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橘玄雅
橘玄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9,463
  • 关注人气:20,2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晚清女学人物杂记·慧仙

(2016-02-24 12:49:22)
标签:

杂谈

紧接着我们上次讲到的惠兴来说,这次的主角叫慧仙。

慧仙,蒙古额哲特氏。其夫为蒙古八旗布鲁特氏,世家出身的工部郎中、云骑尉承厚。1905年冬季,承厚病故,慧仙过于悲痛,未过百日,便随夫而去。
这本来是个有些封建色彩的爱情故事,但是慧仙在病中听闻了一件事情,就是杭州惠兴女士自杀以殉女学的事情。

据说,慧仙本身“幼习书史,长同时务,归承厚君,益明世变。”是个视野开阔的女性。她曾经对丈夫的世交诚璋说,“中国重男轻女,积数千年之痼习,其病至于母教不昌、妇道不备。而女子亦往往甘于自薄, 以分利为累。苟尽具普通知识或一艺之长,男子有业,女子亦有业。各以一身日作一业,为一身衣食计,天下自鲜尤贫患。”可见其思想之一斑。
有此进步思想的慧仙,在病中听到了杭州惠兴的事迹,颇为感慨。于是她对自己的母亲说:“国风俗向以家产遗子孙,无捐产以举公众事业、造社会幸福者。有之,请自慧仙始。我死, 以我家遗产兴女工。”

不久,慧仙去世,其母遵循其的遗嘱,搜集其家产,共有招商局股票一万九千两、银币七千两,交给了慧仙夫妇的好友诚璋。诚璋经手这批款项,将股票变卖,“都凡三万四千六百二十五两。去女士葬祭之用六千七百二十五两,又去助觉先僧学堂四百两、惠兴女学堂百两、公立学堂风琴器具三百两,得二万六千七百两。”之后,在1906年,“以之购地于净土寺(北锣鼓巷),建女工学校一所,附以女学两班。”并在190737日正式开学,定名为“私立慧仙女工学堂”。


这里顺便讲一下诚璋。诚璋是内务府世家出身,姓邓。旧时八旗宅门之中所谓的“动物园邓家”,就是他们家。诚璋极为能干,并且也极会理财,其姐夫便是大学士那桐。应该说,是一个相当好的经营者人选。

由于学堂经手人是诚璋,而诚璋是内务府的官员,通于朝廷,清廷便对这个女工学堂进行了表彰。德宗御赐“育才兴学”匾,孝钦显皇后则赐“培才劝学”匾。

至于之所以叫女工学堂,是因为其学校分为两班。其中一班以机织科为主,即“工”,另一班则是普通科,教授文化。


清末的1912年,本要改办为“私立慧仙女子高等小学堂”的慧仙女工学堂,却出现了一个问题。原本,慧仙女工学堂的优势,在于其资本雄厚,可以做长期规划,这是当时主要靠募捐来办女学的其他女学所没有的。而在1912年,袁世凯发动北京兵变。“凡金店、银钱店、蜡铺、首饰楼、钟表铺、饭馆、洋广货铺以及各行商铺,十去八九”、“内城被劫者四千余家,外城六百余家”慧仙女学所存的资产,“突遭壬子正月之变,款存有号,被劫一空”,最终“因是停辍”。诚璋谈及此事,也颇为后悔,于是给慧仙立祠,并且立碑纪念,其中说“将净土寺学校废止, 变价改建此祠,用以妥女士之灵,亦诚璋所以终女士之事也。学校之立,具载碑前,祠堂之成,特记碑后。”

这块“慧仙女工学校碑”,原立于东城区南吉祥胡同21号院内,先藏于北京石刻博物馆(一说在首都博物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