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行者洛艺嘉
行者洛艺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321
  • 关注人气:5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2014-11-07 22:21:20)
标签:

环球旅行

婚礼

风俗

旅游

分类: 走遍非洲


  在北京时,我就喜欢看婚礼。跑去看楼下的婚礼,把水壶都烧糊了。这12年,走了121国,参加了69场婚礼。追看下面这场婚礼,就用了四天。够疯吧?

  Henna,是仪式,也是祝福

  阿拉伯人喜欢在秋天结婚。这收获幸福的婚礼,也是很多人的快乐时光。

  艾米娜就特高兴,这婚礼是她表姐阿依达的。

  11月的突尼斯,白天还有些热。傍晚天气凉下来。艾米娜带我穿过葡萄架,到二层平台。像我小时候参加的婚礼一样,婚宴是在家里举行,帮厨的都是街坊邻里。

  帮工的女人们我都不认识。她们对着我的相机,开心异常。坐在椅子上的,噜噜噜叫起来(这是阿拉伯女人庆祝婚礼的独特方式)。坐在板凳上的,高兴地笑弯了腰。

  有个女人,笑过了,我细一看,嘴歪得厉害。我问艾米娜她叫什么。竟然和我的阿拉伯名字相同:玛博露卡。

  我以为婚宴吃什么呢。原来也是古斯古斯。是啊,这突尼斯国菜,这妇女一起烹饪象征幸福、喜庆的古斯古斯,又怎能不是婚礼的主菜?除此,还有青椒烤后再捣碎拌的色拉,上面有几颗橄榄,一点金枪鱼。一块鸡蛋和蔬菜蒸在一起的达锦糕。装在快餐盘里,每人一份。

  不像我们的婚宴,众宾客在一起大吃大喝。这里就这么一点东西,谁饿了谁上来吃。

  玛博露卡离开了,手里拿着一个小塑料袋。我想她是帮厨的吧。顺便把一点东西拿回家吃。

  吃过饭,我下平台,院子里,已经开始有宾客到了。这是4天婚礼中的第一天,是给新娘手上绘花,来的都是新娘这边的亲戚。

  传统的突尼斯婚礼,要举行7天。给新娘手上绘花要3天,现在删繁就简为一天了。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之前,我参加过几场婚礼。新娘一直坐在那里。她不用去门口接来客;来客走到面前,她也不起身。女宾俯身,与她行面颊吻礼。我估计她是这么想的:以后奔忙的日子就开始了,家务很多,很操劳。所以今天,我是说什么都不动。在摩洛哥时,我听说,这个国家一度要取消一夫四妻。有人游行反对。不是男人,我想像中的。是女人。理由是这样:“如果一夫一妻,女人的活太多,干不过来。”她们怎么不想,如果就一个妻子,孩子不会那么多,家务也便不会那么多啊。

  所以,“这是我的日子,我惟一受重视的日子。我就坐在这里享受。”当然,这是我的胡乱猜测。

  跳了一会儿舞,我想:这难道不是欢庆吗?怎可以对自己的节日袖手旁观?遂拉新娘起来。起初她怎么也不肯。后来,她还是起来了。她慢慢扭着,很优雅。她穿着长袍,脸上有隐隐的娇羞。

  院子里的人开始多起来,起码有五六十。我们都见过人多的场面。但是,想想,这些可都是一家人。我想到这点时,第一感觉是惊异。我见过的最隆重的家庭聚会也就十几人,而我除了我爸妈,几乎都不认识。虽然他们是我奶奶姑姑叔叔表妹堂弟,都是很亲的人。我们不在一个省,走动少。我爸16岁离家去另外的城市上大学。我也一样。开始是千里距离,后来越来越远。

  这就是常言说的那种人丁兴,香火旺吧。我有多少年没想过这样的词了?老奶奶坐在我左边,我想她看着这些人,一定很骄傲吧。这么些人,都是自己的子孙。还不确切。除了小男孩,院子里的都是女眷。没有子,只有孙。

  女孩们20出头便结婚,一年后,孩子出世。她们在婚后,常常不再工作,而是专心照顾家庭。孩子也便像小瓜一样,嘀里嘟噜一个个长出来。这样的操劳,自然有损容颜,女人40岁时,已很憔悴了。

  我想起一个朋友的话:“我大学毕业后找工作,结婚,生小孩。然后看他上学,工作,结婚,生小孩。有什么意思吗?”

