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溪
林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51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爱的花园,谁葬送了我的满园春色

(2007-12-20 16:56:39)
标签:

情感故事

分类: 情感故事

路子鸣四处打听陈希的背景。

他发动了自己最可靠的狐朋狗友,花了不少信息咨询费,得到却都是一无所知。但是路子鸣心里仍是欢欣鼓舞,他还是得到了他认为最珍贵的一条,陈希:单身,马来西亚籍。这就好。路子鸣泡的妞绝对要干净清白,不能有纠缠不清的过去。他不想让人看起来没品位,更不能因这影响他在南其市的声誉,毕竟他是这里首屈一指的富豪。行事绝对要低调。

见到陈希那天,路子鸣觉得阳光那么亲切。特意让秘书新买了一束百合放在办公桌上,专等陈希的到来。他名义上请陈希做公司的马来西亚区的投资顾问。

陈希并不像一般的白领那么干练,咄咄逼人,更像一位贤良的主妇,却比她们多些雍容贵气。路子鸣还是在南亚投资洽谈会上看到的她。陈希做为马来西亚当地代表出席会议。路子鸣一见倾心,过目难忘,他认为此行最大的收获便是邂逅陈希,得知陈希来南其做商务考查,路子鸣喜出望外。

对面坐着陈希,路子鸣笑得很有绅士风度。男人,小有成就后,都会有种成熟的魅力。在商界政界的历练及沉浮会让他们看起气定神闲,从容不迫。路子鸣也一样。但是这么多年的战火硝烟,路子鸣都举止若定,今天在陈希面前,却有小小的紧张,他不得不用一两声轻叹缓解些尴尬。陈希很善解人意,微笑如百合花般芬芳。

简单的会晤之后,一些意向已经确定。事情比路子鸣预想的顺利。临走,路子鸣拉了下陈希的手,柔软如棉,他的心底像有一汪春水荡漾。

 

晚上,路子鸣特意在家准备晚宴为陈希接风。

路子鸣以为她会客气地拒绝一下,然而陈希一口应承,路子鸣心花怒放。为了表示隆重,路子鸣特意请来了许多客人包括堂弟路子琛。

大厅里灯火辉煌,耀人耳目。客人们体面友好地交谈,时而传来非常有节制的笑声。男人们注定是关注经济与政制,女人们则相对探讨华丽的衣裙和窈窕的身段。杯觥相错,莺歌艳舞。陈希面露微笑与新相识的人寒喧,路子鸣殷切相随,携着她的手介绍那些朋友。路子鸣说,给你介绍我的堂弟,路子琛。路子琛文雅而随合,不似路子鸣的过于张扬。这个男人有股脱俗的气质,迎面一见,如清风拂面。路子琛说,我也曾在马来西亚小住。那里风光旖旎,气候宜人,而且清山秀水,孕育美女。陈希微笑,忽然觉得脸有些发烧,顾左右而言他。路子琛望着陈希晶莹的眸子,也感到窘困,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梦里,或者马来西亚的街上?只是路子琛不敢再望,那是一潭湖水,深入便难以自拔,但那份心底的熟悉惹得他抓心挠肝。路子琛躲开了。

一阵阵欢声笑语从大厅的各个角落传来,气氛相当的温暖详和,路子鸣很满意。

天色渐晚,客人们逐渐散去。屋子里的喧嚣慢慢沉寂下来,只剩下路子鸣和陈希。

陈希走向大厅的玻璃窗,抬头远望,忽然看到花园里的秋千,若有所思。路子鸣很惊讶,他面色凄然。

花园里的秋千是路子鸣妻子从小玩到大的至爱。她喜欢在秋千上荡来荡去。小小的木板上,她荡过了童年,荡走了青春,荡来了路子鸣的爱情。结识了路子鸣,她从秋千上下来,与他走近了婚姻殿堂。而后,她深居简出,做路子鸣背后的女人。结婚两年,人们几乎不知道还有路太太。她除了爱他,天下事,置若罔闻。可是禅意一样的生活被一场意外洗劫。三年前,他们去马来西亚渡假,她失足落入深潭,不幸遇难,带走了她所有的挚爱深情。虽然路子鸣一向喜欢招蜂引蝶,但这个女人是他最忠诚的奴仆,他也悲伤不已。

