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古川:生于这个时代 我们都去维权

(2007-02-22 08:36:53)

生于这个时代 我们都去维权

 

/古川

 

  因为手机被无故停机9天,投诉却得不到结果,北京一白领李新爱将中国移动告上法庭,起诉其对通讯自由权的侵犯。( 200729《东方早报》)

 

  在中国,众所周知的是,中国移动是一家行政性垄断公司。在4.4亿的手机用户中,2/3以上被中国移动占有,也就是将近3亿的用户被中国移动占有。

 

  对于中国移动而言,一个普通用户只是自己3亿用户的1/300000000,加之自己还是一个有政治背景的公司,因此完全有权力和能力不把一个小小的用户放在眼里。不要说9天不能使用手机,就是90天,甚至900天不能使用手机,中国移动也毫不在乎。

 

  在中国这个媒体没有骨气的国度里,媒体只能叫“媚体”,不仅需要仰赖政治的鼻息,也要仰赖广告商的气息。中国移动有的是钱——只不过这些钱是从包括你我在内的每一个用户身上掠夺的而已,有许许多多的媒体还需要仰赖它的广告费而生存,因此,它有能力摆平一家又一家的“媚体”。

 

  虽然中国移动很强大、很有实力,但北京白领李新爱没有退缩,毅然决然地在200725把中国移动告上法庭。

 

    仅仅因为手机停机,就将中国移动告上法庭,这表明经历30年的改革开放,特别是2003年的“新民权运动”以后,城市白领的权利意识开始觉醒,开始通过法律行动来捍卫自己的公民权利。

 

  有人认为,中国公民权利意识的觉醒,与世界的民主化一样,也经历了三次浪潮,法律人是第一波;拆迁户,失地户是第二波;以李新爱诉中国移动一案为代表的城市白领是第三波。

 

  从1840年开始,无数的中华儿女就在为中国从传统皇权专制国家转型为现代民权自由国家而努力。时间已经过去了160多年,但现代民权自由国家的梦想还依然是梦想。

 

  在今天这个乱象众生,公民权利随时随地受到侵犯的时代,何祚庥说:“谁让你生在中国?”但我要说的是,“很幸运,我生在中国,而且是今天的中国。”我们有信心与有理由相信:在未来的20年内,中国必将实现现代民权自由国家的梦想。

 

我们这些1980出生的一代,如果想在中国的社会转型过程中扮演重要作用,那么从现在开始,让我们都去维权!

 

布热津斯基在《大失败》中说:“极权统治的实质就是消除一切自发的政治生活,把社会中的人分裂成一个个的原子,其目的在于使每个人只能孤立地面对整个制度,从而使人感到形单影只,而且往往茫然若失,敢怒不敢言。”

 

因此,对于生活在极权主义下的每一个国民而言,要避免被分裂成一个一个的原子或马铃薯,就必须起来维护自己或他人的公民权利与自由,维护宪法赋予我们每一个公民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宗教信仰自由、人身自由、住宅权利、通信自由、监督权利、劳动权利、休息权利、受教育权利等等。正像北京白领李新爱起来维护自己的通信自由权利一样。

 

今天,我们每一个公民应该明白的是,权利与粮食一样重要,在某种程度上,权利甚至比粮食更重要。我们不能与猪一样,只需要吃饱。人之所以为人,就在于我们拥有权利。粮食只能维持我们的生命,而权利不仅可以保护我们的生命,还可以让我们的生命放射出光芒。

 

当我们拥有权利,我们不会因为恐惧而自己阉割自己,我们不会只能在自己的房子里住70年,我们不会因为在大街流浪而被警察打死,我们不会因为上街游行而被判刑,我们不会因为为别人辩护而被关进监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