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台湾·行业篇】为2007年的台湾电影算算账

(2008-08-12 11:33:02)
标签:

华语电影2007

文化

分类: 华语电影2007

2007年的台湾电影算算账

 梁良

 

    2007年,台北市一共公映了20部台湾出品的电影(括号内为出品公司),依其卖座情况排名如下(截至1224日之台北市票房统计、单位为新台币元)

 

   《色|戒》(美国焦点影业/河流道娱乐事业/海上影业)136,153,450

   《不能说的·秘密》(纵横国际/安乐)26,648,843

   《练习曲》(纵横国际)8,941,331

   《刺青》(三映)7,137,388

   《天堂口》(中环)3,712,197

   《六号出口》(翻滚男孩)3,232,065

   《最遥远的距离》(七霞)3,132,122

   《基因决定我爱你》(山水)1,526,058

   《沉睡的青春》(佳映)1,206,916

   《海之传说:妈祖》(中环)1,060,141

   《黑眼圈》(古霖)988,506

   《奇妙的旅程》(春晖)814,035

《艾丽斯的镜子》(三视)788,458《松鼠自杀事件》(麦田)732,878

《夏天的尾巴》(绿光全)715,160

《穿墙人》(黑眼睛)657,794

《我看见兽》(台鸿)479,794

《指间的重量》(天乐方)159,110

《幻游传》(龙祥)37,110

《插天山之歌》(黑巨)21,810

 

若是跟2006年相比,今年台湾电影的表现是令人兴奋的。


首先,在产品数量上增加了两成(去年只上映了16部长片),票房收入更是大幅攀升。其中,李安重返华语影坛的限制级电影《色|戒》以势不可挡之势连夺四周票房冠军,映期长达三个多月,最后打败不少好莱坞大片,成为台湾2007年度所有上映中外影片的第四名,更掀起了多年不见的“国人看国片”的热情,堪称是影坛奇迹。


不过,《色|戒》基本上不算是一部“台湾电影”,它是美国资金及幕后主创人员为骨干而拍摄的华语电影,着眼的是全球电影市场(虽然最后真正引起轰动和实现盈利的还是华人市场),因此《色|戒》的成功亦算不上是台湾电影的成功。


    当初台湾新闻局眼捷手快,在第一时间宣布推派《色|戒》代表台湾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令合拍本片的大陆方面吃了一个暗亏。岂料人算不如天算,美国影艺学院今年竟然对于外语片的“身份”审定格外谨慎,大会评委发现《色|戒》一片太少台籍工作人员参与,因而判定《色|戒》不能代表台湾角逐奥斯卡外语片奖,新闻局只好紧急以陈怀恩执导的《练习曲》取代。此事件亦直接影响了其后举行的金马奖的评审,他们认为《色|戒》没资格提名“年度台湾杰出电影”的项目,因为“名实不符”,但李安本人则有资格提名“年度台湾杰出电影工作者”的项目,并以众望所归的大热门姿态得奖。


《色|戒》这个特殊的案例,反映出在资本流动、人才流动、题材互通、技术彼此支持、多国语言对白经常混于同一部影片的今日世界影坛,我们实在已没有必要沿用僵化的地理国界来区分“电影国籍”。新的时代应有新的游戏规则,与时俱进,这才符合“年仅百岁”出头的年轻电影媒体的发展道理。


    同样横扫两岸三地电影市场的《不能说的·秘密》,跟《色|戒》的情况有相同也有相异之处。歌坛巨星周杰伦为了完成自己第一次的导演梦,基本上是由自己投资拍摄这部作品,但借由在台湾品牌形象不错的纵横国际(老板是《卧虎藏龙》的制片人之一徐立功)作为出品公司,再跟在香港拥有坚强发行实力的安乐公司合作,由此取得CEPA的好处,令《不能说的·秘密》可以像港片一样在大陆市场同步发行上映。表面上看,本片也是一部资金跨出台湾的合拍片,其实从故事到演员到拍摄地点,它都算是一部“台湾血统”颇纯的本土电影。


