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橘玄雅
橘玄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1,816
  • 关注人气:20,2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宣宗珍嫔与宣宗常妃同一人物考

(2018-01-07 11:19:06)

宣宗珍嫔与宣宗常妃同一人物考

 

近两年的清代宫廷史研究中,有一个比较新的推论,即是认为宣宗道光帝的珍嫔和常妃是同一位后宫女性,而并非传统上认为的是两位不同后宫女性。根据笔者的记忆,这种推论最早是某位网友提出的,后来被前辈学者徐广源等支持。徐广源还以珍嫔和常妃的生日为例做出证据,认为同是十一月十五日巳时生的珍嫔和常妃必是同一人物。不过当时因为档案史料本身的问题,尚有一些需要进一步讨论的问题。目前,发现了常妃家族的谱牒,则基本解开了宣宗珍嫔和常妃的关系问题,可以基本确定她们即是同一人物。

 

【旧论】

在清代正式官书之中,对于宣宗的珍嫔和常妃的记录都很少。根据官书中的记录。珍嫔赫舍里氏,入宫时为贵人,道光五年封珍嫔,同年晋珍妃,道光六年又降为珍嫔,道光九年之后的记录完全没有,也并未入葬皇陵。常妃赫舍里氏,入宫时为贵人,道光年间情况完全无记载,咸丰帝继位后,尊为皇考常嫔。咸丰十年,因英法联军攻入圆明园惊悸而薨,追晋常妃,葬慕东陵。

对于珍嫔和常妃,之前的学者一般是认为她们是两位不同人物,并且将主要的疑问放在“为什么珍嫔没有葬入皇陵”上。他们认为,珍嫔在道光九年之后没有了记录,应该是去世了。而按照清代制度,死后不得进入皇陵的后宫一般都是犯了极大的罪的,常见的原因有两种,其一是离异,如世祖之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其二则是横死,如德宗之珍妃(珍妃原葬恩济庄,孝定景皇后去世之后,在亲生姐姐瑾妃的影响下,才改葬崇陵妃园寝。)所以如果宣宗的珍嫔真的没有葬入皇陵,那么她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件才会有这种待遇。

 

【新论与疑问】

近几年,网络上爱好者最早的推论,是因为珍嫔在道光九年之后记录完全没有,常妃在道光年间的记录也完全没有,二者都姓赫舍里氏。这种时间上的先后关系,是她们推论的基础。单从时间和履历的角度上来讲,这种推理是说的通的,只是需要更进一步的证据来证明。

同时,在之前年代里,前辈学者徐广源、于善浦等先生抄录过一些宫廷档案的杂档。在杂档之中,有很多宣宗珍嫔和常妃的细节信息。关于珍嫔,杂档内显示,他是镶蓝旗满洲赫舍里氏,其父亲是“按察使容海”,母亲是“伊尔根觉罗氏”。更重要的是,相关杂档记录了珍嫔和常妃的生日,都是十一月十五日巳时。

按说生日相同,连时辰都相同,应该是珍嫔和常妃是同一人物的绝对证明。但是前辈学者们抄录的档案也存在问题。前辈学者们当年所利用的宫廷杂档,在现在都是暂时不公开的档案,所以都是典型的“孤证”。在抄录的那个年代,无法完全复制档案,只能进行大段手抄的,其中多少存在笔误等问题。

以珍嫔和常妃为例,A学者抄出来的档案,记录珍嫔和常妃的生年月日均是“嘉庆九年十一月十五日巳时”,那么珍嫔和常妃便是同一人物无疑。B学者抄出来同样的一份档案,珍嫔的生年是“嘉庆九年十一月十五日巳时”,常妃的生年却是“嘉庆十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巳时”,年代是不同的。而因为现在原档已经无法查阅,AB则无法知道到底是哪位抄错了档案。

总之,在近年的新讨论之中,主要的问题有两点,其一,珍嫔和常妃是否是同一家族。其二,如果珍嫔和常妃是同一家族,那么她们是同一人物,还是亲姐妹的关系。

 

【新见史料与结论】

最近,笔者在国家图书馆翻阅了一部同治年间的《顺天乡试齿录》,其内容为同治元年顺天乡试的齿录。“齿录”是清代科举的一种相关书籍,某一方面来讲类似我们现在的“同学录”。它是将同科举人或进士的情况纷纷记录下来,以便这些同年们互相了解,乃至于互相提携。这也是清代科举重“年庚”的一个表现。

不同的齿录,文本薄厚不同。有些齿录文本很厚,所有举人或进士都要上报自己详细的谱牒,本身有夸耀门第的意思。因为这些谱牒都是自己提交的,并非由外人记录的,所以可信度也比道听途说要高很多。在这部《顺天乡试齿录》中,有一位叫炳玉的举人,他恰恰就是常妃的本家侄子。而且这部《顺天乡试齿录》,正好是一份有详细谱牒的“厚”齿录,对于我们了解常妃的家族相当有帮助。

关于炳玉的信息,节录如下:

赫舍里氏炳玉

字式三,号虎仲,行四,道光壬寅二月三十日生,镶蓝旗满洲广廉佐领下。

七世祖萨珠瑚……祖容海,布政使,原娶洪吉拉特氏国子监司业巴栋第二女,继娶伊尔根觉罗氏道员奇明第五女……胞姑母三,长适镶蓝旗满洲员外郎年长阿,次适正白旗蒙古总兵内务府大臣麟翔,次册封寿康宫常太嫔晋封太常太妃。

由这份齿录,我们可以得出结论。

其一。常妃是镶蓝旗满洲赫舍里氏,布政使容海的女儿。容海有两任嫡妻,原配洪吉拉特氏,继配伊尔根觉罗氏。与档案中所记的珍嫔家族基本一致,所以常妃和珍嫔是同一家族无疑。查询官书,容海是在道光五年任广东按察使的。至于《齿录》中称他为布政使(布政使比按察使高一阶),不知道是加衔还是追赠,也有可能是对官衔记载有出入。

其二。《齿录》中明确指出炳玉只有三位姑母,常妃是三姑母。而前面两位姑母所嫁的人家都有明确记载。又及,《齿录》中的“胞”均指同父,而与是否同母无关。所以不存在有不同母的姑母不被记录的情况。故而,珍嫔和常妃不大可能是姐妹,应该是同一人物。

 

所以结论即是,宣宗道光帝的珍嫔和常妃,应该是同一人物,即镶蓝旗满洲赫舍里氏布政使容海的三女儿,是容海和他继妻伊尔根觉罗氏所生的。

不过目前仍然有一些其他的问题需要进一步解决,如珍嫔到常妃之间仍有一些时间段缺乏记载,以及她的生年到底是嘉庆九年还是嘉庆十三年。这些都需要以后档案进一步的挖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