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中央
海中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303
  • 关注人气: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蟹不如一蟹

(2013-09-30 13:27:32)
标签:

海中央

随笔

文化

厦门

陆诗歌

分类: 流水单

一蟹不如一蟹


 

读过些诗书的想必都知道这句成语。可是,一般人却未必耳熟能详。听起来,温恭儒雅的人会听做“一谢不如一谢”,悲观的,或者猥亵的,也许会听成“一泄不如一泄”。

宋代笔记《国老谈苑》卷二有则“一代不如一代”:

翰林学士陶谷奉旨出使吴越。吴越国君忠懿王钱俶设宴招待,席间,陶翰林一副初吃“蝤蛑”的模样,就问这到底是啥玩意?忠懿王赶紧命令从“蝤蛑”到“蟛蚏”(或为“蟛蜞”),在餐桌上满满当当摆了十几道。长的都是螃蟹模样,却是有大有小。陶谷看了,笑着对忠懿王说:“这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陶谷祖籍陕西,中原王朝走马灯般屡易其主,后晋、后汉、后周,陶谷的官却越当越大。后周兵权在握的大将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废周称宋,当时帮着草拟并宣布“禅代”诏书的正是陶谷。可见,此人见风使舵,精算权谋。宋太祖建隆二年(961),陶谷当上了翰林承旨,成为皇帝身边的红人。当时的翰林学士,不仅要有学识,笔头硬,还要忠心耿耿。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又红又专”。

吴越国,是“五代十国”中的小国,约今天向海的江、浙、闽东北一带。历经开国君主钱镠、钱元瓘、钱俶三代,无不向中原之国称臣,号称属国,但同时偏安一隅,乐享小朝廷。吴越国称臣进贡,保境安民,发展地方建设,老百姓倒是能远离兵火,安居乐业。

赵宋一朝,却有吞吐山河,一统江山的企图心,分别于公元964年、965年、970年消灭了荆湘、后蜀、南汉、南唐诸国。八年后(978),钱俶自献疆土拱手于大宋,“净身出户”。又越十年(988),钱俶六十大寿,宋太宗遣使祝贺,当晚钱俶暴毙,后来有人怀疑是赐酒所毒死。讽刺意义的是,忠懿王——正是钱俶死后朝廷的谥号。

陶谷作为钦差大臣到吴越,当是时,正是大宋王朝意气风发,准备发兵南下的骨节点。出使目的,无疑是想先稳住东南一翼的吴越,不使之与其他南方国家坑洼一流。陶谷一语双关,当面嘲讽吴越钱家三世“一代不如一代”, 正是从侧面敲打敲打。谈笑间,警告的成分很足。

吴越向来对中原柔顺,钱俶本人也是热衷佛法。今天杭州西湖边的六和塔、保俶塔,甚至倾倒又重建的雷峰塔,均为其所建。国力使然,或三世立国准则,或钱俶本人优柔个性,你说“和平”就是“投降”也行,总之江南生息如故,生灵免于涂炭。“大一统”的铁蹄下,多少蕞尔小国灰飞烟灭,多少肉身风吹云散。世界史上,也许只有瑞士这类小国家才会诞生“中立”、“红十字”的和平主义价值观,而“瑞士军刀”只是玩具和纪念品。

《国老谈苑》作者署名“夷门君玉”,亦署名“夷门隐叟王君玉”。“君玉”,或“王君玉”何许人也?学者多有猜测。文中已称钱俶为“忠懿王”,必写于公元988年之后。书中大凡宋太祖、太宗、真宗、仁宗四朝人物,未及宋英宗(1064)以后事。以此推测,作者不出北宋朝前半段,即公元十世纪下半叶至十一世纪上半叶这个区间。此书内容大半采摘自同时代的《圣宋掇遗》一书,本条亦不例外。至于《圣宋掇遗》作者,更是茫茫然不可考。

又有《艾子杂说》一书,署名苏轼。疑者以为好事者托名所著。东坡恰在北宋朝后半段,即便东坡手笔,成书已在《国老谈苑》之后。“杂说”凡三十九条,第二条原文如下:

艾子行于海上,见一物圆而褊,且多足,问居人曰:“此何物也?”曰:“蝤蛑也。”既,又见一物圆褊多足,问居人曰:“此何物也?”曰:“螃蟹也。”又于后得一物,状貌皆若前所见,而极小,问居人曰:“此何物也?”曰:“彭越也。”艾子喟然叹曰:“何一蟹不如一蟹也!”

