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木槿花西月锦绣》结局

(2010-06-28 14:36:55)
标签:

杂谈

   超级喜欢《木槿花西月锦绣》,可是结局还没有,一直沉浸在其中,不禁有了结局杂想。 
      看了海大关于非白的番外,感触良多。看起来,非白和木槿本是注定的姻缘,否则非白给木槿梳头的时候,不会觉得“那青丝,那种感觉很奇怪,很平静,又恬静,好像等了几辈子了 ,好像他很久以前就给木槿这么梳头了”。可见,两人在前世(或者说某一世)必定是恩爱夫妻,至少是情侣。而这一世,两人本来也应该再续前缘,开头不是说,木槿原本是应该投胎到富贵之家的,那说起来,和非白也是门当户对,珠联璧合的良缘。可是紫浮的出现打乱了木槿的命盘,木槿投胎去了贫苦人家,还多了个本不该存在的妹妹锦绣。不过,我认为锦绣和段段并非紫浮分裂而成,段段应该就是紫浮的本体,而锦绣多半是紫浮的一件饰物或者兵器什么的,沾染了主人的一点灵气,被光球打中后脱离了主人,和木槿一起投胎了。所以说锦绣虽然也是紫眸,但性格,才能什么的,都与真正的紫浮相去甚远。海大曾经提到,木槿,非白,非珏,紫浮前世是相识的,现在想来,这个前世应该是发生在天界。那个牛鼻子老道说木槿是“浴火凤凰落九天”,想必木槿原是天界的神,后来因为某事被贬到凡间,经历轮回之苦。估计遭贬的原因也和“背叛”有关,否则也不会遭遇长安背叛的痛苦。非白应该是木槿在天界的恋人,木槿贬入凡间,他就跟随到凡间,追寻自己的爱侣,终于在这一世和木槿重逢。而非珏多半是木槿的亲人,比方说弟弟。所以说,这一世,木槿和非珏几乎是一见如故,他们之间的爱情更近乎亲情,纯洁而温暖。但非珏毕竟不是木槿命定的人,他全心依恋着木槿,同时也享受着木槿的怜爱,可无法真正地了解木槿,两人的爱情虽然美好,却不曾刻骨铭心。同样,非白对于锦绣,虽然也是情动,但始终只流于表层。这也是为什么木槿和非白都不约而同地移情别恋,而非珏也错把他人认作了爱人。至于紫浮和木槿前世的因缘,就不知道海大怎么安排了,估计木槿遭贬一事和紫浮是有关联的,而两人有没有情爱纠葛,那就不好猜了。期待海大早日带给我们他们前世的故事。顺便提一下,夕颜的前世没准是紫浮的灵兽什么的,所以一见段段就那么喜欢。 
     《木槿花西月锦绣》写到现在,女主角木槿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多情又重情”,无论对恋人,还是亲人,木槿都很难真正割舍任何一个,乃至有点优柔寡断,反反覆覆。海大似乎是想把天下各种各样的爱情,都让木槿尝个遍,和非珏之间两小无猜,纯真无瑕的初恋,以及多年后物是人非,错身而过的怅惘;和宋明磊之间,对方付出太多,却不是自己想要的,反而成了沉重的负担;和非白之间,相互吸引,生死相许,却又彼此猜疑,伤害,爱有多深,痛就有多深,偏偏无法放手;和段段之间,命运的捉弄造就的一对欢喜冤家,经过痛苦的磨合,岁月的洗练之后的默契夫妻,彼此已经融入对方生命之中,再谈爱与不爱的问题已显得多余;还有飞燕和齐放那种默默守护,无私付出的爱。唉,木槿身上承受了太多的情爱,想不“多情”也难啊。 