  而现在人做的,所谓自我实现,也无外乎把这过程延长了。

  孩子跑来跑去。椅子在人们头顶递来递去。一个小男孩欠身去看艾米娜的手机。小孩子不知道什么叫欠身,几乎都从椅子上折过去了。他没有折过去,因为我一直在扶着。我一会儿看着这个孩子,一会儿看那个。累不累呀,我一度想,难道是我结婚吗?

  没有主持人,也没有谁上去说一句话,大部分人就在音乐下跳舞。也有坐着的,高声讲话。百余平米的院子里,放着四个大音响。

  有人过来撒糖。有的糖掉到地上,孩子们呼啦去拣。

  两个中年女人从屋里出来。穿紫色长袍的女人端着托盘,穿黑色长袍的举着蜡烛。

  银饰的托盘,里面衬着紫红色的天鹅绒。在老市场经常能见到这东西。女孩子都会喜欢。原来,是结婚用的。托盘中有个盘子,褐色的香泥上,撒着白色的茉莉花瓣,蓝色、粉色的糖块。托盘中,还有一个纸卷,里面是脱脂棉。

  烛台也是银饰的,下面围有白色的蕾丝荷叶边。蜡烛是蓝色的。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穿紫色长袍的女人,从泥盘里抠下一块泥,在嘴里嚼嚼,然后一点点,仔细地糊满新娘的手指。要做出一些图案的,所以,事先还得用胶布贴好边界。

  新娘坐在窗下的木床上,双手放在一个缀着好多银色珠珠的紫红色大绒靠垫上。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烛台的光闪闪烁烁,映着新娘的幸福。

  十个手指都弄好之后,穿紫色长袍的女人,用脱脂棉将新娘的手指一一缠好。然后戴上大大的紫红色棉手套。手套上缀好多银色珠珠。

  新娘手上绘的这东西,叫Henna。除了美丽,也是仪式的一部分。除了北非,在毛里求斯等地方也有。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新娘绘完手,高举着两个棉手套进屋了。“我能看看吗?”我问。有人为我掀起门帘。原来,新娘是去脱袜子的。黑色的连裤袜。她把脚举到桌子上,穿紫色长袍的女人察看。新娘有些站不稳,我扶住她。

 

  新娘又回到庭院,在床上,开始给脚做Henna。

  “你做吗?”周围有人问我。不,我不做。“做吧。做吧。”于是,那穿紫色长袍的女人抠了块泥,放嘴里嚼嚼,然后放我掌心,非常仔细地按平,也给我一块脱脂棉。不就一块泥吗,又不做什么花纹,这么仔细干吗?奇怪的是,我竟然用这棉,小心地将那泥保护起来。我回去也没人给我洗脸呀。回到我租住的地方,我用不干胶将脱脂棉粘上了。

  我做Henna时,不知道是谁,还把一块糖塞到我嘴里。

  10点半,老奶奶回家睡觉了,其他人还在跳舞。老奶奶的觉该多踏实啊。他们稳固的家庭,也是这社会稳固的基础。

  音乐舞蹈美丽女宾

  

  这是婚礼的第二天。

  虽然艾米娜一家都说不用,我还是坚持给新娘买了个花篮。晚上9点,我正想把花篮送过去时,送亲的队伍出门了。有人摇旗,有人敲鼓,众人高声唱歌。新娘穿米色绸礼服,在父母的陪伴下走在正中。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我这时候送花合适吗?”“就该这时候。”艾米娜的妈妈弗在伊亚推我上去。

 

