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华语电影传媒大奖
华语电影传媒大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65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台湾·话题之作】《最遥远的距离》

(2008-08-12 14:15:03)
标签:

华语电影2007

文化

分类: 华语电影2007

《最遥远的距离》
导演:林靖杰
编剧:林靖杰
主演:桂纶镁 莫子仪 贾孝国 温升豪 艾莉丝
摄影:杨渭汉
音效:杜笃之
片长:110分钟

主要荣誉
2007  第64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国际影评人周”最佳影片奖
2007  第44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音效奖

剧情梗概

    录音师小汤(莫子仪饰)和女朋友雅筑的感情似乎走到了尽头。他独自来到台东,录下了自然界最美的声音和真挚的告白,一卷卷寄给在台北的雅筑,却不知道她早已搬离原来的住处。刚搬新家的小云(桂纶镁饰)陷落在窒闷的上班族生活以及一段毫无出路的三角恋情中。一卷卷录音带,寄给她所不认识的前房客,这些东西召唤着她启程前往台东,寻找这个陌生男子。精神科医师阿才(贾孝国饰)以犀利的言语道出病患外遇的伤痛画面,却发现最需要被治疗的,其实是困在不幸婚姻里的自己。他抛下了一切,出发到台东寻找多年前失去联系的情人。三个人分别来到东海岸,为自己的生命和爱情寻找转折的契机。这是最遥远的旅程,也是最接近自己和爱情的地方。


【台湾·话题之作】《最遥远的距离》





声音版的《练习曲》

梁良

    描述一位大学生展开单车环岛之旅的《练习曲》,意外成为今年最受欢迎的台湾电影之一,并掀起了一股单车环岛热。筹拍于四年前却于最近才推出上映的《最遥远的距离》,竟与《练习曲》精神相通,甚至于可以称为“声音版的《练习曲》”。不过,本片的戏剧结构更完整,写人写情都更加细腻,某些段落且拍出了一种动人的诗意,因而在本届威尼斯影展获颁国际影评人周的“最佳影片奖”。

    本片的剧情由三组人物的故事平行交错而成。主线写失败的电影收音师小汤,失恋后又遭剧组中途开除,不禁悲从中来。为了释放自己的情绪,他带着收音设备往东台湾前进,沿途收录各种“台湾的声音”寄给前女友,希望挽回她的心,因为他们当年曾计划要做一套“福尔摩莎之音”。然而,小汤的女友已经搬走,收到这些录音带的人是刚搬进来的白领丽人小云。禁不住好奇心的驱使,小云打开了这些信,也听到了录音带中神秘而美妙的声音,竟然被深深吸引住。跟男同事谈着不伦恋的小云,越来越受不了自己的生活状态,她决定扔下工作,独自追寻那些神秘声音的原始录音地点。这一趟旅程令她重新活了过来,而且在台湾
最南端的海边——也正是完结“福尔摩莎之音”的地方——跟神交已久的小汤遇上了。

    与此同时,擅于戏剧治疗手法的心理医师阿才也是个情感失败者,他能对着被婚姻问题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女病人侃侃而谈,但却无法面对自己妻子红杏出墙的打击。他决定到乡下去找寻已数年不见的旧情人,途中在小旅馆几乎坠入“仙人跳”的陷阱,幸得住在同一旅馆的小汤仗义解围。两个失意的男人结伴同行,渐渐看清了各自的心理问题。

    本片大概是第一部以电影收音师为主角的台湾电影,因此“声音”顺理成章地成为片中最重要的戏剧元素,而片中的声音设计和录音效果也的确不同凡响,充分发挥出“第四位主角”的戏剧作用。像阿才第一次出场时,导演就安排他对女病人来上一段长达数分钟的独白分析,透过剧场界出身的贾孝国层次分明、表情丰富的口语表演,简直让人对“戏剧治疗”的神奇魔力产生惊艳之感。其后在小旅馆房中,阿才指导小汤进行“角色对调”的失恋心理分析,则有令人忍俊不禁的喜剧效果。不过,导演最后用超现实主义手法让阿才穿上全套蛙人装在大马路上“潜行”好久,藉以借喻“真实人物陈明才投水自尽”的典故,这个镜头对一般不明就里的观众而言未免显得费解,也使前面苦心经营的写实气氛打了折扣。