      海大正好写到与非珏重逢这一段,我也来说说吧。坦白地说,的确有点煽情煽过头了,木槿的心情大家都可以感受到,但经历了那么多风霜坎坷的她,应该表现得更为理性大度些。其实非珏的经历不难猜,上元一别,非珏在赶赴东突的途中,听到了木槿假扮原二小姐突围以身殉主的消息,非珏痛不欲生,想到当时应该不顾一切把木槿带走,悔恨交加中狂性大发,狠狠地伤害自己(他手上深深的伤痕应该就是当时留下来的)。果尔仁见局面不可收拾,就想到了找人冒充木槿的办法。而冒充木槿的最佳人选当然就是碧莹,碧莹了解木槿和非珏的一切。而此时的碧莹估计也知道了宋明磊陪着木槿赴死的消息,她以为两人都已经不在人世,所以也就断了其他念头。前面也提过,碧莹是落魄了的大家千金,心里总是不甘的,所以就抓住了果尔仁提供的这次机会。不知道果尔仁编了怎样的故事,反正应该是碧莹顶着木槿这个名字嫁给了非珏,而非珏因为无泪经加上木槿“死讯”的刺激,对往事只剩下模糊的记忆,只记得自己最心爱的人叫“木丫头”而已。而碧莹就作为他的这个“爱妻”生存了下去,果尔仁则对外放消息说,碧莹死在了沙漠里。老实说,非珏和碧莹的确都不是圣人,但他们的遭遇只能说世事无常,造化弄人,没有好太多苛责的地方。确实就像诗签里所说,非珏是福泽深厚之人,和木槿恋爱的时候,木槿对他是全身心地付出,而木槿移情别恋之后,他依然能够和梦中的那个“木槿”幸福生活着。我真的希望,不要让他的美梦“惊醒”,否则未免太残忍了。木槿就当那个痴恋着她的非珏已经死去,而现在活着的,是叫撒鲁尔的陌生人吧。 
       谈到结局,就不能不提到海大在前文里写到的一段提示性文字:“更有好事者以我的旧事写了一篇极其畅销的艳情小说,主人公以我为原型,讲述了一个丫环垂涎少爷的美色,称其洗澡不备,勾引其行那不道德之事,后诱其随之私奔,又见异思迁,抛弃了少爷,嫁给了突厥贵公子,却又暗中和大理商人勾勾搭搭,最后终于客死异乡,那痴情少爷遭抛弃后浪子回头,发奋读书,高中状元,取了公主,荣归故里,而那大理商人取了一大堆女人,纵欲过度后,暴死家中,那突厥贵公子自家道中落后,终于领悟世间无常,出家当了和尚”。这段文字漏洞百出,而关键的地方是张冠李戴。为什么这么说哪?前面我已经分析了,碧莹顶着木槿的名字嫁给了非珏,所以就有了“嫁给了突厥贵公子”一说。后面又说“暗中和大理商人勾勾搭搭,最后终于客死异乡”,这个大理商人,不是别人,应该就是女扮男装的木槿,即君莫问。那么我们从张冠李戴这个角度再来分析上面那段故事,就能看出很多线索了。那个“发奋读书,高中状元,取了公主”的很可能是宋明磊,这个公主,应该就是原非烟。同理,我认为,那个“领悟世间无常,出家当了和尚”的人不是非珏,而是段段(这个好像第一次有人提出来,呵呵)。前面就已经提过,段段出生后给高僧看过,说他应该出家修行,当然他老爹是不会舍得的。可是,看过金庸小说的人都知道,大理段氏虔诚礼佛,时有皇帝退位出家。而这个根源估计就来自段段。我猜想,段段在木槿离世(估计英年早逝是逃不掉的)之后,看破红尘,让位予夕颜,抛弃后宫佳丽,出家为僧,并终于成为一代宗师。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段段从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到功德圆满的高僧,终于完成了他的历练,修得正果。百年之后,回到天界,他的造化必定是无人能及的。 
      下面我就聊聊两位男主角,非白和段段。海大在塑造男主角的方面功力深厚,奉献给了我们这样两位同样风华绝代,才华横溢,却又性格迥然不同的顶级美男,让他们各自的粉丝团pk到死,颇有既生瑜何生亮的味道。 