路子鸣戚戚然地讲述着往事,他知道女人都有唏嘘的情结。的确,陈希听到落泪。她说,路总,你一个人辛苦了。

 

再见路子琛,是在停车场。陈希的小本田怎么也挤不进那个停车位,路子琛恰好路过,顺便奉献了个举手之劳。陈希发现路子琛比想象中温柔敦厚得多,她听说过他,是五年前,还是三年前?她不想探究。那晚相遇之后,路子琛的印象也一直深刻。他头脑里摆脱不了陈希那浅浅的微笑。每天走进公司,他就像寻找猎物一样搜寻,盼着出现陈希的身影,这回终于他碰个正着。路子琛说,陈小姐,是马来西亚原著民?陈希从容地扬起眉梢,她说,晚上我们对面的茶餐厅见。

陈希答应路子鸣明天晚上一定光临他的寒舍,才摆脱了他的纠缠。因为他约了路子琛。

两杯咖啡冒着热气。路子琛的眼镜后面透着欣喜。他们谈马来西亚的风土人情和人文古迹。路子琛这个大男人竟不知该如何奉承女人,只好像个地理学家一样笨拙地讲解他所能想到的共同话题——马来西亚。陈希听着,默默地,她不插嘴,她不想打断这个男人努力地表现。路子琛说,陈小姐,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陈希说,我们见过,五百年前的轮回里。说完,盯着眼看路子琛尴尬的表情。然后是沉默,路子琛除了马来西亚并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还能与她说什么,这个男人不是路子鸣,他没有甜言蜜语,他只有一肚子不讨女人喜欢的陈词滥调。他快要窘死了。陈希说,子琛,你有挚爱的人吗?路子琛陷入沉思,他说,有,可是三年前……,陈希打断了他,噢,别说了,太久了。

从茶餐厅出来,已是星辰满天。路子琛鼓起勇气老练了一回,他要送陈希回家。陈希座在他的旁边,路子琛觉得道路好宽阔。车子缓缓前行,并不开快。路子琛想,有时是不应该要求速度的。到了门口,陈希冲路子琛回眸,眼睛里柔情四溢,她摆了摆手,路子琛心头被突然一击。爱情铺天而来。

而路子鸣也对陈希穷追不舍。他的眼里没有他搞不到的女人。这些天他下了不少功夫。

那天他约陈希见面,陈希说,我喜欢你的家。路子鸣笑得得意洋洋。

晚上,陈希特意穿了件藕色低胸晚装,裙摆脱地。路子鸣为之疯狂得忘乎所以。他想,一切就在今晚。

但是,陈希始终保持她美丽的矜持,她的冷静礼貌让他有些恼火。路子鸣习惯了女人的投怀送抱,但是猎人都还是喜欢狡猾的猎物,所以他还是非常认真地应付。而陈希似乎对他的家更感兴趣,一件件小饰品仔细摸索玩味,觉得很别致。她偶尔环顾屋子,然后默然发呆,像是把屋里的所有都印在记忆里。路子鸣搂着她的肩说,喜欢吗,都是你的,然后,一阵爱抚如狂风暴雨袭来。

陈希没有拒绝。

 

几天过去,陈希有意避开路子琛,她怕他情意绵绵的眼睛,他面对她时可爱的紧张会让她心疼。可是在停车场,陈希还是看见了他。这个呆瓜找不到搭讪的机会,便守在停车场等待不知何时才会再次出现的相遇。陈希远远地就看见他,黑边眼镜里的目光正在茫然四顾。看见陈希过来,他振作地抖了下肩膀。嗨,他说,嗯,好巧。他羞赧的笑了,额头堆起一层娇憨的皱纹。陈希说,何苦,这么冷的天。话里话外透着关切。被拆穿了小伎俩的路子琛只是嘻嘻笑地挠头。陈希说,陪我去天安街45号吧。路子琛像钉子一样立在那,吃惊地看着陈希,你……。走吧。

天安街45号,住着一位孤独的老人。路子琛时常去看他。每次路子琛去,老人都笑逐颜开,他像盼亲人一样盼路子琛。每一次见面,老人都像过节一样开心,在他的心里,路子琛是他惟一的依靠。

