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andyrose
Sandyros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9,779
  • 关注人气:5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爱丽江-篝火晚会和扎西家

(2007-05-23 12:17:25)
分类: 游遍天下
从张建的客栈吃完晚饭出来,我们去了篝火晚会。和摩梭姑娘小伙一起唱歌跳舞,期待有人抠抠手心,过一过走婚的瘾。
我爱丽江-篝火晚会和扎西家 
 
我爱丽江-篝火晚会和扎西家
 
穿上摩梭姑娘的衣服跟他们学跳舞。
我爱丽江-篝火晚会和扎西家
 
 
选出臭脚带头对歌。
我爱丽江-篝火晚会和扎西家
 
我想和摩梭大妈合影,她说,我老了,不好看了。我说好看好看,比我好看!喜欢她黑红的肤色。 
我爱丽江-篝火晚会和扎西家
 
十点多的样子,篝火晚会结束了。意犹未尽的出来看星星。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的星星,那年在Algonquin park camping 的时候好像都没有觉得星星离我这么近。看着天上的星星,走在泸沽湖边,一丝丝的凉意。
 
远远的传来歌声,我们循着歌声走近一家客栈,这里还真是夜不闭户的,我们顺着黑漆漆的楼梯上到二楼,原来这里昏黄的灯光下是一片其乐融融。这里一桌子围着有十几个年轻人,大家一面聊天,一面喝着啤酒,吃着花生,小菱角。两个当地的小伙子在给大家唱歌。
 
看到我们来了,唱歌的小伙子立刻招呼我们。于是坐下来一起喝酒聊天。这才知道我们来到了有名的扎西家。 
 
我爱丽江-篝火晚会和扎西家
 
唱歌的是雍尔和金汝,后来才知道他们是泸沽湖歌神。雍尔给我介绍坐在角落里一个长得像混血的男人,原来他就是扎西。金汝是扎西的侄子。(张建的阿夏是扎西的表妹,而这个金汝看起来还比她大些,这里的辈分看来还是比较难搞清的。) 
 
扎西坐在角落里,一个20出头的小老外做他旁边,看起来是某美国大学溜出来瞎混的。雍尔和金汝在胡侃,骗我说那老外是新疆人,卖葡萄干的。那老外也附合他们,开口居然是流利的汉语。我倒是有点懵了,一般我看人很少错的(中国人能大概猜出省份,老外能看出是北美,西欧,东欧,还是澳洲。)不过很快,就知道我没错,他是加州三番人士。这小孩也特别能侃,还略通几国语言。他问了我一些诸如为什么英语这么好,在哪里受的教育等等常规问题。我简单作答。于是就聊开了。
 
雍尔和金汝一首接一首的给我们唱歌,从民俗歌曲到流行音乐,甚至还有他们自己编的泸沽湖Rap。极有意思。之间他们跟我们开玩笑逗乐,跟我们调侃走婚,调侃这里的风俗,海阔天空的一会儿说自己是犹太人,两分钟后又成了韩国人。。。我兴致来了也能侃,很快这个雍尔就成了我失散多年的哥哥,然后又对上了歌,从scarborough fair, 唱到yesterday once more, 唱到夜上海。。。小老外惊叹我居然记得歌词。 雍尔说,敢情你半夜三更跑我们这儿砸场子来了?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女孩子。我大笑,哈哈,说对了,我就是循着歌声来砸场子来了。大家都笑了。
 
夜渐渐深了,好几个小姑娘回房间睡了。就剩下了雍尔金汝和4,5个还有兴致聊的。刚才天南地北胡搅蛮缠,人少了,雍尔才真正开始跟我们聊心里话。他告诉我们,外面的人们觉得泸沽湖充满了神秘感,对它有着浓厚的兴趣。而一些商业炒作把这里的走婚习俗夸大了,把原来泸沽湖纯朴的民风描述成混乱的性关系。什么如果想走婚就抠抠手心什么的,其实摩梭人不是这样的。他们也不是想跟谁走婚就跟谁走婚,更不是今天走这个,明天走那个。摩梭人的走婚,其实很大程度上象国外的common law marriage, 那是法律承认的没有婚姻约束的同居关系。在国外,同居2两年以上的被称为common law, 双方及其子女(如果有的话)是和婚姻关系的伴侣一样完全受到法律保护的。摩梭人也一样,他们在完全自愿的基础上建立阿夏关系,这段关系一旦建立会维持很长一段时间,并不象外面人们想象的那么随便。当任何一方决定中止这种阿夏关系,另一方不能以任何理由反对。如果有了小孩,归女方家族共同抚养,主要有舅舅抚养。而母亲如果愿意,可以不管小孩,继续她新的走婚关系。(所以,雍尔告诉我们,在这里男人做了舅舅地位就不同了,就好像汉人做了爸爸也会被老人们真正看成大人一样。)
 
