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君义GoodLuck
君义GoodLuck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363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屈连志:医巫闾山文化与中原文化之渊源

(2017-04-26 15:29:59)
分类: 贤情异志

在中华文明的历史长河中,医巫闾山文化如流光溢彩的明珠,在幽燕大地上璀璨生辉,它博采众长,集北方少数民族文化和中原文化于一体,求同存异,融合了各民族的智慧结晶,开创了一个别具特色的综合文化体系。多民族文化交融不仅促进了本地区的发展,也催生了民族融合。医巫闾山文化既是辽河流域文明起步的重要标志,也是辽河流域在中华文明起源过程中先走一步的有力证据。

先秦篇  绚丽多彩

在著名典籍《诗经•尔雅》篇中有这样一段记载:东方之美者,有医巫闾之珣玗琪焉。许多专家学者都曾对此进行过研究,最后只是知道珣玗琪是一种产于医巫闾山中的美玉,具体一些就不得而知了。

1982年,辽宁省文物普查队在医巫闾山东北端发现一处距今约8000年前的遗址,它是一个北边略高的平坦台地,四周是起伏的丘陵地。遗址东北方向不远处有一座査海山。经考古发掘,传出一个石破天惊的新发现:这里出现迄今中国最早的玉和龙型堆石。经专家鉴定,这批玉器从玉料、制作方法和造型都是标准的玉器,也是目前所知世界上最早的真玉器。无独有偶,考古工作者在建平县又发现了距今5000多年的牛河梁基石冢。石棺里的随葬品中没有陶器和其他物品,只有玉器。无论是查海遗址还是牛河梁遗址,都是围绕医巫闾山发现的,两座遗址的共同特征就是崇尚玉,而恰恰医巫闾山产玉,据专家推断,这些上古时期的玉器非常有可能是来自医巫闾山的珣玗琪。崇尚玉的习俗标志着礼仪的产生,也标志着文明的进步。

相传,当年颛顼帝大战共工氏,兵士多被对方的瘴气所伤。有人指点,只有北方医巫闾山的珣玗琪能破解此瘴气。为了尽快取胜,颛顼大帝亲自带人来医巫闾山寻找珣玗琪。可医巫闾山幅员辽阔,珣玗琪究竟藏于何处人们谁也不知道。日子眼看一天天过去了,颛顼大帝心急如焚,不断加快步伐,很快就将部下远远甩到身后。突然,一只猛虎从林中蹿出,朝着颛顼大帝猛扑过来。心神疲惫的颛顼哪里还有力气对付老虎,只得干瞪眼没有办法。说时迟那时快,不知从何处飞来一块石头,正打在老虎两只眼睛中间处,石头牢牢地打了进去。老虎惨叫一声倒地而亡。精疲力竭的颛顼连惊带吓,也晕了过去。不一会儿,颛顼就感到一股沁人心脾的清凉从头顶灌浇下来。他睁眼一看,只见一位猎人打扮的少女正在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在自己的头顶上,似乎放着什么东西。颛顼用手一摸,原来是块玲珑剔透的石头。颛顼急忙问,姑娘,刚才是谁救了我。姑娘微微一笑说,当然是我了。颛顼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位姑娘小小年纪竟如此了得。经过询问,这才得知,原来,姑娘名叫邹屠氏,是当年蚩尤氏的族人,被黄帝战败后流放于医巫闾山,由于是待罪之身,平日里只能在山中靠打猎为生,而放在颛顼脑门上那块石头就是珣玗琪,有镇静解暑安神的功效。当时姑娘见颛顼晕倒,所以才拿出来。颛顼喜出望外,带领部下在邹屠氏的指引下找到她的族人,当场宣布他们无罪,还帮助他们在医巫闾山脚下建立一座城池——大棘城。邹屠氏的族人感恩戴德,向颛顼赠送了很多珣玗琪,邹屠氏被颛顼封为妃子,随颛顼而去。有了珣玗琪,颛顼很快就将共工氏击败。从此,医巫闾山珣玗琪的美誉四海名扬。后来,颛顼多次携邹屠氏到医巫闾山。据传,颛顼死后,与邹屠氏合葬于医巫闾山之阳。尽管这一说法尚有争议,但在辽代梁援墓志铭中,确有“奏乞医巫闾山之近地永为别业……且以高阳旧莹时有水害,远奉輤车来葬于新地”。这里的高阳旧莹指的就是颛顼之陵。由此看来,颛顼葬于医巫闾山之说并非空穴来风。前不久,又有专家提出,现在的河北北部及辽西地区是古代黄帝和颛顼等部落首领活动最频繁的地带。这一考证究竟是否属实,只有看今后的考古发掘以及深层次的研究。

