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中央
海中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316
  • 关注人气: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鸟葱与香椿》(之五):2013年度习作汇集41-50手

(2013-12-03 13:23:59)

《鸟葱与香椿》(之五):2013年度习作汇集41-50

 

1数到10

 

1.

树叶把月色剥落给黑暗吃

风飏起某个人的狐疑

那一刻,失眠是透明的爪

遥远的北极熊在雪地里

踏步走

 

2.

车辗过井盖恍惚堕落

天桥下的乞人翻了个身

死是另一场盛宴的易容术

不相干的人在深夜的街头

一次一次呕吐

 

3.

风景夺门而入

风暴夺眶而出

你把自己腌成腊像

每天端放自清晨的大街上

欢迎参观

 

4.

十字街头吐出一口红灯

大厦们踩着自己的影子向上攀升

警笛的飞刀一梭子钉在路中间

湿漉漉的老鼠背着老鼠夹像十字架

一瘸一拐

 

5.

饶舌者是那株摇摆舞的芒果树

太多利器亲昵过他

如今寂静悬满枝桠

有人垂头走过

掩面若哭泣

 

6.

阳光巨大的舌头

吞噬房间,这暧昧的野蛮

被窗玻璃的纯洁轻伤

庭院外,小男孩仰首

正朝着太阳撸鼻涕

 

7.

必须写到我的芳邻大海,她的骚荡

呜呜不已,因楼群的掩饰似乎遥不可及

是某艘远航正轻逸地滑过波澜,还是

波浪抓住又一轮悲怆的踉跄

往深渊里

 

8.

窗外的街心花园搔首弄姿

对窗闪烁身体臃肿的修辞

天空盘踞铅龙铅虎

寒流之专制自北向南

万物皆残羹冷炙

 

9.

一次次潜入夜晚

这浩瀚的剧场

从正膝危坐的晚餐到床上戏

你的浓抹艳装

仅差一湾描眉

 

10.

床前明月光溜溜的身段

两个细人儿山盟海逝

前朝的戏子本朝的官

浪里格栏呀浪里格栏

嗵跄跄

 

 

夜晚大兵压境

 

夜晚大兵压境

夜晚大兵压境

夜晚大兵压境

夜晚大兵压境

夜晚大兵压境

夜晚大兵压境

夜晚大兵压境

夜晚大兵压境

 

 

翻墙,独寻夜色。

 

 

这出事

 

发生在上午九点三十分左右

蓝天白云

阳光灿烂

女友正闹着分手

她的咆哮被一片惊呼所浓缩

从海湾公园六十五度角望去

一截枝丫般的人

自由落体

从海沧大桥

至海平面

溅起浪花

合约四秒

他告诉我上述

已是次日

我找来厦门日报

从头版头条

至本地新闻

至全球报道

······

至一周后

至一年后

至地球公转十几次后

查无此人音讯

杳无此人音讯

直到

某个阳光糜烂的上午

我百无聊赖地想写首诗

才有了

你看到的

这出事

 

 

自动写作

 

雨水在自动分行

回车键,看不见的手指

天空的那个人,地下室的

那个人,两个人的

对话静谧,雨水

有潮湿的鼻息,耳语

有毛茸茸的痒,你

的无尾熊还好么?你

的关节炎还在燃烧么?那年

春天,你埋的那顶帽子长高了么?

这个世界,你在么?

雨水在快速分行

雨水在快速分行

天空的那个人,地下室的

那个人

雨水,雨水

雨水

回车键,不存在的手指

在世界消失之前

触摸到渐渐的

脸。

 

 

拉面

 

这面拉啊拉了好几天

(楼上小男孩一直拉那支干燥的小提琴练习曲)

有时粗(犷)

有时细(腻 )

有时稠得让人发愁

(还有花啊叶啊刹车声啊晃动的光影啊夹杂着)

有时又突然

停了

让人张望

得脖酸

面瘫

(吹面不寒杨柳风是谁写的这里只有木棉花风)

冷不丁

又把两个人

紧紧拉扯在一起

(那对情侣搂着像一颗树被霓虹灯投射在墙上)

全身都湿了

没带伞

是的

其实我是在说下雨

这场春雨

断断

续续

好几天了

我说到拉面

不是因为饿

而是因为

我又站在

(写到上一行时我的无名指在W键上停留了足足11秒)

我们从前约会

的那家拉面馆门外

的那株木棉树下

的那片阴影中

等她

(她始终没有来已经很多年了)

 

 

春光三叠

 

1.

这透明中无尽放荡的情敌

掳掠十万支木棉火焰刀

斩向头颅颠沛在风中

 

喧嚣之上空寂堆积

我离去,我已原谅一切

正如柔板的夜幕缓缓降下

 

2.

那人往楼道的尽头

楼道没有尽头

逆光

 

阴影微凉

撞出门的瞬间

春光涌进来吞噬了那人

 

3.

花丛里的野猫

嘶裂

棉花

 

棉花白茫茫

制成

药棉

 

 

冬日

 

的阳光,在早上八九点钟是温吞吞

和可餐的,我穿过公寓前的庭院

老人们簇拥着,浸在光影

空气浮动树叶的清冽

一老妪坐在轮椅上,身子略略倾斜

低头读着,嘴角蠕动

我看见笔记本封皮有大海的蓝

字迹的潦草,一群小昆虫四处爬

蛋糕金黄,厚厚地覆盖了整个城市

舔舔,还有点甜。正午,一切都变了

天地之间成巨型烤箱

热气乱窜,疯狗咬人

我抬头与这个耀眼的火球对峙,瞬间它变成黑洞

我我关紧门窗,强烈的光线从百叶窗扑头进来

我我我听见阳光在门外咆哮不已

 

 

2冬日

 

的阳光

是一堆面包屑

所有的爬虫都趴出来了

呵出阴冷的晦气一哈一哈一哈的

伸懒腰

瞪铜铃

跳大神

玩弄手指腥红的

摆弄笑姿百花齐放的

唾沫不可少

美容泌需品

涂涂抹抹架上油画效果

赞颂不可少

面包屑终于吃完

爬的飞的走的纷纷进入影子散去

天空瞬间

黑鸟

 

 

黑暗骑手

 

这么多汹涌的马匹前仆,跌入

一阵阵嘶鸣

而盔甲铿锵,激撞成齑粉

永恒之约中的勇士幽淡着他们的脸

 

这么步踏整齐的滔滔大军

起伏着同一个绝对律令

而他们的灵魂,如果有

将最终刻烙成礁岩的骨鲠

 

这么多,这么多疼痛

像细小的白花扎满绽开的呐喊

而黑暗中的勇士,赶赴

一场不再还乡的盛宴

 

这些骏马碎肉模糊

勇士们捧出他们的心脏,火红

炽烈,搏动不已。而每一个黑暗骑手

都渴望沉入那光芒隐匿的深渊

 

 

怀念外婆曾秀英

 

我对你的怀念多一分

我对这个尘世的怨恨

就会少一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