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重庆红线女
重庆红线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3,127
  • 关注人气:1,4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珍藏]好人一生平安!

(2008-09-05 19:25:43)
标签:

手指上的月亮

红线

诗集

珠海出版社

何小燕

文化

分类: 散文随笔

  今夜,我只想说谢谢,我只能说谢谢,我只有说谢谢,我必须说谢谢。谢谢诗歌,让我遇见了您们,遇见了真,遇见了爱,遇见了关怀和温暖。我不能忘记那些来自天南海北的鼓励和问候,我无法忘记他们殷切的关心和鼓舞,博客留言,小纸条,电话,短信,还有那些给我写诗的朋友,那些不留言转我诗歌和帖子的朋友,那些慕名买我书,给我寄钱的朋友,他们那么真,那么深地打动我,那么真,那么紧地拉着我,扶着我,渡过岁月里最艰难的那一段。您们,您们,红线永不忘记。

     关于我的《手指上的月亮》源于朋友们的眷顾已经没有存书了。我的选集还在编辑中。我孩子的手术费,我已经卖了我的房子,还了四万,还剩下十一万。我们现在住在出租房里,我们还好。言言也不错。只是经常问我:“妈妈,我的耳朵什么时候变大啊?”“妈妈,手术疼不疼啊 ?”我已经把言言的病历快递给北京的朋友,他亲自去同仁医院给我询问了。现在言言需要的助听器和手术所需要的那套仪器已经从美国进口回来了,但从事这个的医生现在必须专门进修两个月,所以我们只有等,等医院安排时间。所以,我请关心和支持我的朋友,关心和爱护言言的所有的朋友们,请您们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和我的孩子一起坚持的!我们会坚持到最好的时候!我们会好起来的!请您们放心!

     现实又那么辽阔,我无处躲藏,面对这个真实的世界,面对更真挚的情谊,请容我,再啰嗦一次,再煽情一次,再性情一次,让我再说说我的言言,说说我们的爱和感动!!

     红线携全家给您们叩谢了!谢谢您们!愿天下好人永远平安!!

                                               ———— 红线女

                                                 2009.5.1

 

     本来我是不喜欢在这说诗歌以外的事。这次在朋友的帮助下,我顺利出版了诗集。好心的金铃子特在界限论坛、在博客里祝贺我鼓励我并特别提到我孩子的事。我万分感激她,也感激所有关心我的朋友。其实我是害怕网络的,所以我绝口不提我的孩子们,绝口不说生活的无奈和痛苦,绝口不说卖书的事。因为我更害怕别人的眼光,更怕自己成为别人的话题。但现在铃子、英人等朋友既然说到了,我也就我孩子的事在这里和大家说说,以报答大家对我关心和爱护。我以一个母亲的人格和尊严,以诗歌的名义向朋友们保证,这,一定是痛的!这,一定是真的!而且。我只说这一次!
                                                                     ————红线女

     言言是我的小儿子,今年八岁,上小学二年级。体重不足20公斤。不到一岁时就确诊有先天性脑萎缩,一岁多时还不能爬动,两岁多还不会说三个字。经过一年多的医治,慢慢好点了。我们走遍了重庆大坪医院、两路口的儿科医院,第三军医大,重医附属一医院,又确诊他患先天性面部畸形,眼球退后综合症,传导性耳聋。所以他的视力很差,更差的是听力。关于听力,在重庆的医院有两种结论:一是神经性耳聋,一是传导性耳聋。我们也给他佩了眼镜和助听器,但因为他的右耳廓很小,几乎没有,所以眼镜和助听器戴不稳当。所以他几乎不戴。这些年,所有的苦难我似乎都不想去记得了,因为我没有时间去记得这些,我没时间去悲伤,我没资格去抱怨。所以我一直不轻易和朋友们说起我的孩子。我也尽量笑对生活。常学会忘记疼痛。
     20008年7月,我借去大庆参加笔会,就把孩子带去了北京。我想带孩子去目前五官科很专业很水准的北京同仁医院,我想给他确诊下。在北京我和孩子待了差不多10天,在朋友的帮助下,终于顺利检查了,专家告诉我儿子是传导性耳聋,只要有钱就可以医治。专家还告诉我,整形要4万,植入大脑皮层下的助听器要6万多,还没说手术费什么的,大概要十几万。专家还告诉我,孩子10岁以前是最好的恢复期。可那笔昂贵的手术费。对于一个为给孩子看病早已负债累累小学教师家庭来说,对于一个工资一千零点的我来说,这是一个天文数字。但我绝对不放弃,绝对不气馁。我相信生活对我的考验。我愿意承受一切!下面是我以前写给我孩子的一些文字,也存下来和朋友们一起。共勉。

