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理与性-邓明昱博士
心理与性-邓明昱博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1,620
  • 关注人气:4,8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屏幕、青少年和幸福感:来自三个时间利用日记研究的证据

(2019-09-30 02:09:23)
标签:

心理

青少年

幸福感

分类: 心理学、心理咨询与心理健康
屏幕、青少年和幸福感:来自三个时间利用日记研究的证据


本文是针对《屏幕、青少年和幸福感:来自三个时间利用日记研究的证据》(Screens, Teens, and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Evidence From Three Time- Use- Diary Studies)的一篇论文解析,该文于2019年发表于《心理科学》(Psychological Science),作者是Amy Orben和Andrew K. Przybylski。


【研究背景】


随着电子屏幕的使用日益普遍,科学家、政策制定者等开始怀疑青少年过度使用电子屏幕可能对自身产生不良影响,而关于此议题的研究结果不尽一致。这是由于以往研究将屏幕时间作为首要的影响因素,通常采用的是追溯式的自我报告测量(retrospective selfreport scale)方法,而人们在回忆过去参与某项活动的时间时往往是不准确的。本研究认为寻找一种更准确的测量屏幕时间的方法是研究的突破口,故而引入了时间利用日记法(time-use diaries),即要求被试回忆在指定的某天中所进行的所有活动,及每项活动的发生时间,此种方法能更有效地统计被试关注屏幕的总时长及每次关注屏幕的具体时间范围。


本研究收集了3个不同国家的大样本,分别采用追溯式自我报告和时间利用日记的方法来测量青少年的屏幕使用情况,设计了3个实验来研究屏幕使用和幸福感之间的关系,其中前2个实验的目的在于通过探索性分析形成不同假设第3个实验目的在于验证前面的假设,结合探索性研究和验证性研究来提高概括性和透明度。



【探索性研究】


被试


样本1来自爱尔兰,有效被试为4573名青少年,年龄在12到14岁之间,样本2来自美国,有效被试为790名青少年,年龄在12到15岁之间。


测量


幸福感(well-being):2个实验分别使用不同的工具对幸福感进行了测量。其中样本1使用的一是优势和困难问卷(Strengths and Difficulties Questionnaire, SDQ),由父母完成,共包括25个问题,采用反向计分。二是儿童抑郁量表(Children’s Depression Inventory),由青少年自己完成,评估在过去2周内的感受和行为,采用反向计分。样本2使用的一是罗森伯格自尊量表的缩减版本,共有5个问题,二是短时情绪和感受问卷(Short Mood and Feelings Questionnaire),被试需选择能最好描述自己过去2周内心情的句子,均由青少年自己完成。


电子/屏幕参与(digital/screen engagement):两个样本均采用自我报告测量和时间利用日记法,其中时间利用日记包括对工作日和休息日的时间记录,记录的时间信息包括参与性(Participation即是否有参与某种屏幕活动)、屏幕活动时间、是否在睡觉前30分钟内使用屏幕(后统一称屏幕参与30分钟)、是否在睡觉前1小时内使用屏幕(后统一称屏幕参与1小时)、是否在睡觉前2小时内使用屏幕(后统一称屏幕参与2小时)。其中样本1中将屏幕活动界定为21个,分为4个类别,样本2中将屏幕活动分为13个。这样每个样本均在屏幕参与上得到11个具体变量。


协变量和混淆变量:2个样本中均测量了被试的性别和年龄,作为研究中的协变量。


分析路径


本研究采用了标准曲线分析(specification-curve analysis, SCA)的方法,以实现同时分析多种可能的路径且把它们作为整体去解释。此分析方法共有四步:第一步是分析追溯式自我报告测量结果和时间利用日记法结果之间的相关性,检验两种测量方法的效果是相似的还是相去的。第二步是定义在SCA分析中理论上可能成立的标准,本研究中的标准指不同的测量选择和控制选择,实验1和2中幸福感有3种可能的测量,屏幕参与有11种可能的测量,以及是否包括控制变量有2种可能性。第三步是分析不同屏幕参与测量结果和不同幸福感测量结果间的标准回归系数,并绘制标准曲线。第四步是通过bootstrap模型来进行统计推论,检验关系的显著性。


结果


在屏幕参与的测量方面,对于2个样本被试来说,自我报告的测量结果和时间利用日记法的结果间相关都较小,而且美国的相关系数比爱尔兰的更小。


在屏幕参与与幸福感的相关性上,对爱尔兰被试而言,他们的幸福感与自我报告测量的屏幕参与呈现显著负相关,同时也与时间利用日记测量的工作日屏幕时间和休息日屏幕时间呈现显著的负相关,其他则没有显著相关。对美国被试而言,他们的幸福感只与通过时间利用日记测量的休息日是否在睡觉前1小时内使用屏幕呈现显著的负相关。


本研究据以上结果提出5个假设:


1.高水平的自我报告的屏幕参与与低水平的幸福感相关。


2.由时间利用日记测量的总屏幕时间与低水平幸福感相关。


3.由时间利用日记测量的屏幕参与30分钟与低水平的幸福感相关。


4.有时间利用日记测量的屏幕参与1小时与低水平的幸福感相关。


5.在没有控制协变量和混淆变量的模型里的负相关比有控制的模型的更明显。


【验证性研究】


被试:来自英国的11884名青少年,其中女生5931人,年龄在13到15岁之间。


测量


幸福感:测量工具有优势和困难问卷,罗森伯格自尊量表,施测方法与前同。另有缩减版情绪和感受问卷,共12个问题,由青少年完成,采用反向计分。


屏幕参与:一是自我报告的测量,通过四个问题来实现。二是时间利用日记法,测量内容与前同,界定的屏幕活动共5种。


协变量和混淆变量:包括一系列社会人口学因素和母性特质。


结果


在屏幕参与测量方面,自我报告测量的结果与时间利用日记测量的结果的相关系数与爱尔兰的基本一致。


在屏幕参与与幸福感关系方面,被试自我报告的屏幕参与幸福感呈现显著的负相关,证明假设1成立。同样通过时间利用日记测量的屏幕时间与被试的幸福感呈现显著负相关,证明假设2成立。而被试的幸福感和30分屏幕参与呈现显著正相关,和1小时屏幕参与没有显著相关,不能支持假设3和4。结果还显示在有控制的模型里,负相关随控制的增加而减弱,而在没有控制的模型里更多地呈现正相关,因此假设5没有得到支持。


屏幕、青少年和幸福感:来自三个时间利用日记研究的证据
屏幕、青少年和幸福感:来自三个时间利用日记研究的证据

【讨论】


本研究通过引入更加科学的手段——时间利用日记法来测量青少年的屏幕参与,试图更加准确地探索青少年的幸福感和屏幕参与之间的关系,尽管研究发现在科学的测量下只有极少的支持屏幕参与降低青少年幸福感的证据,但结果反映的问题仍值得关注,因为当今时代屏幕相关的产品与大部分人生活息息相关,在今后进一步拓展和深化此问题的研究很有意义。


【参考文献】Amy, Orben., & Andrew, K. Przybylski.(2019).Screens, Teens, and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Evidence From Three Time-Use-Diary Studies.Psychological Science, 30(5) 682–69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