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中央
海中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538
  • 关注人气: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呼吸:酒呼七闲

(2009-05-20 17:59:52)
标签:

海中央

诗歌

文化

文学/原创

好呷大排挡

陆诗歌

分类: 诗呼吸

酒呼七闲

 

题记:因诗而识,因酒而久。谨以此组赠给威格、颜非、叶来、海约、陈彦舟、张漫青诸友。其余猪咸之遗,来日补

1.

跑滩的菜蟹

从海底跑到公园小学

跑得比BRT线上呼啸的铁钉螺还快

跑得比那些排泄而出的诗歌还快

跑吧,菜蟹

从你厦禾路那所小学边的好呷大排挡出发

向大海的方向

你一生错把小学生守则当人生律令

鹤发童颜

老得时光错乱

老得诗歌越老越漂亮

呵呵,摸摸还有少年体温

跑吧,菜蟹

跑过漫漫,淑春村长,大雨,糖敏的百家村

跑过和祥西路王东红们的出租房

跑吧,菜蟹

跑过为人民服务的市政府

跑过为人民菜篮子的第八市场

跑吧,菜蟹

一生一路知之为知之的愤怒

一生一路不知为不知的温情

跑吧,菜蟹

黑暗中呼啸而出的黎明

就是方向

 

酒醉的时候不跑了

吐泡泡,与自己相濡以沫

吐出收藏自大海的泡沫

大海的恣肆汪洋

大海的深沉

律令

 

2.

颜非昨。有美人揽镜

雨中,一匹白马蜕去颜色

香气让玉兰花在黑暗中无所遁行

革命不是请客喝酒还大鱼大肉

满街醉鬼横七竖八,我们都是和谐社会的敌人

颜非昨。今日之我醉了

和昨日之我扭打一气

明日之我却躲在暗处偷着乐

颜非昨啊,你飞掠五菱面包车

愤怒地生计,快乐地挣扎

闽D-K2779穿越城市的心脏

酒后赛车,豪气不让前世

那时,100年前,你一袭青衫

打白马从山岗下缓缓而过

明月当空。你突然摘叶伤人

直取仇人的首级。清风习习

无人觑见你眼角的潮湿

你喃喃自语:山林背后江湖

风月之下风尘

 

颜非昨的五菱车嘎然而止

深田路旁的一株玉兰树亭停雨中,落花

满地,清香和尘

你轻声说:厦门的诗人

都是有正当职业的

他们在酒醉之前都是正人君子。

你为身旁的美人

摘下两朵欲放的含苞

一朵插在她的发稍

一朵放在她的手心

 

3.

叶来叶肯定是个飞行员

开五菱小面包车就像开战斗机

他说,生活就是战斗

县后违章搭建的铁皮屋里

办公家具正在批量手工,团长叶来叶

裸露臭汗淋漓的肌肉,身先士卒

带着他的战士们,准备向生活

发起又一轮进攻

前几天,他电话我:厦门户口了

我们是厦门人了。生活

就是战斗,为了老婆,孩子。

晚上,细雨中

回到莲花和光里

叶来叶多了,密密匝匝

紫荆花,木棉树,遮蔽了莲花

和光里的雨水,剥弄落寞的花蕊

模糊异乡人的脸

夜来夜黑了,越来越醉了

畜生一样嚎叫,鬼

一样闪闪烁烁

阿霞大排挡躺倒了

几十支雪津冰啤和

三四个自以为很牛B的男人

叶来叶,这个内心

莲花锦簇的战士,说,生活是个庞然大物

他要像战士一样生活,还要

像民工一样写诗,诗人一样大脍

水煮田鸡

此时,骤雨初歇

莲花上空,明净无云

月亮,叶来叶终生热爱的乳房

普照万物,哺育众生,无论富贵

无论贫贱

乳汁般的月光

滋养着清和的莲花

也滋养着

破败的县后

醺醺中,我看见叶来叶

开着闽D-U3777

翱翔于大地之上

向着全人类的乳房飞去

 

4.                             