  花篮实在太重,我快拿不动了,新娘的爸爸赶忙接过。

  新娘比昨天矜持。她什么也没有说。别人也没有说。正录像呢。

  女人们噜噜噜高声叫着。

  从新娘家到艾米娜家,不过几十米,队伍走得很慢。在大门口还停了一会儿。也许,因为歌还没有唱完。

  进了院子,没有进屋,上楼梯,到二层平台。原来来过两次这平台,没觉得有今天这么大呀。

  平台最里面,搭了个蓝色篷子。下面是见过几次的那用绸缎装饰的婚座。这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但是,婚礼还是很讲究的。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左边一排侧椅,是给家中长辈坐的。我录完像,前四排椅子都坐满了。我从第五排拿了把椅子去第一排的最右边。这时,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过来,叫我的名字,把我安排到侧面,女长辈的位置。

  那个很丑的女人玛博露卡也在这排,她已经换上比较好的衣服。我刚才问艾米娜她是谁,原来是一个姨娘,多年前在一场火灾中把脸烧了。我突然意识到,在家人眼里,美丑都不重要。

  乐队也来了。请六人乐队,要800第纳尔(1第纳尔折合人民币7块)。

  6人的小型管弦乐队,包括西塔琴、小提琴、鼓及古琵琶。

  有人给乐手上饮料和白水。他们真是辛苦,一晚上几乎没有停歇。平时觉得阿拉伯音乐都是一个调,令人昏昏欲睡。后来有人告诉我,阿拉伯音乐,是将一个全音分为十个等分,这比西洋音乐分为两个半音要复杂得多,节奏也比西洋音乐丰富。“要不你唱唱。”我一试,很不好唱。颤音怎么也学不来。也许是分得太细,中间差异小,才使外人听起来沉闷?现在乐队演奏的是Malouf(翻译成风俗或亲友)。它是15世纪西班牙占领突尼斯后由安达卢西亚引进的一种音乐。乐队的主唱是个老头,嗓子非常清朗。在这个国家,很尊重长者。有次我在外面问路。几个小伙子想告诉我时,忽见一老头要张嘴,众小伙就都赶紧闭嘴,让这老者先说。

  也给来宾上芬达、小点心。人太多了,最后发的糖就是用来冲咖啡的方糖了。来宾都是女人,各个华服在身。

  一个着白衣黑马甲红帽的老头,拿着上下两层,外面装饰着彩色图案的小鼎样东西进场。香烟袅娜。原来是香熏。他去新娘的头顶绕一圈,也在我头顶绕一圈(一共进场四次)。是祝福的意思。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歌手唱了一个多小时后,旗手们去接新郎了。新郎穿得随意,休闲西装,牛仔裤。新郎的妈妈来了,爸爸在家。

  新郎妈妈拿个红色的盒子递给新娘。是装结婚证书的吗?原来,是金首饰。项链、手镯、戒指。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众人跳舞,新郎的妈妈也起来跳。灯光下,女人们美丽的衣饰闪闪发光。

  “跳大神”的进来了。赤脚,一身黑,腰部绑着很多彩色带子。头部套着黑套子,露出两块。一块露出大半个脸,一块露出耳朵。

  负责香熏的老头也上去跳。他趴在炭火(一个大的火盆)边,做我曾喜欢的霹雳舞的动作。他从火盆里拿出什么,啪地扔出去。是小鞭。嗯,那就不是从火里拿的。只是借个火。气氛越来越热烈,众女眷把新郎新娘圈在中央跳舞。

  男宾们再也忍不住了,从外面冲进来。也都是小伙子,新郎的好朋友。现在,把新娘新郎圈起来的,都是小伙子了。一个小伙子试了两次,想让新郎骑在他脖子上。没有成功。因为新郎在闪躲。

  有小伙子从花篮上把花扯下,把花瓣扔在新人的头上。我有些心疼。这是我亲眼看着花店的小伙子做的。可是,它们不用在此时,又在何时呢?小伙子倒也有尺度,只是扯了几支花。(今天,我刚进门,艾米娜的妹妹玛利安娜就从上面抽下两支花。艾米娜制止她。每次都没有用)。

