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橘玄雅
橘玄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8,182
  • 关注人气:20,2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年礼物——喵王府的府员秘辛

(2015-02-02 11:51:44)
标签:

杂谈

      喵王府的府员秘辛

 

张程,是喵王府包衣张家之人。现在随侍处当差的他,年纪三十上下,就凭青年俊秀,做事可靠,甚得喵王爷器重的。可是,一向稳重的他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怪癖——当他饮酒之后,就好似喝了“吐真剂”一般,逢问必答,直诉衷肠。

张程本人多少知道自己这个毛病,所以就算和府中人一起的时候,也极少饮酒。这一天,张程的表舅——燕王府的二管事哈二爷请他小酌,张程和表舅年纪只差不到十岁,打小儿关系极好,欣然前往。谁知甥舅二人酒过三杯之后,酒楼中来了一位林先生,是哈二爷的朋友,凑巧遇到,便同席饮酒聊天。林先生这人有个外号,名叫“八卦林”,最好打听各种情报,于是问了许多王府的内情,正赶上张程饮了酒,便都如实交代了。

我们仅把他们的对话记录下来一部分,以便让大家看看王府中的各种秘辛。其中林先生有些问题现在看来很正常,但在当时属于“明知故问”,这种问题权作为本文为了体现王府内情所做的权宜之策。

 

为了方便大家的理解,我们首先把三人的社会情况开列如下:

张程——二十九岁,喵王府包衣,三等护卫(武五品),随侍处当差。哈侗之外甥

哈侗——即哈二爷,三十六岁,燕王府包衣,一等护卫(武三品),总理处【注:各王府配置不同,燕王府有总理处,约同于喵王府管事处。】二管事。张程之表舅。

林能——即林先生,三十二岁,举人,某三等男邸内家塾先生。哈侗之友人,人送外号“八卦林”。 


(张程和其表舅哈侗在一起饮酒闲谈,酒过三杯,张程已经进入“吐真”状态。)

哈:怎么样,听说你最近升了顶戴,现在都是亮白的顶子【注:即五品。】了,还愁眉不展的。

张:我们家,舅舅您是知道的,比不了您在府里,(我们)不行啊,估摸着也就最后混个涅蓝的顶子,还不是那当不了一面的差事【注:指并非在一处上管事。】。

哈:一家有一家的规矩,一户有一户的运势。记得你们府上,有头脸【注:即在府里有势力的。】的有六家来着?

张:是。“王游薛家横着走,佟石张家低着头”啊。可佟家好歹管着三房,现在石家也补了园寝章京,就我们(张家)还都当下差呢。

哈:这也没办法,好好当差,总有出头的那天,你家那几个也是不大争气。我们府里安家和唐家也卯足劲儿撺呢,不都是盼着个上差么。

张:您府里现在还是和关家打擂么?

哈:是啊,打老汗王时候儿的老令儿了,不提也罢。今年你们府里人拿的几分?

张:这事儿我还真不知道个底儿……到我手里也就五十两,听说是拿一分半的。

哈:(哈二爷会心一笑。)新府嘛,你又只是个五品随侍,也差不多了。

张:您府里有您管事儿,能拿多少?

哈:咳,我们府也不好,多少代了,分出去的地那么多呢。

张:看您这意思,数儿都不能透给外甥啊。

哈:咳,我们惯例拿三分,不过今年年景好,拿的四。

张:真是老府,唉,我们就不行了,要是拿个三分,主子都没的嚼过儿了。前些日子……

(说话间,林能巧遇,过来向哈侗问好,哈侗让座,坐于哈、张二人之间,引荐、寒暄已罢。)

林:原来张爷也是在王府里当差的,想来王府里都是上好的差事呀。以前在外就听说,这王府里用人,都从自己旗的包衣中挑选,不知是怎么个选法?

哈:这要说是新府还是旧府了。新府的包衣都是从大内选出来的,选的时候以姓为单位,有的给四姓、有的给六姓。旧府像我们府,就不说选,都是入关前数代的陈【注:陈,即老。】奴,人口也多,像我们这里光府内就有八姓。

张:是,我们府里主要就六姓,都是从内务府拨出来的,其中也只有王、游两家是陈的。

林:哦?既然都是新拨出来的,怎么又有个陈新之分?

张:王家曾经的老太太是太王爷的乳母,游家曾经的老太太是太王爷的精奇妈妈,两家都是在太王爷小时候就在身边伺候的,剩下四姓都是太王爷从宫里分出来的时候拨给的,也就是陈、新之分。

林:原来如此。敢问,这包衣也有满汉之分么?如府内管事的,是否有个说道?

