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玉暹
金玉暹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7,823
  • 关注人气:1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一代文学天才曹雪芹为何贫困至死?

(2016-03-07 10:29:40)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阅读

[转载]一代文学天才曹雪芹为何贫困至死?

 

一代文学天才曹雪芹为何贫困至死?

 

                       

 

 

前文通过年龄分析、嫡孙分析、错位分析,相互影证,推定曹雪芹即曹天佑无疑。而根据1744年五庆堂《曹氏宗谱》,曹天佑时任州同。州同是一个从六品的官,曹雪芹怎么会穷得“举家食粥酒常赊”、“卖画钱来付酒家”呢?这也是众多红学家质疑曹雪芹是否曹天佑的重要原因。这个问题的确需要探究。

雍正六年六月,骚扰驿站案以曹畎罩俺腋嬷铡S泻煅壅咚挡芗宜淙槐怀ㄖ莼褂械涞亓倌叮恢劣诼淅АF涫稻萦赫吣昶咴露十九日《刑部为知照曹获罪抄没缘由业经转行事致内务府移会》:“查曹钜蛏沛湔净褡铮纸窦虾拧2茴之京城家产人口及江宁家产人口,俱奉旨赏给隋赫德。后因隋赫德见曹寅之妻孀妇无力,不能度日,将赏伊之家产人口内,于京城崇文门外蒜市口地方,房十七间半、家仆三对,给与曹寅之妻孀妇度命”,曹钤诰┏羌敖的家产全部被雍正赏赐给隋赫德了,哪有典地可存?又据雍正十一年十月初七日《庄亲王允禄奏审讯绥赫德钻营老平郡王折》:“隋赫德方供:奴才来京时,会将官赏的扬州地方所有房地,卖银五千余两——”,曹家在扬州的祖业房产也被赏给隋赫德了。据此二条官方记载我们看出,雍正赏给隋赫德的曹家财产,不仅仅是曹罡鋈说模拱ú芤曹颙的所有遗产。曹寅有多少遗产呢?据康熙五十四年七月十六日曹睢陡沧嗉椅窦也邸罚骸扒耘抛杂酌晒矢覆芤诮细аご螅窀春擅商旄叩睾窈槎鳎铝畛兴酶钢啊E诺饺我岳矗嘣肝榧欤幸糯娌担┚┲凶》慷所,外城鲜鱼口空房一所,通州典地六百亩,张家湾当铺一所,本银七千两,江南含山县田二百余亩,芜湖县田一百余亩,扬州旧房一所。此外并无买卖积蓄。”而抄家后曹寅遗孀移居北京,住房还要隋赫德酌情拔给。

我们现在来客观地评价雍正对曹畎傅拇怼2茴获罪是由骚扰驿站、织造亏空、暗移财产三个因素构成。根据山东巡抚塞楞额的奏折及有关人员的供词,押运龙衣额外收受费用是“历年相沿,彼此因循”,并非曹羁死账鳎胰抑於疾斡谄渲小2茴收受驿站的银子也才三百六十七两二钱,这样的运输纠纷案子还够不上刑事,只能是行政处分。真正让雍正龙颜震怒的是有人举报曹畎狄撇撇印端搴盏伦嘞覆椴茴房地产及家人情形折》及《刑部会审》来看,对暗移财产一事都没有提及只言片语。据萧奭《永宪录续编》记载:“(曹睿┮蚩骺瞻杖危馄浼谊撸挂剑В势敝登Ы鸲选I衔胖弧薄S纱丝芍也⒚挥凶サ健鞍狄撇撇钡娜非兄ぞ荨K浴鞍狄撇撇敝皇浅业慕杩冢运炊ㄗ铮诜ǘ壬险静蛔〗拧V劣谥炜骺眨菟搴盏略谟赫耆鲁醵日奏闻:“(曹睿尚空亏雍正五年上用、官用缎纱并户部缎匹及制帛浩敕料工等项银三万一千余两。奴才核算其外人所欠曹钪睿∽愕植蛊淇骺铡保曹钊沃敖织造十二年亏空官银三万一千余两也不算多,属“国营企业”正常亏损。因为就当时情况来说,各地织造想在账面上做到不亏欠非常难,李煦被抄家时所任苏州织造亏欠官银三十八万两,他的后任胡凤辇也好不到哪里去,结果在雍正“清查风”中吓得上吊自尽。曹畹暮笕嗡搴盏律踔粮睿旰蠹幢桓镏啊V髯拥牟悴闩贪与商人短秤使织造难逃亏空的厄运。所以仅在这点亏空上加罪曹睿膊皇呛芎戏ǎ慰霾茴的亏空最后都已抵补。

