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纯净的忧伤
纯净的忧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720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秋之絮语

(2012-11-01 09:17:38)
标签:

杂谈


秋之絮语

     不知不觉间,夏的炽热渐行渐远,浓浓秋意已浸透心田。萧瑟秋风,送来几许丰盈,几许凉薄。泰戈尔说: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我想,除了绚烂至极的美丽,短暂易谢更是生命的本质。一如我喜欢的歌手朴树在《生如夏花》中所唱“惊鸿一般短暂/如夏花一样绚烂/我是这耀眼的瞬间/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是那么短暂。我还没来得及感受她的炽热情怀,秋露就已打湿了我的台阶。其实,“生”也并非一个一直绚烂的过程。秋叶的静美,要经过多少风霜的洗礼。远远看去,那一树树的彩叶热烈美丽,可仔细端详,几乎难以找到一片完美的叶子。每一张叶片上都写满了自己的风霜雪雨,离合悲欢。

    这大半年,我是在陪着父亲治病的过程中度过的。虽然并不是一直奔波在治病的路上,但我的心从来没有安静过。反哺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折磨。

    仿佛一夜之间,父亲就老了。此前,我从没有意识到他已经是一个垂暮之年的老人了。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带他去登山,在满山红叶前拍照。而今年,他只能在小屋里推着轮椅散步了。仅仅只是小小的腰脱,就把他折腾得夜不成眠,形销骨立。除了疼痛与不良于行,更多的,是对病痛的焦虑,对衰老的不甘,对死亡的恐惧,折磨着一个可怜的老人。凄恻,无助,甚而绝望。

    大半年来,可怜的父亲不停地为自己寻找着医治的途径,不厌其烦地尝试各种靠谱与离谱的治疗手段,而效果,始终了了。在自己心力交瘁的同时,也把儿女折腾得不胜其烦。这种病是靠养的,而他对这一点,始终不甘承认。一个曾经那么活跃,那么不甘寂寞的人,如何能接受衰老和病痛带来的无望?

    他对我越来越依赖,正如我们小时候对他的依赖。他的电话越来越多,且有的时候不分时间。偶尔的凌晨或夜晚,他的电话响起,我会被吓得心惊胆战,而他只是因为翻到我过去打的一个未接电话,想知道我到底有什么事情。许多时候,我是怕他的电话的。时间稍长没有电话,又隐隐地有些担心。这种矛盾纠结,非经历无法体会。有时候,他像一个孩子,拉着我的手,无助地哭泣,而我也像对待婴儿般哄他、安慰他。我时常有一种错觉,这一切都是暂时的,他还会好的,还会像以前一样行走如飞。可是当我清醒时,我知道,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了。连我都不肯接受的事实,他自己怎么会接受呢?“风烛残年”四字,浸透人生多少悲凉与无奈!

    老了,就是真的老了。可如果没了,那就真的是没了。想到这,我再也止不住泪水。

    我想我是爱他的。虽然他有那么多毛病让我不喜欢,虽然一直以来因为他对久病的妈妈的不耐烦而埋怨过他。因为我知道,他是爱我的。小的时候,我很任性,也很倔强,有时候气得他脸色惨白,却舍不得打我一下,因为我是他唯一的女儿。而弟弟是常常挨打的,谁让他是男孩子而且非常淘气呢?从小身体虚弱的我常常生病。每次感冒发烧的时候,都是他用一双有力的大手,醮着白酒,在我额头用力揉搓,使我发昏的头脑顿感轻松。

    以前我很怕他。因为他是那么挑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觉得他竟然有些怕我了。被他折腾得心情极度糟糕的时候,我会忍不住说许多难听的话。而他,呆呆地听着,不反驳,竟然也不生气。虽然每次过后我都会非常懊悔,发誓再也不那样做了,一定要对他和颜悦色,柔声细语。可是每次当他做糊涂事的时候我的耐心真的是太有限。他真的如孩子般,会耍赖,会乱打电话求关注。他口口声声说不愿意打扰我们,却不停地打电话要去各种各样奇怪的地方治那根本无法治愈的病。我不知道这种纠结要伴随我多久,但我知道,或许这就是我今后生活中的一部分了。如果一直只是这样,于我,也算幸运的了。毕竟,他已是一个年近八旬的老人。身体全面检查后,竟然没有任何器质性的疾病。长长一页纸的血液指标上,没有一项不正常的!各项彩超显示,各个器官健康得跟50岁的人没什么区别。这让当今多少中年人羡慕忌妒恨哪!

    我不知道自己的晚年是什么样子,但我知道,那些树木落下叶子,是为了减少水分的丧失,以便度过寒冷的冬天。那么,我想,人之将老,也应当为生命作减法,卸却额外的负累,以减少生命的耗散。如果说年轻需要激情,那么现在的我,却宁愿做个温暖的人,怀着一颗悲悯之心,对人对己。不激烈,不颓靡,葆有生气而不剧烈磨蚀。唯有宁静的喜悦与阅世后的淡定。生命如珍珠,圆满、温润。

    天气越来越冷了,冬天已经来了。父母都老了。现在,也是他们人生的冬天,需要温暖。而我,也只能做个温暖的人。因为,我是他们唯一的女儿。

    当我的心沉浸在一片沉重的灰色中时,收到了远方儿子电话。那年轻欢快的声音,瞬间,如一抹亮色照彻心扉:宝贝,你才是我的希望。而人生,正是因为有了希望,才让人有勇气坚定地活下去。

    别了,那些炽热的花火,那些如诗的激情。生命至此,唯有迎接任何,承受所有,享受一切!

    一直以来都非常喜欢杨绛先生翻译的一首英国诗人兰德的诗:

    我和谁都不争,
    和谁争我都不屑;
    我爱大自然,
    其次就是艺术;
    我双手烤着,
    生命之火取暖;
    火萎了,
    我也准备走了。

    那是诗人在75岁高龄的时候写的。在知天命之年到来之前,我已领略了其中况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夏日森林浴
后一篇:至少还有你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夏日森林浴
    后一篇 >至少还有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