喜欢穿白衣的原非白是个典型的完美主义者,一开始的时候以貌取人,爱上了锦绣,而对姿色平庸的木槿没感觉。木槿和他的开端不能不说是很糟糕的,尤其是春药一事,非白为了自保,直接导致木槿受到了无法弥补的伤害,一生为此所累,估计最后还是躲不过早逝的命运。所以说,木槿恨他怨他怀疑他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从某种角度看,非白和木槿的爱情纠葛copy了当年原青江和梅香之间的爱与伤害,更何况他们之间还有个锦绣,那就是木槿心上的一根刺。非白又是个闷骚型的,即使已经欲火焚身了,木槿居然也看不出来。两个人之间玩着“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的爱情游戏,简直是欲罢不能。可无论隔着多少的恩怨,多少的心结,爱的力量强大到盖过了一切。当非白听到木槿替死的消息,他多年来的修养完全崩溃,对着父亲姐姐大放厥词,更是盗走鱼符,私自跑回西安来救自己的心上人。这一刻,他把什么宏图霸业,把什么身家性命全部抛在了脑后,只要能救回木槿的性命,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非白本是个非常谨慎,有点自私的人,他爱上木槿确实有一部分原因是欣赏她的才华,觉得她对自己的事业有帮助,不过到后来,他也的确是爱她爱到了忘我的境界,到这个份上,木槿就是变成了傻子,他的爱也已经无法改变了。之后是拒婚,被父亲软禁三年(应该还有重伤,在生死关上挣扎),然后就是固执地傻傻地等下去,等着等着,从一个美少年,变成了27岁“高龄”的老处男。这样的付出已经完完全全弥补了他当年对木槿的伤害。老实讲,木槿想不对他负责任都不行,实在是说不过去。当然狡猾的绝代波斯猫还是很有心机的,他是不会相信木槿为他“守节”而死的,毕竟以前春药事件告诉他,木槿认为生命比贞洁重要多了。非白知道木槿还活着,他出版了《花西夫人诗集》,把自己对木槿的痴情昭告天下,一方面是告诉木槿,我还在敞开怀抱等你回来,另一方面也是喝止那些对手,木槿是他的女人。同时也让木槿为了名誉,无法名正言顺地嫁给其他人。面对这样的非白,木槿就不用指望能顽抗到底了。 
      段月容则是原非白也不得不钦佩的对手。段段是四大公子中年龄最小也是争议最大的一个,他的一生真是比传奇还传奇。番外里写到,非白见到了段月容,才知道什么叫“女为悦己者容”。作为仙魔混合体的段段,来到这个世间本来就是个异数,而他的行为模式也的确无法用一般人的思维来揣摩。段段做男人是极品男人,有勇有谋,能屈能伸,敢作敢当,将自己心爱之人保护得毫发无伤(这点强过非白);段段做女人也是极品女人,贤惠体贴,风姿绝伦,操持家务起来也是一等一的好手,还真是让人不服都不行。段段是性情中人,他爱上木槿和木槿的才华无关,也许他自己也说不清究竟是爱她哪里,可就是不知不觉中认准这个人了,也就这么不知不觉中付出了八年,甚至不敢要求对方的回报。看到后来,想到这么一个桀骜不驯的人,为了爱委曲求全到了极点,却依然无怨无悔,恐怕没有人不为之动容的。段段虽有后宫佳丽无数,但无人有孕,原因无外乎两个,一种可能是段段强迫她们避孕,另一种可能是段段根本没有和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上床。本来我是倾向于第一种的,毕竟段段是洒脱之人,性爱在他看来就像吃饭,出恭一样是自然的生理需要,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确实在爱上木槿之前,段段就好像那些生机勃勃的野生动物一样,是没什么羞耻之心的。可是爱上了木槿,他变得会脸红,会害羞,终于知道了灵与肉结合的美。那些女人对他而言就只能是偶尔发泄用的充气娃娃了,他已经不是那个纵情声色的小魔王了,他也绝不会允许这些充气娃娃拥有他的孩子。反倒是夕颜,虽然不是他的亲生孩子,却因为她是他和木槿共同拥有的最重要的东西,最讨厌小孩的段段却也能对夕颜爱屋及乌。不过我后来重读段段和木槿相处的一段,发现段段也非常可能没有碰过那些妻妾。因为木槿曾经说,段段要想和她在一起,必须吃素,守身节欲,还有其他一堆苛刻条件,木槿是开玩笑,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也不排除可怜的傻孩子真的按照木槿说的去做了。这也和我猜测段段以后会成为高僧相一致。而且每次段段见到木槿都“猴急”,连生生不离都顾不上了,这个也的确不像欲求满满的样子,呵呵。如果真的是这样,段段就太可怜了,从“纵欲”到“禁欲”,那个难度比非白保持童身还要大。木槿确实欠段段太多了。 
