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灵驿站
心灵驿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626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时,我不懂爱情(长篇原创小说连载)第十八章:初恋:甜蜜后的苦涩

(2007-05-19 15:29:39)
标签:

初恋、甜蜜、苦涩

分类: 莲的小说
 
第十八章  初恋:甜蜜后的苦涩
 
那时,我不懂爱情(长篇原创小说连载)第十八章:初恋:甜蜜后的苦涩
 

    “哎呀!累死我了!”只见卢曼满头大汗地破门而入,手里拎着两大兜吃的东西。 “成宇,快过来搭把手。” 她顺脚将门关上,气喘吁吁地说。姜成宇赶忙迎上去,将东西接过来,两人一起走到我的床前。“你俩看什么呢,看得这么入神?”她边说边将东西放到床前的桌上。

    “没看什么,只是觉得今天的天气挺好的,在医院闷了这么长时间,都快透不气来了。”我看着她笑了笑。

    “呦,买这么多好吃的啊,真是个重友轻色的家伙,我生病你都没买给我?呵呵!”姜成宇翻着带子里的东西,瞅着卢曼笑道。

    “怎么,吴昕的醋你也吃啊?想吃东西是吧?我现在就把你打残废,天天买给你吃,怎么样?”只见卢曼边说边撩着右手,做了一个要打的姿势。

    姜成宇一脸坏笑地看着她:“你舍得吗?”没等他说完,卢曼便追着姜成宇绕着我的床打将起来,只见姜成宇吓得直抱头鼠窜,还不住地叫嚷着:“号外,号外,快来看哪,特大新闻,有人谋杀亲夫啦!”

    两人就这样,在我的眼前,追逐着、嬉打着,尽情地陶醉在两个人的世界。而我更像是一件可以见证他们爱情的雕塑品,尽管满脸洋溢着祝福的笑容,但是这种经过人手加工过的笑容,它再完美也替代不了人本身,假的终究是假的。这种看似和谐的面容下伪装着更多的是无奈、悲哀和无尽的感伤。

    “喂,嘘,别闹了!”只见姜成宇示意卢曼小声点,而卢曼仍然意犹未尽地拍着他的胳膊,满脸的甜蜜。

    “这样啊,行,我呆会去看一下吧,好的,再见。”姜成宇一手拿着电话,一手还在配合着卢曼,两人你一下我一下的。

    “我得回趟公司,小曼你先在这陪陪吴昕,等会儿我来接你。”姜成宇挂下电话,看了一眼我又转向卢曼。

    “讨厌,人家刚来你就走。”卢曼撅着嘴一脸不舍的样子。

    “没事,我正好也要休息了,小曼你不用陪我了。”我看着卢曼笑了笑。

    “他是去办事,我跟着干嘛?你不是想透透气吗?我陪你出去走走吧。”卢曼说着又转向姜成宇:“你早点过来啊!路上小心!”

    “知道了,吴昕,我呆会再来看你。”姜成宇说着关门而去。

    好几天没有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了,小曼搀着我走在医院花园的小径上,晃然间发现两旁的树叶在阳光的照射下已经绿盈盈的了,唉,自己都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时候变绿的。每天都沉溺在爱呀、情呀的琐事里面不能自拔,很少能静下心来静静地欣赏这周围的景致。可它们并不会因为缺少了你的关注,而放弃成长。有时想想,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就像姜成宇一样,离开我他照样可以活得很好,可我能做得到吗?

    “小昕,你在想什么呀?”卢曼搀着我来到一张坐椅前慢慢地扶我坐下。

    “噢,想起宋柯了,你见过他了吧?”我撒谎道。

    “恩。”卢曼没有看我,而是若有所思的将目光移向前方的草坪。只见一对学生模样的情侣背靠着背,相互依偎着,女生穿着病号服。

    “是不是想起了大学的生活,还在喜欢他?”我撩了撩被风吹乱的头发,扭头看着她。

    她收回了投向前方的目光,转过头来看着我淡淡地说:“不想了,都已经过去了。”

    “真得还是假的?你一本正经的样子还真让我有些怀疑呢?”我满脸不相信的望着她。

    “你什么毛病呀?非得让我每天砖头扣上,皮鞭抽上你,你才信呀?”唉,她这人就这样了,没有三分钟,就原形毕露了。

    “我只是接受不了你一本正经的样子,哎,说真的,你对他到底还有没有意思了?”我立刻又捡起了我三八的老本行,不屈不挠地问着。

    “让我怎么说你才信呀,都这么多年了哪有什么感觉啊?只不过见了他总还是有点怪怪地,不过,我敢发誓,那已经不是爱了,或许是对初恋的一种缺憾感吧!”只见卢曼扬起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有感而发地说。

    “切,我才不信呢,你当初那么喜欢他?”我不懈地瞥了她一眼,看着前方,两手放在腿旁,双脚却毫无规律的在地面与椅子间来回打悬着。

    “不相信就算了,现在我可不想那么多,我只知道珍惜眼前就好了,只要成宇陪在我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这可能就是男人和女人对待爱情的不同态度吧。女人啊,爱得永远是现在的这个,男人就不一样了,他们爱的只会是下一个。明白?我的傻吴昕。”

    “对了,我都忘问你了,你们是怎么遇到一起的。”卢曼突然间像是一个刚恢复记忆的人,猛得扭过头来,诧异地看着我。

    “噢,刚好那天碰到的啊!”我随便胡诌了一句。

    此刻正是黄昏时分,远处的斜阳在吐尽最后一丝余辉之后,渐渐地没下地平线。忽然想起了李商隐的一首诗:“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不知道自己此时怎么会发出如此的感叹?难道是对平淡人生的绝望吗?还是对理想爱情的无能为力?又或是人生即将谢幕前的依依不舍?也许,这是死过一回的人才会有的这种感受吧……
 
                                              一朵心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