哈:我府里的八姓,是哈关唐佟,姜安张李。除了张李两姓外,其他都是满洲的,现在府里是我家和关家管事。

林:管事儿的都必须是满洲来的么?

张:这也未必,我家佟、游、王、石、薛、张六姓里,只有佟家一家是满洲,管家的却是王、游两家。同时家下人,哪有个因为满不满洲的有个亲近呢。

林:这样。王家是怎么个来历?

张:这个啊。(张程凑近了一点。)听人说,祖上是个什么汉官,犯了如何如何的过错,就发到宁古塔去了。后来改进了内务府,怎么的,他家老太太就当上了我们太王爷的乳母。后来太王爷分府了,他们也跟着出来,乳公王太爷就当了第一任大管事,总理一切了。

林:那现在贵府里管家的,就是这王太爷的后人?

张:是的,王太爷没了之后,他儿子王老爷现在任大管事。

林:父子两代啊,其他家没个说道么?

哈:这王府里的包衣多有个父子相继的传统,世充管事也不是新鲜事的。

张:如我舅舅所说一般,而且王老爷这人透着个忠厚实诚,按说这府里该王家独大,但是他就能平衡各家,各家还都认。唉……却不知以后啊……

林:哦?怎么个说法?

哈:林先生,您别见怪,我这外甥喝多了,说话不清楚的,您见谅。您请您请(敬酒)。

张:舅舅,我这哪里说得胡话了?游二做的那些事,又怎么说不得了?(向林能)我们府里游家老太太,早先是太王爷的精奇妈妈,按说也和王家比肩。结果老太太和儿子游太爷没的都早,就剩了老太太的孙子游二,打小儿给王爷任伴读。这游二可是个有心计的,一边把王爷身边伺候的天衣无缝,一边又起劲儿走王家的关系,又加上他确有才干,王老爷竟将他独女给了他,也就理所当然的坐上了二管事的位置。

林:这游家老二既然是王老爷的女婿,又怎么说以后有个不好呢。

哈:呵呵呵,游二爷可是个能耐人,府里调理的也不错啊,他……

张:谁知这游二当上了二管事的,就开始处处排挤王家。王老爷的大儿子本在庄园处上管事,可惜天不假年,二十出头就没了。有了这个事儿,王老爷年纪也大了,就不怎么管家了。游二趁势,先把自己本家侄子替到庄园处管事,又把王老爷的二儿子提(说这个字的时候张程用了两倍重音。)到档房上去,关防内还让自己家媳妇补了公爷的嬷嬷……

林:张爷您且慢,这庄园处和档房的差事怎么个说法?庄园处是个好差么?

张:那档房即是存档子的地方,丁册什么的,凡是带字儿的,都能往那儿存。由于也存着诰命敕谕,终究是个体面地方,但是能有什么油水?还能卖纸去不成?怕是府里最苦的差事之一呢。至于庄园处,是个头等的上差。您别看王府有万余的俸禄,说到底,主要都是庄上养着。王爷贝勒本身有个不能私自出城的限制,又有个做主子的体面,每年下去收租就都是庄园处的差事了。而收租子的时候打个差额,拿个折扣,不就是下人生财的由头嘛。我们府里不阔绰,才敢拿个一分半,您问问我舅舅他们有个多少?

哈:(囧在一旁)我……我们府也就拿个一分半上下……(哈二爷死盯着张程ing……)

张程:一分半,就算他们府真拿个一分半,可就是这个数(张程伸出左手三个手指头)啊,再说这数怎么能够他们的胃口呢!

哈:(成吉思汗)呵呵……呵呵……

林:这么说,王府庄上的讲究这么大,都由管事和庄园处的来分配,真是两个美差。估计这两个差事都是府里最当道的家人把持着。刚哈老爷讲,王府包衣多个父子相继的,却不知是否也有个大的变动?

哈:大的变动还是少有的,奴才能有个什么过错?顶多撤了差罢了,何况差事多有个换差不换人的说法【注:如某王府管事的常二爷被撤差后,管事即由其子继承。】,若犯了天大的忌讳,估计就要从府中拨出,改隶其他王府去了。至于说各家之间沉浮,自然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就看自己家的运势造化了,这些……

张:是啊,燕王府里现在安家和唐家就在努力造势,估计舅舅他们和关家的日子也不一定太好过。(哈二爷继续咳嗽ing。)我们府里薛家这几年已经跟王游两家并肩了,那真是想不到的事儿,薛家三爷榆木疙瘩一样的人……

林:这薛家是怎么回事?又是怎么起来的?