曹钤谌派ф湔景阜⑶埃蚍⑸凸コ穸星岜〈植凇⑺土碌羯仁录,导致雍正对曹畹陌焓履芰苁腔骋伞I沛湔景敢环ⅲ罩笆呛侠砗戏ǎ蘅煞且椤5赫巫锊茴,毕竟没有找到曹罘缸锏闹ぞ荩灾巫锍颐飨源姓治成分。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曹钭詈蟮植沽丝骺眨赫故前阉乃胁撇安芤⒉茱J的所有遗产都凭空赏给了手无寸功的隋赫德。不论从人性的角度还是法律的角度,雍正这样的处置完全是对人权赤裸裸的践踏。曹钏涫遣芤易宓拇砣耍暇故羌套樱芤⒉茱J遗产继承权主要还在曹寅、曹颙的遗孀及曹雪芹身上。但他们的合法继承权被雍正扔衣物一样随意剥夺了,这是曹家自此凋零不振的重要原因。曹家被赏去的不仅是财产,还有人口,说明曹家的“包衣”身份在皇权下完全等同于奴隶。剥夺别人的家产赏给他人,既无史例可循,也无法度可循,这是雍正的独家发明。这种釜底抽薪的神经质做法,后世也无人仿效。

曹家祖孙三代在江南苦心经营七十余年,最后“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红楼梦》112回,贾家抄家后被盗,贾政连失单也不敢照实开,说“咱们动过家的,若开出好的来,反耽罪名。”由此揣测,曹家败落后,家仆趁火打劫,内外勾结,偷盗曹畎抵凶频牟撇芗腋酉萑刖骄场0凑沼赫迥辍洞笄寤岬洹つ谖窀ど餍趟尽饭娑ā八煤竽谖窀袅烊说龋杏ψ吠锨饭偎揭剑虾耪呒虾糯咦罚Υ叽咦罚菇煌耆赵傩兄巫锸头牛ɡ保饭僖囊虾抛放狻2茴判赔官银四百四十三两二钱,无力交纳,至雍正七年七月还在枷号之中。直到乾隆登基,于雍正十三年九月初三颁布恩诏:“八旗及总管内务府五旗包衣佐领人等内,凡应追取之侵贪挪移款项,倘本人确实家产已尽,著查明宽免。”曹畋豢砻馐保骨302两银子,而被“宽免”的前提是“本人确实家产已尽”。七年的时间,他只有能力“交过银一百四十一两”,可见曹家确已山穷水尽,到了“寒冬噎酸,雪夜围破毡”的境地。

曹钪巫锸亲宰髯允埽芴煊幼嫠锶巳从性┠焉辍2芴煊踊氐奖本┝绞挚湛眨踔帘群嶙拥芨幔蛭廖拮嬉窨杀印D敲矗摹爸萃惫傧斡质窃趺蠢吹哪兀渴撬趴喽量既〉墓γ穑坎皇牵收呷衔闹萃傧斡醋运鹉伞!逗炻ッ巍返诙回冷子兴演说宁国府讲到“这位琏爷身上现捐的是个同知”,而曹家的曹顺、曹桑额、曹欣、曹颙等人的功名都来自于捐纳。由此推测曹天佑的州同也来自于捐纳。从敦敏、敦诚的记载看,曹雪芹自1747年开始,数度迁居,推测他在北京蒜市口的老宅早已变卖。变卖老宅应当就是为了捐纳州同,因为当时曹天佑的姑妈平郡王妃还健在,表兄福彭也是乾隆重臣,捐个功名图亲友帮衬谋个前程。修于1744年的《曹氏宗谱》注明曹天佑“现任州同”,估计老宅变卖于1744年前。曹雪芹直至1758年迁居白家疃,盖了四间茅屋定居下来,直到去世。