路子琛心里甜蜜极了,因为除了身边很近的人,没有知道他平时照顾的这位老人,这说明陈希相当在意他,她是怎么知道的呢。不管,反正她心里有我,路子琛开着车一路飞奔起来。

那夜,从老人家出来。路子琛送陈希回家,他把她送进屋子,然后他并没有出来。那一夜,车子都停在窗外。路子琛像个孩子一样粘在陈希的怀里,他甚至不太熟练地表达身体的欲望。他只是用心地想做好男人应该做的,他只想认真的表示自己真的很爱,很爱她。

女人在恋爱时会变蠢,男人在恋爱时却变聪明,因为追逐让人提高智商。那些天,路子琛都喜气洋洋,因为他爱了,爱得有滋有味。他还会等在陈希的车边,邀她同去天安街45号,他知道这个女人同他一样悲天悯人的情怀。

路子鸣对此有所察觉。他并不是多么在意陈希。他只是没想到木讷的子琛怎么会引起陈希的兴趣。男人占有欲和对子琛的鄙视让他的攻势打得越来越猛。而陈希一定是疯了,要么就是水性扬花,她周旋在两个男人之间,不紧不慢。现在公司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路家兄弟与一个女人的好戏天天在别人嘴里说得风起云涌。路子琛却坚持以为那些是谣言。

直到某一天。路子琛真的见天陈希只穿着薄如蝉翼的睡衣从路子鸣的卧室走出来,他真的看见陈希的脸上还挂着在他看来淫荡之后的倦意,他一下子崩溃了。愤怒和耻辱在心底翻江倒海,喷涌而出,啪,他扇了陈希一个耳光,然后,踉踉跄跄跌出门去。

陈希什么都没说,一直,一直什么都没说。路子琛想,假如她哭着跑到他这儿求他原谅,假如她在大雨里跪在他家窗外等他回心转意,假如她在没人处擅抖地拽住他的衣角,说她错了,他就原谅她。然而她没有。

 

路子鸣相当地得意。他终止了关于他们三个人之间的流言,他一如既往地在情场上发奋图强。

只是有一天,他所有的关于事业、前途、名誉的富丽美梦被彻底削成齑粉。

那晚,路子鸣懒散地窝在沙发里。陈希从楼上走下来,走至大厅的窗前,凝视窗外。麦子,我们应该谈一谈。气氛仿佛凝结了,异常地平静。路子鸣一下子从沙发上跌落下来,惊惶失措。麦子这个名字是路子鸣前妻对他的爱称。麦子,我是安,你的前妻,陈希面无表情地说,在马来西亚,你把我推向河潭,以为我就会被鳄鱼吃掉,是吗?是的,我也许会葬身鱼腹,可是我没有。路子鸣扯着抱枕全身颤抖。麦子,你以为我死了以后,你侵吞了我家的财产然后就风光无限,逍遥自在了,可以玩更多的女人了,是吗?可是我没死,我被好心的医生救了出来,他给我做了整容手术。我不叫陈希,我叫周萧安。她的从容比面目狰狞更可怕。

路子鸣一张扭曲的脸魔鬼般地惨笑,可是,亲爱的,你要怎样?没有人相信的,你的身份已经注销了。

对,这就是我接近你的原因,你忘了,我有一缕头发藏在家中。今天我终于找到了,我会去做DNA检测。科学会给我一个说法,你的阴谋会大白天下……

路子鸣瘫在那里,像一堆被抽掉骨头的肉皮。

 

周萧安来到天安街45号,看望被命运折磨得一无所有的老人,她的父亲。她趴在老人的怀里嘤嘤抽泣。可是她什么也没说,她知道,有时真相说出来会更痛苦,一切的一切就让它过去吧。

时间慢慢地流逝。倦怠的周萧安抬头看到了立在门口的路子琛,他眼里噙满了泪水。其实他们五年前就认识,可是,那时的周萧安心里只装得下路子鸣。而现在无情的岁月又让她捡到了真爱。三年来,路子琛照顾她的父亲,也是寄托对她的无限思念罢了。

然而,真心总会和真心遇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