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orchidping
orchidpin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8,453
  • 关注人气:9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同学少年:帮助同学热心肠

(2013-05-21 22:19:08)
标签:

拉练

同学

感悟随笔

校园

分类: 我的朋友

  看见女生照片里富态的老葛(合照里右二),我觉得特别亲切。当年她父亲早早送她读书,结果因为年龄小老葛经常被大同学欺负,所以她父亲决定让她“留一级”,这就跟到了我们班,在班上她又变得最大,她姓葛,我们就喊她老葛,她是个好脾气的人,更是一个帮助同学的热心人!我在拉练时遇上一件吓人的事,多亏她帮了我的忙。

  这次拉练学校规定我们每人交五元钱和不准带零用钱。在我离家时我妈妈给我多带了一元钱,她说你到了目的地后给家里写信要钱买邮票的。我是把钱装在一个小皮夹放在裤子口袋里,这样顺手摸得到。那天晚上到达目的地后,我们都很累就靠在草垛上,后来住房搞定我们就打地铺睡觉了,第二天早上当班上要大家交钱时,我才发现钱和皮夹都不见了。我当时傻了眼,我告诉负责收钱的老葛让我找一下,同时我希望她不要出声,因为这事一说出去就是麻烦。老葛真善解人意,她要我先别急,把每个环节想一下。当我在床铺周围找过确实没有,我的小皮夹很特别是我的大姑给我的,淡紫色还有个金属小扣,应该很显眼的。看到我很着急,老葛安慰我她有钱先帮我垫上,但她要我一定严守秘密,如果让学校知道她多带了钱就会倒霉的。

  因为不见了钱包我六神无主,我的朋友玲知道后陪我到了碾场昨晚坐过的地方,那时真是希望渺茫,我们在草堆里翻啊翻啊还是无结果,当我们准备放弃时,玲对着稻草狠狠踢了一脚,谁知就看见我的紫色钱包露出来,真让我们欣喜若狂。那时谁知道这次拉练多长时间,我那与家里联系买邮票的钱可是万万不能丢的。

  还了钱给老葛,老葛除了收钱还负责保管大家的医药箱,班主任让她到伙房负责给大家烧开水帮助做饭。老葛就有这个好,叫干啥就干啥。我幸亏有她这个朋友,比如吃饭她会给我打多点饭,还告诉我不吃白不吃,对萝卜对玲她也是一样,因为她觉得我的朋友就是她的朋友,后来我们说过悄悄话,老葛让我放心,因为她的哥哥和我的哥哥同班,所以什么忙她都会帮我的,她真是好!煤油稀饭的事就是她给我通风报信,她说黑美人太坏了!

  当然她的一举一动有人也是看在眼里的,她就是我后面会提到的丹蕾,她说老葛偏心对我好,老葛就恶狠狠地对她说,要你管?我高兴!这话很管用,后来就成为她的口头禅,尤其为我说过好几回哦!我们高中毕业后下乡插队,老葛家有哥哥下了乡,因此她就留城,说来好笑她分配在公交公司,为了上班近她就选择了我们家门口的 5路车当售票员。有时我回家碰上她的车,她对我那个热情让一车人都开心,她看见我先把我的包放在她的小售票台那里,还让我坐她的位置,然后也不卖票就和我说话,搞的乘客拍拍我的肩说买票,老葛看都不看随手撕一张票过去,倒是人家告诉她你忘了收钱,她那时还会瞪人家一眼,要你管,我高兴!如果我到了站她还没尽兴,她会不给我下车,然后再跟着她车再坐回来!后来她父亲又托关系把她搞进南医附属医院收费,那她看见我们同学去,连队都不用排,她直接出来拿了单帮我们收钱后又送出来,有的人就提意见,她也慷慨激昂,要你管,我高兴!这些都是后话,言语不多情意深,她是一个十足的热心肠的人!

  当年我们拉练回校后,我们的章达主任做总结时,特地表扬过我们班的团结精神,尤其是男女同学间的互相帮助,这其中就有老葛的默默奉献,她对同学那种关爱就像老大姐一样令人温暖。前面说到我们的班长因随父亲军事调动离开了我们班,因此他在班上的点点滴滴特别让我们感到珍贵,这次老同学的聚会大家都又一次想念了他。

  有一天早上班里集合,班主任告诉我们班长病了,他是因为夜间照顾生病的翁同学起来找水时受凉的,班主任要大家注意秋凉后的保暖,然后她告诉我们这几天由班上王宁同学(也是军人子弟)代理班长。说实话,我们原来没体会过班长的辛苦,看见王宁同学手忙脚乱、大家不服从管理,有对比我们才感觉到班长的威信是无法替代的。

  晚上吃完饭后,老葛来找我,她要我帮忙陪她给班长去送药,因为班主任怕同学相互间传染,老队长让班长住到他家让老伴照顾他。看见老葛端着米汤拿着药箱,我征询她的意见后带着萝卜和我的朋友玲,为了不惊动其他女生,我们四人偷偷出了门直奔老队长家。为了表明我们是死党,老葛特地从口袋里掏出三颗糖给我们,告诉我们是她今天去代销店为班上买盐时偷偷买的,她让我们千万不要给人知道!

  在老队长家看见班长,我心里很难受,他与那天在河边判若两人,突然间人瘦了,唯有那眼神看见我们来变得精神。我们四人中,老葛、玲比他大,因此她们敢摸班长的头探热,玲还装模作样给他号号脉,我和萝卜则站在一边看,看见玲认真的样和班长被号脉那难受的样,我们忍不住偷偷笑起来。最好笑的是老葛训玲:你这个半仙样真会号脉还是糊弄人啊,玲说我这是真的,还说她妈看中医时她跟着学的,老葛又训她,你妈看的是妇科你不能用在这啊,让我们听了哈哈大笑。还是老葛有板有眼,她拿出药箱里班主任批给的感冒药给班长,还从口袋里拿出一块鸡蛋糕(也是她自己掏钱买的),要班长不要空着肚子吃药。我想起老葛给我的糖,我觉得我唯一能表示的就是“借花献佛”,我把糖放到班长的枕头边,说嘴里没味时就含颗糖会好一点,当班长惊奇我怎么有糖时,萝卜、老葛也把自己那颗糖拿出来,唯独玲捶胸顿足恨自己嘴馋把那糖咽到肚里了。我告诉班长这是别人请我们吃的糖,请他放心代我们吃,班长只得默默接受了。在拉练那个时期,这几颗糖真的不同凡响,它送上我们对班长的关心,记录了我们同学间的友情。

  随后我们从班长那里得知,我们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

 

同学少年:帮助同学热心肠
                   左起:丹蕾  萝卜  老葛 

 

            同学少年:帮助同学热心肠      同学少年:帮助同学热心肠

               当年的老葛                  当年的萝卜 

 

          同学少年:帮助同学热心肠

                右起:当年的丹蕾  我的好友玲和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