中,潜入村南的山沟,这时整个高和尚村都笼罩在恐怖之中,没有一个村民敢走出自家的屋门,连村里的狗都没叫,,郭忠民就逃遁了。
恶魔自绝身亡,留下的是沉甸甸的思考
惨案发生之后,葫芦岛市的110刑警是在接到报案之后就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案发现场的。然而这已经迟了一步,杀人恶魔郭忠民已逃遁一个多小时了。警方在勘察现场的同时,立即向附近的公安机关发出了协查通报,并迅即将这一震惊全国的特大杀人案向省公安厅汇报,辽宁省公安厅也以最快的速度向全省的公安机关发出了通缉令,辽宁省的数千名公安干警在车站,码头等各主要交通路口布控,日夜守候,一张缉拿特大杀人嫌疑犯郭忠民的天罗地网已张开,任杀人恶魔郭忠民插翅难飞。
2003年2月23日下午1点45分,隶属于葫芦岛市的绥中县公安局110报警中心接到了绥中县叶家乡叶家村农民李洪生的紧急报警电话,李洪生在电话里焦急地说:“刚才,曾在葫芦岛杀死13人的逃犯我看见了,他管我要钱,我说手头没有,得出去借,然后我骑车出来后就打电话报警”。
在绥中县公安局110报警中心接到报警电话的同时,由辽宁省和葫芦岛市两级警官组成的追逃工作组也正在绥中县布置抓捕任务。追逃工作组得到农民李洪生的紧急报警电话后,立即指挥公安干警马上拉网式向目标逼近。在呼啸而来的警车把郭忠民围得水泄不通时,绝望了的郭忠民见此情形,知道插翅难逃,便随手抄起了放在自行车车筐里的他早就准备好了的一瓶农药,他打开瓶盖,仰头就把一瓶农药喝了个精光。迅即赶来的公安干警赶紧将郭忠民送到附近的医院抢救,但已无力回天,不到10分钟,郭忠民就毒发身亡。
惨案发生之后,引得方方面面的关注,笔者在2003年2月26日赶到了高和尚沟村,尽管血腥的杀戮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了,但村民们提及此事时,还有一种不寒而凛的恐惧心理,一位正给自家的蔬菜大棚浇水的闫性菜农说:太恐怖了,刘长瑞好好的一家人就在一顿饭的功夫全绝了,只剩下一个年近80的老太太幸免遇难,那天她是恰巧不在家的,要不,她也难逃劫难。现在伤心欲绝的老人精神恍惚,常哆哆嗦嗦地趴在水井口去呼唤重孙女的小名,让人闻之心碎。这几天村民们已经不敢从受害者的门前以及大棚中间走过了,挑水担粪宁可多绕道也不靠近这令人恐怖的地点了。笔者来到刘长瑞家,在一个大棚旁,地上还留有一大摊乌红的血迹,旁边散落一只小孩穿的黑棉鞋。这里正是刘家外孙女被杀的第一现场,触目惊心的血泊里,笔者仿佛看见了灭绝人性的恶魔拎起幼童,抛进水井,又用石头砸的凄惨场景,一颗滴血的心禁不住在微微颤动……
在那口水井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手抚着井沿,蜷坐在井台上,她的眼里已经没有了眼泪,在阳光的照射下,老人布满皱纹的脸像脚下的这块黑土地一样地凝重、深沉……
她在凝想什么呢?她那混浊不清的眼神也许是在怒问:“苍天啊!我那天使样的小重孙女她能招谁惹谁呢?……
那白发苍苍的老人的形象让笔者的灵魂都在瑟瑟发抖,觉得那混浊的眼神里透出来的是一股子令人不堪承重的悲凉……
   杀人恶魔服毒毙命,这一起特大血案因犯罪嫌疑人的死亡而划上了句号。然而,由此引发的议论和思考却是沉甸甸的。
葫芦岛市公安局的局长暴若雁在介绍案情经过时说:“郭忠民作案历时约一个半小时,其间至少有不下十人知道他在行凶杀人,但都是拿镐头守在自家的大门里自保,没有人敢出来上前制服凶手,这种自保心理也正是人性里的良知缺失,亲眼见到恶魔在灭绝人性地杀戮,而畏缩不前,这是很悲哀的,人性的悲哀和麻木,才是我们应当深刻思考的一个课题!当然,面临危险,人们趋利避害也许是无可谴责的,但我们民族所一惯崇尚的见义勇为的精神在淡漠,甚至在亵渎,这才是最触目惊心的!”
有的村民也对笔者说:郭忠民杀了老刘家的人之后,确实有人知道他在行凶,但眼见他都杀红了眼,谁还敢吱声,谁出去都会送死。
   葫芦岛市连山区政法委办公室主任王锦山在分析郭忠民杀人的原因时认为,农村的贫困,农民的愚昧无知、视野狭隘,法制观念淡薄是惨案发生的心理原因。他说:“我在政法战线工作了几十年了,一个人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内连续杀了这么多人的案例还真是罕见,农民的法制观念有待加强。当前农村中因挖渠引水、因几垄地甚至几寸地而邻里不和、兄弟反目的事屡见不鲜,已不是个别现象。轻者争吵,重者武斗,而农村的基层组织又往往在化解民事纠纷中软弱无力,久拖不决,群众在纠纷中隔岸观火,袖手旁观也已是普遍现象,思考这13条人命的血案何以发生的深刻教训,我们似乎应该从当前农村的大环境中找到更深一层的原因。”
   这件连杀13人的命案传到北京,某研究所专题研究人文环境的资深研究员李女士说:“贫穷落后、愚昧无知、狭隘封闭是滋生罪恶的土壤,人性的恶是基因,遇到适宜的土壤才会极度膨胀的。我们在思考的时候,要理辩地认清人性恶的根源,只有根除了贫穷和愚昧,人类才有可能禁绝此类现象的滋生!”
作者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板井路世纪城5区1号楼7单元2P庄晓斌
邮编:100089
电话:01051989012
手机:13911102141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