在这种走婚关系的前提下,摩梭人没有复杂的婆媳小姑关系,更没有所谓的婚外情,adultery or love affairs. 什么都简简单单。同时有几个阿夏的事情,在摩梭人里面是不被接受的,也是很少有的。如果有人同时有好几个阿夏,很快就会在这个小小部落传开,如果事情中的各方都相安无事,当然最好,不过很多时候是其中一方会退出,剩下的继续一对一的走婚关系。男女双方一般在30多40的时候固定关系,男方会搬到女方那里居住。但是任何人如果中止走婚关系,都不存在财产纠葛的问题。男方只需搬出女方住处。因为男方不必对小孩负责,如果他自愿对小孩做点什么,女方家族一般也会欣然接受。
 
摩梭孩子在13岁的时候会当着全村人举行成人礼,在这个时候表示他/她可以有阿夏了,同时也宣布父亲是谁。这样一来,家谱就摆出来了,有血缘关系的是绝对不能建立走婚关系的。 
 
雍尔说,泸沽湖出名了,越来越多的游客来这里,于是修了路,以前都是马帮走几天几夜才能出去一次。进来的人们说,扎西,你这里怎么没有抽水马桶,于是扎西修了抽水马桶;你这里怎么没有淋浴,于是扎西修了淋浴;你这里怎么没有上网,于是扎西联上了网。可是这里原来的样子全被破坏了。我们摩梭人只想过我们的生活,你们来,我们欢迎。我们吃什么,你们也吃什么,我们睡什么,你们也睡什么。你们离开,我们欢迎再来;愿意给点报酬,就给点;不给,我们一样欢迎再来。现在游人们把这里变得太商业化了,我们摩梭人不希望这样。你看这里的孩子们,原来连相机什么样都没见过,现在对着相机都摆个“耶”的造型,完全没了原来的纯朴。你们进泸沽湖的那条路,过两年可能会重修,那时候这里的商业气息会更浓了。说实话,我们一点都不希望他们修路。雍尔的话语里带着些许的无奈。雍尔和金汝随兴给我们唱起了自己写的歌《姐姐的眼泪》,描述的是摩梭女孩外嫁的情形:
 

黑色的眼睛 长长的头发 敲打着一个男人的心。

阿妈的女儿 亲爱的姐姐 就要穿上美丽的嫁衣。

忧伤的口弦滚烫的泪水滴落在火塘边,曾经那一个欢乐的少女默默的在哭泣。

姐姐的眼泪,滴落在阿妈温暖的胸怀里,姐姐的眼泪,淋湿了背她出走的男人的背。

从此在那条小路上,再也看不见姐姐背水的身影,从此在那片草原上,再也看不见姐姐放牧的歌声。

在我的记忆深处,太阳是你唇边的笑容,月亮是你眼中的泪。。。

 

这歌让我听得想掉眼泪。

 
我们就这样无边无际的聊着,一转眼都凌晨2点了。我们恋恋不舍的离开扎西家。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跟雍尔金汝有这么坦诚的交谈。他们让我进一步了解了摩梭人的生活和想法,不仅仅限于外界对他们的宣传。现在想想真应该跟他们合个影,留下纪念。下次吧,下次一定!
 
清晨,马帮已经准备出发,我才刚刚醒来。 
我爱丽江-篝火晚会和扎西家
 
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有人专程来泸沽湖疗伤,在这里看着早晨金色的朝阳,还有什么忘不了的?每一天都是崭新的!
 
我爱丽江-篝火晚会和扎西家
 
而每一天都在等着你去经历! 
我爱丽江-篝火晚会和扎西家
 
这天早晨,我们离开了泸沽湖,没有再打扰任何人,只跟两个月大的小狗贝贝说了再见。下次再来的时候贝贝应该已经是威风凛凛的大狗了吧!(他可是德国黑背呢!)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记得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