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溪
林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20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花开的雨季,槐树下拾到忧伤

(2008-06-05 16:28:43)
标签:

情感

分类: 情感故事

静雪的睫毛在闪动,像两簇水塘里的小荷随波摇摆。沈言俯下身来,禁不住嘴唇凑近她娇俏白晰的额头,他在心里默念“不要醒来,不要醒来”。

 

 

静雪每天从这片棚户区走过。棚户区里,断壁残垣已被岁月腐蚀成暗暗的灰色,每一条纹络都伸曲着记忆的沉埃。一堆瓦砾中,不知作过什么用途的杂物横七竖八静静地躺着。这是一块将要被遗忘的地方,是被淘汰了的地方。倾斜的墙上白色的圆圈里一个大大的“拆”字,代表结束。

静雪喜欢这里的落魄,因为在旧旧的巷口里,这些天,她发现了一个新鲜而充满活力的身影。静雪推着车子尾随在他的身后,然后跟他一样的节奏骑了自行车悄悄地跟着。两部自行车之间有一段距离,这个距离静雪刚刚好看清他有力的脚上一个红色的“李宁”标志。他在静雪的视线里,而他又不会觉得被“跟踪”的质疑。静雪为这个聪明的举动得意。

有一天大雨,雨水忽然在那一刻倾泄下来。静雪把车子停在棚户区的一坐房檐下,默默地等雨停。不知什么时候,对面的房子下面有一把深蓝颜色的伞,伞下是曾尾随过许多次的红色的“李宁”,静雪忽然窘了,在潮湿的空气里涨红了脸。他仿佛也看见了她,瞟了一眼就转过头去。

雨停了,“李宁”推出车子,又向静雪看了一眼,然后才发现他们走的是一个方向。静雪把车子的速度控制在她认可的范围,只是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静雪的车子马上就要越过他了。这时,他回过头来,冲慌张的静雪微笑了。嘴唇张开弧线,像好看的月芽。

他说:“你是北海五中的吧。”

静雪盯着前方的板油路:“是,你怎么知道的?”

“看校服啊”,他欢快地说,“我是北海七中的”,“我叫沈言”。

静雪在心里狠狠地记下了这个名字,替换了她默念了许久为“李宁”的名字。

那个早上,雨水过后,空气新鲜得很,空气中漂满了湿润的花香。两个人在北海路的岔口分手了。

五月的小城,弥漫着温润的气息。棚户区的碎石瓦片边多了一对年轻的身影,那颗蓊郁的槐树下,两辆自行车并排而立。但是只有片刻的相聚,就要离开了,他们会走同一条路。油光光的板油路上,自行车的轮子轻快地转动着。沈言还是白色的衬衫,脚下还是红色的“李宁”,静雪还是蓝色的连衣裙校服。风吹来,衣服鼓了起来,两个人忽然都笑了。笑声沿着两旁的梧桐树一颗颗穿行,把树上的花瓣都震落了,落在白色的蓝色的衣服上。

日子在一天一天的过,像风带走的一片片树的叶子。

星期天了。沈言和静雪终于可以有一天舒舒服服地待在一起。他们坐在槐树下,听树叶窸窣的声音,一人一个耳机听MP3的音乐,看天空中的云静静地流走。

沈言说:“三个月以后,你会在哪里呢。”

静雪陷入迷茫,她说:“不知道,也许是海边的城市吧。”

“好啊,明年我也报那里的志愿,如何”,“只是,也许那时你已经忘了我”,沈言的眼睛里有几许不确定。

“会吗,我不会,也许你会。”

MP3里放着五月天的《时光机》,

“全剧终看见满场空座椅灯亮起/这故事好像真实又象虚幻的情境/只是那好不容易被说服的自己/藉口又顶不住懊恼的侵袭

好后悔好伤心想重来行不行/再一次我就不会走向这样的结局/好后悔好伤心谁把我放回去/我愿意付出所有来换一个时光机”

“如果时间就此停止,你会做会么?”静雪闭了眼睛听沈言给他的回答。

沈言目光从蓝天里收回来,望了望身边这位不知何时开始出现在他生活里的女孩,恍惚间有一种暖意渐渐地升腾。静雪的睫毛在闪动,像两簇水塘里的小荷随波摇摆。沈言俯下身来,禁不住嘴唇凑近她娇俏白晰的额头,他在心里默念“不要醒来,不要醒来”。沈言仿佛觉得那不是一张美丽的脸,而是一部隽永的诗等他去领悟。这时,静雪的眼睛突然睁开了,看到的沈言陶醉的眼神,她“哎呀”一声坐起来,手里紧紧握着一把土。时间也许真的停止了,沈言不知所措的脸和静雪羞涩的脸同时迎着风的来袭。风吹过她的长发和他好看的脸,两个人都失去了语言。

高考临近了,静雪的日子是密密的鼓励和叮嘱。只是她最愿意看到的身影却没有了往日的愉悦。早上,阳光来临之前,那颗槐树下的那辆自行车还会静静地立着,沈言也还是一双带有红色标志的白亮白亮的球鞋,只是两个人之间好像生出了许多沉默。本来有许许多多的话,有时却无从说起。一路上,车道两旁的梧桐叶子已经变成浓浓的墨绿,叶子上清晰的条纹显示生命的脉落。

高考的前一天晚上,静雪望着窗外,听呦呦的虫嘶。她不想去看什么了,也不想去想什么,只是觉得需要做一个决定。不关学业,不关前程的决定。她掏出一张粉嫩颜色的便笺,脸颊绯红地匆匆写下几个字,然后用玻璃纸粘上封皮。第二天早上,她早早地跑到她熟悉的棚户区那颗槐树下,用绳挂在树枝上,然后走掉。后来,她又回头望了望,那块夹在翠绿树叶间粉嫩颜色的纸,恋恋不舍地走开。

终于考完了,静雪急匆匆地跑到那颗槐树下。纸不见了,那块她用整整一个夏天用心编织的几名话不知丢到哪里去了。静雪立在树下哭了。槐树的叶子沙沙地响着,像在感应着她的哭泣。天边的云也像不忍看下去一样,大片大片流走了。这时,一双白色的球鞋立在树旁,沈言挂着晶莹泪水的眼睛微笑着,他手里攥着那块粉嫩颜色的纸说:“在这里呢。”

槐树浓郁的绿荫中,两个年轻的影子拥在一起。

 

那块纸上写着:明年你愿意来我所在的城市吗。

下面是粗糙却遒劲的几个字:我愿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殇,伤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殇,伤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