   这部奇幻爱情故事片也像《色|戒》一样横扫两岸三地的电影市场,光是台北市的票房就比去年的国片冠军《诡丝》2218万元)还高。更令人振奋的是,2007年前十名的卖座台湾电影(占上映总数量的一半),其台北市票房全部超过百万,十分难得。回顾在四年前,《杀人计划》仅凭101万元就已成为2003年度的台湾电影卖座冠军,反映出观众对本土电影的关注和捧场的确已有迅速回温之势。就一般观众而言,当前台湾电影在市场上的吸引力固然仍远不如好莱坞片,但却已普遍超越了港片,大陆电影当然更不是对手。假如台湾的电影工作者能够把握住这个有利的大趋势好好拍片,应该可以将积弱多年的台湾电影产业从谷底慢慢地拉上来。从2008年初所透露的拍片消息来推测,今年的台湾电影发展的确有更胜往年的趋势。不过,我们也不必被上述那些漂亮的数字冲昏了头脑,因为台湾电影的基本体质仍然十分贫弱,一些不正常的现象仍然困扰着整个产业发展。具体分析,有如下几个明显的缺点:


1.台湾欠缺有实力的大公司作为整个电影产业的中流砥柱。2007年公映的20部台湾影片,竟然有18家出品公司,几乎等于整个台湾影坛都是由“一片公司”和“个体户”在操作,这种情况堪称全球罕见。在资本、人才和制片经验都难以累积的现实困境下,台湾电影业自然只能开拍小规模的低成本独立制片,而且大部分的影片资金来源还得依赖新闻局颁发的辅导金(少则300万、500万,最多也只有1500万)才得以开拍,不够的部分大多依靠导演抵押房子或是用信用卡借款周转,这样艰难困苦才勉强把影片完成,台湾电影产业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谈得上有长期的规划发展呢?“见一步行一步”是目前绝大多数台湾电影公司的真实写照。要想从根本上来改善台湾电影的产业体质,得先改变这个不正常的电影系统。2007年投资比较大的两部影片都是采取与海外合作的方式在营运,从台湾跨足到香港(《不能说的·秘密》)、大陆和美国(《色|戒》),而且不只是单纯的资金联合,还有人才和技术的联合,结果都获得相当理想的成绩。当然合作片也会有不成功的,例如台湾与大陆合拍的爱情喜剧《基因决定我爱你》,由台湾女导演李芸婵把一个台湾味道的故事硬拿到厦门去拍摄,景物感觉虚假,两岸演员的演出风格也格格不入,故票房并不理想。

 

    2.台湾电影“故事题材狭窄、编导风格雷同度高”的缺点,多年来未见改善。以2007年公映的影片来说,意图走“商业电影”路线的作品虽然明显增加很多,但是在电影类型方面仍大致脱离不了“泛文艺片”的传统范畴,角色和演出均“偶像剧化”的创作思路亦普遍存在于导演们的心中。这一年来公映的多是针对年轻人而拍的所谓浪漫青春片(《不能说的·秘密》、《六号出口》、《基因决定我爱你》、《沉睡的青春》、《夏天的尾巴》等均属此类)、或是描写同性恋情欲为重点的电影(《刺青》、《黑眼圈》、《艾丽斯的镜子》、《我看见兽》等均属此类)、还有不约而同出现的台湾环岛公路电影(《练习曲》、《最遥远的距离》),以及关怀小人物的家庭伦理片(《奇妙的旅程》、《指间的重量》),占了全年总产量的三分之二,类型重复度明显偏高。


在一个正常化的电影市场,我们应该有能让人笑逐颜开的喜剧、教人提心吊胆的恐怖片、紧张刺激得令人捏一把冷汗的动作片、也应该有多花点钱才能拍摄的古装片和特技片,这样才可以提供观众多元化的选择,好莱坞电影的长期垄断市场,跟他们的“产品多、类型全、水平整齐”有很大关系。台湾电影的品种实在太少了,台湾导演很少愿意像李安那样不断开发新题材,尝试新风格,每次都能够端出不一样的好菜让食家品尝。《色|戒》以爱国学生客串特务暗杀的剧情加上限制级男女激情的噱头,在华语电影中属于前所未有的新类型,公映后也的确获得空前成功,由此可以反映出我们的观众其实是多么渴望能够看到新鲜的东西。


