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追月逐花
追月逐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20,919
  • 关注人气:1,7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女扮男装出逃?(岁岁与君好11)

(2019-09-11 18:35:03)
标签:

古代言情

情感

分类: 出版旧作选载

简介:她是一个被寄养在富贵人家,连自己的生父都不知道的孤女,身如浮萍,一无所有,之后却成长为一位女富商。而他,一直被她当成最大噩梦,却是她应与之相守一生的情郎…

本书地址:当当http://product.dangdang.com/27869856.html

京东https://item.jd.com/12610590.html

晋鹏见她脸上的羞窘神态陡然没了,暗暗纳罕,接着便听她开口说话,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冒着丝丝的凉气。

“那妹妹也对兄长提个建议。如果兄长心中寂寞,大可以去青楼妓馆。”

晋鹏一呆。向珍这是叫他去嫖妓。而且言下之意应该是:他只配去嫖妓。他脸上的笑意陡然消失,一股怒气开始在俊秀的脸上的蔓延。不过怒气只在他脸上蔓延了片刻,他接着又笑了,笑容中似乎藏有牙齿:“可我就是想来找你。”说罢一把把向珍揽入怀中。

向珍吓坏了,拼命挣扎,却感到他双臂铁箍一样箍在她身上,她根本挣不开一分。

“兄长……兄长大人!”此时她真正吓得花容失色,“你这成何体统?如果被人看见,你该怎么办?!”

说来也巧,就在这时,一个粗使的丫鬟拿着给花松土的锄头走了过来。向珍赶紧把脸转向她。然而还没等她开口喊她,一件令向珍觉得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

丫鬟看到他们,先是呆了片刻,然后低下头,转身老鼠般地延着墙根跑了。她的意思显然是:我什么都没看见。

“你现在明白了吧?”晋鹏高挑着眉毛,微眯着双眼,盯着她。

向珍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她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膝盖也开始颤抖。她现在才真正明白,所谓高门大户的礼教规矩,也不是谁都可以管束。晋鹏在这个家里,拥有巨大的权力,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奴仆们不管看到了什么,都不会过问,甚至还会装成没看见!

一股难以言喻的绝望袭来,她的眼中滚珠般掉下泪来。见她如此,晋鹏有些心软,叹了一口气,一只手依然揽在她的腰间,另一只手从手中掏出一块销金的帕子,给她擦眼泪。

向珍忽然在晋鹏拿帕子的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晋鹏猝不及防,揽在她腰间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松了。向珍不失时机,推开他就跑。晋鹏看着她的背影,悻悻地笑了几声,同时用帕子轻轻抹了抹手背上的牙痕。

向珍逃回房中,之后连房门都不敢出了。夜里睡觉的时候,饶是周边屋中都有丫鬟睡着,还有丫鬟轮值守夜,她还是把自己房间的门窗都从里面拴着。即便如此,他还是感到心惊肉跳。

这天晚上,她不知为何格外不安,和衣坐在床上,抱着被子发怔。蜡烛渐渐燃到末尾,自己灭了。月光照在纸窗上,映得外面树影晃动,宛如屏影戏的纸幕。就在这时,一个男子的侧影映上了窗纸。

晋鹏又来了。

向珍不由自主地抱紧了被子,把下巴抵在被子上,大气都不敢出。房门拴紧了,窗户也是如此。她应该安全吧?人影消失了,向珍松了一口气。然而就在这时,她赫然看见窗边多了一个人影。

是晋鹏?他怎么进来了?

晋鹏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眼睛在黑暗中闪着莫名的光芒,就像一直饥饿的老虎,恨不得把她整个人都吞下去了。

向珍惊恐万状地看着他,想要大声喊,却不知怎么的,根本喊不出声。

晋鹏朝她扑了过来。向珍拼命地挣扎,却无济于事。晋鹏很快就剥去了她的外衣,又把她的贴身小衣撕成了碎片,直到把她剥得一丝不挂……

“啊!”向珍一声喊叫憋在喉咙里,从床上坐了起来。诶?她刚才竟是好好地躺在床上,身上好好地盖着被子。她掀开被子朝自己身上看,发现衣服也穿得好好的。是梦?应该是梦吧。因为刚才的梦境过于真实,向珍呆了半晌后才敢确认这个事实。

虽然发现刚才那只是梦,但向珍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轻松。因为这是完全可能发生的事情。前几天发生的事情,让她看清了这个高门大户的本质。晋鹏可以在这个家里为所欲为,别人不仅不会过问,说不定还会帮助他。他强行占有她,只是时间上的事情。未出嫁的女孩被人坏了清白,是别指望再嫁出去了。就算能瞒天过海,嫁给不知内情的人,婚后依然会被识破,会被撵回家来的。如果她被晋鹏坏了清白,就只有跟着晋鹏了。但是,晋鹏占有她之后,未必会给她名分,说不定连妾都不会让她作,只会不尴不尬地把她养在家里——时下,富贵人家害怕女儿出嫁后受苦,就把女儿养在家里,父母死后,家中兄弟则继续养她,直到老死。这种事时有。晋鹏完全可以利用这种先例,对外宣称怕“妹妹”出嫁后受苦(她的身份可以说是十分微妙,和晋家没有血缘,也没有真正的名分,既可以作他的妻妾,也可以作他的姐妹,就看他怎么待她),把她养在家里,囚在家里,让她一辈子当他床上的玩物。

向珍越想越怕,觉得自己往后的日子都变得一片黑暗,恨不得插翅飞离这个鬼地方……诶?向珍的眼中忽然冒出了火焰般的光芒。对啊。她还可以逃啊。她手里有她存了两个月的月钱,还有那么多的金银首饰。她可以装扮成男人,逃到外乡去,照样开绣坊——用男人的身份做生意,只会更容易,说不定可以打出另外一番天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