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ngelagotousa
Angelagotous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1,386
  • 关注人气:5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漫漫回家路

(2008-04-09 18:34:03)
标签:

校园

分类: 美利坚之感想
 (3月31日-4月2日)

    早上醒来,六点多,想想还有好几件事要处理,赶紧爬起来,洗漱清楚后就撤床,从冰箱里拿出巧克力装箱。把那借来的体重称调好,一称,刚好,还多了一两磅的样子,听说多一两磅一般人家不会计较,也就想试试看吧,不行就扯一两件衣服出来扔了,反正那些资料是不能放弃的。

    手忙脚乱地整理东西,自觉好笑,再早准备,临到走的一天还是有那么多事。电话响了,不认识的电话,心里疑惑是谁会在这时候打电话来?原来是租房管理处的温迪,她说昨天你没把钥匙交来,今天我们要收你一天的费用。我被她说糊涂了,说,我是准备今天还钥匙的,今天才是三十一号呀!温迪赶紧道歉,说是她弄错时间了,今天把钥匙还来就行了。嗨,真是添乱!

    这样那样的收拾了一会儿,眼看就到九点钟了,赶紧骑上自行车去办公室再看看有什么邮件,又去税务顾问那问税单的邮寄地址,突然想起还有一本书没放回办公室,只好又跑回宿舍。

    然后是扔东西(心痛!),装车,还钥匙,等到样样忙清楚,已经是十一点多,本来还想说记得在宿舍门前照张离别照,一忙乎也忘记了。漫漫回家路

与华姐拥抱告别,然后上了玲姐的车,去中国城吃了早(中)餐,奔机场。

    拉斯维加斯的机场有两个terminal (候机厅),terminal 1是国内航班,terminal 2是国际航班。玲姐的丈夫很自然地就把车往terminal 2开,我觉得有点不对劲,把机票拿出来再看,出发厅的确是terminal 1。赶紧掉转车前往terminal 1。这是我一直有点弄不清楚的事:我的机票是国泰航空公司的,从拉斯维加斯——洛杉矶——香港——桂林,但三次飞行中有两个是代码航班。即购的是国泰的机票,由合作公司运作。所以,实际上乘坐的飞机是三个航空公司的:美国航空公司、国泰航空公司、港龙航空公司。但是,代码航班到底会给乘客多少方便却是我一直疑惑的问题。我之所以购买这个机票,重要的原因是觉得全部是一个航空公司的票,中途不用取行李会方便些(其实不是一个航空公司的也一样)。但我还是不能确定作为国际航班是不是有那么方便。

    说这些可能有些啰嗦,我只想给可能会遇到这些问题的朋友一点经验。事实上在美国乘机换机是十分的方便:在拉斯加斯机场办登机手续的是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在这出发点就拿到了三处的登机牌,之后我就无须再办任何登机手续,托运的行李从拉斯维加斯的机场交运后,在终点站桂林取出。

    关于行李还有经验值得介绍:如果购买大韩航空的票,只能托运两件23公斤的行李,三边长之和还不能超过256厘米(就象我来美国时那样)。订国泰航空的机票走北美线,则可托运两个32公斤的行李,每件三边长不超过185厘米。所以,如果有很多行李要带,买机票时要注意不同航空公司的相关规定。至于随身携带的行李,在美国通常是没有人管的(不象从广州飞美国时会有几个机场人员象盯贼似的盯着看哪个可能超重好罚款,给人的感觉是穷疯了!)