   

   《永远的痛》

    深夜,好不容易把儿子安抚睡下,我心力憔悴地看着他因病变形的脸,想着他小小的身体正承载着的病伤,心如火煎熬般地疼痛。

    儿子是先天性面部畸形,右耳几乎没有耳廓,耳道狭长,听骨肥大,听力严重受损。去年一个暑假,我跑了五趟重庆,挖空心思,四处央求,找专家、请教授,为的是能给我的儿子检查、治疗,用现代发达的科学来弥补我内心的痛苦和儿子身上的缺憾。

看着弱小的儿子孤独地站在语音测试厅里,眼泪一直在我的眼眶中打旋。医生在外面调控声响设备,他在暗室里倾耳听,每听见一次,他就得举一次小手,示意一下。那单薄又带着耳机的背影,那双欲举还休的小手,犹犹豫豫,是举非举的,都深深地烙在我这个母亲的心里。

     测试完语音,他被安排到检查室,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接受医生的检查和药物治疗。看着儿子禁不住药物的麻醉似闭非闭的眼睛,我紧紧地抓住他的小手,听着他微弱的呼吸,泪水汹涌,怎么也止不住。可怜的儿子!都是母亲的罪过,我没能给你一个健康的身体。作为母亲,我是有责任给你一个健全的身体的,我没有做到!我没有做到……痛恨你的母亲吧,是她使你饱受如此折磨。

结论终于出来,是个让我坍塌、使我绝望的结论。儿子患的是先天性神经性耳聋。目前尚无好的治疗,办法只有两个,一是戴助听器,二是植入电子耳蜗。鉴于儿子的听力在80分贝左右,医生给他配戴助听器。

    助听器如同一顶厚重的帽子,严严实实地笼罩着儿子。他不再去闹市,不再和小朋友一起疯跑,不再...... 不再做的事太多,少儿的天性都被这顶厚重的“帽子”给罩住了。

    戴了一年的助听器,儿子的听力丝毫没有改变。看电视,音量依然开到很大。每次看他坐在电视机前,我的心都跟着着急!儿子经常喊耳朵痒,耳朵痛,随后就不愿再戴助听器了。说什么也不愿戴,倔强得让我这个母亲也感到无助。我那该死的肚子,怎么没给儿子一个好的发育空间呢?

    由于面部畸形,儿子的眼睛也出现了问题,右眼珠不能左右运动,一看东西就要近视。我带着儿子又去了医院,一检查,视力0.7,左右都是一样,还有什么远视、斜视、弱视……儿子得的是综合性散光加之眼球退后综合症。天啦!儿子又要戴眼镜了!畸型的脸、残缺不全的耳朵,既要戴助听器,又要架住眼镜,他那单薄的身子骨怎么承受如此负众?

