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中央
海中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390
  • 关注人气: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旧文仓之七:回归与超越

(2007-06-08 18:48:20)
分类: 旧文仓
 

                               回归与超越

 

 

      香港三联版的《五四:多元的反思》的许多篇什掇拾的是《读书》杂志的旧文。“旧文读似客中归”,让我一下子回到了那个令人气血贲张、思绪如潮的八十年代。当年的《读书》汇聚着中国最优秀的头颅,思考深沉,洋溢激情,每一篇都充满了震撼力、逼人深思,在思想上滋养了我们这一代人。书中陈来博士称这个时期为“第二个新文化运动”,诚哉斯言。

     “创造性转化”、“启蒙与救亡的双弦变奏”、“传统资源的分疏与曲通”、“个人自由的绝对优先权”、“文化多元论”、“新权威主义”……,或正面辩左、或抉发阙失面、或探讨超越的可能性,林毓生、王元化、李泽厚、刘述先、庞朴、甘阳等海内外众先生提出的种种命题立论各异、相互辩驳,但无不胜义纷呈,启我愚蒙。不同的层面、不同的角度,使“五四”在多元的透视中变得逼近、变得立体、变得丰满。

      传统与现代化是所有思考中的轴心问题。但“五四”反传统的同时,也建立着一个属于自己的传统。它批判的是“五四”以前古典文化的旧传统,逐渐构筑起“民主与科学”的现代新传统。“五四”从西方迎来的德先生(民主)与赛先生(科学)两先生,今天已走入千家万户、深入人心,成为我们基本价值观的两大基石。古典文化传统与新文化传统自始至终也在互相碰撞、相互渗透、相互融合,逐渐生成了我们今天的中国现代文化。可见,传统是一种不断生成的东西。如果传统只是博物馆里的器物,那么我们只要将之遗弃在展柜里便可,缘何还要七十多年来一次次去面对它、批判它,被它象梦魇一般地缠绕着?也许当我们面对着纸上的符号传统时,而我们理应真正面对的传统却在我们的血液中、骨骼里积淀着、翻腾着。关于传统的“博物馆意识”应该被摈弃,理应建立我们与传统的“血缘意识”。批判传统便是自我批判,因为传统便是在“我”的意识之中。我们在反思“五四”传统中重建与“五四”的内在关联,不断地反思、不断地批判,便是不断地回归,便是不断地重建。

     走了足足七十多年,我们仍在“五四”的途中。从思想史的角度,我们仍然没有走出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那一代为起点的廿世纪中国思想史。我们绕不开“五四”,我们都是“五四”的孩子,过去的问题仍然焦虑着我们,要超越“五四”,首先必须回归“五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