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玉暹
金玉暹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8,069
  • 关注人气:1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玉暹:看《白鹿原》,说“舔碗”事

(2017-06-05 19:54:04)
分类: 散文随感

看《白鹿原》,说“舔碗”事

金玉暹金玉暹:看《白鹿原》,说“舔碗”事


 

看《白鹿原》,说“舔碗”事

金玉暹/

近期,由著名作家陈忠实的长篇小说《白鹿原》改编的同名电视剧热播,当看到田秀才和黑娃等人舔碗的画面出现的时候,倍感真切,剧版改编时虽做了一定的改动,但对舔碗这一细节仍做了改动性保留,基本尊重并反映了原著原貌,也唤醒了一部分人的饥饿记忆。

舔碗是特定历史条件形成的一种生活习惯和态度。

旧时,在西北大地,基本都有舔碗的习惯。如今,一些上了年纪,且经历过穷苦日子的老者,仍有舔碗的习惯,记得我爷爷在世时,他每次吃完饭,都会将碗舔得干干净净。爷爷已经去世二十多年了,如果仍在世的话,也是一百多岁的人了。那时候,我们吃完饭不舔碗,爷爷总会教训我们,说不舔碗,洗掉会浪费多少粮食,他说,浪费粮食遭罪的很。

两年前,赴甘肃定西一带走访挖掘民俗文化时,在一位老人家吃饭,又看到了舔碗的情形,老人吃完饭,很利索地舔了碗。看到此情景,已故二十年的爷爷的形象又历历在目。

小说《白鹿原》中,对舔碗一事有非常形象的描述。“在黄老五家吃第一顿饭时,黑娃就看见了黄老五舔碗的动作,一阵恶心,差点把吃下的饭吐出来。以后再吃饭时,他就加快了速度,赶在黄老五吃毕舔碗之前放下筷子抹嘴走掉,以免听见他的长舌头舔出的吧唧吧唧的声响。”黄老五说:“鹿相你这娃娃事事都好,干活泼势又不弹嫌吃食,只有不会舔碗这一样毛病。你知道不知道?顿顿饭毕你先走了,我都替你把碗舔了。你只要从今往后学着舔碗,我就雇你干三年五年,工钱还可以往上添。”黑娃说,“我不会舔。我自小也没舔过碗。”黄老五说:“自小没舔过,现在学着舔也不迟。一粒一粥当思来之不易。你不会舔,我教你舔。”在小说《白鹿原》中,黑娃最终因为不会舔碗而逃离了黄老五,并舍弃了一个月的工钱。当黑娃说自己家几代人不舔碗的时候,黄老五曾这样教训黑娃:“所以你才出门给人扛活儿,要是从你爷爷手里就舔碗,到你手里刚好三辈人,家里按六口人说,百十年碗底上洗掉多少粮食?要是把洗掉的粮食积攒下来,你娃娃就不出门熬活反是要雇人给你熬活罗。”黄老五的舔碗哲学可谓被陈忠实描绘的淋漓尽致,他的舔碗哲学,是节俭文化的重要体现,他家境殷实,衣食无缺,要雇长工,却仍然身体力行坚持节俭和节约,他通过算术的方式,阐释了舔碗所节约的粮食数量,真是形象至极。在电视剧《白鹿原》中,关于舔碗一事最精彩的镜头是,田秀才跟黑娃吃完饭舔碗的情形。田秀才正舔自己的碗,看黑娃下巴上有一颗饭粒,一把抓过来就放到了自己的嘴里,这个细节处理的非常好,他也正是因为吝啬,爱钱,节约,才会顺着黑娃设下的套,在女儿田小娥遭遇武举人凌辱休掉之后,又将她以高额的彩礼准许给黑娃为妻,而实际上黑娃因为贫困沦为长工,并没有给他一分钱的彩礼,只是剧版处理时更突出了戏剧化色彩。

记得小时候家穷,白面很稀缺,经常吃秋田面,尤其是莜麦面、豆面和玉米面等杂粮饭,一般都比较粘稠,容易糊在碗上。当时爷爷要求我们舔碗的时候,我也有很多不愿意,有如黑娃面对黄老五要求舔碗时的违拗,但在爷爷的教训下,我们还是会当着爷爷的面舔碗的,有时候舔完碗,会糊的满脸都是饭。后来,生活好了,这种莜豆面饭很少吃,舔碗的现象逐渐淡出了视野。因此,前不久在定西看到那位老人的舔碗情形,又让人浮想联翩。这不,电视剧《白鹿原》的热播,又将舔碗等特定历史现象映入了我们的眼帘。

实际上,舔碗事小,节约事大,它蕴藏着深厚的哲学内涵。舔碗是一种文化,更是一种精神气质,是节约粮食的最好体现之一,并非常被视为抠门甚至陋习的表现。如今的光盘行动,与舔碗精神实际上是一脉相承的。现在,舔碗的现象虽很难看到,但舔碗这一逐渐消亡的节约文化现象,却深深地告诫我们:“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

虽然在电视剧热播过程中,也引发了是否应纠结于原著差异等热议话题,同时,典小说改编影视过程中究竟应该坚持怎样的改编原则与立场,也再一次成为我们需要深入研究的课题。但剧版《白鹿原》在改编构成中,能够突出舔碗、祈雨等这些特定历史条件下的生活细节,体现的是主创者对原著的尊重和对历史的尊重。斯以为,正因为有这样一些细节的坚守,剧版《白鹿原》仍不失为一部有品质、有灵魂、接地气的剧作,它在呈现原著的魅力与厚重的同时,一定程度上还凸显了二次创作过程中所追求的新的诠释与价值诉求。

 

201765

 

作者简介:

金玉暹,原名王永军,曾用笔名茹灯、鈺暹,1979年生,宁夏西吉人,现居甘肃兰州,业余从事小说创作、文学批评及民俗文化研究,在《文艺报》、《文学报》、《探索与争鸣》、《黄河文学》、《中国文学》、《甘肃日报》、《四川日报》、《太原日报》、《银川晚报》等报刊发表作品若干,著有长篇小说《巷陌深处的日子》、《受伤的翅膀》和文学评论集《游弋的灵魂》等。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