此后,舜帝也踏着颛顼大帝的足迹多次来到医巫闾山,并封医巫闾山为幽州镇山,也为日后医巫闾山成为中国北方镇山奠定了基础。随着近代的考古发掘,在医巫闾山地区的石器、玉器、青铜器等各种考古发现层出不穷,这些发现无不彰显先秦时期医巫闾山文化的灿烂与辉煌。

最近,在医巫闾山西麓宝林楼景区,有人发现一石崖上刻有“闾山头”三个字。据考证,这三个小篆系先秦时期遗留。这一发现为医巫闾山早期文化又提供一个强有力证据。

先秦时期的医巫闾山文化为波澜壮阔的中华文明史留下了精彩一笔。

汉唐篇  承前启后

秦朝灭亡以后,大汉王朝在秦朝建制的基础上,又在医巫闾山地区增设了无虑、阳乐、交黎等县,同时加强医巫闾山地区的军事防范,增派军队进行驻守,防止外族入侵。1962年,辽宁省博物馆考古工作队在廖屯镇大亮甲村发现了一座汉代城池遗址,专家推断,这里就是当年无虑县城址。朝廷既然在此修城驻防,就会从中原调拨大批部队和驻守官员,这些人的到来必然会带来许多中原文化,他们无疑成了中原文化的传播者。到了晋代,东夷校尉李臻其之子李成在无虑城屯过重兵和粮草,对抗朝廷。隋朝大业年间,隋炀帝对寄居在东北地区的高句丽正式宣战。医巫闾山地区的怀远镇成了隋炀帝三次东征驻跸屯粮的重要之所。尽管几次开战都是无功而返,但怀远镇成为战略要塞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随后,唐太宗也挥戈东向,征伐高丽。当时医巫闾山地区属辽西郡,下设汝罗、燕郡、怀远、巫闾守捉 等城。唐太宗东征规模之大可称得上是盛况空前,给当地老百姓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同时也留下了许多丰富多彩的民间故事和风物传说,如“扳倒井”、“尉迟恭鞭打石门开”等,其中许多地名如“亮甲山”、“营盘”等也都缘于唐太宗东征所留。而争议最多的,就是崇兴寺双塔。很多资料显示该塔修建于唐代贞观年间,在《资治通鉴》中就有:“诏辽东战亡士卒骸骨并集柳城东南,命有司设太牢,上自作文以祭之”。还有学者在资料中看到,此塔内有唐东征将士灵位等说法。

尽管目前这一说法尚有许多商榷之处,但其中的文化内涵还是值得肯定的。与此同时,在医巫闾山地区,有在汉代“炎汉古刹”基础上修建的唐代宝林楼,有始修于北魏、重修于唐代的青岩胜境,有修于唐代元和年间的灵山寺等等,这些建筑遗存无不彰显了汉唐时期医巫闾山文化的多元性。

考古学认为,“礼制”是文明起源的一个重要标志和特点。而“礼制”所包含的文化内涵更是深厚久远。西汉时期,朝廷在祭祀大典上专门增设“地郊”,其中就包括祭祀幽州镇山医巫闾山。北魏时期,鲜卑皇帝非常重视对医巫闾山的祭祀。和平元年,文成皇帝专门“幸辽西,望祭医巫闾山”。这是目前有正式文字记载的最早亲自来医巫闾山祭祀的皇帝。为了巩固对医巫闾山地区的统治,北魏皇帝还专门在医巫闾山开凿了我国东北地区最早的石窟——万佛堂石窟,为后世造像艺术及书法领域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