  歌声舞蹈,一直到半夜才结束。

  婚礼的第三天,是在新郎手上做Henna。不像新娘满手都做,新郎只做小手指上的一截。这天,新郎家也有音乐,只不过这天的主角都是男人,换女人们坐在角落里。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玛博露卡

  

  弗在伊亚穿很高的高跟鞋。走了大约百米,她太累了,便脱下鞋。玛丽安娜回家给她换鞋去了。弗在伊亚光着脚,和我慢慢往前走。

  “出租?还是城铁?”她问我。我说“看艾米娜。”

  我们走到klam的大街上。艾米娜一个朋友开车过去。我们的反方向。

  一会儿,又有艾米娜的朋友开车过来。这回顺路。我们上车,那小伙子立刻把音响开得大大的。他和艾米娜的手,稍微握了一会儿。

  婚姻登记处在迦太基。我们到时,还没几个人。我们遂又开车去西第不撒一。这个海边的山顶小镇被《美国国家地理》评为世界十大浪漫小镇。我们总来这里喝咖啡。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你和弗在伊亚抽一样的烟。”我对艾米娜的朋友说。他惊异:“你还能说阿拉伯语?”

  “会说几句。”

  那朋友下车买东西去了。他下车的功夫,弗在伊亚抽了根他的烟。

  “你带着香水吗?”弗在伊亚问我。我可不随身带这个。

  艾米娜有。

  迦太基这个结婚登记处属于比较大的,在这里办登记仪式要400d;规模小些的要300d。我们等了一会儿,新娘的车来了。今天租了两辆车,一辆100d。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新娘今天穿的,是洁白的婚纱。新郎是正式的西装。两天的婚纱租价为1000d。整个婚礼的费用在50000d,也有10万的。这对于一个月收入只有一两千的普通人家来说,是巨款,要攒好多年。这也是为什么今天很多青年要等到30左右才能结婚。

  跟我们独自去领证不同,他们是亲朋好友都陪着,二百多人。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众人都正式装扮,女人们多穿漂亮的传统服装。也不是我们领证时的严肃,女人们不时噜噜噜,而小伙子们在一旁打趣。因为是穆斯林,他们还要打开古兰经,和安拉交流一会儿。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按照习俗,新郎要给新娘10块钱。但他忘记带了。一个女亲戚上去,给了新娘20块。新娘转身却将钱弄丢了。

 

  仪式结束后,大家排队,一一为新人祝福。“祝福的话怎么说啊?”我问艾米娜。“玛博露卡。”原来是我的名字。斋月结束后的三天,他们见面,彼此也都这么说。玛博露卡的意思是:It’s good for you。我也过去,和新娘行面颊吻礼,道玛博露卡。新郎的朋友对我说这句感到非常吃惊,高兴得嗷嗷叫。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有装扮漂亮时尚的女眷,拿着漂亮的篮子,为来客送上糖果和点心。小包的糖果,用精美的包装纸包着,扎着蕾丝带;点心也精美非常。

 

  出登记处,摄影师开始为新人拍照。家里的亲戚太多了,一一上去和新人合影。一小时后,新娘和新郎才开始单独拍。

四天,追看一场阿拉伯婚礼

  

  

  拍完照,回家。我想,这下怎么也该大吃一顿了吧。还没有。家人要准备些东西,明天,新人要出去蜜月旅行两周。

  没有大吃大喝,却隆重,热烈,让人难忘。

  第15天时,我手上的汗纳已经很淡了。我突然想:阿依达已经做了15天的新娘了。她在吉尔巴岛玩得好吗?这个我们外国人都去过的地中海仙岛,她这个突尼斯人,还是第一次去呢。借由婚礼,她把梦想实现了。而归来后,23岁的她(新郎28),也将开始她封闭的家庭生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通关奇遇记
后一篇:非洲美景top1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通关奇遇记
    后一篇 >非洲美景top10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