    3.台湾导演仍普遍存在“艺术至上、轻视商业”的心态,“用影像说故事”的基本叙事功力又嫌不足,就算他们终于选择了拍摄商业电影题材,也不肯心甘情愿地按类型电影的要求拍片,结果“心”与“手”产生了矛盾,影片也就拍得两面不讨好。这方面最明显的失败例子是片名很有科幻味道的《穿墙人》,本以为台湾影坛好不容易出现了一部充满想象力的科幻片,可以令人一新耳目,不料编导鸿鸿(阎鸿亚)仍然以拍艺术电影的心态来拍商业电影,不肯真正花心思在吸引观众的特技场面上(当然也因为投资金额不足之故),但却花了不少篇幅拍摄男主角整天不去上课,却跑到故宫博物馆泡美眉,还故意将两个分属两个不同时空的女主角设计成“一聋一哑”,在片中大量放入“言志式”的信息,虽满足了一些影评人“可以大加分析作者意图”的评论乐趣,却因故事弄得既复杂又交代得不清不楚,而令很多观众抱怨看不懂。一部商业电影而竟然拍到让人看不懂,那是多么大的失职呀?


20071115日的联合报影剧版曾经报道:“《穿墙人》上映前花了100多万宣传,但首周末上映的台北票房不到7万元,让导演阎鸿亚傻眼,不知究竟是哪里出问题。”我想,不只是阎鸿亚要想清楚他的影片“究竟是哪里出问题”,大部分的其它台湾导演也要想通了“是哪里出问题”,才能避免他们老是“把房子拿去向银行贷款拍片,上片后却负债累累”的现实悲剧,也才有可能为台湾的商业电影之路找到真正的发展方向。流行乐坛出身的周杰伦就因为没有其它台湾导演的“艺术电影包袱”,故第一次当导演就老老实实地去拍一部“简单又好看”的商业电影,结果《不能说的·秘密》不但在两岸三地大卖,还在金马奖获选为“年度台湾杰出电影”,那才叫名利双收呢。


    4.最后一个对台湾电影生存发展影响也相当严重的问题,是传统国片发行商的营销能力低落以及消极不作为的心态。西方进口电影能够在台湾市场占有95%以上的压倒性优势,原因固然很多,但是西片发行商(尤其美商七大公司)主动积极的态度和科学的营销技术,的确比台湾传统的国片发行商高明太多。十多年前,当台湾的国片市场仍相当景气时,几家主要的国片发行商(其实以发行港片为主)很肯花大笔银子打电视广告和报纸广告,强力的媒体宣传也的确促进了电影的卖座,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但是近十年来,国片发行商的心态却完全相反,基本上就认为国片没有人要看,票房不可能高,票房既然不高当然就不可能有大的广告预算来打电视和报纸广告,而除了这一招他们也不会用别的招,因此干脆在上片时没有广告促销,当然也就不会激起观众的消费欲望,观众甚至想多知道一点影片的信息都有困难,这些影片的票房自然也就真的如那些片商当初所预期的门可罗雀。这是典型的“恶性循环”所造成的市场怪圈。三四年前台湾电影的票房几乎陷入了一种“无可救药”的绝望境地,正是被这些只会用老方法做广告的国片发行商害死的。


近年来,传统的台湾发行商已因为无利可图而放弃了发行台湾本土电影,只做进口电影(包括西片、日片、韩片、泰片、港片等),这样一来反而令台湾电影在市场上取得了一线生机,因为很多由台湾年轻人组成的小型发行公司和电影工作室“人弃我取”,取得了大部分本土电影的发行权,他们在极有限的宣传经费甚至是“零预算”的情况下,卖力地用网络和博客营销、进校园搞活动宣传兼卖预售票、对文艺界明星及各界意见领袖大量试片以创造“名人证言”式的口碑等方式,硬是为台湾本土电影陆续拉回来不少观众。2007年公映的台湾电影有一半的台北市票房超过百万,这些“小兵立大功”的发行公司功不可没。如今,因宣传不佳而在台湾市场上受伤最深的反而是港片,尤其是较小规模的制作。像刘德华主演的大片《投名状》在台北市的票房高达6500万新台币,但同样由他和五虎将合演的《兄弟》却因欠缺宣传而只收入26万,相差达250倍,多么悬殊的数字。这反映出电影制作本身的水平和演员阵容其实不是决胜台湾电影市场的最主要因素,出色的营销技巧才是制胜关键。




节选自《华语电影2007》曾彦斌主编 花城出版社2008年5月第一版
 

   http://www.amazon.cn/detail/product.asp?prodid=bkbk807018&source=lkt_A100020760|00000000000001|99999|60|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25580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