    至于唯一的女主角小云,用了气质高雅的桂纶镁来扮演心理不平衡的都会小情妇,选角眼光不同一般,但却跟本片的文艺调性异常吻合。当小云坐在台北市的捷运车厢里,车窗外溜过沐浴在阳光下的大楼,她戴着的耳机却传来东台湾一阵又一阵的海浪声,桂纶镁闭着眼睛神游物外,嘴角自然流露出一种掩不住的满足。那种带点浪漫主义的诗意感觉,令人为之陶醉。后来小云根据信封的线索先找到小旅馆,再找到松树林,又坐上了台东原住民的卡车跟他们一起唱起原住民的歌曲,导演那种“用声音传情”的用心很难不令人感动。






声之情、声之戏


蓝祖蔚


    恋爱中人都巴望着真情相对,真心相印,眼睛中容不下一粒沙子,当然更容不下一点谎言,然而,爱上一个不应该爱的人,你却必需承受他的谎言,看着你脸不红气不喘地公然撒谎。
《最遥远的距离》中桂纶镁饰演爱上了顶头上司的工薪阶级女郎小云,办公室恋情不是罪恶,问题在于对方早有伴侣,她是出轨的第三者,没有出口,其他的选择也不成气候,真情与假意成了她的爱情生活中最无情的鞭笞。

    爱上一个会骗你,会哄你的情人,几乎都是心甘情愿地坠入情网,只要能够在一起,所有的不合宜、不对劲,都会悄悄地抛到脑后。先是享受被骗,继而在骗局中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这正是小云郁积心头的苦闷。

    导演林靖杰先安排了刚搬新家的小云接到男友的来电,“抽不开身,来不了了”。手机中,男人的声音很闷很沉,她也只能恹恹地挂断电话,男人爱来不来,她从来没有主控权的,但是门铃随即响了,男友就在门口,他先打手机让你意气消沉,再给你意外惊喜,从黯然到狂喜,小云毫无抵抗地做了爱情俘虏。
恋爱中人都是一往情深的傻冒儿,床上翻滚后,一对情侣正在分享心事,男友的手机响了,那是爱人打来的电话,衣衫不整的小云就那样看着她的爱人,对着他的另一位爱人慢条斯理地编织任务繁忙,分身乏术的谎言,对方在电话那头需索着海誓山盟,他不能不给,小云也不能不听。

    这算什么?不但观众这样想,小云也这样想着。对方才是正餐,小云只是点心,甚至连排上菜单的机会都没有,这算什么?

    男友撒起谎来那么自然,小云为什么不生气?只因为,她是男友私会的对象吗?只求一晌贪欢,爱情的纯度与真情就不复重要了吗?男友那么自在地对老情人撒谎,他日,小云也成了老情人时,男友不也会继续自在地编织更多的谎言吗?

    你还会否继续爱上一位爱撒谎的情人吗?你愿意继续在这样的谎言世界中,换取片刻的温存吗?男友的谎言是偶发的?还是习惯成性?只是刻意瞒骗前一位女友,还是也包含她在内呢?现实的不妥因而引发了内心的不安,因而蓄积了她追寻真实声音的动能。

   《最遥远的距离》中的桂纶镁(小云)一直戴着耳机,那是当代年轻人的习惯,听自己选的音乐,过自己的生活,没有比较,就没有差异,也没有感慨,林靖杰先让她面对着虚情假爱的人生,聆听脸不红气不喘的谎言后,再让她阴差阳错地听见录音师小汤寄送的“福尔摩沙之音”,那些都是最真实的海潮、风林之声,当然还有鱼市场的叫卖声,以及原住民的欢唱声……重复的谎言,层层遮掩的面具底下,乍然面对毫无遮掩的真实之声时,小云流下了眼泪,那也是全片剧情逆转的关键。

   《最遥远的距离》描写一位录音师的生命旅程,声音,因而成为全片最关键的演员,桂纶镁的角色只是个楔引,她的挣扎与煎熬,林靖杰只用了三场戏就清楚交代了,见识过职场虚假的观众一听就懂,因而全片进入第二个“声音作戏”的层次。