张:薛家啊,以前本身也是不得势,人嫌狗不待见的,不过是出个杂差,管个库上罢了。谁知他家三爷榆木疙瘩一样的人,却有个打算,存下来点儿钱都给孩子请了好先生。结果三个儿子真的出息了,老大管了回事处,老二更管了笔札处,都是亲信要害的所在。加上不知道薛家三爷哪里积的德,他本家侄女被王爷收成了二太太,又生下来个二爷,这就真的和王、游两家并肩了。游二估计也有个危机感了,便把薛家老三派到司房上管事……

林:司房是个什么差事?

哈:司房是各府管理财政的机构,统计支出诸般事务。

林:管理财政,不是一个很好地差事么?

张:这司房对外说,是个总理财务之处,实际上却是个艰难的差事。府里银钱开销,实际均是直接找管事处批驳,若有个加减回扣,处上一旦批下,司房也无可奈何,而万一王爷、太太有个说法,追查下来,撤差的多数都是司房的人。

林:哦,这还真想不到,看来游管家这是想要寻个机会治理一下薛家么?

张:他想着是的,不过哪里有那么简单。以前游二的外面有自己撑着,内宅则仗着自己家的是公爷的嬷嬷,内外得势的。现在薛家不光老大老二外面的差事,本家妹妹【注:以薛家老二的角度来算。】当了二太太,薛二家的又充了公爷的精奇,一个司房的差事,多大了是个撤差,又能怎么呢?

林:看来薛家的确是起来了。那张爷您府上,王游薛都是管事的,其他三家如何?

哈:你这就是往他心头上插刀咯。

张:剩下就是我们和佟家、石家。佟家虽说没个管事的,但是一家子都在厨茶药三房上。听着像是下等的,但实是包揽了三房里所有的利益。我们府里每日有两膳,另有早、午、晚三点,一天就给他们四两之多,各房又有自己的小厨房,怎么能用掉这么些钱呢?至于茶房的茶、酒、酪子、蜜饯、点心,一天也有一两银子的定额。若做个应季的东西,如酸梅汤、绿豆汤的,还另有银钱。这三房一年小三千两银子,小一半儿都是佟家的。更何况府中三房各有一库,固然没个金银财宝的,但庄上、打牲上进来的瓜果、粮米、野味,终究是够他们该搂【注:北京话,“拿”的一种形容性的比喻。】的。唉!要说最惨的,即是我们张姓一家。当初分府出来的六姓里,我们张家人最多。可是看看府里四十多副顶戴,张家才五、六副。再看各处主事的,又有哪个是我们张家人?好不容易太王爷园寝安稳了,王、石、张三姓各派一户去看守,结果园寝章京还让石家抢了去……

林:(见势不妙,转变话题。)无论如何,哈爷和张爷在王府上当差,差事应该都不错。想来王府都是钟鸣鼎罄之家,差人的待遇肯定也都是不差的吧。

哈:您这话说得,我们这当下人的,本身有府员的俸禄,剩下都是主子赏的,也就是一家吃喝不愁而已了……

张:我舅舅说的不差,但是这都是说我的呢,他哪里是这样。我这样当差的,除了俸禄,能有多少油水可蘸?每月几两嚼过儿钱,就靠平时当差王爷看了顺眼,从手指缝儿里赏出来点。若连这都没有,就只能勤帮府里跑腿采办物品,报账时添个加减,还要提防被那猴儿一样的管事的计较,反要个回扣。何况王府也有个穷富的,我舅舅在燕王府,铁帽子的,一年光旗地一项就有我们府里俩呢,他又是个二管事的,一年怎么也几千两的进项……

哈:咳咳,外甥你喝多了,林先生您吃菜,吃菜……

(后来谈话之中,林先生又询问了燕王府的一些情况,以及喵王府主人的各种话题,由于涉及面太广,这里姑且停止记录。)

 

【讲解】

清代包衣的身份是世袭的,所以一般而言会一直服务在王府之中。由于社会固定,所以实际上各家包衣的身份也相对固定,在此前提之下,就出现了各家努力发展的后果。

从目前的记录来看,传统铁帽子王的府员传承相当一致,府中有一两个姓氏是一直掌权,并且出过数次王爷的侧福晋的。当然,他们在掌权之下,获得的利益也是极大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