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文武—校园
陈文武—校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91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谈谈老师体罚学生

(2008-12-18 19:33:47)
标签:

校园

分类: 教育教学 学生

谈谈老师体罚学生

 

转载:(许多观点值得我们深思——我有同感)

 现在关于老师体罚学生的话题是非常敏感的。现在的小孩子脸皮似乎薄了,经不起一顿板子,甚至在遭受老师体罚之后就寻死觅活,好多还上了报纸电视。这不,某初中又有一个女生因为老师说了她几句,离家出走了。这下学校可炸了锅了,女生的班主任都被停职了。我虽然不是教师,可当了十几年学生,挨过的打骂不计其数。下面我就谈谈对于此类问题的一点个人看法。

我的一位朋友现在是当地高中的老师,当年我们俩上小学的时候经常结伴调皮捣蛋。光在一起罚站的次数就已经无法统计了。挨打也挨的不少,可笑的是这家伙后来居然考到师范大学,毕业后当老师了。我问他:现在你们要是遇上特别调皮的学生怎么办?他回答:没法办!只能由着他。逃课、上网你随便,只要不在教室里捣乱就行。要是找不找他人了,顶多也就和家长说一声。有时候看到不务正业的学生确实感到很生气,苦口婆心的谈话也不起什么作用。打不得骂不得,实在没别的办法也就由他去了。我又问他:你们还拿教杆敲学生吗?他回答:“可是不敢了,现在的孩子都是宝贝疙瘩,弄不好家长来学校一闹,要挨处分的,他学不学是一回事,老师管得了和管不了那是另外一回事,有些家长都管不了的孩子,咱们逞强干什么?我听了之后半天无语,我不知道是该说他不负责任还是认同他的无奈。

我说:你看咱俩上学那会,有一次到学校外边偷苹果,被看苹果园的老头告到学校,好家伙!班主任打我俩,把大姆手指头那么粗的教杆都打断了~~~~。也难怪,当时我俩的父母都忙着上班,哪里有时间管我们。那时候我们人又小,自制力差,班主任其实就是在替父母管教我们,而且是先礼后兵,后来挨揍纯属活该。

其实说到教杆被打断的情节,我们两个人对于当年的班主任没有一点怨恨的意思,相反对他是充满了感激。如果没有他当年严厉的管教,任由我们胡作非为,说不定我们俩现在成了街头混混。

或许80年以前这个时间段出生的朋友也有类似的经历。反正别的地方我不敢说,至少在我们束鹿县这是很正常的。尤其是我们这里,历来重视教育,而且骨子里就认为“严师出高徒”。除了我们班上那几个“乖孩子”,没挨过教鞭的人几乎没有,甚至我们班有个女生特别调皮,实在把老师气急了还敲了她两下。

当然,我这不是给那些体罚学生的老师辩解什么。体罚学生是不对的,但是如果一味迁就,只来软的不来硬的也是不行的。关于那个出走的女学生,我个人并不同情她,老师也没打没骂,说你几句你就受不了,还做出离家出走这样比较极端的举动。要是真正踏入社会之后,什么样的人都有可能遇到,什么样的事都有可能发生。就这点心理承受能力恐怕到时候会有生命之忧。

说到这里我想起一件事情。我们班那时候有个同学学习成绩本来很好,后来学会偷偷跑到游戏机厅玩“魂斗罗”(八十年代末这就算是前卫的娱乐方式了),结果成绩一落千丈。期末考试结束之后我们拿成绩单回家,成绩单上有老师的评语,还有一栏是填写家长意见的。那年他的成绩单家长意见那一栏就写了一个字——打!

这个另类的家长意见把老师都弄的哭笑不得。也难怪,我们那一级学生的家长都是被“文革”耽误的一代,90%都是高中以下学历。吃了没文化的亏,对下一代学习要求格外严,他们之中很多人甚至把“尊师重教”的理念延伸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当时顶撞老师无异于大逆不道。现在倒好,前几天我还听说某高中有个老师就因为训斥了晚自习时间偷跑到校外喝酒的学生,被打了一顿。现在的这些学生到底是怎么了?!我们上学的时候班里虽然也有二流子,但也不至于嚣张到如此地步啊。