隋朝开皇十四年,朝廷正式封医巫闾山为北方镇山。这是朝廷对医巫闾山作为北方镇山最早的封禅,也是对医巫闾山为中国北方镇 山地位的正式确定。到了唐代,又诏封医巫闾山为“广宁公”,这也是广宁一词的由始出现。

汉唐时期,虽然医巫闾山地区战事频繁,民族人口流动性比较大,然而,许多文化积淀却能沉存下来,一直延续至今。

辽金篇  夺目绽放

辽金时期,是中国各民族文化碰撞与融合的重要阶段,在此期间,医巫闾山地区发生了一系列重大变化,在这些变化当中,既有对中原传统文化的借鉴与继承,又保留了契丹、女真等北方民族的某些特色。医巫闾山已成为民族文化碰撞与融合的载体。

翻开史料,在《辽史•地理志》东京道显州载:人皇王性好读书,不喜射猎,购书数万卷,置医巫闾山绝顶,筑堂曰望海。虽然是简短的几句话,但其中的意义却非常重大。契丹太子、人皇王耶律倍对医巫闾山的情有独钟,为后来医巫闾山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繁荣起到了至关重要作用。

据《辽史》列传中记载:辽代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死后,本应由皇太子、人皇王耶律倍接掌皇位,可阿保机的媳妇述律太后却非常 偏爱二儿子耶律德光,当时耶律德光是兵马大元帅,手握重兵。经过这娘俩上下“串联”,大臣们哪敢得罪他们。最后,经过“公开选举”,耶律德光获胜,坐上了皇帝宝座。虽然当上了皇帝,可耶律德光始终对自己的哥哥人皇王耶律倍不放心。后来,耶律德光干脆就把远在东丹国(现在的吉林省)的耶律倍调到东京(现在的辽宁辽阳),并将大批东丹国(原渤海国)百姓移民到辽西医巫闾山地区。耶律倍一看这形势,便选择一处风景秀美之所——医巫闾山。他命人备万金,到中原地区购买各种图书,在医巫闾山最高峰筑起了一座藏书楼。由于这里风景优美,晴空时可望见南面海上的帆船,因此,耶律倍就在书楼门上题写“望海”二字,这就是望海堂的由来。望海堂不仅是辽代最大的图书集藏地,而且还对后世辽海文化乃至整个东北地区的文化,产生了重要影响。

闾山地区就是契丹人吸取中原文化的重要基地,到辽金期间,医巫闾山地区更成为两朝进行文化交流的主要地。

耶律倍客死后唐后,他的儿子辽世宗耶律阮将其安葬在医巫闾山,陵为显陵,并设立显州城护卫。此后,耶律倍的儿子、孙子死后都葬于医巫闾山,尤其是耶律倍的孙子景宗耶律贤死后,萧太后又在医巫闾山地区建立乾州,以奉乾陵。显、乾二州的设立,使这里的文化职能大大加强。

在辽、金、宋文化交流中,早期多通过特殊的形式——战争。战争本来是破坏文化的手段,但由于契丹人在建国初便吸收了大批幽燕汉人为高级官吏,这些汉人经常注意在各项活动中帮助契丹人吸取先进文化,战争就成了交流文化的渠道之一。辽太宗灭后晋,攻克开封后,将百官、宫女、文人、伎艺以及图书、文籍、仪仗、历法等席卷北去,使契丹王朝的文化得到一次较大的充实。澶渊之盟以后,双方信使络绎不绝。边地官兵、居民友好相处,南北两朝相互学习的机会进一步增加。据不完全统计,自澶渊之盟后,宋朝出使聘辽者1600余人。而辽朝派往宋朝的使节虽不如宋人记载之详,大约也相当这个数字。由于医巫闾山有显、乾两大皇陵,因此,契丹皇帝把显、乾二州作为军政中心,很多军国大事都在这里研究决定。出于礼节,使臣们当然要祭拜显、乾二陵。在这种情况下,医巫闾山地区能首当其冲地获得大量南北信息。双方使臣,大多为朝廷重吏,其观察事物的能力和本身的文化素质一般都比较高。如宋朝的政治家王安石,科学家沈括、以断狱清明著称的包拯以及文学家苏辙、苏颂等,都曾使辽,其余文人学士,达官名流更是不计其数。这就使医巫闾山的文化信息量不仅大,而目水平高。这些人把宋朝的文化、制度,科学、技术及时带到医巫闾山;又从医巫闾山把契丹人民的各种创造传往中原。医巫闾山不仅是宋使往来的中心,而且也是西域、回鹃、高丽各国使臣和商人们经常活动的地方,这使医巫闾山文化交流的内容和辐射面更加广阔。

