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晴岚和尚
晴岚和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3,764
  • 关注人气:4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母校晴岚中学散记

(2008-06-12 22:22:23)
标签:

杂谈

  和办公室同事一起到孔城镇对农村计划生育奖扶对象进行互查,他们先把今年的奖扶对象以村为单位给予排列,然后让我们采取抽签的方式选择今天的互查对象名单。在我抽取的五个村当中晴岚村居然名列其中,当时我非常很高兴,因为这里曾是我的母校晴岚中学所在地。自从毕业以后回去过一趟到现在基本上就没有再踏入母校的大门半步,所以心想今天等把公事办了之后到母校去和熟悉的老师聊聊天。其实有时候人们对母校的依恋清结真的不亚于依恋母亲,因为母校总留着每个人风华正茂的记忆。
   没有想到镇里陪同我们的蔡干事竟也是我同学的姐姐,可惜这个同学在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孔城派出所不久,竟然在一次车祸中丧失年轻的生命。我和他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他家砂岗的卫生院,当时我们还约定第二年的正月同上藻青山,没有想到后来孔城的同学电话告诉我他离世的噩耗,那一刻我咀嚼着生命无常的悲凉伏倒在地,要知道在那么多同学当中我们是最要好的。今天在这样的场合看到他的姐姐难免不让我一下子跌入痛苦的沼泽地,连车子过了桐梓山进入晴岚村地界我也浑然不知。后来还是同事提醒我才从那种悲痛中恍惚过来,迎接我们的是村支部吴书记。
  下车后才注意到当年的那条黄泥路早已修成水泥路面,今非昔比。我对吴书记说等会想到母校去看看,谁料吴书记的回答让我呆在原地惊诧半天,他告诉我晴岚中学早已和孔城初中合并,现在已是晴岚小学的所在地。既然这样就没有必要再进去了,毕竟那里再没有我熟悉的老师。站在曾经的中学门口回想:要不是父亲的严厉我可能都不会走进这所学校。记得那个时候小学毕业我怯怯地跑到即将回城上班的父亲身边:我说我不想念书了,想进城到你的单位做个修理工!”父亲一般很少在我面前发火,那一次是最为严厉的,他把碗狠狠地往桌上一摔:我不管你成绩好不好,都要把初中毕业证拿回来,小学毕业你能做什么?就这样我在今后的工作履痕中都这样写到:1986年之1988年在孔城镇晴岚中学求读,身份:学生,校长杨咸宗。
   站在门口我简略地把眼光朝门内扫描,就象我当年驮着个黄书包来这里报名一般。靠左边的教室基本还是原貌,右边的老师宿舍以及过去我用大米换饭票的教务处已经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栋半新的教学楼;我的正前方过去就是自己求学的教室,我的第一篇诗歌就是从那里邮寄给当时在《安徽青年报》社的周根苗编辑,后来周编辑竟然在白忙中给我回了一封信,正是这种鼓励才让我真正地喜欢上文字。此刻最难忘的就是给我上课的老师们:语文老师叫张虎,可惜只呆了一年就调往谷林小学;数学老师叫倪申发,英语老师叫柏迎春,与我的母亲关系甚好;特别有意思的是政治老师杨兆根,不修边幅很随意的,讲起政治来是抑扬顿挫。还有几位为我授业解惑的老师我都已经记不起来了,但作为学生,即使他们印象模糊了可我还是在心中将永远地感谢他们,感谢他们授予我的许多知识和本领。现在的母校已经拆除可我的那些老师们呢?这时是下课时间,本来在那么多学生当中我应该找到自己当年上学的影子,可惜他们年龄都小得多,这点难免有点遗憾。
   接着我沿母校的周围转了一圈,当年的那口水塘还是那么清凌凌地,记得那时侯从饭堂里打完饭出来,菜是妈妈清早起来为我精心准备的.接着我就坐在塘边带吃带眺望身边的桐梓山,吃不掉的饭就倒进塘里喂鱼。曾经的小树林也还是那么苍翠,那个时候中午有的同学在班上午睡,有的就跟我到小树林里游荡。特别是哪个时候每逢考试我就躲进小树林复习,奇怪在小树林里的感觉思路出奇的清晰。遗憾地就是那个时候在农村思想封闭,否则也和某个要好的女同学到小树林坐坐,那种感觉是语言难以描述的。清楚地记得小树林背后有条路,我偶尔在星期六就沿着那条路回到城里父亲那。小树林最为得意的就是与桐城老八景之一的桐梓晴岚为邻。回顾整个中学时代,我除了如痴如迷地读过一些课外书之外,实际上并没有学到多少有用的知识,几次分班我都被分在比较落后的班级里,浑浑噩噩,总算在最后还拿到一张毕业证书。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当年我的那些同学呢?自从晴岚中学毕业以后我就回到城里,除了几个要好的同学还在继续联系,其余的也就各奔西东很少走动。记得有次在城关的五十米大道碰见一个和我年纪相当的人,面貌似乎特别地熟悉亲切。等到我们擦肩而过的时候我才小心地跑到那个人面前:你,就是某某人吧,我们曾经是同学。也还有个女同学毕业以后在孔城的爆竹作坊干活,结果在一次意外中和爆竹坊同时毁灭了,再就是我那出车祸的同学了,生命属于人的真是太短暂了。还有的同学现在已经走上三尺讲台,甚至已是校长级别。剩下来的只能供我猜测了?或许他们成了大老板腰缠万贯?或许有的正在主要岗位上?也有的在家安心地务农吧!太多的猜测仅仅留给我的只是一张发黄的黑白照片,偶尔地翻出来已是青丝爬满了头.
   当我在即将离开母校遗址的时候,忍不住回头再深情地看了一眼,心中无限的感慨汇成一句:再见了,我的母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