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腌菜缸引发的贝勒府血案(一)

(2018-08-18 19:23:07)
标签:

杂谈

清代的皇族奉行“两京居住”制度,要求爱新觉罗皇族要么居住在北京城内,要么居住在盛京(沈阳)城内。其中,拥有爵位的高等皇族宗室,除了极个别的被安排在盛京看守三陵之外,其余的均在北京城内居住,不得无故出城。除此之外,清代对于皇族的管理还有着许多复杂的规定,高等皇族如有不遵纪守法的,轻则罚俸降爵,重则革爵赐死。在此背景之下,清代的高级皇族,即所谓的王府、贝勒府等,固然是“高门大户”,却多数不得不“循规蹈矩”的生活,与一般的世家豪门相比,反而要小心谨慎得多。话虽如此,清代也有个别高级皇族的府内出过一些奇特的案件,这些案件一般都“出乎情理之外”,如囚禁府员、凌辱他旗大臣等,而发生在道光十六年(1836)的贝勒永珠府侧室被殴致死案,是其中最为知名的案件。此案数次口供所展现的案情十分复杂,涉及当时贝勒府的内宅恩怨,也是我们了解当时旗人贵族内宅制度、清代法律体系的绝好资料。当然,对于当代人来说,这个案子还有一个重要的噱头,即这个命案是由一个腌菜缸引出的。


 

这个案子发生在贝勒永珠府内。贝勒永珠府位于宽街,后来转赐给荣寿固伦公主,人称“大公主府”,目前为东城区美术馆后街23号。府主贝勒永珠,是康熙帝最小的儿子和硕諴恪亲王允祕的孙子。他的祖父允祕恩封亲王,父亲弘畅降袭郡王。他作为弘畅的长子、允祕的长孙,生于乾隆二十四年(1759),在乾隆六十年(1795)父亲去世之后降袭贝勒,案发的这一年他已经七十八岁。

永珠的嫡夫人为镶黄旗汉军李佳氏,是闽浙总督李侍尧的女儿,不过案发时这位嫡夫人已经故去了。在李佳氏夫人故去之后,永珠没有继娶,而是先后纳了数位侍妾,仅为其生育过子女的就有四位,无出的就更多了。作为本案件的主人公而惨死的,即是为永珠生育过一个女儿的妾室吴氏。

吴氏是贝勒永珠府属下的包衣旗人,生于乾隆五十八年(1793),案发当年四十四岁,比丈夫贝勒永珠小了三十四岁。作为府属包衣,吴氏十余岁便入府充当使女,后来被主人收房成为妾室,并于嘉庆十九年(1814)自己二十二岁的时候生下了贝勒永珠的第二个女儿。因为这个女儿后来顺利长大成人(古代夭折率较高,所以长大成人十分重要),而且吴氏还抚养了贝勒永珠的长子绵宽(绵宽是贝勒永珠的第三子,前面两个哥哥都夭折了,所以是事实上的长子,其生母任氏生下绵宽不久就病故了,所以由吴氏养大)。以这两项“功绩”,吴氏被贝勒永珠立为“侧室”,地位在一般妾室之上。


道光十六年九月二十四日这一天,贝勒永珠的侧室吴氏的弟弟续兴正在自家休息,贝勒府的苏拉高四突然到来,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只说有极重大的事故,让续兴速速入府。续兴急忙赶到贝勒府中,到了府内书房,发现书房里站满了贝勒府里大大小小的府员和太监,颇具声势。续兴站定之后,府内太监王得禄开口,跟续兴传达了这样的信息:

昨天,府内贝勒的两位侍妾,因为腌菜的需要,向你的姐姐吴氏索要腌菜缸。你的姐姐不肯交出,所以两位侍妾命令我(王得禄)用棍子责打了你的姐姐。你姐姐受责之后,就死了。现在府里已经将你姐姐入殓,特地传你来知会你。

看到这里,作为现代人可能不大好理解,为什么王得禄作为“杀人凶手”,还能如此淡定的知会死者的家属呢?实际上,按照大清律,虽然主人私自处罚无罪的奴仆是需要判刑的,但是如果能证明是奴仆犯了错,主人按照家法处理,且主观意愿没有想要处罚致死,仅是过失杀死,那么就是不予追究的。以王得禄的立场来说,他作为太监,虽然属于奴仆的身份,却是奉两位侍妾的命令责打吴氏的,而两位侍妾是奉主人贝勒永珠的命令办事,且吴氏的确违背主人的意思,所以王得禄只是奉主命责罚吴氏,主观上也没有想要打死吴氏,所以没有责任。

吴氏是因为抵触主人意愿,被主人下令责打,意外致死——至少王得禄是想让续兴这样接受事实的。

续兴一听,当时脑子懵住了,没说什么就从府内出来回了家。之后缓了缓,细细心想,我姐姐好歹是个侧室的身份,怎么突然就因为一个腌菜缸就被俩侍妾指使着挨了打,又怎么一挨打就死了呢。想了半天,还是觉得事情蹊跷。于是他又亲自上下打听。贝勒府内出了人命案,上下肯定会有各种流言传出。流言内自然是各种夸张了,但是其中有两点让续兴注意到,第一点是,有人指出,并不是王得禄一个人打的,而是四五个人群殴致死的。第二点是,还有的人指出,就是王得禄一个人打的,但是并不只是常规责打,而是毒打三百余棍等等。因为这两点如果坐实,可以改变这个案子的根本性质,从“意外”变成“故杀”。所以续兴听到了这些流言,自己也怀疑姐姐死得蹊跷,于是在三天之后到了都察院上告。


在续兴的上告文件中,其明确的指出了三点:

第一,我姐姐吴氏虽然是府内包衣(包衣在清代是正身人而不是奴仆,但是在跟属主发生了纠纷的时候一般被作为奴仆讨论),也并非嫡室,但是她侍奉贝勒永珠年久,生有成年的已出嫁的女儿,还抚养过贝勒长子(而且是承重子也就是未来第一继承人),被主人立为侧室,地位与普通的妾室奴仆绝非同类,不能一概讨论。——认为从法律上不应该直接比照惩处奴仆。

第二,如果按照王得禄所言,我姐姐竟然是因为不肯交出腌菜缸,就被责罚致死,这太出乎情理之外。——认为案情没有王得禄说的那么简单。

第三,根据府内外的流言,说我姐姐被“群殴”、“毒打三百余棍”等等,这些虽然都是我听来的,很难尽信。但是我到府里的时候,的确是已经将我姐姐吴氏入殓,未让我看到尸身。——认为具体施刑没有王得禄说的那么轻描淡写,不是意外,而是故意致死。

鉴于以上三点,续兴决定上告,要求开棺验尸,并且详加查明。

都察院接到上告之后,觉得事件严重,并且牵扯到宗藩,所以呈递给道光帝御览。道光帝看后十分重视,下令宗人府和刑部联合查办此事,开棺验尸。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