    再过几天就是儿子6岁生日了。6岁的孩子,不足30斤的体重。戴着一个宝石蓝眼镜,眼镜架上垂着一根宝石蓝的链子,使儿子看起来秀气。出门在外,没人叫他弟弟,都是叫他妹儿。

    儿子是早产儿,七个月不到就在我的肚子里学孙大圣,闹着要出来看世界。送到医院做了剖腹产,大出血,我差点死在产床上。他呢,在宫内窒息,浑身青紫的来到这个世界,哭都哭不出来,更别说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了。打针、输液,输血、补充血浆,第六天才睁开一只眼,第9天才被抱出重症监护室。不足5斤的小肉团,蜷缩在柔软的棉褥里。没有我拳头大的头,沟壑纵横,头骨突起,细弱的呼吸,慵懒地打探着我,没有笑,也不哭。我使劲地抱着他,就好象抱着一团空气,轻飘飘的。这就是我的儿子吗?是我苦心守候、精心呵护的儿子吗?如此“精品”,我该如何去养育他保护他引领他走进这个陌生的世界?我感到茫然。

儿子经常发高烧。没有任何征兆,不流鼻涕,也不咳嗽,等发现他高烧了,已是午夜2点多钟。高烧从未低过39度,于是,每次高烧,无论有多晚,也不管有多冷,我都惊慌失措地带着儿子去医院。一进医院,就得住上几天院,输上几天液,每次我都是强打精神守护着他,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把他脆弱的生命给丢失了。

    儿子的血管很细,很小的脸,很小的头,很小的手脚,血管当然很细小。每次扎针,医生都不忍心下手,可每次都得扎上几针,甚至十几针才能把针尖扎进细小的血管里,儿子承受不起这巨大的疼痛,总是咧着小嘴放声大哭,哭得我也为之落泪。

看着护士拿着针尖在儿子的脑门上横扎竖挑,我就在心里暗暗咒骂,然而又百般乞怜地抬起头望着她们,希望她们能把针尖扎在我的身上……

     儿子右边的太阳穴上有根动脉血管比较粗,一次高烧,那根血管就被扎了26针,看着这密密麻麻的针孔,看着至今都没有长出头发的头皮,我的心痛啊,无法言表。

    可怜的儿子,都是妈妈的错,是妈妈让你承受如许多的苦痛!

    儿子长到一岁,却还不会爬行,腰也直立不起来。我惊惶地带着儿子到重庆儿童医院,化验、做CT,几经专家会诊,确定是脑萎缩!脑萎缩?多么可怕的名词,如同魔咒,它会吞噬儿子的小生命的!我顿觉天昏地暗,差点昏死在医院里。感谢那位老教授在救治我儿子生命之前及时地抢救了我,我还不能死去,我的小儿子还需要我。老教授耐心地跟我讲,成年人的脑萎缩是脑髓长好了,由于病变让它慢慢没有了,然后死去;小孩子的脑萎缩是因为先天营养不够,发育不好,脑髓没长满引起的,经过后天的药物治疗和细心的养育,是能恢复的!一席话让我对儿子的病看到了一丝曙光。我又强打起精神,跟死神争夺,跟病魔作战,不许它靠近我的儿子。那些日日夜夜里,我常看着儿子的小脸发呆,无法入睡,生怕一闭眼儿子就真的不在了。那些日子,怕,成为我生活的全部。

儿子吃过很多药,昂贵的、便宜的,中药、西药,酸的、苦的……那些气味直到今天我都能闻到!

    尽管难以下咽,小儿子却喝得起劲,一碗苦涩刺鼻的药汤,能一口气灌下。仿佛他知道自己不吃这些藤藤草草,不喝下这些汤汤水水,就会离开我们。所以他吃得勇敢,不用大人哄,也不需捏他鼻子灌,每次都很主动,即使眼泪掉在碗里,也都默不作声。儿子打过很多针,从没放声哭过,就是上次护士在他脑门上扎了26个针孔,他痛得也只是掉眼泪。在儿子的潜意识里,仿佛放声大哭也是那些健全孩子的专利。

    每次入院,儿子都要带上他的奥特曼小人,那是他的最爱。医生也喜欢叫他奥特曼战士!而今,儿子--这个小奥特曼战士已经战战兢兢地长到八岁了,尽管瘦弱如豆芽,却在努力地成长。儿子没学会爬就学会了走路,然后很快就学会了说话。最重要的是,他还有颗善良的爱心,经常把自己喜欢的学习用具送给班里的其他同学。他还会很多儿歌,会唱一些流行歌曲,最喜欢的就是赵传的那首《我是一只小小鸟》,吃饭写作业嘴里总是不停地哼着“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怎么飞也飞不高……”