艾子为书中虚拟之人,诙谐调笑,凡“三十九”条,尽在先秦战国,用意“借古讽今”。“陶谷”摇身一变“艾子”,不在当朝,以免流言之讥。

《国老谈苑》中的“一代不如一代”,在《艾子杂说》中直接还原为“一蟹不如一蟹”。这“一蟹不如一蟹”出现在这么多笔记小说中,很可能已成为北宋一般人谈资熟典。我从小在客家地区,知晓这“蟹”字客家话中发音为“骇”,所以“螃蟹”发音读若“旁骇”。“一蟹不如一蟹”,听起来就是“一骇不如一骇”。“代”的古音应同“太”,和“骇”皆藏有“艾”(ai)的音。客家人祖先徙自中原,语多中古音,五代与宋,去中古不远,想来当时北宋官话中,“一蟹不如一蟹”听起来,发音正如“一代不如一代”亦未可知。待考。

其中提及蝤蛑、螃蟹、蟛蚏(彭越),皆“圆而褊且多足”,都属蟹类。螃蟹,如今已成“二敖、八足、横行”这类怪物的通称,其实看起来张牙舞爪的,往往都是些外表坚强,内里脆弱的家伙。

鲁迅先生说“第一次吃螃蟹的人是很可佩服的,不是勇士谁敢去吃它呢?”我却不敢苟同。估摸着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疯”了,要么饿疯了,要么就是对未知事物有着疯狂的探索欲。

世居海边的人,大海就是四时皆取的粮仓。随便都弄得吃,犯得着去招惹这长相丑陋、全身盔甲的家伙么,若是饿昏头取石块砸开螃蟹,里面也真没有几丝肉。不过,海滩上,涨潮之时,抓蟹的确比捕捉鱼虾方便,徒手即可。

蝤蛑,属于梭子蟹科,学名锯缘青蟹。顾名思义,源于前侧一排尖锐的锯齿状凸出,牙齿般锋利。属于好胃口一类,鱼、虾、虫、贝均可杂食,白天宅在穴中,晚上四处觅食,尤其在涨潮时,那可是“弄潮儿”。蝤蛑看起来比较凶悍,不友好,但是螯足上却有妖媚的网状花纹,渔民们称之为“花脚蟳”。

北宋苏东坡曾有诗“漫夸风味过蛑蝤,尖团忧胜团脐好”。“尖团”指雄蟹,“团蟹”指雄蟹。尖团之辨,都在肚脐处。

唐代段成式《酉阳杂俎》“鳞介篇”云:

“蝤蛑,大者长尺余,两螯至强。八月能与虎斗,虎不如。随大潮退壳,一退一长。”

老话说“八月十五,菊黄蟹肥”,正是蝤蛑趾高气扬的时候。凭借坚硬甲壳全身护佑,武装到牙齿,这种平时不起眼的小怪物,此时若发起威来,估计老虎也无从下嘴,奈何不了。至于借助潮水力量来退壳,我真没见过,你见过没?不过,只有不断蜕壳,方能不断成长。这过程重要,但极危险。鲁迅曾有一篇轶文《螃蟹》,写到一只准备蜕壳的螃蟹与另一只螃蟹的对话:

“你不怕窟穴里别的东西,却怕我们同种么?”

“我不是怕同种。”

“那还怕什么呢?”

“就怕你要吃掉我。”

这篇文章发表于19198月间,时值新文化运动方兴未艾,新旧交替,此文正是警醒人们小心发生“一蟹吃掉一蟹”的悲剧。

接着说,再说说我们寻常说的螃蟹,它的学名叫拟穴青蟹,比锯缘青蟹体型小些。顾名思义,守穴待食型的懒惰者。雄蟹或未交配的雌蟹,叫做“肉蟹”,也叫“菜蟳”或“菜蟹”。未交配的雌蟹还叫做“幼母”和“处女蟳”,交配后叫“空母”,交配一个月后,卵巢成熟饱满,呈橘红色,就是所谓的“膏蟹”(有交配后卵子充满的雌“蝤蛑”亦同此称),地方上也有叫做“红蟳”的。

