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遥远的洛洛
遥远的洛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46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了忘却的二零零六

(2009-10-13 07:56:53)
标签:

杂谈

二零零六年,我们在午后喊叫。你穿着我的绒毛外套跑向空无一人的街道。二零零六年,江水把我的视线分割成了无数个条条,在将欲阴雨连绵的季节里兀自东去。我们坐在破旧的出租车里朝窗外吐着烟,看南方城市里蹲在电线上的那些鸟。我在凌晨三点从床上爬起来为你写一篇辞藻华丽的文字,叫《我们的幸福》或者《给某某》,你说这东西烂俗但是让人心跳变乱。二零零六年,整个世界都在跳动着告别。我在供人栖息的长凳上背诵叶芝的名句,这个惹恼了千万人的怪老头。

 

二零零六年,你在城市西边的小店铺里边打工,每天我从最东边赶到最西边,徒步穿越无数个闪动着红色绿色光斑的路口,再拥着你回到西边的小屋里。我给你读我完成许久尚未发表的小说,看着你为主人公的故事悲喜怒嗔。二零零六年,我未曾离开过这个饱含喧嚣的小城,在灯火稀疏的夜晚听着缓慢的音乐等待你的电话声。我在半夜下班之后满街寻找公用电话,只为了你慵懒的只言片语。我在挂电话的时刻感觉寒冷。十二月的街上,只有我和紧闭的防盗门。你在遥远的海边城市听着我给你录的歌曲沉沉睡去,暂时忘记我的消息。二零零六年,我在车站等待十几个小时,紧随呼啸进站的列车奔跑,为见你欣喜的模样。短暂的相聚之后,我在雨中为你扛着行李送行,听你一字一句说着留恋之词。二零零六年,我年少的记忆只为填补你给的伤。

 

二零零六年,我们在巨大的水塔后面并排而坐,我们对着树影低声告别,泪流满面。我说,那分明是我永无法割去的念想。我说,那时的我未始明了你的沧桑,而现在,那个年幼的孩童已经知晓辗转着独步,你却不见。二零零六年,我不能离去的深渊,站在风雨交加的今时,寥寥年华一瞬穷尽,无所残留。二零零六年,我不能离去的深渊,我们坐在小小的礼堂里默默抽完一盒中南海点八,你的脸庞在烟雾里粲然若花。我封存厚厚一叠送予你的诗歌,不管它们曾使我心如火烧。

 

二零零六年,我在冬日里唱起那首倾倒万人的英伦摇滚,在贝斯和鼓点中几欲晕厥。我缱绻的轰炸机T恤,我美丽的绝对伏特加,我狂暴的枪炮玫瑰,我妖娆的五角星耳钉,我夺目的浅蓝色吉他,我深爱的格瓦拉海报,我哀伤的北方女孩,我离去时滑稽而不朽的姿势,我黯然时翻卷着升腾的烟圈。二零零六年,我的身体涌动着纯净又酸楚的血液。

 

二零零六年,我不能离去的深渊,在你的脚印里浮沉飘渺。你说,此生难再寻得一人,如我一般将你视作至物。你说,在我许多日后的生日之夜,你会翻开我给你的那些诗句,静静抽完一盒烟。你说,在我许多日后的婚礼之夜,你会斜倚在我们曾经路过的那个街边长凳上,静静忍住莫名其妙的眼泪。你说,在我许多日后的病倒之夜,你会暂别恼人的工作,静静看一场曾经使我放松的电影,《玩偶》或者《巴黎野玫瑰》。你说,在我许多日后的葬礼之夜,你会着一身简约瘦削的礼服,静静捋净那本我生时为你写下的诗行,将她投进火炉之中。在那个不久之后的夜晚,你期盼着我如杜拉斯笔下的那位绅士一样,从幕墙中朝你施施走来,伸出右手说:比起你年轻时貌美妩媚的模样,我更爱你现在饱经沧桑的脸庞。

 

二零零六年,我不能离去的深渊。你在虚妄中与我作别,你说,真有那日,我们在故地遇见,你若微笑,我必安慰于心。此刻,北风初起的二零零九年十月,我在楼房与马路之中低头点燃手指间的烟卷,倏地记起无关风月的旧事,不知道该停留在哪个门前,才能强忍剧痛。此刻,萧瑟初起的二零零九年十月,我的如歌岁月,我的似梦华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