曹雪芹自幼在南京长大,只是个包衣身份,到北京后能与敦敏、敦诚、明琳这样一些皇族子弟结交颇深,除了志趣上相投,主要还是州同差事的交集。象张宜泉,其先世累受国恩,后家族败落。他与曹雪芹是朋友,但并没有进入皇族子弟的圈子。敦诚有《寄怀曹雪芹》诗云:“当时虎门数晨夕,西窗剪烛风雨昏”。经红学家考证,“虎门”是北京西单石虎胡同八旗子弟的右翼宗学,敦诚在那上学,曹雪芹在那任教,俩人度过一段难忘时光。《红楼梦》“好了歌”的注解“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甲戍本有侧批:“贾兰一干人”。贾兰的原型就是曹雪芹,隐证了曹雪芹有简短的为官经历。州同的经历,为曹雪芹的写作提供了素材与经验。象《红楼梦》中“葫芦僧判断糊涂案”、“旺儿与张华串告贾链”、“贾雨村讹石呆子拖欠官银”、“李什儿蒙蔽贾政”及贾妃省亲的宫廷礼仪等情节,应都是曹雪芹从做州同的经历中得来,没有经历不可能写出那样的细节与关节,《红楼梦》也就不可能具有那样人情世故的经典气质。

曹雪芹既然有州同的官差,中年以后为什么又穷困了呢?我们就要分析州同这个官衔。根据《清代国家机关考略》:“州同,清代知州的佐官。属于直隶州的,相当于同知;属于散州的,则与州判分掌督粮、捕盗、海防、江防、水利诸事,均从六品官。各视事务繁简设置,无定员。”从这解释看,州同这个官虽是从六品,但一般是个虚衔,无定员,有事当差,无事赋闲。《红楼梦》中的贾链捐了个同知,只在家代叔管理家务。象曹雪芹的生前好友敦敏、敦诚是满清皇族,做着收税官都下了岗,曹雪芹这样的包衣更不稳当了。由此推测,曹雪芹一生当差的时间并不多,郁郁不得志。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曹家的命运一直随着废太子胤礽父子的命运在宕荡起伏。康熙南巡时,时为太子的胤礽曾随驾一起住在曹寅家,曹寅在世时曾一直供奉胤礽的牌位。但胤礽贪得无厌,据《讯问曹寅家人取付款项折》记载:“据讯问曹寅之家人黑子,回称:44年,由我主人曹寅那里,取银二万两,46年,取银二万两,皆交给灵普了。听说去南省时,取了银一万两,不知交给了谁。又,每月给戏子、工匠等银两,自443月起,至479月止,共银2904两,都交给他们本人了。由曹寅那里,取银共52904两…讯问灵普,回称:曹寅、李煦送来之银两,我皆交给太监郑启、高三卞了”,灵普即废太子保母之夫,连区区工钱,也向曹家要,无怪乎曹寅的亏空越来越大了。曹家是胤礽一条绳上的蚂蚱,雍正继位,曹家在劫难逃,但余波未息。乾隆五年(1740)康熙废太子胤礽之长子弘皙违制仿立朝廷,乾隆对其党羽进行清洗,曹家估计又遭牵连。靖本第五十三回有一条长批:“祭宗祠、开夜宴一番铺叙,隐后回无限文字。浩荡宏恩,亘古所无,先兄□□,孀母无依,屡遭变故,生不逢时,令人肠断心摧。……”这条批语是曹钏簦渲小昂频春甓鳎ü潘蕖笔侵缚滴醵圆芗业穆《鳎奥旁獗涔省庇κ侵赣赫矣牒腽洹

