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eggie
meggi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9,940
  • 关注人气:3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实地走访平民王妃凯特的家乡巴克伯里

(2011-05-04 14:49:35)
标签:

威廉

凯特

家庭

婚礼

平民

中产

乡村

巴克伯里

富裕

杂谈

分类: 私人书柜

英王国软实力:20亿人观注的婚礼(图)

凯特的家乡伯克郡巴克伯里

 

 英王国软实力:20亿人观注的婚礼(图)

凯特的父母迈克尔与卡萝尔

 

英王国软实力:20亿人观注的婚礼(图)

凯特4岁时与父亲和妹妹在约旦的留影

 

 

    上午10点50分之前

    伯克郡巴克伯里村

    英格兰乡村塑造出的王妃

 

4月29日早上8点,伯克郡巴克伯里村(Bucklebury)的“肩胛骨”酒馆(Bladebone)的派对将准时开始,第一个节目是婚礼早餐,然后是英格兰乡间传统的游乐会。我看到,酒馆老板已经在聚会的草地上装了巨大的电视屏幕,以便邻居们可以看到村里米德尔顿家小姐出嫁的现场画面。“凯特一家,还有王子是我们酒馆的常客。她是我们的骄傲。”圆脸蛋红扑扑的酒馆女孩告诉我。凯特是准王妃凯瑟琳·伊丽莎白·米德尔顿第一个名字的简称。

 

29日之前,凯特的家在巴克伯里村。伯克郡位于伦敦以南,是英国最适宜乡间生活的地区之一,很多富人、明星如果购买乡下的别业,会首选伯克郡。音乐剧大师韦伯4000英亩的大庄园就在伯克郡,距凯特家不远。这是什么样的乡村?

 

从伦敦帕丁顿火车站出发,到伯克郡雷丁(Reading)转慢车去纽伯里(Newbury)。1982年1月9日,凯特在雷丁市内的皇家雷丁医院出生。5个月后的6月21日,48公里外的伦敦圣玛丽医院,威廉王子出生。他和弟弟哈里王子是仅有的在市民医院出生的王室成员。接生的妇科大夫没有贵族头衔,这也破了王室传统。威廉出生的时刻,皇家乘骑炮兵团曾鸣枪庆贺,伦敦市中心地区都听得见。

 

纽伯里从行政划分上是个镇,从这儿再坐101路郊区汽车可以到巴克伯里村。上车买车票时,司机听说我去巴克伯里,问:“这个村子很分散,你具体去哪儿?”我正踌躇该怎么回答,他点了点头:“嗯,米德尔顿!到地方我会叫你的。”

 

公交车上的乘客只有三五个,开出镇子后在一个个村子中绕来绕去。村庄彼此相连,更像城区边缘的富裕社区,住宅多为独栋,不管新老都一副笃定神气的模样,并带个整洁小巧的前花园。巴克伯里村距纽伯里镇仅8公里,却走了40多分钟才到。穿过一大片橡树林和牧场,公交车停在一看就是村子中心的地方。司机停下车说:“这就是巴克伯里,巴克伯里由3个小村组成,米德尔顿家在‘礼拜堂’村(Chapel Row),还在前面,我会把你放在最合适的地方。”又往前走了1000多米,车在一个小三岔路口停下,司机指着一片橡树林说:“那边,就是米德尔顿家的房子。”

 

四周安静极了,看不到一个人,每户住家都有大片树林或绿地,因此很分散。树林里橡树最多。米尔德顿家的盾形纹章经王室授权、批准,刚刚设计完成,纹章上有3片橡树叶子。据说凯特参与了设计,或许巴克伯里的橡树给了她灵感?在大路上是看不到凯特家的。沿着岔路向树林深处走,看见一栋呈十字形的红砖住宅,很大,一人高的树篱修得整整齐齐。凯特家有5口人,这住宅的卧室一定在4个以上。院子旁边有一片圈起来的绿地,木栅门敞开着。英国有部《乡村通行法案》,允许步行者在英国所有乡间土地上通行,因此我走了进去。绿地显然是凯特家的产业,大得望不到边,没有像查尔斯王子那样养安格斯牛,就这么种着草。2008年,威廉王子为向女友炫耀,驾驶皇家空军的运输直升机飞到凯特家,飞机可能就停在这片草地上。真正的灰姑娘是不可能与王子相爱的。和王子恋爱的成本很高,若没有实业家父母的财富支持,凯特如何与王子到瑞士滑雪、去肯尼亚打猎、在伦敦最高级的会员俱乐部喝酒呢?

