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eggie
meggi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9,940
  • 关注人气:3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也谈资本的逻辑

(2010-11-14 15:39:20)
标签:

资本的逻辑

消费主义

基督徒

杂谈

分类: 私·生活

1、复旦大学著名才子、34岁破格成为正教授的经济学学者陆铭一场动人心魄的讲座让我心潮澎湃。“不要等到危机到来时才想起我们今天所说的话,谢谢!”最后那掷地有声的话不仅说得在场的学术哑口无言,连我这个离彼时彼地老远的人,也禁不住要为他的英气、胆识和为天下公的胸怀所折服,更不谈他犀利观点中偶尔流露的幽默和柔软。“我是真的欣赏这个人”,我这样想。

 

2、搜集关于城市化的资料,顺便看了陆铭的简历,确实优秀,发给同为大学老师的兔子。同样是博士的兔子爽快承认“确实牛”。联想到兔子办公室那帮男同事们,一会儿趁空煮锅山芋汤,一会儿说海风伤皮肤,必须好好护肤,心里便觉不爽:人家在忧国忧民,你们在干什么?

 

3、一通火气发在兔子身上。明的是指责办公室文化,暗地里为兔子日后也变得如此婆婆妈妈碌碌无为而忧虑,还有最深一层的意思不便明说:我乃理想主义者,且整日里接触的都是理想主义者+为国家利益呐喊者,你不怕我们有一天分道扬镳么?

 

4、照例,和盘托出之后便是和解。我反思:我为什么喜欢《婚姻保卫战》里的许小宁?因为他顾家、爱老婆,但是有智慧,关键时刻能撑起家庭的天。我为什么选择博士刚毕业、事业刚起步的兔子,而不是事业有成的别人?因为他人好,对我好,当然,也因为他前途光明。那么我为什么还忍不住地把他和陆铭比?

 

5、剪顾骏、王晓明、沈善增的《这个城市会好吗?》。人文社科学者对于城市化进程不无忧虑,全然不如陆铭那么乐观和激进。世博会已经把“中国要不要进一步城市化”的答案摆在了所有人面前,学者们避开了这个问题,但话里话外都是担心。这不奇怪,对于城市化,历来就有两派观点,更何况人文社科和经济学本来就是完全不同的视角。

 

6、触动我的是王晓明提出的“资本的逻辑”。什么意思?我查了很多资料,包括前一篇博文贴的卢风的文章。“西方社会经过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逐渐建立了完备的私人产权制度和货币信用制度,并逐渐把以赚钱为主旨的人们凸显为社会的中坚。到21世纪,这一社会变迁过程已彻底完成,于是‘资本的逻辑’成为支配一切的逻辑。”而在今天的中国,“‘资本的逻辑’已差不多成为中国社会制度建设的指南,成为约束制度建设的最有力的‘逻辑’。”

 

7、我是基督徒,我爸、妈、外公、外婆也都是基督徒。周日做礼拜、有时做义工、不时奉献。我不开车、出行以公交、地铁、步行为主,且坚持认为这样更环保、更健康。我不买奢侈品、偶尔化淡妆,无论我和兔子月入多少,始终奉行节俭持家原则。工作上我始终尽心尽力,但从没想过升迁、成名。我最大的乐趣在于花花草草们茁壮成长、能准时下班两个人一起吃晚饭、打扫房间时有好听的音乐做背景、睡前看一本好书或者喜欢的电影、我们倾力帮助的人生活有了起色、回家时发现两边的爸妈都健康快乐……我以为我们过得够健康,够乐活,够逍遥。但赫然发现,我依然没有逃脱“资本的逻辑”。

 

8、看到同事开着红色奔驰,我心里也有羡慕。同事那个金色的MAXMARA的肩包,其实我也很喜欢。想到未来菜心所需要的教育费和抚养费,有时我也焦虑。教堂里传递奉献袋时,我并不总会掏出钱投进去,会想到这笔钱要上好几天班才能赚回来……欲望,以及对自己欲望的体贴,我一点不比别人少。

 

9、所以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藏传佛教的信徒们可以终身以朝圣为生活目标,工作是为了筹钱朝拜,不远万里一步一叩也是为了朝拜。为什么除了神职人员,普通的基督徒就做不到把敬拜主放在至高无上的第一位?也许,因为基督教是在所谓现代文明,或者说西方文明所传播的宗教,而西方文明(其实很大程度上就代表着现代文明)已经和“资本的逻辑”无法剥离。

 

10、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抗争”得很累,比如当不同的保安都关心你什么时候买车时,当服装店营业员用淡然的眼神瞥你一眼又继续聊天的时候,当走在恒龙附近发现周边的人时尚前卫优雅自信时,当高中同学的薪水一个个超过我时……有那么一瞬间,我会觉得自己不够聪明,不够漂亮,不够努力,不够爱表现,不够有实力,背景不够硬,嫁得也不够好。多么可笑的念头。我当然要用自己的价值体系包括圣经上的话,比如“不要爱世界”,“这世上的情欲都要过去,唯有神的话语永远长存”来让自己清醒。但是,很累。

 

11、“你值得拥有”、“我有我要求”、“爱护自己”、“女人对自己好一点”、“999朵玫瑰未必带来完美的爱情,999元却可以带来长久的快乐”……无孔不入的商业广告在给所有人洗脑。在思考“资本的逻辑”之前,这些话从未显得如此刺耳。假如我从来就是一个物质女孩,或者我从来就不用为钱发愁,再或者我并不是一个基督徒,那么是不是生活在这个世界,反而会轻松自在?甚至享受?

 

12、我承认自己无知,在听到《这个城市会好吗?》这档讲座之前,并不知道社科学者们对现金主流价值体系有如此多的诟病和质疑,或者说我从来就以为只有基督徒或者虔诚的宗教信徒才会认为应当有另外一套价值体系,而如今我发现,“属世”的学者们同样如此。我还要承认自己无知,因为我直到最近才真正了解《瓦尔登湖》的作者生平和内容。我说不上为什么,但这些都让我感到欣慰,也给了我很大的底气。

 

13、昨天我去逛街了,从徐汇出发,花了不少时间去到虹口体育场的一家我很喜欢的小店淘衣服,又去中山公园看品牌店的新品。回想起来,这似乎是我第一次完全没有罪恶感的购物,第一次真正享受拥有一件心水物品。我问自己为什么?说不好,但我清楚听见对立的两套价值观整合起来的声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