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润物细无声--思念黄老师

(2007-10-26 21:55:12)
标签:

教育杂谈

扬州中学

黄正瑶老师

 偶然在网上看到我高中的语文老师黄正瑶先生被评为教授级高级教师了,心中真是为他欢喜。
我对扬州中学的思念是无法道尽的。九十年代的扬州中学。记忆中的永远庄严的树人堂。那个有95年历史的女子宿舍。春天青草的香味。高三小木楼上匆匆的脚步声。所有的一切,回想起来如此真实又如在画中。
扬州中学永远是我心中最美丽的地方。

 

有两位恩师与扬州中学的记忆是无法分开的。一位是我的班主任,张福俭老师,另一位就是我的语文老师,黄正瑶老师。

初入扬中的时候,我大概觉得自己和语文已经分开了三年。在我看来,初中的老师虽然待我很好,但是并没有教会我如何看文字,用文字,爱文字。尽管很多人觉得,语文修的无非是本国的语言,从小就学,但是真的需要好老师来教。否则就没有“家学渊源”的说法了。

而黄正瑶老师正在我十四五岁的时候,给我好好补了一课。虽晚了些,于我而言,受了极大的益处。

我们也应该感谢扬州中学正在做语文教学的试点,高一一年,文言读本,从先秦到清末,名章汇萃。对于文字的变化,虽是浅尝,好处却是极大的。若心思细腻,便可觉出变化,古老的文字就有了感情。我听黄老师的课,颇得其中三味。有时候语文又不是靠讲,要靠点化,靠感染。黄老师就有这个能力去影响我们。他希望我们去读古文观止。我就真的去读,读得入味。黄老师希望我们都能把字练得好些,我便费了一些时间去做。大约我的字写得最好的时候就是高中的时段了。老师很喜欢我的字。

每天午后我会在校门边的新知书店读会儿书。高一读古文,高二读杂书,言情武侠科幻,高三读一点五四时期作家的作品,胡适,鲁迅等。这大概是随着三年文言,文学,文化读本跟过来的。

 

高一贪玩,非常贪玩。但是书没有少读。黄老师教我读书,教我与文字亲近。

高二开始有些努力。就在这一年,我突然间很喜欢写东西。大约是学了一年,突然间觉出了文字的力量。于是觉得有话要说。

大概是运气不错的缘故,不管什么作文比赛,临场的或是课后的,常常中奖。我的作文常常被老师读,也常常被贴到教室后面。不过我都没有因此而得意。我最享受写的过程。坐在阳光满溢的阶梯教室里,一挥而就,然后读一次,吹吹墨,交稿。我最喜欢的也不是命题作文,我喜欢写黄老师布置的自命题作文。我从来不觉得这些作业是我的负担。我尽情使用着这些宝贵的时间,记录着我的成长与思考,对世界的认识,于我而言,是无比宝贵的财富。而与自己喜欢的老师分享,我知道他每次都会认真看,无论如何他会给我一个鼓励的A或A-,这是我最喜欢的事。

与现在的信息膨胀有所区别,当年纸媒体依然是最主要的传播工具。一行一行地读,一行一行地写。虽然我知道再也回不去,但是我感谢上天,让我经历这样的时代。带着古典美的迷人的书写时代。我尤其感谢黄老师。在他教我以前,我不知道读书写作是这么令人舒服的事情。

扬州中学有新苗文学社。黄老师也推荐我了去。新苗有些讨论,有些活动,很是不错。到如今,我依然留着一些新苗的刊物,上面还有我的文字。有时候我自己也有点吃惊,那时的我们,在高考压力下的我们,怎么就能写出这样的文字。所以我该感谢新苗。

我记得有篇咏梅的品鉴文章。我把陆游的卜算子和毛泽东的卜算子拿来写写。老师就对我说:陆词评的不错,毛的就弱些。我就对老师说:陆词有话说,毛的没有太多。老师就笑着对我说:你是小资情调,呵呵。

 

更多的,黄老师言传身教,潜移默化,给予我们很大的影响。他常常对我们说:如果我在台上浑身发抖,那么你们大可以在台下两腿筛糠。我们考得不好,他没有一句责备,上了讲台就说:我有责任。我会多付出些努力。我们一起努力。

有同学说他很严厉,但我觉得他虽然很像一个严父,但从来以平等的心态认真对待每一个学生。是每一个。这是作为老师最可贵的地方。

有些小事,我想到哪个就写出来。高一我参加演讲比赛。快要上台去。老师突然找到我。告诉我几个小小的细节。我看着他,突然觉得心里很安定。

高二参加书法比赛。我打了格了写了交上去。有天下课,老师叫住我。说,帮我找了教艺术欣赏的董老师,指点一下。我心里真的很感激。

老师那时在政教处做主任。时常我去他办公室。他点支烟。跟我随便聊聊。扬州中学的小楼都是那么美。我与他说话,感觉是如此亲切。

高三写应试文章会写成八股文。大概每个人都有机会在模拟考试的时候写得很烂。我也不例外。烂就烂了,老师也没有说过什么。

 

有件事我从未说起。高考的时候,我们的作文题是战胜脆弱之类的。我选了个题目,从脆弱到坚强。写了我喜欢的散文。如同在阶梯教室中写自命题作文一般,我提笔一挥而就。在这篇散文中是有一个人生导师这样的角色的。我记得我写的时候一直想着黄老师。后来我在扬子晚报上看到了我的作文节选。我通过高考得分反推出的作文成绩是39或40。

 

九年过去了。我早已了解到高考绝非高中的唯一目的。于我而言,人生最重要的成长发生在这里。而扬中赋予我们最多的,是她三年来通过她的一切,一刻不息传递的精神。

 

2005年,我作为南京大学的招生老师,去扬州招生。其时黄老师已经是扬州大学附中的校长。我真担心过去7年他不再认识我了。但是他看到我的第一眼就欣喜地叫出我的名字。并且说将我写给他的信和卡片都扫进电脑里保存着。

我这才发现这样的担心是多余的。树木有情,文字亦如是。如果你曾经用心跟一个人学习过三年,他根本不会忘记你。正如他用心教过你三年,你永远不会忘记他一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