《红楼梦》对“废太子事件”也有影射,象宝玉中邪与胤礽中邪如出一辙。康熙四十八年二月谕曰:“皇太子胤礽,前染疯疾,朕为国家而拘禁之。后详查被人镇魇之处,将镇魇物俱令掘出,其事乃明。今调理痊愈,始行释放。今譬有人,因染疯狂,持刀砍人,安可不行拘执?若已痊愈,又安可不行释放?”从上谕看出,胤礽被人镇魔后,发疯持刀砍人。后康熙查出放蛊者,均被凌迟处死。而贾宝玉遭马道婆镇魔,中邪后也持刀砍人,马道婆后被锦衣卫拿捕处死。马道婆这样一个乡间巫婆怎能惊动锦衣卫呢,锦衣卫是直属皇帝的特务机构。这只能说贾宝玉中邪暗喻胤礽。

周汝昌先生说乾隆年初曹家因为贵亲相助,有过中兴,其实并无史料佐证。萧奭《永宪录续编》载:“寅,字子清——母为圣祖保母。二女皆为王妃。”曹家衰落后,二个王妃是否帮助曹家中兴了呢?《红楼梦》第十八回贾妃省亲时,脂批道:“批书人领过此教,故批至此竟放声大哭,俺先姊仙逝太早,不然余何得为废人耶?”批语表明曹家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帮助。曹雪芹表兄平郡王福彭虽为乾隆近臣,可能终因曹家败落,亲情淡薄,对曹雪芹眷顾不来。《红楼梦》判词“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实是作者由衷之叹。敦诚在诗中对曹雪芹云:“劝君莫弹食客铗,劝君莫扣富儿门。残杯冷炙有德色,不如著书黄叶村”,应有所指。福彭于乾隆十三年(1748)去世,年四十一岁,曹家更无依靠。《红楼梦》第二十二回探春制作“风筝”灯谜,庚辰本夹批:“此探春远嫁之谶也,使此人不远去,将来事败,诸子孙不至于流散也,悲哉伤哉!”这条批语道出了曹家子孙流散的情况,也表明曹寅的二女儿因远嫁,对曹家爱莫能助。曹寅子孙流散在乾隆年间屈复的诗《曹荔轩织造》中也有记载:“直赠千金赵秋谷,相寻几度杜茶村。诗书家计俱冰雪,何处飘零有子孙”,诗中提及的赵秋谷及杜茶村皆系曹寅生前友人。屈复,陕西蒲城人,生于康熙七年(1668),著有《弱水集》。此诗做于乾隆八年(1743),离曹家抄没仅十五年,他诗中所述是可信的。《红楼梦》中“树倒猢狲散”“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正是曹家抄没后子孙流散的真实写照。

曹雪芹自幼在众多丫鬟的侍奉中长大,导致谋生的本领不强。从纨绔子弟到落魄寒士,也导致他性格变得孤傲偏执,敦诚说他“狂于阮步兵”。书生痴狂、与世不入的性格导致他经商也以失败告终。《红楼梦》第四十八回写到薛蟠想出去经商,脂砚斋批道:“作书者曾吃此亏,批书者亦曾吃此亏,故特于此注明,使后来人深思默戒。脂砚斋”。但曹雪芹有曹寅慷慨助人、掷则千金的遗风。敦敏在《瓶湖懋斋记盛》记载了曹雪芹慷慨助人的事:“一老妪哭损双目,既无医药,又乏生资,已濒绝境。适遇雪芹助以药石,今春能视物矣。每有人自京城来求画。雪芹固贫,然非其人虽重酬不应也。囊有余资,常济孤寡。老身若不遇雪芹,岂望存活至今也!《红楼梦》里对曹雪芹的慷慨疏财也有反映。第二十回,茑儿抱怨贾环:“一个作爷的,还赖我们这几个钱,连我也不放在眼里。前儿和宝玉顽,他输了那些,也没着急。下剩的钱,还是几个小丫头们一抢,他一笑就罢了。”庚辰本侧批:“倒卷帘法。实写幼时往事,可伤!”第三十一回,晴雯受了气躺着不起,宝玉说扇子是扇的,如果你想出气,撕也无妨。她便撕起来,麝月阻止,宝玉高兴,并说扇能值几个钱。慷慨疏财令他难有积蓄,卖画也难以为继,有时只得靠典当生活。《红楼梦》第七十四回,写贾琏借当,脂砚斋批道:“盖此等事,作者曾经,批者曾经,实系一写往事,非特造出,故弄新笔,究竟不即不离也。”