蟛蚏,蟚蚏,彭越,蟛蜞,螃蜞。这五种写(蟹)法,都是一回事。晋代崔豹《古今注·鱼虫》云:“蟛蚏,小蟹也,生海边涂中,食土,一名长卿。其有螯大者,名为拥剑,一名执火。” 《酉阳杂俎》里说到“拥剑,一螯,极小,以大者斗,小者食” 。大概大螯用来舞动攻击,小螯则用来当餐具刀叉。拥剑,执火,取名霸气,但螃蟹是吃荤的,蟛蜞却是吃素的。当然,人类可是荤素通吃。唐朝诗人白居易诗曰:“乡味珍蟛蚏,时鲜贵鹧鸪。”看来,蟛蚏和鹧鸪,都是当时唐人眼中美味。

唐代苏鹗《苏氏演义》中一条“彭越子”,原文如下:

彭越子,似蟹而小,扬楚间每遇寒食,其俗竞取而食之。或传云:汉黥布覆彭越,醢于江,遂化为蟹,因名彭越子。

这是个民间传说,说的是汉朝大将彭越被告发谋反,刘邦派黥布去征伐,黥布打败了彭越。“醢”是一种酷刑,就是把人杀死后剁成肉酱。黥布把彭越剁成肉酱后扔进江里喂鱼,彭越就变成一种“蟹”,叫做彭越子。

苏鹗也不相信这种说法,他认为:“恐为误说。此盖彭螖(“螖”又做“蝟”)子矣。人语讹以螖子为越子,缘彭越有名于世,故习俗相传,因而不改。”

我想补充的是“黥布”。这黥布,就是秦末汉初的名将英布,因受秦律, “黥”上烙印,就是在脸上刺字并涂上墨。黥布后来成为西楚霸王项羽帐下五虎将之一,后叛楚归汉,与韩信、彭越并称汉初三大名将。最后,韩信、黥布,和彭越的命运都一样,以谋反被诛,株连三族,全家覆没。在帝王面前,这不也就三只小螃蟹嘛。

闽海多海产、多蟹类。晚明谢肇淛《五杂组》云:

“闽中蛑蝤,大者如斗,俗名曰蟳。其螯至强,能杀人。捕之者伸手石罅中,为其所钳,牢不可脱,一遇潮至,便至淹没。即至小者,亦钳人出血。其肉肥大于蟹而味不及也。又有一种,壳两端锐而螯长不螫,俗名曰蠘,陶谷《清异录》已载之矣。在云间名曰黄甲,浙之海盐、齐之沂州皆有之。又有壳斑如虎头形者曰虎蟳,它方之人多曲为玩器,而起味弥不及矣。”

谢乃福建长乐人,近海,所谓蟳、蠘、虎蟳并非耳食,不诬也。说了一圈,又回到陶谷,这位瀚林先生著有后来大大有名的《清异录》,里头“水族加恩簿”一节,调笑水族,戏谑海鲜,或是“排座次”,或是“加官封爵”:

“爽国公(一、南宠,乃蠘。二、甲藏用,乃蛑蝤。三、解蕴中,乃蟹。四、解微子,乃彭越。)

令多黄尉,权行尺一。令南宠,截然居海,天付居材,宜授黄城监、远珍侯。复以尔专,旁处士甲藏用,素称蠘副,众许蟹师,宜授爽国公、圆珍巨美功臣;复以尔甘黄州甲杖大使、咸宜作解蕴中,足才腴妙,螯德充盈,宜授糟丘常伺兼美。复以尔解微子,形质肖祖,风味专门,咀嚼谩陈,当寘下列,宜授尔郎黄少相。”

蠘、蛑蝤、蟹、彭越,依次等级尊卑排下。陶谷几代重臣,什么山珍海味没饕餮过。看来,当时“一蟹不如一蟹”之言,亦无非调笑戏谑也。

闽南话读蟳类“津”(jin,第二声),似乎大小蟹都称为“蟳”。还有一种,闽南话叫“蜞”(qi,同样第二声),不知道是否是蟛蚏(螃蜞)这小家伙。我的朋友,厦门诗人威格,他网名就叫做“跑滩的菜蟹”。他是厦门土著,又开餐馆,他应该知道什么“蟳”啊“蜞”啊的分别。改天去问问他。顺便学习下“煎蟹”的秘法。(又:威格看到本文发在博客上后,补充道:“彭越”(蟛蚏)厦门话应该叫po wa ,极小只,可生腌之,现在已经难寻踪影了。谢谢“跑滩的菜蟹”!)

从涨潮写到退潮。这篇文章也该结束了。不过说“一代不如一代”还是消极了些,我还是相信历史总要往前踏步的。所以,我把“长江”两字改成“海潮”,这样说吧:“海潮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前仆后继,螃蟹是要吃的,路也要往前走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