   《最遥远的距离》中最另类的主人公就是由贾孝国饰演的精神科医师阿才,从他最爱玩的戏剧治疗的角色扮演过程中,观众和演员都对人生有了新的观察视野。

    贾孝国的第一次出场是寻芳客,他一掷千金,要求应召女郎多方配合,然而,他要的不是肢体器官的曲意承欢,而是要求对方玩起角色扮演游戏,他要演妓女,而妓女则是扮起平常让她们最头疼也最害怕的警察,男女性别互换还不算怪,通过角色互换,对方心中原本的恨与恐惧,全都找到了出口,可以倾巢而出。

    但是,观众和妓女的心情是完全一样的,贾孝国很变态!是的,变态就是他的心理状态经过高压扭曲后的情貌,导演用这场戏让观众看见了他的身心情状,也让超越一般经验法则的电影剧情有了与众不同的戏剧力量与效果。

    贾孝国的第二次出场则是诊疗室里的医生,那是他的本业,专司聆听别人的苦心与委屈,替求诊的病患找寻出路,他的冷酷与犀利,让患者无所遁形,在错愕与泪水中找到发泄与升华的出口,但是贾孝国承载了太多别人的苦难,自己的真实人生却充满挫折,专业的娴熟自如,在他解决不了自己问题的当下,却成为最庞大的阴影。

    作为演员,贾孝国有迷人的低沉嗓音,不同于常人的低音分贝,就是他的魅力,至于高傲不合群的外形,更让他的眼神与苦痛,有了更清楚的聚焦功能,他出走到东台湾,其实是他的治疗方式,与槟榔西施的卡拉OK对唱《热线你和我》,更具现了作为专门介入别人私生活领域的精神科医生的特长,但是他的热力四射及纠缠本事,却也让人看见了他不再扮演医师,而是作为俗世男人的魅力所在。

    这段既挑逗又张狂的卡拉OK对唱过程,被查找“福尔摩莎之音”的录音师小汤(莫子仪饰)录下,正因为有了真情与假意的对比,面对伴随而来的“仙人跳”骗局时,莫子仪所以选择义助全然陌生的贾孝国,正是创建在“真诚”声音的辨识度上,录音师从声音中听见了真性情,也侧听见了人性的狰狞,继而再以录音专业构想出反制之道,也让《最遥远的距离》的声音魔法,攀上了扮戏高峰。

    但是没有人是万能全知的,医生也需要关怀与诊治,查找台湾真实声音的录音师更需要听见人心深处的真实声音,所以在贾孝国再度与莫子仪玩起角色扮演的戏剧治疗过程中,饱受失恋煎熬的莫子仪因而不再只是表象世界的声音追逐者,他开始进入女友的心灵,揣摩体会原本志气相投的情侣为何还是要分手?

    人的表象与内心,原本只隔着一层皮囊,看似仅仅一肤之隔,实则陌生与疏离得有如千山万水之遥,导演林靖杰从不讳言《最遥远的距离》的片名与创意受到作家张小娴名句“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的启发,只是林靖杰的刻画层次更复杂、宽广与深远,更能以生命的哀痛与寂寞击中观众的心。

    不过,《最遥远的距离》中最难通过的关卡还是在贾孝国身上。隔着对讲器,他听不出离婚妻子的真心,却从窗户的人影晃动中得知了真相;拿着斑驳的喜帖,远赴台东按址查找擦肩而过的真情,却被失落的街号搞得失魂落魄,街道不该跳号,人生不该跳格,偏偏,人生就是有无数缝隙,潜藏着失落与失意;人生舞台上就是有许多灯光照射不到的死角,潜藏着失神与失志,那种阴暗与绝望,超越了所有剧作家理解与关注的目光,当人生不再是戏,不再有现成脚本可以清楚备注时,贾孝国和观众同样都只听到了风声和海啸。




  节选自《华语电影2007》曾彦斌主编 花城出版社2008年5月第一版
   http://www.amazon.cn/detail/product.asp?prodid=bkbk807018&source=lkt_A100020760|00000000000001|99999|60|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25580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