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同爱中美丽的邂逅
同爱中美丽的邂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005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直人诱惑二

(2009-09-14 12:04:48)
标签:

杂谈

二、 一个心理咨询的个案

 

电影院里首映《霸王别姬》的那几天里,有一次,我和爱人还有H两口子在一家小饭店一起吃饭,照例是我和H坐一边,她俩坐一边。H的老婆W很滑稽地喝着自带的旺旺牛奶,说起了这部他们刚刚看过的电影,我和H都没接话,她们俩随机转到了张国荣的扮相。其实,在他们去看之前,我和H已经去看过一次了。

 

按照时间的顺序,H在我生命中出现的时间还要靠后很多,只是因为时间要回推到大学阶段了,先把他放到这里。在高中阶段的回顾中,可以删除感情、回避掉我为之挣扎的人而并不影响故事的可读性。但是我想不出来,如果删去H,如何把这篇文字拉扯成长篇。

 

我的大学开始于一个悲惨的起点。走出火车站,拿着那所名牌大学的入学通知书走向“XX大学接站处”的牌子之后,我被连夜送到了郊郊郊区。那是有他们的分校,新生要先在那里磨练一年。那个时候从没想到过世界上会有叫H这个名字的人,当时身边坐着的,是B。

 

在成为心理咨询师之后,几乎每周都要听到一些离奇的故事,见到一些离奇的人。一些朋友会纳闷于我的承受能力,老是这样会不会觉得这个世界很荒诞?我不知道该怎么向他们解释,每个人的经历不同。经历早早的让我适应了各种别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巧合,也让我坚信,生命真的不过是一个又一个偶然造就的巧合。

 

B,似乎问过他当时坐在几号车厢,现在回忆不起来了,一直到接新生的车快开了,我们也没有见面。不喜欢和别人争,等到所有的人都上去之后我上车。一直往后走,不知道为什么先上车的那些学生和他们的爸妈宁肯挤在前面也不到后面去坐。最后面分列的两个联体座椅都是空的。我独享着后排的宽松。前面的人在低声说着什么,我看着外面深夜里冷清的车站。从玻璃窗的反射中注意到身边站着一个人,侧脸过来,得说,很英气。我看过道那边的坐位,空的。我旁边的座椅上,放着我的包。他也靠窗坐下,这个人,没任何行李。

 

当意识到一个陌生人老盯着你看的时候,你应该和我一样感到局促,你得做点什么。在B坐下来之后又上来一个人坐在了B旁边,我主动的和那个人说话,他间或也和B说话,通过这种社会互动我知道B和我来自同一个省份。我们坐同一班火车来到这个城市。并且我们同一个专业。后来,我们的宿舍正对着,在一栋破旧的四层小楼的最高层的角上。

 

印象中的K或者Z,他们在我看不出和自己有什么不同的经历中似乎学到了很多深刻的东西,说话的语气中就透出股子坏或者让人信赖的味道。B似乎和他们属于同类。他的话很少,基本上只答不问。在我侧过来和另一个人说话以后他不再盯着我看,不过除了中间人介绍给他我们来自同一个省并且同一个专业时礼貌性的朝我点头笑笑,他没主动和我说一句话。知道他的名字是第二天班会的时候。

 

B跟我一个班。他粉笔字写的很好,马上在军训中得到了发挥,各种黑板报快让他一个人包了。B跟我一个排,但直到军训结束,我们并没有因为第一天晚上的同车而熟悉,甚至我们仍没说过一句话。

 

和同一宿舍的同学很快熟了,军训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苦,但心情一直不怎么爽。因为只要感到有人在盯着你的时候,肯定是B。我尽可能不去发现他在看我,这样就可以压抑自己试图分析那眼神中内容的冲动。不过很快的我养成了习惯,在多人的场合中第一时间试图判断他的位置。

 

B身体素质很好,身材除了矮一些之外没得挑剔。军训的时候大家都穿着不堪入目不分男女的训练服,不过经常的会看到他穿白色紧身的小背心、牛仔裤和一帮人很熟识地一起走,而我习惯于一个人行动。他们会走着走着突然拿个倒立什么的,B倒立着用手走的时间一般最长。在别人的哄笑中B红着脸起身,他会笑着扫视,然后突然严肃的停下来盯住看几秒钟,如果发现我在附近。这种描述会被人骂自恋。骂就骂吧,我记忆中就是这样。

 

军训完了,辅导员带我们到最近的一个风景区去玩。没什么韵味的山,半山腰的寺庙以及山顶的亭子,却有很多的游人。我了无兴趣的跟着往上爬,大半程从没有在前面见到B,而身后的刺似乎越来越疼。虽然我越走越慢,可回头看时总有严肃的盯着你的眼神。我干脆坐下来休息,B面无表情的从我身边慢慢地走过去,往下看,没有我认识的人了。身后的刺依然在,回头,他站在几步远的地方休息,严肃的盯着你的眼神。我站起来,往上爬。

 

我爬的更慢了。到寺庙的时候,没见到几个同学。寺庙不小,找了好一会才找到厕所,在一片竹林中的小道尽头。朝厕所走的时候,感觉背后的刺又在疼。回头,不远不近处的石凳上,白色小背心,牛仔裤,B一边抽烟一边严肃的盯着看。他站起来,我飞快的往厕所跑并以力所能及的速度完成,往外走。他已在门口。我站在那里,似乎没了力气往前走。他似乎也僵在那里,没进来。不知道是否还是那种严肃的盯着看,我不敢抬头,低头往前冲。他侧身,我出去。说句毫无创意的话,侧身而过的那一刻,我的心跳,也许他也能听到。

 

没什么事了。这一段到这里就完了。那以后那种眼神突然不见了,整个大学阶段我们也没怎么说过话。后来他和另一个同一省份的姑娘谈了3年,最后两个人一起考研的时候他没通过,为此还去了姑娘读书的城市工作。再往后听说又回到了老家,目前是当地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毕业十年聚会的时候,我没去,据说B依然酷酷的,坏坏的。这种形象的组织部长,真的应该不算多。想起来件事,我们有过一次单独的接触,一次吃饭回来的路上遇到,他叫住我,说能不能给他首我写的诗,办黑板报用。后来我给了他,应该是有些刻意,那首诗里的一句我还记得,“不是所有的冷竣都意味着无情,不是所有的注视都得到过印证”。他随后抄到了壁报上。也就没了后话。这一会儿,那种焦虑似乎又回来了,真的想知道,为什么在那些无助的日子里,白衫仔裤的他,他坚持着,那样严肃的盯着看?跟我的心理咨询师讨论过,我的那个死党哈哈大笑之后,沉默了一会,然后又在大笑中说了仨字,“暗恋……他!”直人诱惑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