 

突然听到有人说话:“需要我帮忙吗?”扭头一看,是位40多岁、身材苗条的女人,和凯特的妈妈长得很像。她的表情、语调都很克制,但感觉她很不耐烦,告诉我“这是私人产业”。从这一天的报纸上我知道米德尔顿夫人近几天在伦敦,或许此人是凯特家的某位亲戚?她拒绝回答我任何关于凯特、结婚、王室的问题。紧跟着我走出绿地,反手把木栅门锁上。

 

我走回方才路过的村子中心,进了“肩胛骨”酒馆。酒保建议我要杯淡色啤酒,“本地啤酒厂出的”。他告诉我,酒馆从17世纪中期开始经营,现在用的红砖房建造年代已不可考。“肩胛骨”的名字是1666年起的。那一年人们在附近河谷里发现一块古生物残留的骸骨,人们猜测是史前猎人在这儿打死了一头猛犸象。酒馆老板把残骨用铜片密封起来,挂在酒馆正门前做招牌。酒保带我到门口,指着门上方一个黄澄澄的“斧头”说:“那就是大象的骨头,铜皮经常换,所以骨头在里面保存得很好。”

 

酒保告诉我,米德尔顿家在这一带已经生活了30年。凯特的父亲迈克尔今年61岁,妈妈卡萝尔55岁,20世纪70年代中期,他们都在英航做乘务员,由此相识相爱。1980年他们结婚,在附近另一个村子布拉德菲尔德(Bradfield)买了房子,是栋朴素的维多利亚时代的二层红砖房。1987年,夫妇二人开始做派对物品邮购生意,获得成功,才搬来巴克伯里。现在的房子是老农舍翻新的,有5个卧室。“卡萝尔是全家的主心骨,开公司就是她的主意。她很有凝聚力,米德尔顿家的成员关系很紧密。”米德尔顿全家热心参加社区演出,和邻居们都很熟悉,在村里很有声望,“他们家绝对符合王室的道德责任标准”。

 

英国媒体显然也注意到卡萝尔是家中的顶梁柱,基本不提父亲迈克尔。媒体,尤其是小报,呈现出的是野心勃勃向上流社会攀爬的卡萝尔。说她处心积虑从小就为女儿灌输“当王妃”的思想,让孩子加入英国国教圣公会,让女儿上圣安德鲁斯大学以和威廉同学;嘲笑她不懂社交礼仪,觐见女王时说不正式的问候语。其实她和丈夫在今年4月20日才第一次见到女王。坐我旁边桌子吃饭的一位中年男子说,卡萝尔以自己认为重要的方式教育子女,尽可能给他们创造最好的成长环境,他们夫妇努力赚钱、换大房子,都是为了孩子。他们把孩子送进每年学费2万英镑的私立学校上学,带着他们积极参与社区活动。“米德尔顿家的孩子很受欢迎。他们养育了一个获得王子心的女儿,这是他们的荣誉。我担心很多人仍旧纠缠于阶级问题,永远不愿忘记米德尔顿家是中产阶级。”

 

凯特擅长体育运动,是出色的女子曲棍球手,热爱乡村生活,而温莎家族是典型的英格兰乡村贵族,凯特和他们拥有相同的生活方式和趣味。中学同学评价她“头脑冷静,脚踏实地”。和威廉的10年恋情看得出她很能忍耐,所以得了个绰号“等候的凯特”。威廉的性格比较优柔寡断,查尔斯和女王都认识到平民女孩凯特的优点可以与威廉互补。很快,女王邀请凯特坐进了她在阿斯科特赛马会上的包厢。英国最著名的阿斯科特赛马会就在伯克郡举办。

 

凯特和威廉宣布,希望参加婚礼的宾客不要送礼物,改为向他们设立的反欺侮慈善组织捐款。据说凯特从小就因完美深得老师喜爱,常受到同学的欺负。这些说法是真是假无法判断,但米德尔顿母女受到媒体的欺凌倒是事实。前几天的《每日邮报》上有整版报道,标题是《噢,卡萝尔!当你穿得和女儿一样的时候,胜者只有一人》,讽刺她不顾年龄扮嫩,一定要把自己打扮得和女儿成一对姐妹花。在订婚前,米德尔顿家没有得到王室新闻办公室、公关部门的支持,不管他们如何解释,哪怕发表正式的声明,都无济于事,只能逆来顺受。

 

米德尔顿夫妇也出过差错。他们不恰当地在家族企业的网站上用凯特来推销自家生意,卡萝尔还在观看威廉王子桑德赫斯特军校的毕业阅兵式时不停地嚼戒烟口香糖。凯特27岁的妹妹皮帕除了帮父母打理生意,还在一家派对策划公司做兼职——这工作一看就是做上流阶层生意的。23岁的弟弟詹姆斯,从爱丁堡大学英文专业退学,成立了一家蛋糕制作公司,作为对父母生意的补充。去年,名人八卦周刊《Hello!》21周年庆,邀请他制作了21个蛋糕。很难说这不是姐姐当王妃带来的效应。

