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拉丁神猪
阿拉丁神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3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印象-锦州(一)~谈谈我在家乡的记忆-和我记忆中的家乡

(2007-01-24 04:36:27)
  我爱我的家乡.哈哈~话题不能起的太沉重,说起来,也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几年呢~闭着眼睛也能穿梭在大街小巷是比较夸张,睁着眼睛怎么走都能找到北可就一点都不夸张了.
  本人是典型的80后,也不知道谁整出这个词,把我就归到这堆儿去了~
  想起了小的时候,我出生后一直就住在铁道北,一个叫做万年里的地方~敲出这个名字,在我的脑海里闪现出了一片树林,和一条不能称为河的水流.迄今为止我仅仅知道这条被叫做河的水流来自于观音洞那个方向,因为布满了垃圾,让人觉得很奇怪,反正我是很害怕.树林我小的时候也不经常去.只是在记忆中,总有人说石桥子什么的.后来才知道那个地方很近,根本就不需要坐火车.
  那就让我们从这个万年里,这里是一个城乡结合的地方.在很多年后的一天.我无意的在这附近发现了一级政府驻地,营盘乡政府,~~这里生活的人大多数都是铁路职工,其余的基本都是社会底层的劳动人民了~这里往北,是大家熟悉的马家洼子,往东呢,是后劳保,后新制.往南就是烈士陵园拉~往西,有个航海仪器厂,然后就是石桥子,和北湖公园.
  对那时候的马路记忆最清楚的居然是89年的6.4事件.当时我就站在马路边上,看着很多的人拿着条幅,小旗啊什么的游行.
  那时候上坎儿有个商店.最高兴的时候就是被单独叫去买酱油,总是陶醉在拿了一个瓶子走近那个商店的情形,当时觉得那商店真大啊~最近一次去看那里已经变成了游戏厅.
  我们家是万年里52-1号,我们和姥爷姥姥住在一起,还有大姨和老舅两家,算起来加上地震棚我家也算有三间正房一个厢房了,有两个院子,养着鸡,种着花.姥爷开着诊所.不时的有病人来看病.姥爷人很好,没有钱的姥爷还白送给他们药,付不起出诊费的姥爷也不会推脱,刮风下雨从来不耽误.也可以称做有口皆碑了.那时候觉得姥爷很了不起,
  忘不了走出家门那条长长的胡同.站在马路边等妈妈.有一天,我被送近了幼儿园.那时候,害怕我闹,把我送近了那个我记忆中很神秘的二层小楼.就在航海仪器厂东边这,反正我就记得大姨带着我转了好几个弯,把我放在那了~我也没觉得怎么样,他们对我的表现很满意,就把我送到了铁路二小的幼儿园.这是我呆的时间最长的地方.
  铁路二校现在也不存在了~无论是名字,还是原来的校舍,这或许是我最留恋的地方,我们这一代或许都有这样的记忆,我们的上学始终都是和学校盖房子搅在一起.呵呵,说这个太早.先说说铁二小吧~这个学校的位置相当好了~我就记得我要上学要先上一个坡再下两个坡.学校南面曾经是单洞批发市场,热闹的程度,那是相当了~再南一点就是水电段然后就能看见车站了东面是正大里,一水的都是日本的小平房,有个正大商店,旁边还有个正大诊所,用的是日本的小楼.贼有特点.日本那房子最大特点就是窗台那叫一个宽,还都是拉门.西面呢是个单身公寓,我们托儿所就在北面.
  自托儿所到五年级转学,我在这方寸土地上学习玩耍了8年.从一开始,仰望着楼上戴红领巾的哥哥姐姐们,到自己站在楼上忘着下面玩耍的弟弟妹妹们.我感受着自己的成长.幼儿园分大小班,那时候我一直以为总有一天我会变成大班的学生.没想到始终在小班.愿意到大班,现在想起来他们是个南屋,我们是北屋.最重要的一点他们玩的玩具是那种表面上有四个疙瘩可以按在一起的那种积木.而我们玩的只是一堆圆形的上面有豁口的积木.总是抢着吃完饭,然后去抢一块锅巴,跑到犄角那个位置上坐下,因为那个地方靠起来比较舒服,因此还被人抓破过脸.有太多的往事涌上心头.我把它们压了下去,以后再慢慢分享吧 现在我想坐的,是想让大家和我一起来在记忆里游览我们的锦州.
  不自觉的,就从后院到了前院,那时候二校还都是平房,那个日本留下的楼是很神秘的,好象是二年级我才搬到那个楼里,跟现在的孩子比起来,我们也算过过苦日子的人~也曾经在学前班生过炉子,三年级学校的新楼落成,我们幸福了很长时间呢~校长郑重告戒,走楼梯的时候不要开玩笑.以免出事故.那时候学校外面的批发市场是我们最最向往的地方.那里有数不清的小食品,玩具,而我觉得最特别的是卖调味品那个大棚,那里人很少~哈哈.每天中午都要穿行在这个市场里,有的时候居然因为市场人太多,而不能回家吃饭,而只能买点吃的,在这个市场里我拥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变形金刚,买自己最喜欢吃的干吃面,那时候对零花钱一点概念都没有.甚至看到一毛钱都因为不是自己的而不去检.这所学校有我太多美好的回忆,记得一年级的第一天,我们坐在学前班的教室里上最后一节课,大家都很激动的等待着大喇叭里的召唤,当我在队伍里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我稀里糊涂的走进了门口牌子上写着一年七班的教室,坐在了第一排那个长凳子上,李玉兰是个好班主任,除了她没收了我一根不小心掉在地上的铁格尺以外.她给我的印象是好的.
  那时候真的很小,可以因为同学们在课上唱:丁丁是个小画家而哭着鼻子跑出去.当我坐在爸爸的膝头,问爸爸为什么他们都唱我.爸爸笑着抚摩着我的头,告诉我不只是我一个人叫这个名字啊~同学们也只是觉得好玩而已.这是我对父爱唯一的记忆.
  曾经在课间渴的要命的时候,找到姐姐,而姐姐则跑到对面她妈妈的单位给我要来了一缸水,当时觉得没什么.现在却只有感动.也许只有童年才能做那些率性的事情吧.
  那时候,学校比较富裕,反正是我三年级的时候就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军乐队.而别的学校只是鼓号队,有一次,我记错了通知,把长号忘在了家里.妈妈中午接我的时候,我告诉了妈妈.她把我领到了那个单洞北出口上面点的那个铁路职工食堂.买了饭给我~然后回家帮我取来了长号.只到现在我还很想说,谢谢妈妈.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