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国紫薇
南国紫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5,456
  • 关注人气: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洋父母 Stan & Ethal

(2008-10-06 08:35:33)
标签:

亲戚

杂谈

分类: 随笔

Stan 和 Ethal 搬到 Maungaturoto 差不多5个星期了。这期间我们在教堂的感谢会上见过一次。他俩热情地邀请我们乒乓球员去他们家作客。原来教堂的钥匙是由他俩拿着,现在传到我俩手上。

趁着女儿的假期,我们在上星期六去看望他们,并在那里住了一晚。

两个差不多80岁老人家,卖掉了Orewa的房子,在孩子们附近的 Maungaturoto买了3间卧室的房子。离我们这里大约1个半小时的车程。

两家人一见面,非常兴奋。连平时不习惯和人搂搂抱抱打招呼的 K F ,都热情地和Ethal 来了个大熊抱。随着我和Ethal抱过之后,我赶紧不失时机地提醒女儿抱抱老奶奶。

我和K F 都没有亲戚在此,女儿虽然在这里长大,此地的习俗,言传的机会大大地多过了身教的机会。

为了不给他们添过多的麻烦,以免他们清洗我们才用了一晚的卧具,我们各自带了睡袋。另外,还带了3块披萨饼。给Stan的是一瓶白葡萄酒;给Ethal的是一条火腿。Etahl不好意思说:“You are too kind. You do not need to bring any food. Please take it back." 我们当然不会带回来。

Stan 和 Ethal 是普通的新西兰人,生于斯长于斯,从没出过国门。他们的生活和千千万万的新西兰人民没什么两样。我猜,他们和一般家庭一样,可能是一年只在圣诞节的时候,才会买一条火腿。

星期天,早餐之后,我们一起到Pahi海滩去拣牡蛎。女儿穿上了特意为拣牡蛎买的胶靴(Gum Boots)。低潮的海滩,一片苍凉,一脚踩下去,不使劲,还拔不出来。拣了一小桶, 草草收工了。没想到,回家以后,K F 还整理出来一小碗牡蛎肉来。当然,得付出一定的代价。K F 的手指上划了5道口子。

中餐过后,Ethal 和我在清洗盘碟。她问我父母好不好,在哪里。 我告诉她,我的家人都在中国。K F 的父母已经去世。她说:“If you like you can treat us as your parents and come any time you want.” 听她这么一说,我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去年,听说英国有一对开餐馆的华人夫妻,多年来照顾一位英国老妇。这位妇人去世后,她的律师通知华人夫妇,妇人将她的财产都留给了他们。因此而激怒了妇人的侄儿侄女等亲戚,并要和华人夫妇对簿公堂。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其一,我们不可能给他们很好的照顾,因为住得太远。其二,他们有子女在附近照顾他们。轮不到我们。不过,没想到,在这异国他乡,还能遇上有人愿意做我们的父母。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缘分。

下午,我们去看了他们两个女儿的家,一个外孙女Rachel和外孙女婿Mathew的家。

               洋父母 <wbr>Stan <wbr>& <wbr>Ethal

             左起:Mathew,Stan,Rachel,Karey(5岁),Emma(3岁),Ethal,Loren(5个月)和我

 

 

                洋父母 <wbr>Stan <wbr>& <wbr>Ethal

                               Etahl和听MP3的女儿

 

 

这就是我们的周末,我们去走亲戚了。(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