    至于随身携带的行李,按规定是一个不超过56厘米的包,一个电脑包,女士可带一随身的小包,手上可以拿一件衣服,虽然有重量规定,但只要不太过分,是没太大问题的。我的做法是,先按重量限制把两个大的托运行李箱装好,将不能舍弃的物品放在里面,再把重量较大体积不大的东西留一些放在随身行李里。电脑包自然是把所有电器附件和光碟等装入,把最重的一件呢子大衣里面再套一件较重的风衣四个口袋装了怕压的眼镜等物,准备一个大袋子,过关后就装上便于携带,身上还穿了一件本来按气温根本不用穿的大外套。唉,舍不得花昂贵的邮寄费只好耍点小聪明受点累吧!但事实是,这沉重的随身行李让我一路上很痛苦。

    在托运行李时,两个箱子,一个恰好70磅(32公斤)另一个74磅,工作人员让我整理一下,不能超重,我早已有准备,把几件可放弃的较重的衣物放在了上面,只把箱子拉开一个一点,扯出两件衣服一条裤子,再一称,恰好70磅!又听说托运行李直到桂林才取,心里真乐。

    到安检处,也是一阵手忙脚乱,因为东西太多,要把电脑从包里拿出,还要把小件的液体化装品装在透明的塑料袋里并拿出来,脱外衣,,,,,,还不能忘记把护照和机票拿在手上,这个过程我在美国旅行期间已经经历无数次,十分有经验,只是这一回,东西太多。

    拉斯维加斯飞往洛杉矶的这个飞机是出乎意料地小,小到要把稍大一点的包交运到后面的行李存放处,一排只有三个座位,好些大个子美国人在舱内头都抬不起来。好在这个飞行只有一小时左右。

    飞机从拉斯维加斯机场起飞,我再次(相信不是最后一次)从空中欣赏这个沙漠中的神奇城市,心里庆幸,我选择了它作为我第一次出国留学的目的地,它让我这一年丰富而精彩。漫漫回家路

    飞过一段山脉,明显看到另一边不再是沙漠的灰色而是绿色的山峦,发达的高速公路网和大片大片的汽车货站让我明白这就是加州,就是美国西部最大城市洛杉矶了(美国人把它简称为LA)。

    在洛杉矶国际机场的候机时间是九小时,把一堆沉重的行李堆上行李推车,才松了一口气,但时间真是有些难熬。国际候机厅门口有一工作人员手拿一文件夹,回答了我的问路,然后给我看了ID(身份证明)说他是志愿者,在为什么募捐,夹子里有好些美元,我一眼扫过去有几张二十的,我不好意思拒绝,摸出一张一美元的捐了,后面再遇到这样的人,我就告诉他们我在门口已经捐过啦。

    慢悠悠的吃了个中式快餐,闲逛了一会儿,就进安检。因为随身行李很多,心中还是有些忐忑,但纯属多余,没人管这闲事。过了安检,心想着飞国际航班(从洛杉矶到香港)肯定还要经过海关填个表什么的,谁知根本没那些个麻烦事,与在美国国内旅行一样,过了安检就完事,这还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洛杉矶国际机场正在进行建设,许多地方都围着。时间还早,我找了个安静有电源插座的地方坐下来,给相机电池充电以备香港之用,然后打开电脑,无免费网络,只好听听奥巴马的演讲录音消磨时间。直到晚上十一点多,离登机还有一个多小时,才拖着沉重的行李(没推车)来到13号登机口,不用说,可以想象,看到许多许多的人,并且,基本上是亚洲人。

    终于敖到了登机时间,沉重的行李让我十分狼狈,特别是华姐最后塞进我背包侧面的美国标志的毛巾(给儿子的)总是卡着座位上过不去。等到终于把行李安顿好坐下来,我才松了一口气,开始煎熬另一个漫长的14小时。

    不知怎么的,觉得座位特别的小,象我这样的小个子尚且感觉如此,不知道那些大个子的美国人是什么感觉,反正觉得特别不舒服,不象来美国时飞越大洋一觉睡醒就差不多了。没办法只好看电视打发时间。就这样看看睡睡,睡睡看看,到了凌晨时肚子饿得不行只盼着快派早餐(后悔没带点吃的)。

    在14个小时飞行结束后,拖着行李走出机舱并终于找到行李推车,我开始犹豫要不要按计划出关去香港会展中心,因为那就意味着我得把行李拿出去,然后寄存,然后再入关,唉,我实在不想把它们从推车上拿下来背着了。

