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玉暹
金玉暹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7,823
  • 关注人气:1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杏子黄了

(2017-07-25 15:10:40)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阅读
原文地址:杏子黄了作者:木匠之子

杏子黄了 

   
    老家的杏干子黄了,也没法给你们带到城里。母亲打电话给我说。
   
    在老家屋后的果园里,父母栽种了几棵新品种的杏树,树不高不大,但每年都结着很多杏子。阳春三月,杏花初绽,深紫色的枝干上,爬出一咕嘟一咕嘟的花蕾,真可谓“皓若春雪团枝繁”。粉嫩的花瓣,淡雅素洁,一片芬芳,引来无数蜜蜂飞舞,树下顿感生机盎然。麦黄六月,夏季的风吹黄了青杏,葱浓的叶荫下,一颗颗熟透了的杏子黄灿灿缀满枝头,杏香弥漫,令人垂涎。

杏子黄了 

    酸甜可口的杏子,其实是记忆中最美的味道。对于像我这样从山村里走出来的乡下人,杏子的味道一直深深占据着内心,永远都无法忘怀。这种守望,也许是对故乡山村的那份深深的眷恋,对那块贫瘠黄土地馈赠的感怀,抑或是对那段艰难岁月的怀念。   
    小时候,村子沟那坡栽种着几十棵苹果树,有国光、黄元帅、红元帅,那是生产队的苹果园,也是村里唯一的果园。秋天果熟之时,每家都能分得十几颗苹果。其它果树如梨树、核桃、毛桃等,都生长在自家的门前屋后,栽种最多的要算杏树了。
   
    我家住在村里的半山腰,庄院周围都是园子。说是园子,其实就是把土地上的几棵老梨树、老杏树用土墙圈起来而已。说起老家的杏树,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门前的大接杏、杏干子,还有阳坡房背后的羊粪杏和大明杏。那时候果树很少,这几棵大杏树吸引着村里不少顽皮的孩子,他们想尽办法偷吃蚕豆般毛茸茸的杏娃娃,偷摘那让人嘴里泛酸的青杏,直至黄里透红的成熟杏子。

杏子黄了 

    门前的杏干子是最好吃的,光溜的杏皮,绿中带黄,味道甜美。大接杏的果子最大,黄得最早。成熟的大接杏呈黄色,向阳处略带紫红,肉厚离核,从树上摘下来轻轻一捏,就一开两瓣,入口柔软,汁多甘甜。杏干子和大接杏都是甜核杏仁,砸开杏核后,杏仁即可食用,深得大家喜欢。羊粪杏子果繁粒小,形似羊粪蛋,故名羊粪杏。这杏子汁少,既甜又面,非常适合老人孩子。大明杏长型棒状,肉厚酸脆,杏果滑润,满满当当的杏子在枝叶间飘散着清香。

杏子黄了 

    杏子黄了的季节,也是晒杏干的时节。孩子们争抢着找来木板或秫秫杆圆盖,齐齐整整地摆放晾晒杏干。想着晒干的杏干可以卖钱后换来最爱吃的八爪馍馍,孩子们根本不用大人使唤,兴致盎然地顶着酷暑摘杏子,晒杏干。他们白天追逐着太阳,将晒板移到日头底下,晚上怕淋雨收拾到屋檐下或房间里。

    晒好的杏干,绝大多数拿到街上的集市去卖或等生意人上门收购,几番讨价还价之后,双方见证杆秤上扬的准星下,买卖才算做成。家里留存的少量杏干只有逢年过节才拿出来解馋。记得初中的一年,家里晒的杏干装了几编织袋,卖了将近一百块钱,父母还乐呵地说,这可是今年最大一笔收益啊。这样积攒起来的钱款,买来了化肥,交足了学费,更充实了那段瘦瘠的岁月。   
    打杏核是晒杏干之后最枯燥的活儿了。为了能增加一些额外的收益,父母教我们捡杏核,自家树下、村道路边,只要发现杏核一律收入囊中,待晒干后打杏核,捡杏仁。打杏核也是个技术活,弄不好小铁锤砸到指头上,打出血泡是常有的事。为了方便打杏核,父亲在青砖头上凿出一小坑,一手捉住杏核侧立,另一手举小锤砸下,核破仁出。之后便会在一堆堆的杏核皮中一个个挑拣杏仁,完好的和破损的杏仁需分开挑拣。杏核多的时候,打杏核往往是大人的事,小孩负责挑捡,每人一堆。那时候我们都喜欢捡拾粒大饱满的杏仁。

杏子黄了 

    年华老去,故乡苍颜。当年门前屋后的老杏树早已没落地没有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成片的苹果园。但儿时那贫穷岁月中晒杏干、打杏核的记忆总是那么亲切,那么熟悉,那一幕幕场景恍若昨天,时刻浮现在眼前,一丝也从未抛远。那历历在目的景象,是生命中最美丽的风景,如同杏干一般,风干了依然有滋有味。

    杏子黄了,母亲想方设法都想让我们吃上老家的杏子。母亲说她已给南方的二弟快递了一小箱,担心天热路远,还专门在纸箱上戳开了些小洞,方便通风。她还在村子里四处打听,看有没有老乡上来,顺路给我稍些杏子。  
    离开老家,出门在外,无论行走多远,舌尖上的故味不会改变。其实,父母心中更有一本儿女们的味觉清单。父母之心,有如日月,他们总是将最好的特产,最合口味的水果留给儿女。谁爱吃家里老树上第一茬的香椿芽,谁爱吃菜园里的刀豆,谁爱吃紫中带绿的郁黄,父母都会如数家珍。
   
    每逢回家,父母总是忙前忙后,做我们爱吃的荞粉、摊饼和浆水面。回程前,父母都是早早地提前为我们收拾行李,手工做的粉条、自家摘的花椒、手工拓的辣子面、炝浆水的地椒儿,甚至菜园里种的水萝卜、辣子、芫荽,能要大包小包地装上。看着儿女们将行李一件件带走,他们满眼的幸福和开心。

杏子黄了 

    又是一年杏子黄。我仿佛看见母亲站在门前的杏树下,提一篮杏子,向着村口的大路上张望,满头的白发在夏日傍晚的凉风中飘扬……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