我上小学、中学的时候挨了不少的训斥和责罚。说实话、有时候在办公室前面走廊里罚站,被同学调侃也觉得很没面子,但是当时却压根没往什么“侮辱人格”,“伤害自尊”上面想。以前教我的老师很多已经离休了,但是无论在任何场合遇到他们,我都毕恭毕敬,虽然我的社会地位比他们高的多。但是当年挨揍的事情直到今天在某些场合我还津津乐道。因为当我工作了,娶妻生子之后,回过头看看以前,发现严加管教也是一种疼爱。

 

评论:

其实老师为了学生费了很多心血,说教是对孩子的关心爱护,而所谓的"体罚"(处罚)也是对孩子的的关心爱护,让孩子从小知道犯错是不对的,犯错后应该接受相应的处罚,许多事情都是因小失大,一味地溺爱孩子,这不是在关心孩子健康成长,要 怎样对待"体罚"这个问题,读读小学语文第十一册的<<"精彩极了"和"糟糕透了">>或许能从中体会道些......

 

附:

“精彩极了”和“糟糕透了”
小学语文第十一册(人教版)


记得七八岁的时候,我写了第一首诗。母亲一念完那首诗,眼睛亮亮,兴奋地嚷着:“巴迪,这是你写的吗?多美的诗啊!精彩极了!”她搂着我,不住地赞扬。我既腼腆又得意洋洋,点头告诉她诗确实是我写的。她高兴得再次拥抱了我。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红着脸问道。我有点迫不及待,想立刻让父亲看看我写的诗。“他晚上七点钟回来。”母亲摸摸我的脑袋,笑着说。
整个下午我都怀着一种自豪感等待父亲回来。我用漂亮的花体字把诗认认真真誊了一遍,还用彩色笔在它的周围上画了一圈花边。将近七点钟的时候,我悄悄走进饭厅,满怀信心地把它平平整整地放在餐桌父亲的位置上。

七点.七点一刻。七点半。父亲还没有回来。我实在等不及了。我敬仰我的父亲。他是一家影片公司的重要人物,写过好多剧本。他一定会比母亲更加赞赏我这首精彩的诗。
快到八点钟的时候,父亲终于回来了。他进了饭厅,目光被餐桌上的那首诗吸引住了。我紧张极了。

“这是什么?”他伸手拿起了我的诗。
“亲爱的,发生了一件美妙的事。巴迪写了一首诗,精彩极了……”母亲上前说道。
“对不起,我自己会判断的。”父亲开始读诗。
我把头埋得低低的。诗只有十行,可我觉得他读了很长的时间。
“我看这首诗糟糕透了。”父亲把诗放回原处。
我的眼睛湿润了,头也沉重得抬不起来。
“亲爱的,我真不懂你这是什么意思!”母亲嚷道,“这不是在你的公司里。巴迪还是个孩子,这是他写的第一首诗。他需要鼓励。”
“我不明白,”父亲并不退让,“难道世界上糟糕的诗还不够多么?哪条法律规定巴迪一定要成为诗人?”
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冲饭厅,跑进自己的房间,扑到床上痛哭起来。饭厅里,父母还在为那首诗争吵着。

几年后,当我再拿出那首诗看时,不得不承认父亲是对的。那的确是一首糟糕的诗。不过母亲还是一如既往地鼓励我,因此我一直在写作。有一次我鼓起勇气给父亲看一篇我写的短篇小说。“写得不怎么样,但还不是毫无希望。”根据父亲的批语,我学着进行修改,那时我还不满12岁。

现在,我已经写了很多作品,出版、发行了一部部小说、戏剧和电影剧本。我越来越体会到我当初是多么幸运。我有个慈详的母亲,她常常对我说:“巴迪,这是你写的吗?精彩极了。”我还有个严肃的父亲,他总是皱着眉头,说:“这个糟糕透了。”一个作家,应该说生活中的每一个人,都需要来自母亲的力量,这种爱的力量是灵感和创作源泉。但是仅仅有这个是不全面的,它可能会把人引入歧途。所以还需要警告的力量来平衡,需要有人时常提醒你:“小心,注意,总结,提高。”

这些年来,我少年时代听到的这两种声音一直交织在我的耳际:“精彩极了”,“糟糕透了”;“精彩极了”,“糟糕透了”……它们像两股风不断地向我吹来。我谨慎地把握住生活的小船,使它不被哪一股风刮倒。我从心底里知道,“精彩极了”也好,“糟糕透了”也好,这两个极端的断言有一个共同的出发点-------那就是爱。在爱的鼓舞下,我努力地向前驶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