    儿子学会了画画,学会了珠心算……儿子的儿歌上了《少年先锋报》啦!儿子的儿歌在文学月刊《岁月》上发表了!儿子的每一点进步都给我带来莫大的惊喜,每一个成长的脚印都给我带来更多的慰藉。前不久,儿子学校组织了一场演出,儿子有幸上台表演,看着儿子单薄的身子穿着自己用报纸做成的“时装”,在台上一路走过时,我的眼泪再次如上涨的潮水,无法抑制地往外流。

    我真诚希望儿子的苦难已经终结,人生之路将一路平坦。我祈祷春天的朝阳,多照耀在我儿子的身上,让他的黑暗从此过去。

    抱抱吧!我亲爱的儿子,让我们一起为未来加油!

 

《儿子的码头》

 

朝天门的风,永远
在此地游荡,沿着一种高度
等远足的人,进入

 

儿子双耳失聪
他的码头和朝天门的喧嚣无关
儿子没有船,和进入无关

 

他一直安静地站在朝天门的肩上,眺望
远方的蓝
幸福的高度,比远方更远
 
《重庆,我是你一根受伤的小指头》
 
别这样悲悯地看着我,我的重庆
我在三月的花期前就已经抵达
但两路口宣判:我一岁不到的小指头患了脑萎缩
时光的CT片粘着我和我失重的土地

 

在巨大的疼痛面前,我多么的谦卑敬畏
抹上各种药水药末儿,可
大坪告诉我,我可怜的小指头神经性耳聋了
背上沉沉的助听器
叫我如何追得上你轻轨的步伐

 

今夜,我虔诚地举起药碗
请允许我喝下嘉陵江,喝下我畸形的小指头
让余生的诗歌,短暂地,爬上你丰硕的乳房
我的贪婪,将是你幸福的疼痛

 

《天堂的眼睛》

 

一颗,两颗,五颗......
数不清的眼睛躲在云后
企图越过布达拉宫的红墙

 

夜半。星星开始沦陷
一场雪深入内心

 

你是最后落下的那颗
饱含火焰的眼睛
穿透天堂
刺向一望无垠的白

 

而我们
始终未看透人心
在离天堂最近的路口
最初的色彩覆盖了
最后的澄澈

 

《蓝色忧郁》

 如一声叹息
那团蓝色的雾感到空虚
被留在夜里

 

变哑的苹果也睡了
匀称的呼吸躺在臂弯深处
果核底部。一直喜欢的红
再次变蓝

 

苹果的听力再次下降
叹息里
盛满全世界的噪音

 

疼痛醒着
幸福成为阴影
我只好在这个夜里诅咒
无辜的蓝

 

《圣诞树还在树上》

 

这么多年,我们俩
一直被一则童话抛弃
冲气的塑料娃娃
昂贵的玩具车
都在安徒生的圣诞树上
从烟囱里滑过

 

妈妈曾努力爬上一棵
黑皮肤的树
努力为你摘樱桃、玩具车和
卖火柴的小女孩

 

一片小树叶挡住我的眼睛
隔着时间
那只烟囱一言未发
圣诞树,还在树上

 

 [珍藏]好人一生平安!
《半支烟相信》


此刻 ,半支烟相信
我没有哭
憔悴,打着补丁
让谁的眼睛荒芜

 

桌上那个苹果很红
被儿咬一小口后,突然很黑,
像他喝过后残留在碗里的中药汁
没有星星的夜晚
幸福总是很瘦

 

儿畸形的小脸横在我的血管里
一只母狼突然尖叫
那声音短得得无法再短
脱轨的诗歌,又悲又长

 

儿的笑很安详,有梦住进他耳朵
无数的雪花失聪
我的心,拒绝变哑    

 [珍藏]好人一生平安!

言言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lzy32011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