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秋水竹林
秋水竹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231
  • 关注人气:1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刘年荐诗给朋友,第二十七集, 叶小青《插秧》

(2016-05-26 10:26:13)
标签:

转载

江西诗人五里路

 

1,只敢说喜欢与不喜欢,不敢说好与不好。 

2,就像分享自己喜欢的电影或者音乐一样,我将陆续向朋友们推荐一些自己喜欢的诗歌。

3,谨以此,向那些辛苦着虔诚着的诗歌勇士们致敬。

 

刘年荐诗给朋友,第二十七集, 叶小青《插秧》

 

 

刘年的评语:作为一个读者,不仅希望从诗歌中,看到作者的才华,还希望看到作者的信念。因为,很多时候,我需要诗歌给提供一些帮助。从叶小青的这组诗中,我看到了。

 

 

插秧

 

叶小青,男,1978年生,江西遂川人。

 

晚间的歌唱

 

必然会遇到蝙蝠

它们飞临无数人的头顶

带回边界的信息。灯火在远处

最后都将熄灭。唯有星光

照彻人间的墓碑

 

 

雨天

 

雨又来光顾穷人的屋顶了

它们在屋顶上踮着脚尖

给穷人家的孩子带来了更多的快乐

他们倾听着雨点声醒来或入睡

或站在屋檐下伸出小手接住摔下的水滴

或在细雨里追跑……

记得小时候,只有在下雨天

父母才有呆在家里的可能

雨天就像上天的弥撒

雨点摸顶后的万物发出欣喜的亮光

 

 

 

遂川江

 

防洪堤上,新砌的花岗岩护栏

刚种不久的高大乔木,各色花

草……但我还是回味以前

那时河岸斜卧,滩野荒芜,鸟雀闲散

渔人撑着竹排在河面上一顿一顿的

现在看不到了,几条采沙船在河中心

突……突……突地搅

搅出一河的黄胆汁。此去大海还有3000

为了到达,你还须忘名

一会儿赣江,一会儿长江

河水汤汤

 

 

 

前奏

 

多年后,我依然清晰地记得

在故乡的山坡,一头健硕的公牛

从山坡上俯冲而下

犄角斜刺,尾巴竖立

山坡被它的四蹄扬起

向山谷的暮色冲去……

多么震撼!那一刻

某种仪式就要开始了

 

 

 

冬日辞

 

水回到了骨头,流动有了

喘息的机会。荒草

退守尸首,那些顽强的异类

把点点的绿献给淡淡的阳光

——寒霜中的礼赞

重拾赞美吧,这古老的法器

我们似乎早已忘了她的存在

暮色里,我把遇到的每一个人都认作亲人

他们都背负着家的方向

 

 

 

父亲书

 

二十岁以前我恨他

三十岁以前我不愿意理他

四十岁时,他不理我了

在梦里也不和我说话了

彻底不理我了,而我越来越像他

在生活面前保守一颗沉默之心

 

 

 

冬天,他用雪写信

 

在冬天,他用雪写信

写出就融化了

 

但他依然在写

整个冬天他都在

用雪花的白篡改纸上的白

 

 

 

一对瓢虫

 

在路边的茶树上,二只瓢虫

吸引了我的目光,它们趴在一片茶树叶子上

我没在意它们身上的圆点花纹

它们头对头地犄角在一起

但看得出来它们相互没有用力

静静地趴着,它们像是在从彼此的眼睛里认出自己

 

 

 

母亲说

 

她说“割青”,说“人造大肥坑”

说半夜挑柴走山路……那些都是很远的事

远到就像她脱落的牙齿

与她一起做那些事的同伴们都不在了

母亲喜欢在晚上说起这些,说着说着她会停下来

问我怕不怕,不等我回答她又继续说

有一次我问她怕吗

她迟疑了一会儿才说:不怕

我不能把她抱在怀里

像小时候她抱我一样

我只能把旧了的木门关上,坐得离她再近些

 

 

 

碎碎念

 

牛羊下山夕阳淡了暮色渐浓

华灯亮了我没有了方向

炊烟升起山冈上的松树自己成神了

母亲把香烛插在那里

人们从树下走过,放轻了脚步

 

 

 

雪落黎明,或曰一个电影镜头

 

雪落黎明

接头取消

让孩提时的风雪尽情飞舞

 

再次默念昨夜的祷词

 

早醒的小山兔

躲在洞穴里

整个世界的不安

都集中到了它的耳朵上

 

 

 

旷野

 

天空放下翅膀

护住尘世的十万盏灯火

失明者,遇到了

心里的神

祝福吧

草蔸下的溪水,像逃课的小学生

躲在野地里

把响声一再压低

但它还是瞒不过寂静

 

草尖空怀雄心

提灯的萤火虫

它们是盛装出席的主人

 

 

 

 

我希望故乡小些

 

我希望故乡小些,再小些

这样就能把矿山拒在门外

这样就不会有石浆牛奶河

我希望故乡回到从前

煤油灯,走山路

这样山上的花岗岩矿就能静静地躺在山里

静静的故乡,没有炸山声

只有鸡鸣,鸟叫

我希望故乡的山外就是世界的尽头

这样,见面的都是亲人

……一直小下去

这样我就能把它背在身上

 

 

 

插秧

 

背弓下,母亲、妻子,还有我

我与妻子快些,把母亲落在了后面

母亲一句一句不停地唠叨着——

每一蔸的秧苗太少了,细了

插得太深了,秧苗没有扶直

说妻子的脚太胖,把秧苗带歪了

我回头一看,母亲正一蔸一蔸把歪了的扶直

她的背本来就驼了,陷在水田里

秧叶触到她的额头

她守在我与妻子的后面,就像小时候

母亲把我们做错了的一件件纠正过来

 

 

0

前一篇:山中故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山中故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