根敦敏、敦诚及张宜泉的记载,曹雪芹晚年住在西山一个非常僻静的地方,单门独户。敦敏在《访曹雪芹不值》云:“野浦冻云深,柴扉晚烟薄,山村不见人,夕阳寒欲落”,并在一篇访曹雪芹记里注云:“其地有小溪阻路,隔岸望之,土屋四间,斜向西南,筑石为壁,断枝为椽,垣堵不齐。而院落整洁,编篱成锦,蔓植杞藤,□□□□,有陋巷箪瓢之乐,得醉月迷花之趣”。由此推测曹雪芹已脱旗为民,因为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乾隆谕令五旗王公将生计困难之旗鼓包衣放出为民,并且每几年放出一次。放弃旗籍的代价是失去内务府给予就业的机会和包衣每季4两银子的养赡钱粮,但也得来自由身。这对一生追求自由理想生活的曹雪芹,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曹雪芹晚年基本没有生活来源,为什么这么说呢?第十三回“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有脂批道:“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的是安富尊荣坐享人不能想得到处。其事虽未行,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从此批中得知,秦可卿魂托凤姐的二件事,安富坐享的人并没有去办。秦可卿魂托凤姐什么事呢?秦氏魂托凤姐要在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便是有了罪,凡物可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如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路。这事并没有去办,说明曹家所有的产业都入了官,曹雪芹连务农的退路也没有,无田无产无职业,无怪乎“举家食粥酒常赊”

胡适曾说过,曹雪芹晚年靠写作《红楼梦》,出售手稿来维持生计,我认为是可信的,而且他们一家人都参与了《红楼梦》的抄写工作。程伟元在1791年版的《红楼梦》序言中说:“红楼梦小说,本名石头记,作者相传不一,究未知出自何人,……好事者每传抄一部,置庙市中,昂其值得数十金。”这种抄卖形式可能最初来自于创作者曹雪芹。虽然抄写一部能卖得数十金,但要抄成一部毕竟不是朝夕之功。从现今发现的甲戍本、己卯本、庚辰本等几种来看,曹雪芹生前抄出的《石头记》并不多。从“披阅十载,增删五次”来看,曹雪芹生前抄出的可能只有五个版本。对于那样一部带评有近百万言的煌煌大著,边写边改边抄完成一部少也要二年时间。“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而十年辛苦得来不过一百多两银子,这实在不是种能养人的干活。

但《红楼梦》又是曹雪芹活下去的理想。他历尽人生的幻灭,受尽世间的炎凉,郁结万重又与谁诉,唯有伏案红楼寻找突围。《红楼梦》几乎耗尽了曹雪芹后半生的全部时间与精力,这是他落困至死的真正原因。

敦诚在《挽曹雪芹》诗说:“三年下第曾怜我,一病无医竟负君”、“牛鬼遗文悲李贺,鹿车荷锸葬刘伶”。从中可以读出,曹雪芹死前连治病的钱都没有,埋葬时连棺木也没有。

1978年发现的曹雪芹书箱,上面有一首芳卿的悼亡诗:“不怨糟糠怨杜康,乩诼玄羊重克伤。睹物思情理陈箧,停君待殓鬻嫁裳。织锦意深睥苏女,续书才浅愧班娘。谁识戏语终成谶,窀穸何处葬刘郎”。从中读出,曹雪芹死时,还是其妻芳卿典当嫁裳才把他埋出去。

一代文学天才落得如此凄凉,其遇令人唏嘘,其怀高山仰止!《红楼梦》是他永恒之伤,也是他永生的光芒!

 

作者简介:一木,原名肖斌伟,70后诗人,从事编辑记者工作多年,现在深圳某政府部门担任高级文秘,作品散见《诗刊》、《儿童文学》、《时代文学》、《语文月刊》等报刊。2009年开始研究《红楼梦》,并搜集有关资料,至2016118日完成了三十三万余字的长篇红学论著《一木解红楼》。

一木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365805704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