往事不必如烟,过去和正要过去的哀与乐

历历在目,就像看一场老电影

曲终人散,还有眼睛

吮吸着空白的屏幕

诗人烟舟的一双细眼,从来都是色咪咪

人称诗书画印四绝,摄色之受,色眼包天地,一舟烟雨中

壮游更不必轻舟摇橹,威峨古装

遮掩不住从现代到后现代的一身臭汗

此刻,烟舟两眼咪咪,拖鞋汲拉,踩着脚踏车

进入我们的视线,从他隐居的金尚路

到叶来叶的莲花和光里,暮色四合,LED灯虚幻之美

站街未成年少女妖娆之美,紫荆花破败之美

庙戏咿呀之美,莲花主人叶来叶水煮鱿鱼之美

啤酒花泡沫之美,诸美兼备

这位在苏州灵岩山寺皈依,在厦门普光寺受菩萨戒的烟舟居士

一边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呼快活

一边喃喃自语:一切美,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他和他小说中《寻找西门庆》的主人公西门公子一样,情色之徒,其实不同

烟舟居士,情在酒中,色在诗中

叶来叶叫,烟舟假和尚,来一杯,来一杯

烟舟叫,叶来叶叶妹妹,女人心肠,不喝就是不喝,喝就是喝

看酒已非酒,吃肉不是肉,色即是空,空即是田畴青青

到这,已是泪眼迷离

说是想起老家大田县的那几亩自留地,同样

田青青,空如也

 

5.

海上明月共潮生

诗人海月,涉水而来,来有影,去无踪

在文字中易容,隐身,水遁

吞吐烟云,念咒语

长着千年龟的脸,不知岁月几何

自称80后,令人生疑

海水可以斗量

海月拼酒的功力不可以瓶量

雪津啤酒千杯少,空对月

抛盐入海,酒精更比盐清淡

在好呷大排挡,他看见颜非昨

与陌生奇女子对峙,眼里寒光射来

却柔软如腰肢,温润玉生烟

还看见“一只玻璃杯

分别住着一个女人”。少年怀春

还是灵异事件,无法证实

他向窗外探头探脑

前言不搭后语:去年桃花

藏何处,明天

又要忙派命的家政公司业务。

念念后,倏然不见

那晚,我酩酊,想不起他去了卫生间还是一去绝尘······

 

6.

把羊群赶入大海,咒语

终于暴雨般倾泻,留在陆地的变成礁石

被海水覆盖的都成了蓝或黑的魂灵

咩,咩咩,咩咩咩,羸弱

却柔坚的抗争从此涌不休止······

这是诗人海中羊

的一个梦境,一次此生无法了脱

的寓言,睡与醒的刀锋

尖锐地割开生者和死者

虚幻的拥抱,从和祥西路到厦禾路到莲花南路到金尚路

行尸走肉,忽翔忽停的魂灵们

一起前行,找一个灯火

通明的排挡,匍匐

在酒精的国度,等待涅磐的通行证

在莲花2村阿霞大排挡,吴叮叮

这个来自异乡的小姑娘,羊一般

软弱的眼神啃着三四个自以为很牛B的酒疯男人

咩咩,咩咩,咩

来,来,一起来

一起开始伪善的欢乐吧

仰望中的天空,浮云雕琢,狼群一般狰狞

 

7.

慢慢走过天桥,如轻踩

故乡村头的田埂,人潮尘埃扬起

远远地,巨大的红色M字下,有人喊,漫漫,漫漫

漫漫,慢慢听着电话,慢慢等3分钟一班的BRT,漫不经心

张望不知道方向的方向,这个世界叫漫漫的姑娘何其多

恩,她只想慢慢地回到百家村,回到蚯蚓和腐叶的泥土气息

回到老厝杂沓,回到落花满地

火红的木棉,搏动不熄的心脏,烧着有心人的眼

即便落了,杯状完整,满盛空虚

看,燕子一身黑色的连衣裙

比去年花哨,在电线杆上招摇到树梢,再到屋檐

百家村是漫漫的第二个村庄,漫漫们的女儿国:淑春村长,大雨,糖敏

叶来叶和颜非昨,飙着五菱面包车到村里来了

跑滩的菜蟹,横着来了,他的好呷大排挡近在咫尺

他们和她们,不谈田园也不写诗,把活鱼水煮了,把田螺脆炒

让西红柿和鸡蛋热恋,酒呼还是雪津冰啤

这群臭男人喝多了,只会唱:

村里有个姑娘叫漫漫,村里有个姑娘,有个······

噢,青春是用来糟蹋的,才华是用来酗酒的

比时光更慢的是回忆,比回忆更慢的是白头不偕老

漫漫安静地啜着酒,独自莞尔

有时像个男人,一饮而尽

故乡没有木棉,有艳得诡秘的夹竹桃,有黄金万两的油菜花

有漫山漫野的杜鹃花,风扑来浮云般的嫣红

那个人玄衣斗笠,在田埂上慢慢踩过,他喊,漫漫,漫,漫

青蛙跳入水田,扑

扑,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