在辽金时期,每逢邻邦皇太后、皇帝或皇后生日等重大节日,双方都会派使臣前往。宋朝的使臣路过医巫闾山,经常有即兴的诗文,有的描绘医巫闾山的山川景色,有的述人述事,有的记述异国风情。这使医巫闾山更增添了文雅色彩,促进了医巫闾山地区文学的发展,同时也把医巫闾山地区风情介绍到宋朝。如宋朝许亢宗在《奉使行程路》中对医巫闾山就有这样的描绘:“至此山,忽峭拔摩空,苍翠万仞,全类江左,乃医巫闾山也。”从辽、金、宋的全面比较而言,辽金文化自然不如宋朝发达,但它是一种向上的、积极进取的文化,较之传统的中原文化更具蓬勃的生气;医巫闾山处于三者之间,既吸收了中原文化深沉、儒雅的一面,又具有北方文化豪放、生动、开阔的特征,形成独具特色的综合文化体系。

《辽史•乐志》:“辽有国乐,有雅乐,有散乐。”国乐当是契丹族原有的音乐。不同场合,奏乐不同,而各种仪式均有舞蹈表演。辽代的“契丹舞”、“蓬蓬歌”等等,对中原文化都曾产生深远的影响。王安石曾在诗中写道:“农步沙上饮盘桓,看舞春风小契丹,”范成大《鹧鸪天》词中也有“休舞银豹小契丹,满座宾客尽关山”的词句,这些都是有关契丹舞的描述。

北宋末年,肃慎族后裔女真人在东北建立金政权,金代的民间歌舞更盛。本土民间艺术与中原传来的民间艺术得以进一步融合,形成具有东北特色的高跷、打连厢、旱船、竹马等百戏杂乐,逐渐融会成东北秧歌。直到如今,医巫闾山地区的萨满舞、二人转等依然保持着许多辽金时期的影子。

辽金时期,辽代的显州丝锦、甲坊著称于世。其中显州锦缎专门为皇家专供,其工艺水平和图案织绣堪称一绝。金代专门在显州 成立显州书院,是当时全国二十四所书院之一。这些不仅彰显着医巫闾山文化的多元性和延续性,为医巫闾山文化的繁荣和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作用。

明清篇  盛况空前

大明王朝建立以后,鉴于形势需要,在辽东地区实行军卫制。洪武年间,在医巫闾山脚下设立广宁卫(现在的辽宁省北镇市城区)。随后,明朝庭又将总镇府、按察司、都察院等东北地区政治、军事、经济、文化重要枢纽都设在广宁卫。同时在鼓楼西侧建立镇东堂,又称会府,是当时总管东北地区的最高军政机构。高层官员络绎不绝的往来将医巫闾山地区的文化又推向了一个新高度。

有学者认为,元代木华黎曾经对广宁城进行过大规模屠城,因此,医巫闾山文化有可能在此期间出现断代。其实,木华黎屠城时,是缘于锦州人张致率众叛蒙,并且反复无信。屠城令中,明确规定工匠、优伶除外。这就说明当时幸存下来的工匠、优伶掌握着丰厚的文化信息,他们依然能够将医巫闾山文化传承下去。

