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中央
海中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316
  • 关注人气: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鸟葱与香椿》(之四):2013年度习作汇集31-40手

(2013-12-02 18:18:45)

《鸟葱与香椿》(之四):2013年度习作汇集31-40

 

 

 

山居

 

大缸水已满

晃荡的人,田畴三亩,肥硕的菜青虫惊慌

远山。樵歌烟淡

 

一轮明月爬上山岗,火车,像不像

 

 

 

 

2013年的愚人节

 

他们说天是蓝的所以乌云是必须的

他们说猪是自由的所以跳河自杀的时候是乐呵乐呵的

他们说牛奶是奶牛发明的但也可能是高科技挤出来的

他们说祖国是祖先的而且一定是他们家的

 

我们集体笑着比傻瓜可爱一千倍

我们集体笑得阳光灿烂万里无云

 

 

 

 

有人看着你

 

深夜醒来

有人在黑暗中看着你

打开一盏灯

有人在窗外看着你

天亮了

有人看着你

在你看不到的

天边

 

 

 

 

过河

 

小时候,去罗坊乡要趟浑水,河曰:无名

多年后,锦衣还乡,想临河抒情逝者如斯夫或大江东去

却发现只是小溪淙淙,水鸟三两只,不曾相识

从离乡到返乡,其间已二十年逝水

本村亦多罗姓,河分两村,同敬一祖宗,共奉一尊神

先有罗坊,或,先有本村,溯源已渺,无从稽考

过河当挽裤管,再光脚丫,一步一踏实

扑通,扑腾,落汤鸡,嘎嘎,嘎嘎,惊出野鸭芦苇荡

世上本没有桥,趟浑水的人多了也就有了桥

此桥无形,潜伏湍流之下,其实是一些结实的石头

深藏浑圆的天象,大恶兼大善,滔滔不绝

多年后的那次,突见钢筋水泥硕鸟飞峙一溪之上

卡车突突,摩托车吠吠,不复有水凉沁骨入梦来

一时惘然······

想从前,摸着石头过河的摸,其实是用脚摸索

用手在浑水里摸不到鱼,更摸不到彩票

有时候,以为摸到一块玉,却掏出一条蛇

 

 

 

 

历史课

 

美术课的情形是

画一幅山水要近大远小

人物个个小人儿似的

一团墨

 

历史课的情况变了

历史人物远大,近小

更古老的则变成神

庞然大物

烟雾状

 

 

 

 

鸟葱和香椿

 

福州的顾北在微信上发照片:

锄尖锃亮,草地拨弄得凌乱

翻出的浆土弥散春躁的气息

红色塑料袋

随意偃伏着一丛纤细植物,绿幽幽

它有洁白的根部

顾北旁注:正在挖鸟葱

浙江雁荡山的阿婕问:何为鸟葱

顾北答:鸟葱即麦葱

阿婕回:哦,就是我们雁荡山的鬼葱嘛

清明之后不可食···此刻,果然有苦鸟

在门外苦苦啼问

顾北又答:炒蛋香味跳过河啊。

就在前天,微博上

看见湖北武汉的张执浩神来一感:

好想吃椿树叶,赶紧菜市场买去

湖南长沙的谭克修紧跟着说:

同感,喜欢香椿炒蛋

前天是世界诗歌日。今天呢?

----世界气象日

有人提议:今晚地球休息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

熄了灯,秉烛夜游。可观月

可朗,可诵,可咏怀

怀故人。挂月去

摘星,去

我在厦门,我在瞑目,一个人的黑暗与静默:

鸟葱炒蛋,香椿炒蛋

香椿炒蛋,鸟葱炒蛋

和我平生最爱的——西红柿炒蛋

三者到底各有什么不同呢

最后,我在漆黑中只摸索到它们的同

它们同样皎洁的根部

你们说,是什么?

对!

“小时候的味道”

大声点!再说一遍!

 

对!

“古早味”。

 

 

 

 

林子大了

 

你搬住城里

林子更大了

水泥森森

灯火通明

天空黯黯

田畴青青国家征用了

老家拆平坦了

门前果树光

萤火虫光光

你头发稀疏

故人稀疏

孩子们野兽散

狮子捉虱子

动物园隔着

叮叮当当和马路

马小红还好么

粉蒸肉真好吃

太阳真暖和

椅子坐久露出铁

锈着只金龟子

街心花园虽小

什么鸟都有

张三李四王矮麻子

咳嗽一下

回应三两

鸟声TOTO

金属和陶瓷感

 

 

 

 

胖子

 

不会当叛徒,更不会当逃兵

因为跑起来很慢

胖子的脂肪很多适合在北方

即使西伯利亚也不怕

即使你说的雪山之颠

胖子的笑藏在皱纹里

胖子吃完饭要洗很多的碗

爱上一个更胖的女孩,两个人

一起吃巧克力,一起数饼干

两个气球绑在一起,一起飞,一个飞走了

飞到了天上圆嘟嘟的脸

王栋和我说这番话的时候

语气是和缓的,也是伤感的

就像折叠着挂在某棵树上的月亮

旁若无光

 

 

 

 

清明节

 

一年

总有一天

要饮雨水

掬白花入怀

和死去的亲人们

说几句

家乡话

 

现在

我的外婆曾秀英

住在

这只圆圆的

小坛子里

她说

我想回家

可是我脚不好

走不动

 

外婆的声音

有点哽咽

我感受到

我们的不孝

她的故乡

远在千里之外

一座小县城

青山环绕

绿水长流

有辽阔的

寂静

 

 

 

 

我写了一首诗

 

放进了这本终于可以出版的棺材盒般的诗集里

这是一万本中

不,这是一百万本

或者一千万中

的一本

堆砌在图书馆

的某个角落

像万里长城

的一块砖

阴暗是

它的鬼脸

沉默是

它的金

需要很高很高很高的梯子

才能够

够着它

不幸的是

这本诗集

在阳光和灰尘

的舞蹈中

掉落下来

砸死了

一只无辜

的蚂蚁

而一片滑翔

的落叶

恰好抵达

它机坪般

的封面

 

或者

换种说法

就像一勺水

取之大海

又泼回

大海

而某一天

你恰好

去海边

采贝

一朵浪花

打湿

你的衣裙

和身体

那里头

的水分子

有我的那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