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石广田
石广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130
  • 关注人气:2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又是棉花白

(2013-10-27 17:26:29)
标签:

棉花

故乡

情感

分类: 纸媒发表的作品

又是棉花白

◎石广田

“要想发,种棉花。”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家乡的秋天,从田野到村庄,全部沉浸在棉花的海洋中。

  那时候我只有十多岁,还是一个懵懂少年,却常常背起喷雾器,穿行在棉花田里。棉花棵低的时候,打药相对容易一些。当棉花棵高过了头顶,难度就大多了:母亲帮助把二十斤重的药壶送上我的后背,扣好背带,然后我左手上下扳动压杆,右手持喷杆儿对准棉花叶子来回喷雾。在棉花枝叶的牵绊下,每一次都是艰难的行走。给几亩棉花全部喷完药,麻木的双肩已经被背带勒出两道深深的血印,浑身上下像刚洗过澡一般湿淋淋的。累倒是在其次,喷药的最大危险就是中毒,曾有人为此付出过生命的代价。

  如果说喷药一般放在比较清凉的早晨和傍晚,干整枝、打叉这些活儿时却是烈日当头。在肥水和温度的催生下,棉花棵异常旺盛,疯了一般成长。我和大我三岁的二姐爱结伴下地,我们一边抱怨母亲不让我们睡午觉,一边将那些不结棉桃的“诳枝”掰下来。一块地的活儿干完干下一块地,等所有棉花地干完一遍,最先打叉的棉花棵又滋生出了不少的“诳枝”,循环往复,直到开始采摘棉花都不得闲。也就是在这些艰苦的劳作下,我和二姐养成了努力学习的习惯,通过中考、高考最终走出了棉花地。

  棉花丰收的一刻终于到来,大人、小孩儿齐上阵,共同分享收获的喜悦。母亲把化肥袋子一分为二,缝上两条布带子发给我们。我们把袋子系在腰上,空出双手左右开弓,采摘盛开的棉花。握着一把把洁白的棉花,以前的厌倦之情荡然无存。为了激励孩子多干活儿,家长们是有奖励的。比如摘一斤棉花五分钱,攒够了就买新衣服。我就曾得到一套天蓝色的运动衣。村子里有阳光的空地逐渐被晾晒的棉花占据,满眼都是亮闪闪的白色,让人有点儿晕眩。

  盛开的棉花最怕雨淋,雨一淋就会发黄,卖不上好价钱了。于是雨前的棉花地最是忙碌,“时间就是金钱”看俗不俗。人们顾不得一朵一朵摘了,生拉硬拽地带壳放到袋子里,运回家以后在夜晚或是雨天,再一朵一朵将桃壳与棉花分开。我开始讨厌雨天了,因为忙碌的白天过后,就是忙碌的夜晚。电总是时断时续,昏暗的煤油灯光,常常让人昏昏欲睡。

  苦霜下过以后,棉花棵被搬到村子里,立在墙根儿下,俨然又是一道风景。入冬好久,上面的棉桃还时不时地绽开。

  十多年前,人们开始不再大面积种植棉花了。秋作物除了玉米,只有为数不多的红薯、花生。这里面除了虫害的原因之外,就是种棉花的经济效益已经远不及当年。如今秋天的田野,几乎看不到棉花,那个洁白如雪的世界,只留在了记忆里。

  今年春天,母亲说,老家的院子空着也是空着,种点儿棉花好留着给孩子做棉衣棉裤。卖棉花种子的老板告诉我,这些棉花都是“抗虫棉”,不用打药,也不用整枝打叉,很容易种。的确如他所说,种下去的棉花几乎不用管理,到了秋天,就结满了棉桃。

  又是一年棉花白。望着满院盛开的棉花,我开始怀念从前的时光来:艰难困苦可以磨练一个人,唾手可得

的一切,却因过程的简单而淡然无味了。

http://szb.hynews.net/hhwb/html/2013-10/27/content_2565305.htm

 

 

 

 

 

又是棉花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