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沙里途_的博客
沙里途_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98,859
  • 关注人气:6,8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安琪读戴潍娜《极乐变》

(2021-09-02 16:46:52)
标签:

转载

极乐变

戴潍娜

 

他来时,头顶覆满了槐花

碎得很好看

噫,这一夜风好犟

别离的话,是小鸟啄走的苍耳

 

领口的樱花,在说不忠诚的话

一心只爱飓风的姑娘

舔欲坠的火苗。极乐中

撒下悲伤,一茶匙盐

炙烤他,烘焙他

为了美可在人间下咽

 

苦闷,不可抗拒的吻

山风摇开了栗子的缄口

 

少年之心,芬芳可嗅

 

 

 

 

【点评】

本诗有一股飘渺之气,介于现实和虚幻之间,所写现实,所感虚幻。仿佛把握不住的情爱,于尘世中的某夜为“姑娘”所得,于是极乐,于是惶恐,惶恐生变。全诗采用第三视角,作者是旁观者,亦是记录者,但更多时候作者乃附着在“姑娘”身上,以“姑娘”之眼观看“他”,以“姑娘”之心感受“他”。尤其要注意的是诗中四处出现的植物意象,它们并非信手拈来,而是有作者的深意在。槐花,碎碎,覆满他的头顶,一种风尘仆仆的浪漫气息,他一出现,别离便不是别离,此处拿来第二种植物“苍耳”来对应“别离的话”,那当是此次重聚前二人的私谈,此刻因为“他”的到来而自动取消,仿佛被小鸟啄走的苍耳,苍耳令人联想到倾听,与“话”恰成一对,此物显然是作者用心的构想和抓取。第二段出现第三种植物“樱花”,是“姑娘”的象征,美而短暂的樱花,足以代表女性绚烂而易逝的青春,此处的不忠诚实指言不由衷,“姑娘”对“他”之爱意深切,欲说还休、欲盖弥彰,本段着力描写“姑娘”之“极乐”,面对心爱的“他”,恨不得炙烤、烘焙,把他吞下肚,其狂烈之情可见。第三段出现了本诗的第四种植物,“栗子”,我们知道,栗子是坚硬的,开口不易,但这个夜晚,栗子被山风,也被不可抗拒的吻,摇开了缄默的口,于是顺理成章涌出了结尾这一句,“少年之心,芬芳可嗅”,仿佛松了一口气般天地明净,万物欣然,姑娘嗅到了少年之心。读者在为“姑娘”心喜的同时不免内心还是有一丝隐忧,回望题目之“变”,回读全诗“姑娘”对“他”之期待、之喜悦、之恨不得融“他”于自己身心的强迫妄想,“姑娘”之爱愈切,读者之担心愈深。唉,姑娘,“即见君子,云胡不喜?”所得的回答也许是,“浅喜似苍狗,深爱如长风”,姑娘求的是一个长风般的深爱。

安琪,2021-8-25

 

[转载]安琪读戴潍娜《极乐变》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