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灵驿站
心灵驿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631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时,我不懂爱情(长篇原创小说连载)第十四章:纵然爱你,也只能放手

(2007-04-28 10:50:34)
标签:

爱情、失望、痛苦、悲伤、哭泣

分类: 莲的小说
第十四章  纵然爱你,也只能放手......
 那时,我不懂爱情(长篇原创小说连载)第十四章:纵然爱你,也只能放手
 

    已经连续五天,每天下班后匆匆赶到这里,依旧坐在那个不起眼的角落,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任嘈杂不堪的靡靡之音在我的体内游荡。我讨厌这里,因为它让我原本焦虑的心情更加烦乱,我憎恨这里,因为它让我昔日的好友,变得如此委靡、颓废。但是,我必需留在这里,至少在求得她的原谅之前。因为我始终坚信我们的友情,是能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耐得住岁月的磨砺。每天将醉生梦死的卢曼,从这里送回家,也许她至今都不知道每天送她的人是谁,但是我想这是我能够为她做的唯一的事。

    可是今天,当我看到她将一包白色粉末摊在桌上,准备吸噬时,我实在没办法再置之不理,于时,我愤怒地拨开人群,来看她的面前,挥起右手将一记重重地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

    “你疯了吗?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为了一个男人你看看自己成什么样了。他今天就回来了,你让他看看你,看你是怎么作贱自己的?”我近乎咆哮地吼道,将几天来的积怨一股脑的发泄出来。原本以为她会跟我理论一番,谁知这次她却出奇的安静。

    只见卢曼缓缓地将头倚在我的肩头,呜呜地哭了起来。“小昕,我真的很难受。”

    “我知道,我全都明白。”我们紧紧地拥在一起,任泪水在彼此的肩头静静地流淌。我将她的头扶起,抹了抹停留在她脸颊上的泪滴:“他今晚十点的飞机,你快去找他吧。”

    “他不会再理我了,那天都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再说你们不是……”卢曼哽咽地说。

    “我们什么也不是,那天他拉我出去的时候明确地跟我说只是想气气你的。”我撒谎道。

    “可是……”

    “别可是了,再晚了你可真的没机会了。”我说着拉起卢曼跑出酒吧,拦了一辆的士向飞机场驶去。

    来到机场大厅,看看表已经九点五十分了,不远处,登机口挤满了或是送行或是接机的人们。想到马上就要见到日思夜想的人,忍不住心也会没着没落地狂跳起来。可是,看看身边失魂落魄的卢曼,我却怎么也放心不下。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姜成宇啊你可千万不要拒绝她,不然她会真的疯掉的。

    “小曼,我去趟洗手间,你在这里等他吧,他应该马上就出来了,记住态度诚恳点,你们一定会合好的,打起精神来。”我摇着她的肩膀,语气坚定地说。不想,也不忍心看到她们卿卿我我的,趁他没出来还是找个安静的角落躲起来吧。我怕,我怕自己不争气的泪水,我怕我那双会骗人的眼睛。

    “小昕,你快点出来啊,我现在紧张的不得了。”卢曼看着我怯怯地说。

    “别担心,马上都会好起来了,自信点。”我说着走向洗手间,直到卢曼的目光从我的背影移向前方。我赶忙转身走到一个立柱背后,看着即将发生的一切。只见不远处,姜成宇双手推着一个行李箱,一身西装革履地从机场出来。大概有一个星期没见面了吧,那个曾无数次地出现在我梦里的面容,现在如此真实、清晰在我眼前显现。真想可以再近距离地看看他。看他的面容有没有因我而憔悴,看他的笑容是否依旧很美。可惜,这一切的一切也只能在我的脑海里陶醉。

    “成宇,成宇”只见卢曼向刚出机场的姜成宇跑去,一边不住的挥动着右手。没等姜成宇反应过来,她一下子扑到了他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成宇,我好想你呀,原谅我吧,是我错怪了你和小昕。我以后再也不会不信任你了。”此时的姜成宇显然有些不知所措,只是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不住地说:“别哭了,别哭了,我最怕女人哭了。”

    “那你就是原谅我了?”卢曼欣喜地抬起头,看着姜成宇。

    姜成宇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说着两个人相拥着向外走去。快要经过我身旁时,我连忙背过身,不小心滑落了一地泪珠。将头重重地靠在柱上,仰望高处的天花板,只觉得忽然间天旋地转,像是要把我整个人吞没到黑暗深处似的。第一次有这种被掏空心肺的感觉,我这是怎么了?这不就是我所希望的结果吗?那我这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是从何而来?是为自己无望的爱情吗?还是一种皆大欢喜后的怅然若失?难道这就是爱情?让深陷当中的人迷失自我,让徘徊其外的人犹豫不决,让失去之后的人喟然长叹。

    “吴昕?你在这里做什么?”不知什么时候宋柯来到了我的身后。

我赶忙拭去脸上的泪水:“没,没什么,你怎么会在这?”

    “噢,刚送走我的一个客户,怎么你哭了?”宋柯关切地看着我。我急忙将头低下,委屈的泪水再也撑不住,一时间倾泻而下。

    “其实我都看到了,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偷看的,只是看你那么伤心我实在不想打扰你,想哭就放声哭出来吧,这样自己会好受些。”他说着将我揽在了怀里,任我如雨的泪水染湿他的衣襟。此时的我真得很需要一个宽厚的肩膀可以让我作一个短暂的停靠。我轻轻的将头浮在他的肩上,像一个刚被父母训斥过的小孩,委屈地哭泣着。

    “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手机响了。我忙从他的怀里跳出来,他也很不自然的将放在我肩上的手收回,我们尴尬地对视了两秒。

    “小昕,你在哪儿啊,我们都找了你大半圈了?”电话那头卢曼有些焦急地问着。

    “噢,我刚才家里有事,先走了,不好意思啊,忘跟你说了,你们赶快回吧。”我撒谎道。

    “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卢曼听出了我的哽咽声。

我连忙解释:“没有,刚才沙子迷眼了。别担心了,快回去吧,带我向他问好。”没等卢曼回话,我急忙将电话挂断,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向他们走过的方向张望。幻想着种种与他偶遇的情形,企盼着多次与他擦身而过的邂逅……
 
                                               一朵心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