 

村里刚落成一座教区教堂“万圣堂”。牧师向我介绍了巴克伯里的历史。巴克伯里是个古老的村子,考古学家曾在附近发现古罗马人(43~408年为罗马人统治英格兰时期)的遗迹,不过今天村子的样貌是在盎格鲁-撒克逊时代(7世纪至1066年)形成的。它曾是封建领主的领地,诺曼征服时期还是重要的军事要塞,从名字中的“伯里”就可知。村子里有座圣母玛利亚教堂,正是诺曼人所建。19世纪中期以后,铁路得以大力发展,这里逐渐发展为中上阶级的乡间度假地,尤其是凯特家所在的礼拜堂村。

 

国教至今还在巴克伯里的社区生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巴克伯里是国教圣公会的一个堂区,掌管着一个很大的教区,也就是说它有自己的教堂和牧师,是主教区的一部分。这里的居民去自己的教堂,出生、婚姻、死亡的详细情况都要登记在专门的册子——堂区记事簿上。88%的英国人在填表时会写是“国教徒”,但这些人中大多数只在葬礼时才与教堂发生联系。大多数英国人不受洗,只有50%的人在教堂结婚,但巴克伯里的宗教生活稳定持续,一如此地200年不变的田园风景。我又想到在纽伯里,以及这一路没有看到非洲裔移民和中国餐馆,这似乎暗示了伯克郡保守的、中产阶级的特性。

 

牧师告诉我,米德尔顿夫妇也是在教堂结的婚。凯特刚过半岁,在布拉德菲尔德村的圣安德鲁教堂受了洗礼。当年的洗礼仪式很温情圆满,婴儿凯特的“两个小脸蛋圆圆的”,穿着长长的白色受洗礼长袍;卡萝尔穿条劳拉·阿什莉牌(Laura Ashley)的连衣裙。巧合的是,凯特受洗第二天,威廉出生。1982年8月4日,王太后82岁生日那天,威廉在白金汉宫的音乐宴会厅受洗。他穿件王室传统的镶着著名霍尼顿花边的洗礼罩袍,由坎特伯雷大主教为他施洗、祝福,镀银的洗礼盆上有百合花图案,盆里的水是从约旦河打来的。凯特两岁时曾随父母工作调动,在约旦的安曼生活了两年多。

 

在这位牧师看来,米德尔顿夫妇是国教徒,让女儿凯特受洗毫不奇怪,更和“野心”扯不上。今年3月,伦敦主教向凯特施了坚信礼。按基督教教义,受洗礼后还要受坚信礼才能成为教会的正式信徒。英国《王室婚姻法》规定,君主、王位继承人的结婚对象必须是国教徒。因此凯特在结婚前受坚信礼是必要的。

 

我回到“肩胛骨”酒馆等回纽伯里的公交车,翻酒馆里的当地报纸《纽伯里周报》,里面有条新闻说,巴克伯里行政委员会计划在婚礼当天举办数千人的庆贺茶会,但费用问题仍在争论中。酒保对我说,村里人担心婚礼会再一次把喜欢八卦的人吸引来。2007年威廉和凯特短暂分手,去年宣布订婚,村里因此挤满记者,世界各地的记者挤在凯特家门前的小路上,造成了交通堵塞。来巴克伯里之前,我曾给伯克郡一家旅行社默顿(Montons Travel)打电话,想报名参加他们组织的“凯特家乡之旅”。接电话的男子说,这个旅游项目已经取消了,“媒体曝光了大量细节,客人们不再有兴趣亲眼去看”。他们只组过3次团,参加者都是各国媒体的记者。英国一份全国性媒体讽刺其为“胡闹之旅”,毫无皇家体验,倒像斯劳一日游。斯劳(Slough)是伦敦和雷丁之间的一个小镇,建有大型工业园区,喜剧连续剧《办公室》把背景设在斯劳,让小镇出了名。但我猜测,默顿旅行社的旅游路线受到了抗议。巴克伯里行政区主席对BBC说:“居民们决定长期保护凯特,我们尊重她的隐私。”他说,尽管此地“死水一潭”,也不愿意借王妃刺激经济发展。

 

回纽伯里的公交车驶过一家叫Spar的杂货店,车里一个带着3个男孩的年轻妈妈说:“知道吗,就是这家店的老板夫妇被凯特邀去参加婚礼了,他们真幸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