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竹立
王竹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17,239
  • 关注人气:4,0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连通还是建构?这是一个问题!

(2011-11-26 10:34:24)

西蒙斯的到访,掀起了一股讨论关联主义和新建构主义的小小的“热潮”。不仅有网上的讨论,网下的议论更多。我在与西蒙斯的交流中也以此为主要话题。

 

争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到底连通重要还是建构重要上?西蒙斯认为,在网络时代,连通最重要,学习就是建立网络的过程,学习就是连通。以往我们对连通的理解偏重于物理连接(即“管道”),比如我们通过网络(物理网络、社交网络等)跟其他知识结点(人、书、博客等)建立联系。通过与西蒙斯面对面的交流,对“连通”的认识更加深化,即除了物理连通外,更主要的是不同结点之间的交流、分享。甚至包括在个人头脑中不同概念之间的“连通”,这就涉及个人学习层次了。这种论述与西蒙斯原著中的观点相比,更加丰富,更加深刻,说明西蒙斯的思想也在不断发展之中。

 

但即使如此,关联主义与新建构主义的分歧点依然存在,连通还是建构,到底谁更重要?

 

其实我在《关联主义与新建构主义:从连通到创新》一文中表述的观点是:连通和建构同样重要。我不认为连通比建构更加重要,单纯强调连通(即使是指交流与分享),如果离开了自主建构(对知识的深度加工和创新),仍然是不够的。人不能每时每刻都在交流与分享中,还必须留出足够的时间独立思考、自主建构。交流和分享的目的,也是为了自主建构。我最欣赏的是西蒙斯书中所引述的一句话“人的所有问题都源于他未能独自坐在一个安静的房间里”。

 

那天,西蒙斯举了一个例子说明连通的重要性。当年沙士的时候,很多实验室研究沙士发生的病因,大家合作解决了这个问题,而不是单靠某一个人和某一个实验室。西蒙斯认为以前我们可以说某件东西是爱迪生发明的(其实爱迪生也有一个发明团队),现在很多东西都是大家一起完成的,很难说是某个人独立发明的,这就是连通的作用。这个例子很具有说服力,说明在网络时代分工与协作的确非常重要。但不要忘了,没有每个实验室里的每个科学家的独立思考,也就是自主建构,这些成果都不会产生。我们中国人记忆犹新的是,当年某权威院士研究出沙士的病原体是所谓衣原体,而我们广东的钟南山却不这么认为,虽然一开始没有实验室结果,但钟院士根据自己独立的临床观察,排除了衣原体致病的可能性,坚持认为应该是病毒性感染。西蒙斯在他的关联主义著作中主张“当我们遇到挑战时,我们访问我们已知解决方案的数据库,寻找相应的模板来解决问题。”,如果都这样做,当年我们应该相信那个权威院士的研究结论,而不必自己去建构对沙士病原体的认知。但这样是不是会走更长的弯路呢?

 

西蒙斯说现在的发明创造都是集体智慧的结晶,这也没错。但在一个集体之中,总要有人把大家的智慧集中起来,上升为一个更高层次的智慧体系。比如关联主义不就是以西蒙斯先生本人的名字作为创始人的吗?在我的那篇讨论关联主义与新建构主义论文的最后,我专门谈到一个“集大成者”的问题。在网络时代,知识是由众多的人贡献的,但总要有人把大家贡献的知识碎片整理成一个系统的理论,新建构主义就是教你如何成为一个集大成者的学习理论。

 

其实那天西蒙斯先生也谈到了思考的重要性,据说他在华师的讲座中也大篇幅谈到了“分析”的话题,所以我说西蒙斯的思想与我其实没有根本的不同,不同的是在我们强调得更多的部分不同、关注点或者说侧重点不同。正如西蒙斯先生本人所指出的那样“关联主义主张知识结点之间的连接,新建构主义偏重自身知识的有意义建构。”

 

我之所以强调独立思考、自主建构的重要性,是源于我自身的学习经验。我发现,过多地看别人的书、听别人的意见、与别人交流讨论,会使自己的思维被别人牵着走,从而失去个人思考的独立性。有时我发现自己一个人静静思考所得到的东西,比看很多书、谈很多话、开很多会得到的东西还要多。我发现那些名家、大师们写在书里、论文里的思想,我自己一个人也能够想得到、想得出。既然这样,我为什么不自己思考呢?新建构主义中有几个关键的策略没有引起大家足够的重视,就是我主张的内读法与深谈法,即挖掘自己的隐性知识的方法,还有一个统摄全局的包容性思考法。我强调洞察力比逻辑更重要的用意也在于此。

 

新建构主义还主张学习应该以“我”为主,以“问题解决”为主,强调选择的重要性,认为个人富于洞察力的选择是避免信息超载的良方,对此西蒙斯表示不同意。我认为他没有理解我这番话的真意,由于时间和翻译的原因,我们还未能就此进行深入的沟通。西蒙斯认为,解决信息超载的方法要靠连通,我的理解就是把一部分认知工作交给网络上的其他人去做,而不要事事亲力亲为,这当然不失为一个好的方法。但这种方法本质上就是一个选择的问题,哪些工作交给他人,哪些工作留给自己,就是一个选择。但西蒙斯也承认,过多的连通本身也会带来信息过载。举个例子,我的英语会话能力不好,作为一个连通的重要工具,按照关联主义的观点,我应该努力去掌握,才能更好地连通。但掌握这个工具我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这就面临一个选择的问题了。最后我的决定是,把翻译的工作交给他人,我可以专注于新建构主义的发展和完善。

 

西蒙斯认为另一个解决信息超载的方法是把部分知识处理的工作交给机器去完成,他举了一个例子,比如可以让机器去预测哪些人能够通过某个考试,哪些人不能通过,就可以避免浪费更多的人力物力。这个例子我只记了大意,可能具体细节有错误,希望其他在场的人帮忙回忆修正。我对此也表示赞同。但我认为我们交给机器去完成的只能是一些逻辑分析和计算方面的工作,而需要洞察力、创造力的工作还必须依靠我们人类才能完成。我甚至希望将来能发明一种语言翻译工具,这样我们大家都不要学外语了,只需专心于各自的创造性工作了,这就是我说的“把连通的任务交给机器,让人去创新和建构”的本意。

 

连通和建构,是一个说不完的话题,其实最终也取决于个人的选择。你可以选择成为一个“连通”型的人才,也可以选择成为一个“建构”型的人才。前者你需要掌握各种连通技能、多多与外界联系、多多参与各种社会活动;后者你可能要花更多的时间独处,安安静静地研究和思考,尽可能摒除外界无关信息的干扰,相信你的直觉并认真倾听你内心的声音。

 

 

参考资料:

今晚,我们和西蒙斯面对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ff4c090100wuqg.html

网上搜索到的关于关联主义和新建构主义的部分讨论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ff4c090100wvrn.html

 

关联主义与新建构主义:从连通到创新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ff4c090100qjwv.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