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回归线
南回归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384
  • 关注人气:3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经典』剧本《东宫西宫》(三)

(2007-01-24 23:41:23)

60派出所——门口——夜

门外雨很大,像瓢泼一样。阿兰行至门口,停住,说:“你看,在下雨。”

小史犹豫很久,把目光转向别处。阿兰顺势回到屋里。

『建议:小史看雨。在模糊的雨幕上,出现了那扇玻璃窗。他打开了窗子,阿兰钻了进来。』

61派出所——夜

阿兰走到小史身边。

小史喃喃地说:“你让我问你什么?”

阿兰:“我爱你。”

小史像被电了一下,跳了起来,叫道:“你丫说什么呢?”

阿兰(更大声地):“我爱你。”

阿兰双手铐在一起,小史揪着领口把他拖出去,拉到水池前,用龙头冲水。然后又拖了回来,按在圆凳上,单手左右开弓扇他嘴巴。阿兰不断地呻吟,但极为亢奋。在圆凳上,他岔开了双腿,裤子里突起很大一块。等到小史打得手累,甩起右手时,阿兰低头去吻小史拎他领子的手,并且说:“我爱你。”

小史赶紧把左手也撤了回来。

小史喘着气:“你有什么毛病?”

阿兰:“我爱你。我的毛病就是我爱你。”

然后又暧昧地笑着说:“你再打我吧。”

小史看看阿兰水淋淋的样子,又看看自己的手,不无惊恐之意地说:“我打你干吗?”

阿兰:“再罚我蹲墙根吧。”(欲起身)

小史看看墙根,说:“这怎么成?”

阿兰:“让我到外面雨里去站着吧。”

小史看雨:“那也不成。”

阿兰(着重,一字一顿地):“那么,我爱你。”

小史无奈,他颓唐地坐下了。

< P>

小史:“你是什么时候认出我来的?”

阿兰:“一见面我就认出来了。不然我会说这么多吗?你呢?”

小史:“刚才。(稍迟又补充)我真不想认出你来。”

阿兰伸臂拥抱小史,后者带点嫌恶的神情接受了拥抱,马上又挣脱出来,指给阿兰登字:“坐。”

然后,自己也坐下了。

阿兰回到圆凳上,坐下,『建议:在他的面前,出现了男同学幼年时印满了草席花纹的脊背。』他举起并在一起的手,去摸小史茫然的脸,然后解开他的领口,手势极为轻柔。

62小史家房间——内——日

小史拿着阿兰的书。

小史:“那天夜里我真是精疲力尽了。”

63梦幻,草房里

阿兰的画外音:“有一天早上,那个衙役开门时,看到女贼睡在他家的门外。他不知她是怎样从刽子手那里逃走的,但是,他再也不能摆脱对她的爱。这已经是注定的了。于是,他只好用铁链把她锁在柱子上,用木枢枷住她的双足,继续占有她。”

无歌词昆曲声起。

阿兰的画外音:“晚上,特别是月圆之夜,他把她放开,享受她的一切,从双手开始。”

64小史家房间——内——日

小史紧闭着眼睛。

“阿兰的双手是多么温柔啊。”

似乎那双手还在他的肩上。

65派出所——内——夜

小史面红耳赤,目光朦胧,完全是同性恋面容,而且喘息不定,他忽然瞪起眼来:“你到底是男是女?”

阿兰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说:“我又何止是女的呢?”

阿兰说自己是女的,声音里都带有女气。小史疑惑地看着他,忽然,带着点火气说:“你是女的,就穿女人衣服!”

猛地一拉抽屉,抽屉里全是易装癖的整套作案工具。他给阿兰打开手铐,怒气冲冲地走出去了。

66梦幻,草房里

“此后,这位女贼就围绕着柱子生活,白天等待着他回来,他不在家里时,她就描眉画目,细致地打扮。等待着被占有,这是多么快乐啊。”

67派出所——内——夜

阿兰在办公室里,走近那堆衣服,闻了一下,皱起鼻子来。显然,这些衣服气味不好。犹豫了一会,他终于拿起内衣来,套在身上,然后钻到连衣裙里去。

小史回来,踮起脚尖,从小窗口看到一个相当漂亮的女人(阿兰)坐在桌前化妆。这个场面持续了很久,小史伸手去摸自己的小命根,那地方壮大起来了。因此他勇气倍增。

小史进了门,而阿兰还在专注的化妆,大有一种女为悦己者容的意思。过了好一阵子,阿兰转过身来。小史愣住了——阿兰异常的漂亮。

阿兰风华绝代,优雅地走了过来,跪在他的面前,用脸去贴他裤子下的突起。过了一会儿,伸手去拉他裤子中间的拉锁。

小史的上半身。开头,他向外科大夫进了手术室时那样,两手端在空中,显然是不敢触及一个陌生的女人。后来手就放下去,按住阿兰的头。警察小史仰面向天,喘息,欲仙欲死的样子。忽然,他面露惊惧之色向下看去,猛烈地抽搐,节奏分明。

阿兰站起来,和警察小史接吻。警察小史开头觉得他的嘴有点不洁,躲了几下,后来终于被阿兰的媚力征服了。热吻——法国式的深吻——;两人眼里都有火花。

小史终于觉得有点不对劲了,把他推开一半,说:“你到底是男是女?”

阿兰(笑):“这很重要吗?”

小史楞住。

歌剧般的无歌词昆曲再次响起。

68派出所——内——夜

阿兰穿着女装,骑跨在小史的身上,后者坐在椅子上,这样就高了他半头;用他的假乳房直逼小史的面孔。此时,头套放在了一旁,他的妆也半残,头戴小史的帽子,双手插进小史的头发,奋力搅抖着。小史衣领敞开,气喘吁吁,大声呻吟。突然,小史面露惊恐之状,看着阿兰,猛烈地震动。(射精的暗示——把精液射入这个堕落分子体内,颇为恐惧)后来,阿兰把小史的头压在自己胸前,而小史顺从地把脸贴在他的胸上。

等到这件事结束以后,小史站了起来,他彻底地无力了。阿兰也站了起来。

阿兰给委靡的小史戴上帽子,拉上他裤子的拉锁,俯身在他胸前,为他扣扣子,极为温柔。

69舞台——内

一根柱子上,铁链锁住的老年女贼。她坐在地上,状如雕塑。

阿兰的声音:“那个女贼后来给衙役生了很多孩子,她的花容月貌终于过去,成了一个铁索套在脖子上的老婆子。此时,她的那一领白衣变成了脏污的碎片,她几乎是赤身裸体地坐在地上,浑身污垢,奶袋低垂,嘴唇像个老鲇鱼,肚皮上皮肉堆积了起来;而那些孩子就在身边嬉戏。在她手边,有一片残破的镜子。有时候,她拿起来照照自己。在震惊于自己的丑陋之余,也有如释重负之感。因为到了此时,她已经毫无剩余,被完全地占有了。”

70派出所——外——日

天明时分,阿兰从派出所里出来,这时公园里只有几个打太极拳的老人。阿兰的脸上还有残妆,眼晕、口红等等。这些老人诧异地看着他。他面带微笑,朝公园外面走去了。

派出所的外景。从一个窗口,小史正在往外看着。他的手无力地垂了下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