      仔细想来还真是有趣,木槿的人生都是8年为一个阶段的。第一个8年,在老家和锦绣相依为命;8岁被卖到原家,第二个8年里穿插着和非珏,非白的感情纠葛;第三个8年是女扮男装,和段段假凤虚凰的8年;第四个(恐怕也是最后一个)8年是辅助非白统一中原的8年。文中提到的世祖应该就是非白,原青江估计寿数快尽了,没有等到称帝的一天。最后非白,段段,非珏分别在中原,大理,突厥为帝,而他们因为都爱木槿的缘故,抑制了野心,三国保持了长期的和平,乱世终于结束,也应了木槿“平乱世”的预言。说到底,女人还是通过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啊,o(∩_∩)o…。而统一中原之后,木槿的身体恐怕也到了极限,非白估计也传位予其他人,然后陪着木槿,实现了她碧波泛舟的梦想。最最后,当木槿,非白,段段度完了这一世人生,应该就会回到天庭,当他们的神仙吧,也许又会继续他们的爱情纠葛也不一定,呵呵。 
      最后还是忍不住批评木槿两句,实在是一错再错。8年前听到非白没有娶公主的时候,就应该不顾一切去找非白摊牌,当初慷慨赴死的勇气都到哪里去了。说到底还是自卑了,估计想到人家非白面对春药是宁死不屈,自己却是投怀送抱,唉,非白那种超级别扭的洁癖男本来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如果当时木槿跑去找非白了,段段虽然心痛,可也只好算了。但到了8年后,木槿再要重回非白怀抱就实在是勉强了。不说段段的反应了,肯定是比要他的命还难受,就是非白也很难接受她和段段这8年的事实婚姻。想想这8年来,木槿和段段之间有多少次深吻,多少次擦枪走火,有没有突破最后防线其实也没多大的差别,何况木槿的初夜还是段段的。木槿每每在段段怀里入睡,如果说她不爱这个男人鬼才会相信,如果她不是爱他,相信他,又怎么可能在他怀里睡着?当年木槿也是觉得自己爱非珏,却能够让非白抱着入睡,其实是一样的道理。只是木槿自己没有意识到罢了。说到底,段段就输在两件事上头了,一个是当年屠城,杀戮无数,血流成河,让木槿内心深处对他还是残存这恐惧;另一件就是当年纵情女色,现在就算吃素禁欲,也恢复不了清白之身了。虽然肯定要挣扎许久,但我认为段段还是会放手的,因为那次木槿教育司马莲的话,爱一个人就要她幸福,段段是听进去了。虽然最后木槿回到了非白身边,不过还是私下里希望非白可以让木槿在每年的七夕见段段一面,一偿段段的相思苦。毕竟七夕是段段心中和木槿最特别的纪念日,是他们邂逅的日子,“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也是木槿赠他凤凰钗,在段段看来是定情的日子,唉…….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以后只有阳光
后一篇:瑕不掩瑜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以后只有阳光
    后一篇 >瑕不掩瑜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