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对蓝色的宝瓶(二)

(2007-01-30 16:17:55)

风格八点来时,你似乎听到了他的声音。风格喊爸,你居然答应一声。我立即追问:“鲁野,知道谁叫你吗?”你呜噜呜噜,不知是你说不明白,还是我听不清楚。我们那两颗曾经牢牢地结在一起的心,却在这样最最关键的时刻割断了联系。但是奇迹发生了。大约又过半小时,你动了一下,我叫你:“鲁野!”你答应:“唔?”说明你的耳朵还能替你辨认知交知己,我赶紧追问:“鲁野,我是谁?”“你是我媳妇,老伴。”清清楚楚,在场的三人六只耳朵都听得一清二楚。老伴啊,让我怎样感谢你这生死不渝的爱心!仅此一句跨越三生的幽默,我便可以为你再守三生。我还有什么奢求吗?我疯狂地扑上去,搂住你的脖子,伏在你的耳边大叫:“鲁野,你太好了,你真好,我爱你!我是你的媳妇,我是你的老伴。请你告诉我,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鲁野,快快说……”眼泪鼻涕漫上了你的脸颊,耳根,脖子,你却说:“明天早晨到深圳再说。”我喊你,摇你。多么希望你再来一次“道一声珍重,我去也”。可是你却咕噜一句,好像是:“累了!”爱人啊,操劳一生,苦熬一世,今天的你才知道疲劳。看来,再坚强的人,也需要休息。该放弃的时候,谁的坚强,谁的执著也不能拒绝大自然的主宰。康德告诉我,你是要从时间进入永恒了。你不是巨星,但你在我心中陨而不落。你太渺小,你的灵魂不能填塞天空的缝隙,但在我心中,你无处不在。如果我信仰基督,我一定要唱《安睡主怀歌》:“睡主怀中,何等清福!从未有人醒来哀哭,清静安宁和平快乐,不受任何敌人束缚……”可惜,我什么都不信,我只知道你一个人手持七点的船票到那个永恒的世界漂泊去了。当我蹲在回龙岗火葬场的墙角,把你的温热的白骨一捧一捧亲自放进那只蓝色的宝瓶里,我把一汪滚沸的泪水,一份诚挚的祷祝,一颗沉寂的不再躁动的灵魂也一起投进了你的宝瓶。等着我吧,亲爱的,我在心中大声呼唤。我相信,在那没有时间的空间里,这对宝瓶的蓝色音律将奏响我们重新团聚的乐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后一篇:你默默燃烧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你默默燃烧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