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名”其实是个好东西

2017-07-07 12:07:54评论 名缰利锁 士大夫 国耻

六十几年前,有个年轻人因发表一部长篇小说而轰动文坛。年轻人赢得作家桂冠,还得了一大笔稿费,可谓名利双收。日后他用稿费买了一所小院落,令许多人眼红不已。但不久就来了“运动”,年轻人遭到批判,罪名之一便是“名利”思想严重。

其实“名利”本为二事,“名”指名声名位,实为脸面;“利”指利益利禄,事关钱袋。但名往往能带来利,利有时又能买到名,于是“名”与“利”成了难兄难弟,被斥为“名缰利锁”,让掌握了“真理”的我辈批得体无完肤。

不过翻翻古书,发现“名”早先竟是人见人爱的“香饽饽”。孔子就公开讲:“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君子痛心到死也没能扬名。《论语·卫灵公》)——儒家提倡“入世”,一个人至死“名不称”,只能证明他无能无用,没被社会认可,这辈子岂不是白活?

孟子也重名,说是好名之人把大国君位让给人也不皱眉头;但如果没找对人,就是白送对方一筐饭、一碗汤,也不情愿!(《孟子·尽心下》)孟子所表达的,正是儒家的名利观,即与名相比,一切都不在话下。

不过汉代司马迁似乎是个例外。他遭罹横祸,被处宫刑,对于男子而言,这侮辱算是顶了天!可他居然选择了忍辱苟活,似乎彻底放弃了名。——且慢,看他给朋友写信说:古人生时富贵、死后无名的,大有人在;唯有“倜傥非常之人”,能名扬千古。以下他列举了演《周易》的文王、作《春秋》的孔子、赋《离骚》的屈原、撰《国语》的左丘明……原来,他要的不是当世微名,而是“垂空文以自见”,借他那部前无古人的史书巨著,来传自己的万世之名!

统治者也懂这个道理。北齐开创者高欢虽然出身索虏,却是个明白人。他对史官魏收说:我后世的名声,就掌握在你手里,别以为我不知道。——他随后为魏收加官进爵,实则等同于行贿。可见拥有世间一切的统治者,也仍在乎身后之名。

不过名这个东西又很容易造假。东汉时有人推举一位名闻遐迩的孝子做官,说他在墓道里为父母守丧,一呆就是二十多年。可是一调查却露了底:原来“孝子”在墓道中照吃照喝,还生了五个儿子!结果官儿没当成,“孝子”反因“欺世盗名”而锒铛入狱。

到后来,更有一些士子名流大彻大悟,说:名有啥用?身后万世名,不如眼前一杯酒!于是产生了“逃名”一派。不过据鲁迅分析:逃名实为爱名,“逃的是这一团糟的名,不愿意酱在那里面。”(《逃名》)

说了归齐,“名”其实是大人先生们的事,压根儿跟百姓没啥关系。咱这打工的、种田的,也包括教书匠,名声不出里巷。斗胆在公园廊柱上刻个“某某到此一游”,还要担着被罚款的风险。——但恰恰是这些人,又最重名声。孩子偷拿了水果摊的沙果,非要揪着孩子给人家送回去,说不能让邻居戳咱脊梁骨。

让人搞不懂的是,有那么一些官员,名字常能见报,言行足以入史,反不知爱惜羽毛。岂止不爱惜,他们贪污腐化,几近疯狂,豪宅连云,钞票成吨……以为自己印把在腰,笔杆在手,“名”这东西还不是由我说了算?人不云乎:历史也不过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而已!

这样的人大概很少读书,不知清人顾炎武早就说过:当大臣的若不顾廉耻,无所不取,无所不为天下其有不乱、国家其有不亡者乎?顾炎武由此得出结论:“故士大夫之无耻,是谓国耻!”——这已不是贪腐官员本人要不要脸的问题,他们的言行严重败坏了国家之“名”,令我们整个民族蒙羞,已是罪不容诛!

至于历史这位“小姑娘”,也是蛮倔强的,岂容你随意“打扮”?君不见,在反腐“铜网阵”中,老虎苍蝇应声落马时,他们为“小姑娘”预备的粉盒奁镜还没来得及打开呢! 

 (本博客文章均为自创,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发表于17年6月21日《今晚报·今晚副刊》,题为《问世间“名”为何物》)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