在明清时期,由于医巫闾山地区局势相对比较稳定,因此,文化艺术得到了长足发展。一些民间特色突出的民俗文化也应运而生。萨满教是流传于东北各民族中的一种古老原始的宗教文化现象,其中的萨满教祭祀活动,包融着五光十色、异彩纷呈的原始歌舞场面,是远古时代的残存,也是医巫闾山地区民族音乐歌舞的宝库。满族和我国北方其他民族一样,有信奉萨满教的习俗。萨满教蕴涵着极为丰富的音乐、歌舞,以及杂技等诸多艺术因素。《柳边纪略》记载:“满人有病必跳神,亦有无病而跳者。萨满舞在东北各民族艺术活动中,影响较大,特色鲜明,其中保留很多原始舞蹈形式。单鼓,又名太平鼓,是萨满跳神中的一部分,载歌载舞,是医巫闾山地区民间广为流传的表演形式。萨满跳神歌舞,在满族、蒙古族、锡伯族等都颇为流行。医巫闾山地区的歌舞,因受东北风土人情以及其他兄弟民族艺术的影响,已经形成自己的鲜明特点,并逐渐演变为东北大秧歌。

居住在医巫闾山怀抱的人民不仅能歌善舞,创造出绚丽多彩的民间歌舞,而且说唱艺术也十分发达,深切地展现出他们的思想感情和理想愿望,以及勤劳勇敢、憨厚质朴、风趣幽默的性格特征。东北大鼓就是一种广泛流传于医巫闾山地区的主要说唱艺术形式。东北大鼓在农村演出,只有一把三弦伴奏。进城之后,在茶社、剧场演出,也有配以其他乐器的。东北大鼓吸收京剧、京韵大鼓和东北民歌的声腔,曲调丰富,唱腔流畅,表现力较强,演员既是故事的讲述者,又是书中不同人物的模拟者,一个人要模拟许多角色的音容笑貌,代表人物对话和独白,要把人物、事件、场景和感情唱出来,可谓“一人多角”,甚至一个人可以造成千军万马的气氛。农村中说唱东北大鼓的艺人,大多是农闲说书,农忙务农,以说唱中、长篇书为主,城市艺人则以演唱短段曲词为主,内容大多取材于戏曲、小说和传奇故事等,通俗易懂,为广大听众所接受。

明清之际,统治者对北方镇山医巫闾山的祭祀非常重视,纷纷派遣王公大臣来北镇庙祭祀。尤其是清代统治者,视东北地区为“祖宗肇迹兴王之所”,“龙兴之地”,对医巫闾山的祭祀更是频繁。清朝康熙、乾隆等多位皇帝都曾亲自来医巫闾山祭祀游览。在北镇庙,现存的50多方碑石中,有40多方是明清时期的封山告祭文、游山诗文等,这些碑文真草隶篆,四体相融,有出自大家之手,有普通百姓所书,字体如行云流水,飞龙走凤,铁画银勾,为庄严肃穆的北镇庙增添了无限艺术色彩,同时也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尤其是一方明代祭山碑,明确记载“北镇礼秩居他镇之首,永奠东土”,这也是医巫闾山为中国五大镇山之首的有力明证。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道士高僧纷至沓来,慕名来医巫闾山修真养性,宗教文化不断焕发出勃勃生机。苍莽的医巫闾山山中,古刹林立,道观纵横,飞阁流丹,梵音道歌不绝于山谷。“安南辰定北斗开天辟地,立五行分八卦炼海烧山。”这不仅是山中道士的凌云壮志,也抒发了普通百姓敢于战天斗地的豪迈情怀。

现存明清吟咏医巫闾山著名诗词有200多首,歌颂医巫闾山地区风物等 400多首,“九霄擎露龙遥去,万壑钧天涛乱飞。”“天风忽起松涛落,下界回看隔几重。”这些诗句都是游览过医巫闾山的朝臣名士所留,抒发了人们追先贤遗迹,发怀古幽情的感慨,诗句起伏跌宕,读来荡气回肠。

医巫闾山文化经过一代又一代人们的薪火相传,不断延续,一直流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