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玉暹
金玉暹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7,823
  • 关注人气:1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商震骂人到底扒了谁的底裤?

(2016-04-10 20:59:12)
标签:

转载

分类: 文坛乱象
[转载]商震骂人到底扒了谁的底裤?


文/何华
  
最近网络上炸开了锅,商震骂人了!
商震何许人也?大名鼎鼎的《诗刊》主编也。
据凤凰播报,网络大V“一地秋白"在网络说,《诗刊》主编商震最近有人损他,言辞犀利,于是,他坐不住了,在博客上写诗,骂人。让人啼笑皆非。
有网友说,主编写诗骂人不可原谅。
作为主编,写诗反击,是自己的权利。但是在诗歌里没有节制骂人,让人不可思议。
一个最大国家的诗歌主编如此粗俗,甚至让人感到不可原谅。
我们是文明古国,一个国家级刊物的主编尚且不文明,还指望谁文明?
当商震先生看到上面这段话时,他有何感想,我不得而知。俺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一国诗歌主编斯文扫地。
商震骂人,让我想起,十几年前《中国青年报》"社科院找小姐有辱斯文“的报道,二者异曲同工。
中国是诗的国度,诗歌是文学王冠上的明珠。一个执掌中国最大诗歌刊物的主编究竟是神马原因让他如泼妇骂街般把神圣的诗歌拉下神坛。
看看这几年的"荡妇体"和"梨花体",看看口语满天飞的中国诗坛,一些大红大紫的诗人不是流氓胜似流氓。从"一把好乳"的沈浩波,到"一泡尿的功夫,黄河已经流远"的伊沙,再到"穿越大半个中国去谁你"的余秀华,《诗刊》捧红了一个又一个诗人,一个又一个:流氓。
诗坛从不缺尿点,从商大人酒后尿急当街拉开拉链掏出鸟对墙直射的那一刻,诗人的画皮被剥个精光,露出流氓的嘴脸,诗刊主编写诗骂人,与泼妇骂街何异?可商大人忘记自己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咋动辄就骂娘,这,不仅有失身份,影响了他的形象,也影响了《诗刊》在亿万读者心中的美好形象。
当我们看到他在牛B的路上一路飞奔,眼看他升官和入党,眼看无数漂亮的诗歌MM踏破门槛求他发表作品嘚瑟劲,又有谁会记得他街头尿尿的过去呢?
从"狗日的王法",到摇摇晃晃的余秀华,一只脚踏在诗歌的大船上,一只脚迈在离婚的门槛上,让本已边缘化的诗歌增添了娱乐化的功能。
摇摇晃晃的余秀华,走在摇摇晃晃的人间,月光落在左手上。
朱零的"浪潮"女人,一浪一浪走向高潮,让人受不了。
这也叫诗?无数网友质疑。
是谁扒开了诗歌的内裤?曾经的阳春白雪,而今全他妈下里巴人了。
于是砖头与口水齐飞,汇成网上的口水盛宴。大波妹充斥眼球,鲁奖让炮仗放到了罗布泊。
方方与柳忠秧掐架最后对簿公堂,高洪波晚节不保差点被拉下水。诗是通向大地的伤口。
刘年借《诗刊》捧红了"荡妇体"诗人余秀华,朱零借《人民文学》捧红了"摸奶妹"杨碧薇。这对哥们,真他娘的一根藤上结出两根瓜。
不信,请看杨碧薇的新诗---"如果有人摸她左乳,摸。“据说这首短诗,点击率超过14000人次,哇撒!
从"羊羔体"到"乌青体"再到"荡妇体"、"梨花体",诗官们把中国现代诗带入西方口水式的"废话体"、"唠嗑体"的污垢和泥潭。
刘年说,诗歌是人间的药。我中毒很深。
商震说,没有人文关怀的人不能成为诗人。俺不明白,他说的人文关怀,是诗歌,还是女人。
就像他的前任、著名诗人刘湛秋当年在屁股后面经常载一个诗歌妹,在北京各大公园转悠。最后,让英儿跑到激流岛坠胎。
凶猛的余秀华与潜伏的优秀者,当我们在讨论"中国的狄金森"时,为何不去读读真正的"艾米丽。狄金森"的诗歌?
一场诗歌"高烧“该退了,让它远离喧嚣与热闹,回归宁静与本真。
诗歌,应给人向上仰望的精神,充满正能量,而不是直逼"“打鸡血”的心灵鸡汤。
当下乌烟瘴气的中国诗坛,真真假假的官方和民间诗学爱好者和从业人员不免受到商业时代的消费文化、快餐文化的影响,现代诗沦为山头、圈子、诗歌群瓜分的势力范围,一些娱乐化、调侃化的口水入诗,口水诗大行其道,难道说《诗刊》主编商震没有责任?
办刊方向性错误,使《诗刊》在正确的道路上越滑越远。难怪,著名诗人流沙河说新诗百年是一次失败的试验。我们认为,口水诗泛滥不是芬芳的香花,而是毒草。让诗坛陷入一个又一个不能自拔的怪圈,一个个所谓的诗歌大奖跳不出金钱设置的"陷阱",未来中国新诗路在何方?
余秀华事件,这种对诗歌的炒作,不是使人认识了诗歌,而是屏蔽了诗歌;不是使人亲近了诗歌,相反使人厌恶而远离诗歌,这种无休止、愈来愈离谱的炒作,把诗歌带向一种前所未有的灾难!
文学应该引导人类心灵朝上的仰望,而不是一味地贩卖低俗。不只是我,很多人对当下文坛和诗坛都非常失望。难怪人们说,唐朝以后无诗歌了。这不是诗歌的悲哀?
口语入诗,商震看似给人给所有中国人普及《新诗》,其实,他是在拆毁我们整个民族向上仰望的精神。如果诗人没有了诗歌精神,那还是诗人吗?由于口水诗盛行,下半身流行,人们读新诗都是用很俗的鸡汤方式去解读它,让我们曾引以为傲的诗歌渐行渐远。
[转载]商震骂人到底扒了谁的底裤?

商震,1960年4月生于辽宁营口,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写诗,已出版《大漠孤烟》《写给上帝的白皮书》等专著。


商震骂人诗

与一个诗人朋友对话  


朋友说:

你要远小人啊!
小人无知无德无底线
他们写文章骂你呢
我说:
无知无德无底线的文章
只能影响无知无德无底线的人
我从来不关心泼皮的嘴脸  
朋友又说:
你仔细想想
有什么具体事得罪小人了
我说:
我恪守仁义礼智信
就得罪小人了
我让鲜花香让狗屎臭
就得罪小人了  


朋友:就没别的了?

我:还能有什么呢?
我对他妈不感兴趣
对他老婆不感兴趣
对他女儿也不感兴趣
只对他祖宗感兴趣
可这是秘密
我跟谁都没说
摘自商震博客
[转载]商震骂人到底扒了谁的底裤?

[转载]商震骂人到底扒了谁的底裤?

[转载]商震骂人到底扒了谁的底裤?
商震漫画
[转载]商震骂人到底扒了谁的底裤?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