犹豫了一会儿,先来到港龙航空公司的柜台办理亚洲万里行的里数登记。工作小姐的那张没有表情的脸立即让我明确地意识到我已经离开美国了。

    想想还有十个小时,不去市区逛逛实在可惜,鼓起勇气,负重来到海关口询问,那位工作人员态度还真不错,告诉我只要填一张简单的表就行了。

只一分钟就过了关,有7天的合法停留时间。这期间我还发现我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把出国时带的人民币放在了行李的最底层的文件夹中,费了好大劲,才把它取出。

    来到换币处,五百人民币换了约515港币,然后存行李,55港币一件,就去了110元。再买张往返市区机场快线车票,又去了100元,这香港的消费还真高。

机场快线出来,坐免费的H1专线巴士便来到香港会展中心。

   事先已经知道香港会展中心有展会,但时间有限没有去注册,只四下里外观察了一圈,然后到香港贸发局的资料中心逗留了一会儿,便搭巴士来到中环。漫漫回家路

    在去美国之前我已经走过国内几乎所有的省,我也走过美国加拿大几乎所有的大城市,没有一个城市象香港的中环这样壮观:一望过去满街黑压压都是人,人行道的绿灯一亮,好象是在某大型会展中心大会刚散场,那过马路的人成片成片匆匆而行,里面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什么人都有。细听语言,广东话普通话英语还有不知道什么语的语都能听到。一个挨一个的大厦里名品店成排成串,卖时装的卖金银首饰的卖什么的都有,那价格也很令人咋舌,手里剩的300港币好象什么都买不起,干脆不进店了,在街上闲逛,看一辆辆双层巴士匆匆而过,大街小巷车满为患,繁华香港真是名不虚传。

    看看时间还够,决定再去香港的另一新会展中心——亚洲博览馆看看,它就是机场快线上的终点。为保险起见,特意去问工作人员,我的往返票能否从这里坐到博览馆然后再转回机场,回答是到那边再加5元就可返回机场。但在博览馆站出来时,电子票识别就被卡了,那位工作小姐很nice地说我的票是不能到这里的,但鉴于前一工作人员告诉我了错误信息,她让我回程时再找她就好。(回去时是她开闸门让我通过的)

    香港亚洲博览馆在开业之初我就十分关注,因为作为香港会展中心之外的另一会展中心,如何经营如何竞争这是十分有研究价值的。在此停留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我发现它的地理位置显然是一个不太有利的因素。恰好碰上一男子和两位年青姑娘在搬运一大堆东西,一问才知道是参展商,竟然在此找不到的士只好如此狼狈地蚂蚁搬家。机场快线的工作人员十分关照,电话通知在机场的下站处来人接应,总体看来香港作为国际大都市服务意识还是值得赞赏的。漫漫回家路

    回到香港国际机场取了行李再次入关就遇到一点小麻烦,这也是我之前对出关有些顾虑的原因之一:当我把行李车推到入口处把几个包一件件背上身准备进入时,被站在一边的机场小姐拦住说我的行李太多得托运。我解释说有一个包是我刚才脱下来的衣服,另一个是电脑包,但小姐仍耐心地说我还是去托运吧,我只好答应了把东西放上行李车走开。我已经托运了两件行李当然不能再托运了,但我明白我犯的错误是行李超多太明显了。把行李推到一边,把衣服从包里拿出来在手上拿着,就减少了一个包,然后来到另一安检入口,远远的就把行李卸下,作轻松状来到入口,没引起入口处工作小姐的注意,顺利入关。

    接下来就是登机,起飞,降落,取行李。当我再次看到我那两个沉重的行李箱从传送带出来时,心里松了一口气:虽然两个箱子的已经损得不能再用,但它的确已经圆满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当我推着象小山一样的行李车来到出口,一眼就看到捧着鲜花的儿子和一片笑脸——十来个XDJM到机场来接我呢!

    经历了一年的离别,又经历了近48小时的艰难旅程,终于,我回到了家乡,回到了亲人和朋友中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